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身处地球的哪一个角落,齐笙仍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一天的初见与悸动。
      
      暮夏九月,他坐在逼仄的出租车里,一次又一次偷看身边的人。
      
      风流精致的眉眼,英朗高挺的鼻梁,唇角似有似无的浅笑,还有如刀刻一般完美无瑕的下颌曲线。
      
      阳光落在那个人的发梢,为这张帅气的面庞增添了几许恰到好处的阴影,让人不禁想起历史书里那些俊美无俦的古希腊雕塑。
      
      他像明星,像王子,像神灵,像一个突然降临的奇迹。
      
      彼时彼刻,齐笙觉得自己就如同传说故事里那些没有姓名的蒙昧凡俗,面对奇迹,甚至说不出一句像样的赞美,只能发出几声愚蠢的惊叹。
      
      出租车起步,疾驰,刹车,等红灯。车窗外,无数纷繁街景自远而近又淡入背景。
      然而齐笙一无所觉。
      他一直在看身边的人,偷偷地看,傻傻地看,看得呆了,看得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心跳越来越快,胸膛中好像有一只蝴蝶,正在鼓动翅膀,振翅欲飞。
      
      齐笙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点亮了,他的生命中忽然开辟出一方崭新的世界,天高地广,他一无所有却无所畏惧,他要飞向那里,飞向最光明,飞向最热烈,飞向自由,飞向爱的荆棘与花海。
      
      彼时彼刻,如果说望河大学是齐笙心中至高无上的天堂,那么,这个在机缘巧合之下撞进他生命的、尚未褪去满身轻脱之气的廖思齐,就是璀璨天堂里最耀眼夺目的一束光——
      只是多看他一眼,齐笙都觉得目眩神迷,仿若梦境。
      
      两人拼车,明明可以前后排各自落座,刚才廖思齐却趁齐笙不防备,抓着他的手腕,把人一起拽到了后排。
      
      “大一的?”他吊儿郎当地偏着脑袋,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问,“哪个学院?”
      
      “化学学院。”齐笙老实回答。他的目光一直追着廖思齐的脸,双颊的红晕久久退不下去,看上去像是喝醉了酒,失神而忘情。
      
      “哦,化学,挺好的专业……”廖思齐饶有兴趣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齐笙,整齐的齐,笙是竹字头下面一个生命的生。”
      
      “齐笙?”廖思齐很意外,笑了笑,“那我们可真有缘分。我叫廖思齐,思念的思,齐,就是你这个齐。我也大一,管理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很高兴认识你。”
      
      廖思齐。
      就是你这个齐。
      
      一瞬间,齐笙的脸更红了,他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刚刚听到的名字——
      
      “思齐……”
      
      尾音消散在九月的微风中,几不可闻。
      
      齐笙的样子让廖思齐愈加觉得有趣,他飞快地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轻佻开口:“你好像一直在盯着我看,看什么呢,我这么好看?”
      
      “啊!没有……”齐笙猛地被戳破秘密,倏地收回视线,低下头去,两只手搭在膝盖上,无措地紧紧绞在一起。
      
      旧T恤的领口洗得有些皱,廖思齐看着他潮红的后颈,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只是悠闲地将手臂垂在身侧,欣赏起窗外熟悉的街景。
      
      白皙有力的指尖搭在出租车简陋的座椅上,恰好刺进齐笙视线边缘。齐笙屏住呼吸,斜着眼偷偷地瞄,一截手指,他却看了又看,好像怎么都看不够。
      
      车里安静下来,司机觉得无聊,打开了车载广播。
      
      单田芳沙哑独特的嗓音灌进耳朵,是水浒传,正说到唇红齿白、眉飞入鬓、银盔银甲的美男子花荣。
      
      齐笙听得一阵心虚,愈加局促不安,为了掩饰尴尬,他清清嗓子,讪讪地开口,问司机:“师傅,还要多久?”
      
      司机道:“同学,你别着急啊,还远着呢。放心,我天天在你们学校门口拉活,肯定不坑人,讲好了二十块钱,绝对不多收你一分。”
      
      “哦?”一直悠闲看风景的廖思齐忽然含着笑意搭腔,“合着您不打表啊。那我这趟多少钱?我是本地人,您可别想忽悠我。”
      
      司机瞥一眼后视镜:“算你二十五,行不?你比他远不少呢,打表绝对奔着五十去了。”
      
      廖思齐不吭声,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他伸手戳了戳齐笙的胳膊,问:“你去哪来着?”
      
      “……”齐笙抬头,小声回答,“乐群批发市场。”
      
      “你去那里做什么?”
      
      “去……去买衣服。”
      
      “买衣服?”廖思齐有些惊讶。
      
      “我……”齐笙定定心神,“过两天开学典礼,我要上台领奖,所以去买一件衣服。”
      
      廖思齐没说话,目光在齐笙那件穿旧了的T恤上扫了一圈,问:“你领什么奖?奖学金?”
      
      “嗯。”齐笙点点头,莫名有些不好意思,“新生奖学金。”
      
      新生奖学金……
      廖思齐沉默了一瞬,然后伸手拍拍司机的座椅靠背,果断道:“师傅,不去乐群市场了,也不去罗马花园,麻烦您前面路口掉头,送我们去银河百货。”
      
      “不是……”齐笙没料到廖思齐忽然自作主张,一下子急了,扯着廖思齐的手问,“你干什么呀!”
      
      廖思齐坦然道:“你不是要买衣服吗?望河我熟,我带你去买。”
      
      “可是……”
      齐笙看着他,眼睛里全是错愕和惶恐。
      
      银河百货是什么地方,那是望河市最高档的大型商场之一。齐笙昨天才听罗小军用夸张的语气提起那里,说里面的东西价格高昂,随便买个小物件就千元起步,几万块的衣服比比皆是。
      他齐笙只有裤兜里硬挺挺扎着大腿的三百块钱,怎么敢去这种地方消费。
      
      “谢谢,不用了……” 他咽下“我没钱”三个字,用恳求的眼光看着身边这个眉眼俊朗、衣着光鲜、浑身上下都发着光的同龄人,哑声说,“其实我就是趁今天有空出来逛逛,能买到就买,买不到就算了,我们学院的院衫已经发下来了,挺好的。”
      
      廖思齐看着他,耐心听他讲完,笑容里比之前多了几分温暖的意味。
      
      “我见过化学学院的院衫,确实挺好的,比我们院的那件好看。不过,今年全校只评定了23个新生奖学金,这么光荣的事,买一件新衣服穿着去领奖也不过分,正好我开学典礼的时候也要上台,也需要准备衣服,趁今天有空,我跟你一起去逛逛。”
      
      “你也是……?”齐笙惊讶。
      
      “不是,我的成绩没有那么好。”廖思齐知道他想问什么,“我只不过上去念个稿子而已,作为新生代表。”
      
      “!!!”齐笙惊得说不出话,由衷道,“代表全体新生发言,好厉害!”
      
      “没什么厉害的,听从学校安排罢了,还是你比较厉害。”廖思齐瞟一眼车窗外,再次提醒司机,“师傅,前面路口就掉头,然后拐和平大街去银河百货,那边不容易堵。”
      
      闻言,司机从后视镜跟齐笙确认:“这位同学,行吗?不去乐群市场了?”
      
      不等齐笙回答,廖思齐直接替他拍了板。
      “师傅,听我的,就去银河百货。车费给你50,我出。”
      
      “得嘞!”
      
      出租车车身一晃,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区掉了个头,直奔望河市商业区最醒目的那栋大厦驶去。
      
      窗外街景变换,齐笙坐在车里,手掌心出了汗。
      他惴惴不安,不知道等会儿进了百货大楼,自己该如何收场。
      
      但是——他心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如果是跟廖思齐在一起,只当是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齐笙偷偷地看了一眼廖思齐,却不料对方也在看他。两个人视线相撞,齐笙顿时大脑短路,嘴唇抖了抖,思维一片空白。
      
      这时,廖思齐淡然道:“我今天过生日。”
      
      “啊?”齐笙傻傻的,十分意外。
      
      “十九周岁生日,可惜没人陪我庆祝。”他苦笑着叹了口气,“我妈前几天甩了一张银河百货的购物卡给我,说让我随便去买点东西,算是生日礼物。结果她根本不上心,拿给我的那张是去年的旧卡,下周就过期了。我妈工作忙,我懒得去找她换,刚巧今天碰到你,我们一起去买点东西,把购物卡花掉,也算是你陪我过个生日,行吗?”
      
      他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齐笙,齐笙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重重地点头,认真而诚恳地道了一句“生日快乐”。
      
      目的地渐渐近了。
      廖思齐忽然想起什么,跟齐笙说:“把你手机号给我。”
      
      齐笙一时没听清,以为廖思齐是问他要手机,便毫不犹豫地把手机拿出来,递到对方手里。
      
      一个小小的、黑色外壳的、单色屏幕按键式功能机,廖思齐笑了笑,大方接过,熟练地按下按键,进了齐笙的手机通讯录。
      
      “我们互相留个电话,方便以后联系。”他说。
      
      齐笙的通讯录里没有几个号码,廖思齐把自己的手机号输入进去,留下自己的名字。
      弄完之后,他看来看去,又觉得不满意,重新进入编辑模式,在自己的名字前面敲了一个字母A。
      
      于是他的号码一跃成为通讯录的第一位,站在所有联系人的顶端。
      
      仿佛一个小计谋得了逞,廖思齐莫名有些开心。他用齐笙的手机给自己拨了一通电话,待自己的手机上显示出齐笙的号码,便将电话挂断。
      
      “好了。”他把手机递回去,“我也有你的号码了。以后多联系。”
      
      “嗯。”齐笙诺诺地答应。
      
      说话间,银河百货就在眼前,二人下车,一前一后走进商场。
      
      齐笙第一次踏足这种满是名牌货的高档商场,进门之后,立刻被鳞次栉比的奢华logo和琳琅满目的时髦商品夺走了全部的注意力。
      他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眼底尽是惊喜与好奇,虽然不想在廖思齐面前显得没见过世面,但还是走走停停,渐渐跟不上廖思齐的步子。
      
      好在廖思齐并没有因此表现出轻蔑,反而慢下脚步,等齐笙追上来。他熟门熟路地把齐笙引上二楼,进了一家品牌男装店。
      
      “廖先生来了。”有熟识的导购上前打招呼,“新款秋装刚到,您看看有喜欢的吗?”
      
      廖思齐摆摆手,把身后的齐笙拉到导购面前:“我不着急,今天先帮他选衣服。”
      说到这儿,他露出笑容,着意问道:“夏装打折了吗?”
      
      导购波澜不惊,看了看齐笙的身量,恭敬地说:“请您这边来。”
      
    插入书签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