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化学楼在校园的中心位置,从齐笙他们宿舍过去不算远。
      楼前种了许多芍药花,五六月份的时候雍容多姿,煞是美丽。可惜现在是九月初,花期已经过了,偌大的花坛里只剩下蓊蓊郁郁的墨绿色叶子,以及藏在叶片之下那些不打眼的纺锤状果实。
      
      齐笙一路小跑,无心他顾,匆匆穿过这片苍绿的花木,然后闪身消失在化学楼低调的正门内。
      
      学院办公室在三楼,齐笙着急,没有等电梯,直接爬楼梯上去。
      
      站在302办公室的门口,他稳了稳呼吸,轻轻敲了两下门。
      
      “咚咚——”
      
      里面立刻传出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声:“请进。”
      
      齐笙轻轻推开门。
      
      办公室里有两位老师,一男一女,男老师忙着整理档案袋,女老师则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似乎正在录入什么东西。两个人各自忙得不可开交,好像都没有时间抬头搭理齐笙。
      
      齐笙怯怯地开口:“老师好,我是化学系大一新生,来找刘老师。刚才有个同学去宿舍找我,说刘老师叫我马上过来。”
      
      听齐笙这么说,男老师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
      他脸上扬起笑容,招呼道:“哦,是齐笙吧,过来,是我找你,我是你们这一级的辅导员,刘正平。”
      
      “刘老师好,”齐笙走到刘正平的办公桌旁,“您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刘正平把手里的档案袋放在一边,给齐笙搬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聊,“下周,学校举办开学典礼,全体大一新生参加,典礼上有一个环节,就是向符合条件的同学发放新生奖学金和助学金。我找你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事。”
      
      听刘正平这么说,齐笙的眼睛里自然而然流露出渴望的情绪,刘正平看着他,脸上浮现出慈爱的笑容。
      
      “齐笙,你的家庭情况调查表学校收到了,你放心,望河大学绝不会让任何一个学生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学校有完善的奖助学金体系,还会提供许多勤工助学的岗位,一定能保障你完成学业,”说到这儿,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你好像没有申请助学贷款?”
      
      “嗯。第一年的学费我交上了。”齐笙说。
      
      他的高考成绩是全县第一,县政府按照惯例给了他一笔高考奖学金,恰好够第一年的学费。齐笙知道助学贷款的政策,但是他不打算贷款,他想在本科期间勤工俭学挣出剩余三年的学费。他总觉得贷款就是借钱,他不愿意借钱,因为怕被别人瞧不起。
      
      齐笙抿着唇不说话,刘正平见他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便转回正题:“好吧,助学贷款的事以后再说,你要是想申请,随时来找我,还有机会。我今天叫你来是想说奖学金和助学金的事,这个需要跟你商量一下。”
      
      望河大学的新生奖学金和新生助学金,顾名思义,是两个不同的资助项目。
      
      奖学金的奖励对象,除了保送生,就是那些高考成绩优秀,排名在生源省份所有大一新生前百分之一的学生。获得新生奖学金的同学将会在开学典礼时登上主席台,现场领取证书,面对面得到校领导的特别鼓励和嘉奖。
      
      新生助学金则不考虑成绩,只根据学生的家庭经济情况发放,各院系名额大体上按照学生数量成比例分配,开学典礼时只宣读获得助学金的人数,不进行现场颁奖。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新生奖学金是一项奖励,是望河大学对获奖同学高中阶段成绩的肯定,也是对这些尖子生未来发展的一种期许。而新生助学金则是学校的一种姿态,是给贫寒学子吃下的一颗定心丸,体现的是这所老牌名校的人文关怀。
      二者的意义是不同的。
      
      刘正平告诉齐笙,两项奖金,你都符合条件,但你只能选一个。
      
      “奖助学金不能兼项,这是学校的惯例。”刘正平说,“请你理解。”
      
      “哦,我明白,我没意见。”齐笙连忙点头。
      
      “那么,你想拿哪一个?”
      
      “我……”
      
      齐笙一时语塞。
      像是因为激动,他的脸色微微涨红,眼睛里也浮了一层水光。
      
      “刘老师,”他很不好意思,问,“哪一个……钱比较多?”
      
      齐笙低下头,害羞地盯着自己沾了灰的鞋尖。
      新买的鞋子有些磨脚,他穿着这双新鞋一路从老家赶到学校,两只脚都被磨得生疼。
      然而,一踏进望河大学,他就把所有这些疼痛都忘了。
      望大的一切都是新鲜的,热烈的,充满希望的。荷花开着,桂花飘香,悬铃木的枝叶在风中沙沙摇摆,一条宽阔笔直的大道直通巍峨的化学楼,今后四年他将在这里学习和奋斗。齐笙的外表仍是羞涩而胆怯的,但他的心很乱、很满、很亢奋,他产生了错觉,忘了自己从哪里来,他以为自己已经飞上了天。
      
      可惜,此时此地,辅导员的话把他拽回地面。
      两项奖金只能二选一,到了做选择的时候,他的两只脚又疼了起来。
      
      他并没有太多选择。
      
      刘正平对他的反应毫不意外。
      
      “单从奖金额度上看,当然是新生奖学金的钱更多,比助学金要多一千五百块。但是,”他推心置腹地说,“今年学校的校友会组织了活动,获得新生助学金的贫困生将优先得到校友会安排的勤工助学岗位,根据以往的情况,这些岗位的薪酬水平要比学校内部其他的勤工助学岗位高很多。”
      
      “……高很多,是多少?”
      
      刘正平笑了笑:“一学期下来,肯定高出一千五了吧。”
      
      “……”齐笙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听听老师的意见吗?”
      刘正平忽然伸出手,拍了拍齐笙的肩膀。
      在学生充满信任的目光中,他说:“我刚才已经讲过,望河大学不会让任何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你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眼光要放得长远一点。
      在接下来的四年里,评定助学金的机会还有很多,申请各种勤工助学岗位的机会也有很多,你还可以自己去外面找实习和兼职工作,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兼职,咱们望大的学生在外面都能拿到一份不错的收入。
      但是,新生奖学金只有这一次,甚至可以说,你这一生,只有这一次。”
      
      刘正平语重心长:“这是一份与众不同、将来可以写在简历里的荣誉,一个年级不到3000名学生,一般来说只有二十多人能得到这项荣誉,比百分之一的比例还要少,这是因为对那些招生人数过少的省份,评定的时候学校还会考虑其他方面的因素。”
      
      见齐笙好像还是懵懵懂懂的,刘正平继续说:“换一个角度看,能拿到这个奖,对你今后的发展也有好处。化学学院主要是培养科研人才的地方,你的学长学姐们现在都在努力争取参与项目的机会,如果你得到了新生奖学金,我这是客观地说,学院里所有的老师都会首先对你产生印象,从大一开始就更加关注你,甚至着重培养你,在这种环境中,再加上你自己的刻苦努力,你就赢在了起跑线上。齐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刘老师,我明白。”齐笙点点头,“那我就选奖学金吧,谢谢老师对我的关心。”
      
      “没什么谢不谢的,我是你们的辅导员,当然要为你们着想,我希望化学学院的每一位同学都能在望河大学度过充实而美好的四年。”
      刘正平十分高兴,他马上从抽屉里拿出了奖学金的申请表格,让齐笙现在就填。
      
      “填好了你就放在这儿吧,我等一会儿正好要去教务处,直接帮你带过去,省得你自己送一趟了。听说你来得晚,宿舍里都收拾好了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跟我说,别跟我生分。”说到这儿,刘正平笑了一声,“其实我也是你们前几届的学长,你们也可以叫我师哥,我这人没什么讲究,随便怎么称呼都行。”
      
      刘正平侃侃而谈,齐笙一边手忙脚乱地填表,一边听刘正平在耳边说话,两头都顾不周全,心急之下写错了行。刘正平笑吟吟地安慰他,然后又取出一张新的表格给了齐笙,让他不用着急,慢慢来。
      
      过了一会儿,齐笙把填好的表格交还给他。
      “刘老师,您看看,这样可以吗?”
      “可以可以。”刘正平连声应着,“行,我等会把这个交去教务处。好了,没别的事了,你赶紧去食堂吃饭吧,再晚就没有好菜了。”
      
      “那我走了,谢谢老师,老师再见。”齐笙很有礼貌地向刘正平鞠了个躬,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待齐笙的脚步声渐渐远了,刘正平才捏着那张薄薄的纸页,放松地坐在椅子上,吹了一声口哨。
      
      旁边的女老师笑了,问他:“这么高兴?”
      
      “当然啊。我说,你也有点集体荣誉感好不好。去年化院没人得新生奖学金,院长一个礼拜都愁眉苦脸,你忘了?今年好不容易来了个好苗子,我怎么可能再让咱们学院在开学典礼上剃秃子,化学学院好歹也是望大的传统强势院系,绝对不能连着两年丢脸。”
      
      女老师笑着摇摇头:“可是刚才那学生……你看他穿的衣服,是什么化肥的广告衫,你说让他二选一,他先问你哪个钱多,他是真的需要经济资助。”
      
      “我知道啊,要说经济资助,奖学金比助学金多一千五呢。我真的是为他考虑,就刚才那些话,我哪句说的不在理?”
      
      “都在理,都在理。可是我觉得……”
      
      刘正平打断女老师:“你也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谁让这些年化学院年景不好呢。金融那么火,尖子生都跑去了经济学院和管理学院,早些年化院在高招录取的时候都是掐尖的,现在今非昔比啊。我是真的没办法,堂堂化学学院,总不能连个新生奖学金都没有,太说不过去,我是为了化学学院的脸面啊!”
      
    插入书签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