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因为一个三明治,齐笙后面一节课完全晕晕乎乎,整个人魂游天外。
      
      廖思齐这家伙十分可恶,说了一通让人浮想联翩的骚话还不算,上课之后还一直在摆弄三明治的包装纸。
      
      他用湿巾把包装纸擦干净,然后手指翻飞,用那两张方方正正的塑料薄膜叠了两只灵动的千纸鹤。
      
      精巧剔透的千纸鹤一左一右,大大咧咧立在课桌上,尖嘴碰着尖嘴,像在接吻。
      
      ……
      ……
      
      窗外,夜幕四合。
      欧阳老师还在黑板前讲述着克里特岛的传说,但齐笙已经难以领会那些字句的含义。
      
      两只接吻的纸鹤占满了他的视野,填满了他的心灵,使他的脑海中滋生出各种各样的念头,让他迷惑,也让他失魂落魄。
      
      他偷偷瞟一眼廖思齐,那人仍是似笑非笑、落拓不羁的样子,唇角微微上扬,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可能在他心上牵起半点涟漪。齐笙忽然觉得自惭形秽,心脏怦怦直跳,臊得厉害。
      
      这时,欧阳老师似乎有意无意地往他们这边看了几眼。齐笙以为是自己走神被发现了,赶紧埋下头,假装认真记笔记,仿佛还是那个心无旁骛的好学生。
      
      廖思齐瞧着齐笙的样子,有点想笑。
      趁欧阳转身在黑板上画示例图,他故意用胳膊肘碰碰齐笙,侧着脑袋低声说:“瞧,我的杰作。”
      
      他摆弄着千纸鹤,故意让那两只小家伙面对齐笙,嘴碰着嘴,脸贴着脸,愈加亲密无间。
      
      齐笙只看了一眼就错开目光,耳根发热,无奈地说:“……别闹了,上课呢。”
      
      廖思齐倒是意外的听话,齐笙说不闹他便不闹了,老老实实把纸鹤收了起来。
      
      齐笙以为他玩够了,松了一口气,刚要拿起笔,却没料到,下一秒,课桌之下,廖思齐偷偷把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手心。
      
      “送你一只,别弄丢了。”那个人悄悄说,“你一只,我一只。”
      
      指尖微热,倏忽而来,倏忽而去,留下一只制作精巧的千纸鹤。
      纸鹤的尖嘴又长又硬,戳着齐笙的手心,带来一丝尖锐的疼痛。
      
      齐笙怔怔看着廖思齐,那英俊的面孔上,似乎有太多他读不懂也得不到的东西。他默然无语,心头微苦,忍不住攥起拳,让那纸鹤的尖嘴刺得更深。
      
      愈深,愈疼。
      齐笙想,此刻,他的确需要一些疼痛,否则自己可能会被这份虚妄的甜蜜冲昏头脑。
      
      他或许还需要更多疼痛,多到让他足以铭记这这个瞬间,无论这是廖思齐别出心裁的玩笑还是别有深意的试探,他都永远不想让这一幕在脑海中褪色——
      
      廖思齐送给自己一只纸鹤,一只会接吻的纸鹤。
      
      这是廖思齐送给自己的第一个吻。
      
      ……
      ……
      
      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起,欧阳老师关掉投影仪,准备离开。
      在宣布下课之前,他最后重申:“选课系统目前还是开放状态,各位同学仍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自由选课或退课,前两周不会记入出勤率。另外,我再说一遍,这门课的成绩评定以出勤率和期末论文为准,油画作业只是加分项目,并不要求每个人必须提交,大家不必有太大压力。”
      
      似乎是因为西方美术史的油画作业在学校里广为人知,教室里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
      
      但欧阳老师不认为自己说了个笑话,仍是面无表情。
      他漫不经心地往齐笙和廖思齐这边看了一眼,又道:“除了油画,如果有对艺术品交易、拍卖感兴趣的同学,也可以多跟我交流。大家没什么其他问题的话,现在可以下课了。”
      
      齐笙注意到欧阳老师瞟过来的目光,动作稍有迟疑,廖思齐催他快点,他才连忙把笔记本塞进书包,跟廖思齐一起往教室外面走。
      
      然而他们还是慢了一步。
      
      刚才用甜甜圈搭讪的那三个女生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三个人彼此推搡了一下,中间一个编着公主头的鼓足勇气走到廖思齐面前,红着脸说:“廖思齐同学,我很喜欢你,听说你还没有女朋友,能……能考虑一下我吗?”
      
      如此直接的告白……齐笙抿了抿嘴唇,不禁捏紧了自己的书包带子,默默扭头看廖思齐的表情。
      
      只见廖思齐十分敷衍地笑了笑,冷声道:“同学,你谁啊?”
      
      “我是外国语学院西语专业大一的,我叫……”
      
      廖思齐不耐烦地打断了她:“我暂时还不关心你叫什么名字,你说你喜欢我,我很高兴,我接受,谢谢你。但是——”
      他的转折让女生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
      “但是,喜欢我的人可太多了,交朋友这事儿,得一个一个来。我知道你们着急,不过脚踏两只船是不道德的——所以,你得排队。”
      
      “什么……”
      “排队?”
      女孩子们被廖思齐的态度搞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
      
      “你,也包括你们两位同学,你们都可以排队,现在大概排到200多号了。”
      
      廖思齐的语气里满满的嘲讽意味,说到这个份上,要是再有谁没听出他的意思,那就太蠢了。
      
      女孩子们有些尴尬,为首的那个十分难看地笑了笑,道:“你真幽默,拒绝我们可以直说的,不用这么拐弯抹角。那,既然这样,我们大家认识一下,做个普通朋友,总可以吧,我们外国语学院经常组织文娱活动,到时候邀请你一起来玩呀。”
      
      廖思齐笑笑:“同学,说实话,我对你们学院的活动兴趣不大。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吧,虽然有时候我这人没心没肺的,但我最看不得漂亮女生伤心。除了排队,我再告诉你们一条捷径,可以插队的捷径,想听吗?”
      
      当然想听。
      
      闻言,三个女生,以及齐笙,都好奇地抬头看向廖思齐。
      
      廖思齐转身,指指黑板上的板书,说:“欧阳老师每次开选修课都会布置油画作业,如果你们这学期有谁完成了油画作业,可以拿着作品来找我,我给你插队,优先跟你交朋友,怎么样?”
      
      他的话掷地有声,一时间,无人回应。
      如果说这是一条捷径,那么这无疑是一条十分有难度和挑战性的“捷径”,与其说是捷径,还不如说是嘲弄。
      
      为首的女生脸上还挂着一点难堪的笑容,语气却有些气急败坏了。
      她喝了一句“廖思齐同学!”,似乎想痛斥廖思齐的傲慢,却在对上他冷淡的眼神之后打了退堂鼓,低下头,再说不出别的什么。
      
      “我们走吧。”
      “就是,走吧,别跟他说了……”
      她的同伴们扯她的袖子,不愿继续在这里纠缠。
      
      于是三个女孩子一起离开了,离开之前,她们不满地看了廖思齐几眼,目光中含着胆怯的怨气,认定了廖思齐是在耍她们,拿她们取乐。
      
      廖思齐没说什么,目送她们的背影,然后拽着齐笙从教室的另一扇门走出去。
      
      “早晨食堂有什么好吃的?”他的情绪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下楼的时候,兴致勃勃地向齐笙打听食堂的早餐。
      
      “早晨?稀饭、鸡蛋、烧饼,还挺多的。”齐笙忽然意识到什么,问,“你今天不回去住了?住宿舍?”
      
      “嗯,明早有专业课,大春说这个老师很严格,非逼我去上,”廖思齐无奈道,“再说,总得体验一下大学的集体生活吧。我们宿舍是四人间,比你们强一点。”
      
      “嗯……”齐笙沉吟着,顿了顿,忍不住提起刚才的事,“其实你直接拒绝就好了,没必要讲那些。毕竟都是同学,万一她们回去宣扬,大家会以为你是个性格恶劣的人。”
      
      廖思齐却满不在乎,随口道:“无所谓,我本来就是性格恶劣的人。”
      
      “……”齐笙露出担忧的神情。
      
      廖思齐连忙改口:“别人怎么想是他的事,我是怎样的人我自己清楚就够了。别人的看法影响不到我。”
      
      “那……”齐笙不置可否,低头看着地上的树影,小声问,“要是真的有女生拿着油画来找你,你怎么办?”
      
      听了这句,廖思齐一下子笑起来:“上课的时候你光顾着做笔记,没听到她们三个聊天,她们都打算一起退掉这门课换别的选修课了,怎么可能去画油画。”
      
      “万一呢,万一!”齐笙追问,一双眼睛切切地看着廖思齐。
      
      “万一?不会有这种万一的……好吧,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那就随便跟她们玩玩咯,算是遵守承诺吧。”
      廖思齐不懂齐笙为什么会把这种事当真,他觉得齐笙的表情怪怪的,心里一急,立刻又说:“只是遵守承诺,不是真的谈恋爱。”
      
      但齐笙的表情仍未缓和。
      他问:“那……要是有好多人都拿着油画来找你,怎么办?”
      
      廖思齐望天,愈加觉得无厘头,只好道:“那就选画得最好的那个人呗。”
      
      “哦。”齐笙应了一声,然后沉默下来,再没说话。
      
      廖思齐一路把齐笙送到宿舍楼门口,齐笙情绪不高,刚要回去,被廖思齐扯住了胳膊。
      
      “等一下。我送你的千纸鹤呢,没搞丢吧?”
      
      “没丢。”齐笙展开自己的手掌,一枚小小的纸鹤静静躺在手心,塑料薄膜在路灯下闪着脆生生的光。
      
      廖思齐顿时喜笑颜开,十分孩子气地说:“不错!作为奖励,这个送给你。”
      
      他从书包里取出一个精美的纸盒子,递到齐笙手中。
      “牛轧糖,就是你在大春那里吃的那一种,他那人太小气,我多给你买了点,拿着。”
      
      “不……”齐笙下意识地拒绝,“我不能要。”
      
      廖思齐皱眉:“为什么?”
      
      “因为……多吃糖不好。”齐笙回避着廖思齐的目光。
      
      “有什么不好,吃完记得刷牙漱口就行。还是说,你怕胖?”廖思齐不可思议地说,“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这才打工几天,又瘦了不少,你……”
      
      他没再往下说,直接把盒子塞进了齐笙的书包,吓唬道:“你要是不拿着这些糖,就把我的千纸鹤还给我。”
      
      “……”齐笙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廖思齐却温柔地笑了,伸手替齐笙正了正衣领,说:“衬衫显得老气,你穿这件衣服更好看,要相信我的眼光啊。行了,回宿舍吧,糖自己吃不完可以分给同学们。晚安。”
      
      “……晚安。”
      
      书包里多了一盒糖果,沉甸甸的。
      齐笙攥攥手心的千纸鹤,再次与廖思齐告别,然后缓缓走进宿舍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举个地雷同学的栗子……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