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从浴室回来之后,任慕的情绪平复了不少,他在宿舍楼道里碰到齐笙,主动上前打招呼,笑着拍了拍齐笙的肩膀,说:“恭喜。”
      
      齐笙心里松了一口气,也对他笑笑,说:“谢谢。其实高考成绩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代表不了什么。我以前都是读死书,死读书,大学跟中学不一样,综合素质更重要,我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东西需要请教你,请教大家,你们别嫌弃我就好。”
      
      “瞧你说的,怎么会嫌弃你。”任慕微笑着,“一起努力吧,等大一结束的时候,我们一起拿奖学金。”
      
      “好!”
      
      于是,齐笙进入大学的第一天,就在这样紧张而令人兴奋的气氛中结束了。
      
      寝室里熄了灯,他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脑海中走马灯一般浮现出今天的所见所闻。
      
      新的同学、新的老师、食堂里便宜却可口的饭菜,还有这所大学给他的第一份赠礼——新生奖学金。
      
      他满心雀跃欣喜,身处黑暗,眼前却是无垠的光明。
      他毫不怀疑自己会从此开启一段绚烂美好的人生,望河大学一定会成为他生命中十分重要的转折点——他从贫穷落后的故乡走到这里,也将从这里走向更辉煌的未来。
      
      怀着这一份憧憬,齐笙缓缓沉入梦想,一夜安眠。
      
      从第二天开始,便是安排紧凑的各项入学活动。
      按照惯例,望河大学的军训不安排在大一开学前,而是在大二开学前,这让同学们能以一个正常的颜值水平结识新朋友。
      
      刘正平召集化学系的所有大一新生开了第一次班会,会议内容主要有两项,自我介绍和选举班干部。
      
      齐笙不擅于在人前发言,轮到他的时候,他简单说了自己的姓名和家乡,便低着头匆匆想要从讲台上走下来。
      
      然而刘正平叫住了他。
      
      “稍等一下。”
      刘正平半坐在前排的课桌上,扭头朝向全班同学。
      “齐笙同学有点谦虚,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他是今年望大在XX省录取的最高分,获得了新生奖学金,也是我们化学学院今年唯一一位获得新生奖学金的同学,来,大家一起来祝贺齐笙。”
      
      刘正平带头鼓起了掌,偌大的教室里,热烈的掌声如波涛浪涌,齐笙无措地站在人群之前,有些承受不住向自己投来的关注目光,他红着脸朝大家鞠躬致谢,然后逃也似的跑回了座位。
      
      自我介绍之后就是推选班干部的环节,因为刚刚的小插曲,许多人撺掇齐笙去报名学习委员,但齐笙知道自己没有当班干部的本事,就没去凑热闹。
      
      倒是任慕当仁不让,风度翩翩地走上讲台,自荐学习委员。
      
      他条理分明地讲了自己以前当班干部的经历,以及在高中化学奥赛获得的成绩,然后诚恳又热情地向大家保证,说自己一定尽职尽责,为全班同学搞好服务工作。
      
      平心而论,任慕是个文雅而有气质的人,他身高不是特别高,但是身材还不错,是当下女生们喜欢的那种韩流清瘦长相,再加上他的经历和成绩都足以服人,最终,任慕以高票当选,得偿所愿。
      
      推选结果出炉之后,所有新任班干部在讲台上站成一排。任慕器宇轩昂地站在中间位置,身边是那位高大微胖的新任班长。
      
      齐笙在下面鼓着掌,他微妙地觉得任慕似乎朝自己看了几眼,但当他循着对方的目光看回去,那个人却正在自信地环视整个教室,眼睛里仿佛没有任何其他人的影子。
      
      ……
      ……
      
      班委会的第一桩任务,是分发化学学院的院衫。
      
      说起来,这件事可以算是刘正平他们的工作失误。
      
      按照惯例,院衫是要在新生办理报到手续的时候随其他文件一起当场分发的,化学学院历年历届都是这样,其他学院也是如此。
      
      但今年,因为制作厂家出了一些问题,化学学院的院衫没有及时做完,以至于没赶上入学报道的日子。
      
      在学校的催促下,厂家不遗余力加紧赶制,终于在入学后的第三天把几大箱T恤送来了学校,刘正平连忙让各班的班干部把衣服分发下去,并且尽快统计断码和残次的情况,方便联系厂家调换。
      
      院衫就是简单的T恤文化衫,浅蓝色,版型还算时尚,正面胸口印着颇具设计感的化学学院英文名称缩写,背面印着锥形瓶的图案和一行文字——chemistry changes the world!
      
      齐笙去找班长领衣服的时候,班长告诉他,合适的尺码已经没有了,需要等厂家把新的送过来。
      
      “需要等多久?”齐笙不确定地问,“给我大一码的也行,我不讲究。”
      
      “哎,这是何必呢。”班长叫何冀国,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他对齐笙说,“咱们这几天的集体活动都没有强制要求穿院衫,所以多等几天也不要紧。”
      
      “开学典礼前能到吗?”齐笙又问。
      
      “差不多能到。不过,”何班长笑了,“开学典礼的时候你不是要上台领奖么,要穿院衫上去?不打算穿得稍微正式一点?”
      
      齐笙一怔:“……什么算是正式?”
      
      何冀国想到齐笙前几天穿的化肥广告衫,心里怪自己忘了这位同学的经济状况,连忙摆手:“我随便瞎说的,你别当真。院衫就挺好,你穿着去领奖,正给咱化学学院提气。我真心的,院衫最合适,好看,也大方。”
      
      “嗯。”齐笙点点头,又说起另外一件事,“班长,我刚办了手机卡,把号码留给你吧,衣服到了之后麻烦告诉我,我马上来取。”
      
      “好,把号码写在这里就行。”
      
      何冀国把班级通讯录递给齐笙。
      
      上次登记全班同学联系方式的时候,齐笙还没有手机,所以他的姓名后面是空的。这几天齐笙终于买了手机办了卡,也终于能把自己的号码填在通讯录上。
      
      只是,买手机之后,他已经没什么钱了。
      
      回到寝室之后,他把何班长那几句话放在心里反复掂量——
      
      院衫不错,朴素,大方,穿院衫上台领奖还能给化学学院挣面子。
      
      可如果能有比院衫更好的选择……
      即使只是像校园里碰到的那些参加面试的高年级学长一样,穿一件得体的白衬衫,似乎也比肥大的院衫T恤更显精神。
      齐笙想,买一件衣服,大概也不会太贵吧。
      
      他盘算着自己手头的钱。
      饭卡里还有100块,枕头下面压着300块……虽然新生奖学金的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下来,但毕竟是一笔可以确定的不菲进项,足以支付下个学年的大半学费。
      
      这样算下来,只要他最近抓紧时间去找个兼职,经济上就并不是特别拮据——起码,一件衣服,他还是买得起的。
      
      齐笙这样想着,从枕头下取出那三张一百元的钞票,握在手里捏了捏,做出了决定。
      
      第二天下午,参观校史馆之后,大一新生们便没有其他安排,可以自由活动了。
      齐笙回宿舍拿了钱,顺着校园里笔直的林荫道,一路走到了学校东门外。
      
      校园内也有服装店,但价格偏高。齐笙听说望河市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大型批发市场,猜测那里的东西一定物美价廉,便打算趁今天有时间过去看看。
      
      校门口,四五辆出租车正在趴活。
      见齐笙出了校门就朝公交站的方向走,立刻有两个司机围上来,问他要去哪。
      
      齐笙说:“我不打车,我坐公交。”
      
      “知道你坐公交,问你去哪。”其中一个司机语气有点冲。
      
      齐笙看了他一眼,没搭理,却又听另一个司机补充道:“你们新生对这边不熟。最近市政道路整修,好几条公交线路都改了,45、118、环2,都改了。同学,你去哪啊?”
      
      齐笙心里一惊,蓦然放缓了脚步。
      “118改道了?”他毫无防备地问。
      
      “是啊。”司机挑挑眉毛,“你要坐118,去哪一站?”
      
      “去……”齐笙忽然提高了警惕心,把嘴边的话吞回肚子,语气倔强地说,“我先去站牌那里看看。”
      
      司机们笑了,摆摆手,由他去看。
      
      齐笙走到公交站,果不其然,一纸告示贴在最显眼的地方——因道路整修,多条公交线路改道运行。
      批发市场恰好在118路改道的范围内,这样一来,齐笙就没法乘坐公交车直达目的地。
      
      如果换乘呢?
      齐笙向身边一位等车的本地阿姨询问换乘方法,阿姨告诉他,换一次是不行的,按目前的公交线路,需要换乘两次才能过去。
      “挺远的,大概1个多小时能到。”
      
      1个多小时……
      齐笙看看时间,现在已经下午4点半了,按最顺利的情况考虑,现在出发,到达批发市场的时间差不多是5点半,不知道还能不能有充足的时间让他买到衣服——在齐笙的老家县城,晚上7点前,所有商场都会关门。
      
      他犹豫着,在站台等了一会儿,看见几辆公交满满当当地来又满满当当地走,心里愈加觉得希望渺茫,一番犹豫之后,颓然转身,原路返回。
      
      齐笙想,班长说得不错,院衫也很好,朴素大方,代表着化学学院的形象。
      所以,还是节约一些,不去买衣服了。
      
      他回到校门口,果然又被出租车司机围住了。
      
      “同学,你去哪?还走吗?”
      
      齐笙心中正纠结着,不禁停下脚步,壮着胆子问:“去乐群批发市场,多……多少钱?”
      
      司机立刻回答:“不打表,40。”
      
      这也太贵了!
      齐笙摆摆手表示拒绝,闷头便走。
      
      于是司机马上改口:“35走不走,35,同学,要不你找人拼个车?拼车20!”
      
      见齐笙脚步放缓,似乎有戏,司机马上替他张罗起来,亮开嗓门吆喝道:“乐群市场、体育馆、望河大桥,有没有要拼车的?顺路就行,上车就走,有拼车的吗?”
      
      校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都循声朝这边看过来,齐笙站在一群出租车司机中间,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师傅,算了,我今天不去了。”他小声说。
      
      “别着急啊,瞧,这不就来人了嘛。”司机朝齐笙身后看去,“同学,去哪?打车吗?”
      
      “打车。远洋路,罗马花园,去吗?”
      
      一把清亮阳光的声音。
      齐笙蓦然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白得发亮的T恤衫,和一张神采飞扬的脸。
      
      “去!”司机爽快地说,“正好你俩一起拼个车,他去乐群市场,咱们先走长虹大街送他,然后拐远洋路送你,不绕路,可以吧?”
      
      “拼车啊……”要打车的男生拖长音调,这样说着。
      他悠悠放低视线,端详着站在他面前的、朴素而清瘦的齐笙。
      
      齐笙也看着他。
      
      一时间,两人目光交缠,谁都没有说话。
      
      无声的暗涌仿佛藤蔓,在阳光下疯狂生长。
      
      齐笙的脸“腾”的红了,心脏一下子跳得飞快,胸膛中躁动的声响,仿佛夏日里连绵不绝的高亢蝉鸣。
      
      那个人看着齐笙赤红的脸,忽然露出一抹玩味的微笑。
      
      “没问题,走吧!”他拉开车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