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这件,这件,还有这件,嗯,这个也不错。”廖思齐在导购小姐的帮忙下,眼睛都不眨,飞快地取了五六件衣服,安排齐笙去试穿。
      
      齐笙抱着满怀的衣服手足无措,站在原地挪不动步子。
      
      “怎么了?”廖思齐还在帮他挑选,扭过头随意地问,“不喜欢?”
      
      “不是……”齐笙支吾,“太,太花哨了。有没有样子简单一点的……”
      
      不等他说完,廖思齐笑了,半真半假地哄道:“我知道你想要哪一种,可是打折的衣服尺码不全,需要慢慢找,你先去试这些看看效果,我继续帮你找你想要的款式。”
      
      这时导购小姐拿来一个鞋盒,半跪在齐笙面前,把里面的鞋子取出来,问道:“先生,需要换一双鞋子搭配衣服吗?”
      
      齐笙从没享受过这种尊贵的服务,吓得后退一步,满口“不用不用”,然后惊慌失措地逃进了旁边的试衣间。
      
      银河百货的试衣间宽敞明亮,跟齐笙老家县城商场那些狭小的试衣间不可同日而语。偌大的穿衣镜光洁明亮,让齐笙的失态无从遁行。
      他不安地转了个身,背对镜子,一件一件查看衣服上的价签,看完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廖思齐在外面催他:“试好了吗?”
      
      齐笙急道:“试了,不合适……都不合适。”
      
      “不合适也穿出来让我看看。”廖思齐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一件一件穿出来让我看,不然你就呆在里面别出来了。”
      
      “……”齐笙无奈,两只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手心的汗,然后小心翼翼地选了一件最便宜的穿在身上,走到外面。
      
      廖思齐好整以暇地站在试衣间门口,见齐笙出来,他挑挑眉毛,然后推着齐笙来到镜子前。
      
      “挺合适的,”他注视着镜子里那双纤尘不染的眼睛,“你要相信我的审美水准。”
      
      齐笙抬眸,与廖思齐目光对上。
      他微微一怔,然后笑了笑,一边笑,一边低下头去。
      
      心中的自卑与委屈忽然再也隐藏不住,齐笙觉得自己被镜子前明亮的灯光刺痛了眼睛,眼前涌起一片白茫茫的水雾。
      
      “我没钱,”他轻轻地说,“这些衣服都太贵了,我只带了三百块,是我一个月的伙食费。”
      
      他终于把这些话说了出来。
      坦承自己的贫穷让他感到羞耻。他手心又出了汗,脸色也微微发红。
      
      这时廖思齐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
      “没关系,”他说,声音温柔而亲昵,“试试又不要钱。我费劲挑了半天,你不能让我白出力,至少试一下给我看看。”
      
      齐笙抬起头,廖思齐正从镜子里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盛满了动人的光芒,让人不忍心拒绝。
      
      于是齐笙又走进试衣间。
      
      他把那些衣服一件一件穿在身上,一次一次来到镜子前,又一次一次被夸奖好看。
      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像个被人盛装打扮的玩偶,但他又觉得释然,若是能让廖思齐有片刻的开心,他这一番出丑也算是值得。
      
      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啊,自己是来陪他过生日的。
      
      换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导购小姐拿来一件看上去款式十分简单的白衬衫。
      廖思齐把衬衫递给齐笙,凑近他的耳边悄悄说:“这是店里的最后一件,从仓库里翻出来的过季款,只要200块。”
      
      齐笙抬起头,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真的?”
      
      “真的,”廖思齐笃定道,“快去试试。”
      
      这一次,齐笙被他推进试衣间,许久没有出来。
      
      齐笙穿上衬衫,站在镜子前,恍然如梦。
      
      镜中的自己虽然只是换了一件衣服,整个人却仿佛脱胎换骨,彻底褪去了周身的寒酸和胆怯,变得挺拔而自信。
      
      他爱不释手地抚摸那柔软光滑的高级面料、精致低调的刺绣暗纹、还有在灯下泛出内敛光泽的乳白色纽扣。
      指尖的触感是从未体验过的细腻美妙,仿佛接受了一场洗礼,或是,一场告白。
      
      齐笙呆呆的望着镜子——
      原来,他也可以变成这样……
      
      一种强烈的渴望冲击着他的心灵。
      
      廖思齐刚才的话诱惑着他,他掏出自己口袋里温热的纸钞,数了两张捏在手心里。
      
      两百块,对他而言并不便宜,但他甘心情愿付出这个价格。
      因为他想要这件衣服。
      也因为,他想成为这样的人。
      
      许久许久,齐笙终于走出试衣间。廖思齐仍在那里耐心地等他,见他出来,问:“怎么样,要买吗?”
      
      “我……”齐笙攥了攥手心里汗湿的两百块钱。
      
      可是,没等他说话,导购小姐拎着一个购物袋走了过来,双手将袋子交到廖思齐手中。
      “廖先生,已经都按您的要求包好了,还有其他需要吗?”
      
      “帮他把那件衬衣也包了吧。”廖思齐笑着看向齐笙,“多谢你帮我花掉快要过期的购物卡。”
      
      齐笙呆呆地站着,看着廖思齐手中鼓鼓囊囊的购物袋,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连忙拦下导购小姐,向廖思齐求证:“你买了……刚才让我试穿的那些衣服?”
      
      “嗯,不光是那些,还有给我自己买的。”廖思齐近距离欣赏着齐笙复杂的表情,嘴角牵起一个满意的浅笑,补充道,“折扣商品,不退不换。”
      
      “……”齐笙想说的话被廖思齐悉数堵在肚子里。
      
      “那……谢,谢谢。”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这样说,然后脸色通红地朝廖思齐做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把手中的白衬衫交还给身边的导购小姐。
      
      “这个,不要了。”齐笙轻声说,“已经买的够多了。”
      
      店员征询地看向廖思齐。
      
      廖思齐点点头,使了个眼色,让导购离开了。
      
      他得意地带着齐笙走出这家男装店,问:“再去买一双鞋?”
      
      齐笙忙道:“不要,已经让你破费很多了。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还什么还。都说了是马上要过期的购物卡,不用白不用。”廖思齐轻描淡写地说。
      
      他们停在银河百货挑高的中央平台上,四周店铺灯火辉煌,穷奢极侈。
      
      廖思齐沉默片刻,忽然换了个语气开口,这辈子第一次用纨绔子弟的腔调问道:“还想买什么?今天我高兴,你说想要什么,我全都满足你。”
      
      可惜这一番“豪言壮语”只让齐笙觉得奇怪,他不解其意地看了廖思齐一眼,怯怯地说:“……没有了。”
      
      “真的?”廖思齐往齐笙面前跨了半步,“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真的,已经花了很多钱……”齐笙仰起脸,看着廖思齐完美无缺的面庞,又有些痴迷,“你的生日,应该多给自己买点东西。”
      
      廖思齐哑然,噗嗤笑了出来:“不管给谁买东西,开心最重要。”
      他又走近齐笙半步,眨眨眼,压低声音问:“晚上有空吗?一起去我家……过生日?”
      
      温热的气息扑在齐笙的耳后,齐笙从未受过这样的撩拨,脸上陡然红了一片。
      
      他怎么可能拒绝。
      
      “有空。”他根本不敢看廖思齐的眼睛,低下头,轻声答应。
      
      ……
      ……
      
      华灯初上,廖思齐带着齐笙走出银河百货。
      他脸上挂着志得意满的笑容,心脏却仍在怦怦直跳。
      
      平时总见自己那些狐朋狗友新欢旧爱左拥右抱,换情人比换衣服还快,好像只要有钱,随随便便就能哄个人回家春风一度。
      然而今天,廖思齐自己第一次亲身实践,才知道这桩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或许是他太缺少经验,哪怕是哄这么一个涉世未深又贪慕虚荣、甚至还有些迷恋自己的男生,他也不能做到游刃有余。
      
      说实话,他根本没有看透齐笙。他还难以分辨齐笙眼中的脆弱是源自虚荣还是自尊,他也还不敢肯定,自己信口胡编的蹩脚理由,齐笙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
      
      齐笙的单纯太真实了,真实得仿佛是假的。
      廖思齐希望那是假的,希望齐笙听懂了自己的潜台词,希望他能配合自己逢场作戏,拿走那些昂贵的名牌衣服,奉献出一个无与伦比的美妙夜晚。
      
      但廖思齐又不希望那是假的。
      如果连那样未经矫饰的痴迷目光都是假的,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什么东西是真的。
      
      “等一下。”齐笙忽然说。
      廖思齐停下来,见齐笙指着银河百货门口的一家蛋糕房,说:“我去买个生日蛋糕。”
      
      来不及阻拦,齐笙便壮着胆子,义无反顾地走进了这间装潢得仿佛童话故事一般的店铺。
      
      年轻的店员轻蔑地看了看他,却又发现了他身后跟着的廖思齐,这才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生日蛋糕……竟然有这么多种啊,”齐笙顺着一尘不染的玻璃柜子一路看过去,被那些造型各异的美丽奶油蛋糕晃花了眼,他回过头,问廖思齐,“你喜欢那种?”
      
      “我喜欢……”廖思齐失笑,“你要给我买蛋糕?”
      
      “是啊,你今天过生日呢。”齐笙指着其中一款,问店员,“这个多少钱?”
      
      店员反问他:“您要多大的,24寸以上的需要提前预定。”
      
      “我要……”齐笙说不出。
      
      “需要多层的吗?”店员又问。
      
      “单层的就好。”齐笙讪讪地挠挠头,“两个人吃,一般要多大的?”
      
      廖思齐走上前来:“不买蛋糕,都多大的人了,吃什么奶油蛋糕。我们走吧。”
      
      “不行,”齐笙对他笑笑,“都说了一起去你家过生日。买个小一点的吧,是那个意思就行。”
      
      店员翻开精美的价目单,指给齐笙看:“这款最小是6寸的,388元。”
      
      齐笙的笑容僵在脸上。
      
      “……那这个呢?”他指着旁边花式简单些的另一款。
      
      “那款6寸的是350。我们店里用的都是纯天然原材料,最好的动物奶油,所以价格是会稍微高一些。”
      
      “有没有……有没有再便宜一些的?”齐笙的声音弱了下去。
      
      廖思齐看不下去,把信用卡拍在店员面前:“就要这个350的,现在马上做。再要两杯抹茶拿铁,我们去那边等。”
      
      “别。”齐笙拦住了廖思齐的手,“我没有准备生日礼物,买个蛋糕是应该的。你别嫌弃就行。”
      
      然后他故作淡定地问店员,十分直白:“你们这里最便宜的生日蛋糕,多少钱?”
      
      店员看了看这两个衣着气质迥然不同的人,带他们走到角落里。
      “这一款,280。”
      
      “好,就要这个。”齐笙说。
      
      他花280块买下了店里最便宜的生日蛋糕,然后又花20块买了一份生日蜡烛。
      他把身上仅有的三张钞票从口袋里取出来,展平,交给蛋糕房里的收银员,然后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里面制作蛋糕的操作间。
      
      廖思齐站在齐笙身后,拎着印有名牌logo的大购物袋,久久注视齐笙的背影,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所有不堪的揣测全部在奶油的甜香里灰飞烟灭。
      
      现在廖思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耻的大混蛋。
      
    插入书签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