阎罗殿的心上鬼

作者:陆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中毒

      “然后呢?然后呢?”小白龙听的入迷,这女鬼讲的故事可比说书人讲的精彩多了!
      
      “我以为我们萍水相逢,顶多算一段美丽的邂逅,”
      
      “命运又一次将你们牵紧不是吗?”
      
      林茵拿起桌上的水杯喝水,通过以往与鬼打交道的经验,她完全可以预料到后来的才子佳人,姻缘记挂,青禾的这份执念无非是为救她的段郎而生。
      
      “是。”青禾微微淡笑。
      
      “你要喝水吗?”林茵见青禾一直盯着自己手里印有合欢花的杯子。
      
      “谢谢,”青禾眼神飘忽,清清淡淡的回了一句,“你忘记我现在只是一个无依无靠,沉浮于世投不了胎的女鬼么。”
      
      “抱歉,”听到无依无靠四个字,林茵颇有感触。她何尝不是如此呢?
      
      “不是你的错,”青禾柔柔解释,“合欢花是他最喜欢的花种,与你承欢,结今生和鸣,这是他对我说过的话。”
      
      原来她是看到杯子上花而伤情了。这样一个温柔女子,林茵也希望帮她找到段修,了结她的夙愿。
      
      “可怜,太可怜了!”小白龙连声抽噎,“既然这个女鬼来找你,你肯定能帮她!”
      
      “额,你想说什么?”
      
      “别忘了..”小白龙停止抽噎和伤心,大手一抹的开心留在脸上,“这么好玩的事情!千万千万记得带上我!”
      
      ....林茵一头黑线。
      
      “好玩?站着说话不腰疼,有能耐你上,不知道刚才是谁害怕的钻到我的地板里不敢露面?”
      
      “你说谁谁谁?本尊堂堂西海龙太子会害怕?”小白龙大哼气。
      
      “呀。”林茵发出一声讶异,“某人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我可没点名道姓啊?”
      
      “林茵!”小白龙道出她的大名,“你这女人每天不气我是不是不能活!”
      
      “好了好了,”林茵眉毛一挑不逗他了,“堂堂龙太子怎么会被我一个凡夫俗子给轻易气到呢?”
      
      “你!”
      
      小白龙气的浑身打颤!
      他一定跟林茵八字不合!
      初见还觉得她清冷孤傲!
      
      “你有本事等我变出人身!”小白龙嘴里放着狠话,“我,我挠死你!”
      
      “乖。”林茵朝他眨眼睛,“好好听故事。”
      
      自从遇到小白龙,先前刻意维持的冷面彻底崩塌,活泼开朗好像才是她原本的性格。这种相处方式让林茵感到轻松,自在。
      
      “你你你你....”小白龙对看在眼里的改变吓得说不出话。
      
      父王在龙宫说的话不错,女人是善变的是可怕的是要远离的!
      
      “嘘...好好听。”
      
      林茵轻咬贝齿,食指竖立嘴唇正中央,微浅笑容挂在她清丽的面庞,一笑百媚,娉婷无双,众生芸芸竟抵不过她的一个动作和眼神,小白龙来不及捕捉内心那一丝异样流动到底为何物。
      
      父王错了,女人是火,能融化你的一切。女人同样是水,能击穿你的坚硬。女人不是老虎亦不是毒蛇,她是你的爱人与陪伴。一生足以一人。生生世世,唯此一人,宠之,念之。盼之,爱之。怜之,挂之,更是点在心口的那一点朱砂。割舍不掉放不开。
      
      嗯?等等,不对!他怎么照搬说书先生那一番对女人的描述了?算了,好龙不跟女斗!
      
      “那一天是我们第二次碰面....”在小白龙的呆愣中,青禾继续为林茵讲述属于她的回忆。
      
      “公主,咱们带的人手够吗?”
      
      碧游对上回兴国寺发生的事感到心有余悸,万一禁卫军没找到公主,万一公主受伤严重,万一她晚去一步....后果不可设想。
      
      “碧游!”青禾猛敲她一下额头,“出来玩是要开心,你怎么总是忧心忡忡?再说..”
      
      青禾朝身后一望,四个高大魁梧,精心挑选的御林高手寸步不离,“父皇指派的人,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公主说的对,”碧游心里的担忧被她说散,这儿是皇城脚下,不是松杉树林的兴国寺。
      
      “之前因为兴国寺而被父皇禁足,我已经够郁闷了。”青禾撅起粉唇,嘴里央求道,“我们今天出来就是透透气,好碧游。开心点行吗?”
      
      “公主上次也是以透气为理由,”
      
      碧游还是觉得万事应该小心谨慎,不该疏忽放纵。
      
      兴国寺一事一直让她存在深深的懊悔。她知道自己约束不了公主的玩闹个性,现在也只是想让公主意识到宫外的危险不是她能应对的。
      
      “你眉毛都快拧成一条绳了!”
      
      “那好,”碧游靠近青禾的耳侧,“公主可否答应我一个条件?”
      
      “只要能让你展怀,别说一件,一千件一万件我都答应,”
      
      “好。”
      
      碧游舒心笑了,在她眼里,在她心里,永远希望公主可以这般无忧无虑,单纯无极,
      
      “你还没说什么条件?”
      
      “我的条件是公主去哪,哪里就有碧游。”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碧游解开眉间忧愁。
      
      “一言为定!碧游你快看!前面围成一圈肯定有事发生,走。”青禾拉着碧游,“咱们瞧瞧去。”
      
      “公主...”碧游轻扶额随她一同扎进人堆。
      
      “我不走,不走...”
      
      人群中央地上铺着一面草席,从里露出一双麻布料子的灰鞋,看起来破旧寒酸,再瞧边上一名妙龄少女正与一个满脸横肉,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进行撕扯。根据周围人的指点和小声议论,青禾得知此女子是在卖身葬父,要论一个愿意出钱,一个要筹钱,不正好结合吗?
      
      莫非姑娘是看男人长相那个,那个略微夸张了一点,临时反悔?
      
      “老子都给过你钱了,既然要卖身还立什么牌坊!”男人孔武有力,一把将她拉拢入怀。
      
      “不是...我...不..愿意,”女子哭哭啼啼的挣扎,语不成句,“公子只给小女子一文钱,如何让家父安生下葬啊...”
      
      “太可恶了!天子脚下哪还有王法可言!”
      
      人群里逐渐传出不满,
      
      “就是就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难道还要生抢民女不成?”
      
      “快别说了!小心引祸上身!”
      
      其中一位身穿蓝色棉麻服的男人环顾四周,确定周围没有官府人员,小心翼翼的开口,听来像是知道闹事人的身份。
      
      “能引什么祸事?无非地主恶霸,现在就去报官!谅他也不敢生事!”
      
      棉服男人再次小声开口:“他是京城九门提督大人家的长子萧仲生!”说完也赶紧缩回人群,不再冒头。
      
      人群里你一句我一句,众说纷纭,听到这儿通通选择禁声不言,刚才不知哪位吵着要报官的人也早已销声匿迹,谁人不知九门提督背后有萧贵妃撑腰?而萧贵妃又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哪个敢得罪?
      
      原来是萧仲谋的长子,青禾倒想皇城里几时出了这么个面向丑陋,嚣张跋扈的人,既然与萧家扯上关系,不足为奇。
      
      近年他老爹仗着妹妹萧启茹的贵妃位份,扯什么皇亲国戚,私下做了不少敛财卖官,横行霸道,鱼肉乡里的事,父皇也真是被美色所惑,这么放在台面上的事情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住手!”
      
      她不能让这种黑恶势力弥漫整个京城风气!
      
      “嘿呦~”
      
      萧仲生正待吩咐仆人将这娇艳欲滴的小娘子绑回府里好好温存,回头一看,半路杀出一个更加年轻貌美,肤若凝脂的小女子,心里乐开了花,二女共同服侍,天上人间,乐哉快哉啊。
      
      “还不赶快放了她!京城内岂容你任意撒野?”青禾采用大声呵斥来制止萧仲生的不堪行为,碧游却拉拉她的衣袖,示意青禾还是找官府来过问此事比较好。
      
      “不行,发生这么大动静,没有一个官差过来管事,可见官官相护。”
      
      “可是公主...萧贵妃她....”
      
      “姑娘救救我啊,”牵制在萧仲生怀里的可怜女子彷如看到了救星。声嘶力竭的呐喊,“救救我...救救我。”
      
      “怎么?小娘子是要跟我一同回府...让爷怜惜宠爱你?”
      
      碧游的话尚未说完就被萧仲生的□□打乱,说罢放开女子上前就来摸青禾的下巴。
      
      “放肆!”
      
      青禾闪身躲过,身后的御林高手眼疾手快,个个手持刀剑把她圈在安全范围以内。
      
      “哟~够辣,我喜欢!”
      
      萧仲生平日动动手指头,自有大把女人环绕。别的不论,如有抵抗大多屈于他的淫威,这样带刺的小野猫是他没碰过的。
      
      “呸!淫棍!看你思想龌龊,行为粗鄙,一定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爹难道没有好好教你如何做人么?有人不做偏要学狗。”
      
      青禾素日里的公主教养早抛到九霄云外,“说狗都已经够委屈人家忠实护住的小狗,你连它们都不如,根本是畜生!不,畜生也不如的混账东西!”
      
      “小姐....”碧游忌惮萧家,格外忧心她的处境。
      
      “没事。”青禾笑了笑,“我还能怕畜生咬人?”
      
      “你你你!”萧仲生气的脸色大变!“今天我要不把你生吞活剥!我就不姓萧!”
      
      “奉陪到底!”青禾不甘示弱。
      
      “来人!”萧仲生胸口积压许久的情绪彻底爆发。
      
      “在!”
      
      “给我上!”
      
      “我当出的什么招,”青禾觉得还是高看了对方,不出所料,御林护卫三下五除二将他们收拾干净,倒地的倒地,哭天喊娘一片。
      
      “你给我等着!”萧仲生目露凶光,此事让他颜面尽失,心中怀恨的咬牙切齿。
      
      “主子!”
      
      从地上爬起来的家仆捂着半张红肿的脸同样恨道,“留得青山在,偌大京城不怕她跑!”
      
      “哼!”
      
      萧仲生不想吃亏,抽气说道:“我们走!”同时给身边的奴才使了一个闷坏眼色。
      
      “是。”
      
      奴仆心领神会,装作腿脚不利索的经过青禾身边时转动手上戒指里隐藏的暗器,发射。
      
      “小心!”青禾尚未反应,眼前一个庞大身躯直挺挺倒在她脚下。
      
      “段先生?”
      
      青禾不敢相信此刻的真实,重逢的欣喜让她暂且忘记了此时的境遇。
      
      “有毒....”段修当即晕了过去。
      
      青禾定眼一看他胳膊上正中插有一枚细小银针,萧!仲!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心累的时候就想回到晋江,好想脱离现实,究竟我还要等多久?一亿光年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