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14年前。
      望河大学,开学季。
      
      齐笙是宿舍里最后一个办完报到手续的。
      那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灿烂的阳光正从走廊西边的玻璃窗照射进这栋陈旧的宿舍楼。齐笙把自己的铺盖卸在六人间的门口,“砰”的一声,尘土飞扬。
      
      宿舍里其他人听到声音,都扭头往门外看,齐笙抹抹额头的汗,局促地笑了一下,磕磕巴巴地自我介绍说:“我,我是齐笙,也住这间寝室,你们好。”
      
      他穿着一件印有“荷花牌氮素”字样的崭新白T恤,头发凌乱,脸色发红,脖子上全是汗,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众人迟疑了几秒才一个接一个地跟他打招呼,齐笙向其他五位室友一一点头微笑,然后挠挠后脑勺,也不知道还能说些别的什么话,便依照姓名牌找到自己的床位,从门外将行李拉进来,准备收拾床铺。
      
      六人间里放着三架上下床,靠窗两架左右相对,靠门一架对着衣柜,齐笙就住在靠门这侧的上铺。
      
      门边站着一位中等身量的男人,似乎是学生家长,他手上抱着几个纸盒子,见齐笙弯腰拖行李,就往后退了几步腾出地方。
      齐笙见状,连忙礼貌地说:“谢谢叔叔。”
      
      这时,寝室里有人说话了,是床铺在齐笙斜对面上铺的那个男生。
      
      “李叔,你把那几双鞋带回去吧,宿舍里没地方放。”
      “好。”门口的中年男人说,“还有别的要带走吗?”
      “没了。你先回去吧,这里地方太小,人挤人,不方便收拾东西。”
      “好。要是缺什么就给我打电话,我送过来。想回家也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男生脸上霎时露出笑容:“嗯!还是李叔最疼我。”
      “那我走了,小楠,你照顾好自己。”
      “李叔bye。”
      
      男人抱着一摞鞋盒子离开,与齐笙擦肩而过。
      
      住在“小楠”下铺的同学仰着头搭话道:“金楠,你叔叔对你可真好,还专门送你来学校报到,帮你收拾东西呢。我爸都懒得来送我,我妈要来,他还拦着。”
      
      “那个……不是,”听室友这么说,金楠却很尴尬,他十分难以启齿似的,解释道,“误会了,李叔不是我的叔叔……他是,是我家司机。”
      
      司机?
      齐笙迷茫地抬起头,没听懂金楠的意思。
      
      宿舍里安静下来。
      
      下一秒,刚才跟金楠搭话的男生扯开嗓门大声嚷嚷起来:“什么,司机?!天啊!!我没听错吧!!司机!!这是在拍电视剧吗?金楠,你家是做什么的啊?”
      
      五双眼睛都朝同一个方向看去,金楠愈加觉得窘迫,连忙解释道:“不是,也不是司机……说是司机,其实也算是我的叔叔吧,李叔在我家好多年了,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他越描越黑,住他下铺的男生更加兴奋好奇。
      “诶金楠,你家是不是住在半山腰的独栋大别墅里?屋顶有个大游泳池?你这李叔是开什么车来的?劳斯莱斯?法拉利?兰博基尼?”
      
      “别乱说,罗小军!”金楠着急了,“没有劳斯莱斯,就一辆普通的奔驰而已。”
      
      “嘿兄弟们,听听,听听这气派!一辆,普通的,奔驰,而已。上大学就是见世面!楠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楠哥求包养!”罗小军眉飞色舞。
      
      金楠满心无奈,只想赶紧说点别的岔开话题:“……你就别开我玩笑了,行李都收拾好了?”
      
      罗小军和金楠住上下铺,金楠上铺,罗小军下铺。金楠东西多,虽然刚才已经让司机拿回去一些,可柜子还是不够用,他跟罗小军商量,想把一些鞋盒放在罗小军床下。
      
      罗小军自然连声答应:“请请请,楠哥随便放,放不下的放我床上也行。枕着一床限量版球鞋睡觉,舒坦!”
      
      “喂,差不多行了啊罗小军,演得太浮夸!不知道的以为你是来认爹的呢。”
      住罗小军对面下铺的同学似乎看不下去了,出言调侃。齐笙往他床头看了看,看到姓名牌上写着的名字是“言涛”。
      
      言涛注意到齐笙的视线,抬起眼皮仔细打量齐笙。他的目光在齐笙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那个沾满灰尘的铺盖卷上,轻蔑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齐笙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无措地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赶紧爬到上铺去铺床。
      
      跟齐笙同一架床的是一个大块头的强壮男生,叫宋天阳。不知是为了给新来的齐笙腾出地方,还是因为嫌齐笙收拾东西尘土飞扬,他站起身,用低沉浑厚的嗓音说:“我去一趟食堂,激活饭卡。”
      
      “天阳,等我一下,我也去,”寝室里另外一位同学忽然说,“我把书放好就走,马上。”
      
      说话的这个人住齐笙的临床上铺,他戴着眼镜,气质斯文,在不大的单人床上立了一个小书架,正把自己带来的那些大部头教材一本一本码放在上面。
      
      齐笙手里拿着床单,眼神却不自觉地飘远,瞧着那人书架上的书。
      刚刚放上去的那本,英文的,inorganic chemistry,无机化学。
      
      那人注意到齐笙的目光,扭头看他,眼镜的金边在阳光下一闪,气势有些慑人。
      齐笙一下子脸红了,像小偷小摸被人抓了现行一样难堪,讪讪地说:“我不是故意的……那个,书,好厉害。”
      
      那人嘴角逸出一丝浅笑,道:“这不算什么,高中的书,想着大学可能还用得上,就带来了。你要看吗,我借你。”
      
      “不用不用。”齐笙连忙摇头。
      
      他手忙脚乱,抖开手里的床单,继续收拾床铺。
      但可能是因为紧张,齐笙忘了上铺空间有限,猛地一个起身,脑袋结结实实地磕在了天花板上。
      
      “砰”。
      跟刚才卸行李的声音差不多。
      
      宿舍里又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朝齐笙这边看过来。
      
      齐笙磕蒙了,一下子摊坐在床上,捂着后脑勺缓不过神。他午饭还没吃,顶着烈日一路赶来学校报到,本就头晕眼花,现在重重磕了一下,嗓子眼直犯恶心。
      
      “你没事吧?”金楠问。
      
      “没事没事。”齐笙勉强朝金楠笑笑。
      
      罗小军抱怨起来:“这什么破宿舍!又低又窄,挤六个人,还没空调,就一个破电扇在这儿晃脖子!咱们化学学院在学校里地位应该还可以吧,怎么就给学生安排这种破地方。我有同学在外语学院,人家那边,四人间,独立卫浴,带阳台,有空调!”
      
      金楠解释说:“望大建校早,房子有新有旧,没办法,总得有学生住旧宿舍,好像是各学院轮着来的。而且旧楼凉快,有电扇也够了。”
      
      罗小军苦着脸哀叹:“那我们还有没有换宿舍楼的机会啊,我真不想在这破地方住四年。”
      
      这个问题的答案众人心知肚明,不说也罢,所以没人应声。
      
      只有言涛挑起眉毛,借着话茬,继续调侃罗小军道:“诶?你不想跟你楠哥住四年吗?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这时,整理书架的那位同学整理完了,他三步两步爬到床下,招呼道:“天阳,我们走吧,去食堂。”
      
      罗小军没搭理言涛的玩笑,眯缝着眼睛瞟了宋天阳几眼,轻佻地吹了声口哨,道:“看咱天阳这身肌肉,型男啊!”
      
      谁料宋天阳似乎很不高兴别人这样说他,回头狠狠瞪了罗小军一眼,低沉的嗓音威压十足:“别贫嘴!”
      
      罗小军吓了一跳,缩缩脖子,低声念叨:“凶什么凶……”
      
      宋天阳二人刚要出门,一位也是新生模样的同学出现在宿舍门口。
      这同学似乎认识那位整理书架的斯文室友,笑道:“嗨,任慕,原来你住这间啊,刘老师让我过来传个话。齐笙同学在吗?”
      
      “我就是……”齐笙从梯子上爬下来。
      
      “刘老师叫你过去一趟,院办302,现在就去,他等着呢。”
      
      “哦,好。”齐笙有些不明就里,“你知道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我就是刚巧碰到他,帮忙带个话。你快去吧。”
      
      “哦,知道了,谢谢。”齐笙说。
      
      罗小军满脸疑惑地问:“刘老师?哪个刘老师?”
      
      “刘正平。化学学院大一新生的辅导员。”任慕回答,他转身向齐笙说,“这个时间着急让你过去,可能是助学贷款或者助学金的事,你赶紧去,别耽误了办手续。”
      
      “哦……我这就去。”齐笙答应着。
      其实他已经交清了这一年的学费,也不打算办助学贷款。但他知道,别人并无恶意,有些事没必要一件件说出来向旁人解释。
      
      于是他放下手里的东西,匆匆离开寝室。
      
      齐笙飞快地穿过半条走廊,正要拐弯,身后不知哪间屋子忽然爆发出一阵夸张的笑声。
      他脚步顿了顿,低下头,然后风也似的跑出了宿舍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人物有点多,一时认不全也没问题。
    为了帮大家认人,我来当个课代表。
    ①富二代-金楠(“金”,有钱)
    ②傻白甜-罗小军(金楠的“小”跟班)
    ③肌肉男-宋天阳(“阳”刚直男)
    ④学习狂-任慕(“慕”,既生瑜何生亮)
    ⑤gossip boy-言涛(八卦达人,凭着一张嘴兴风作浪)
    我们刚刚进入新学校的时候,对着陌生的同学,也只能有个初步的印象,时间长了就熟了。祝大家阅读愉快~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