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最后,齐笙没有选择和廖思齐相同时间的英语课,却不顾许佑春的揶揄,选了那门听起来颇为高雅的西方美术史。
      
      来自小地方的他从没受过正式的美术教育,艺术素养几近为零,要贸然去上这样一门课程,他心中其实很是忐忑。
      
      但好在这只是一门公共选修课,一般来说,公选课的老师都不会在成绩方面刁难学生,只为混个学分的话,难度应该也不是很大。
      
      齐笙这样盘算着,一边宽自己的心,一边陪廖思齐走出管理学院的大楼。
      
      “明天就正式上课了,今天要出去放松一下吗?”廖思齐美滋滋的,翘着嘴角问齐笙。
      
      齐笙没多想,老实回答:“我下午要去打工。”
      
      “……好吧。”廖思齐似乎被噎了一下,耸耸肩,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沉默下来,肩并肩走过学校西门栽种的那几丛黄栌。
      齐笙偷偷瞥自己身边的人,手心揉着许佑春硬塞给他的两块牛轧糖,后悔自己一句话就结束了聊天。
      他眉头微蹙,绞尽脑汁琢磨新的话题,想赶紧缓解眼下的尴尬局面。
      
      “那个……”齐笙忽然说,“你要是现在有时间的话,一起到我的宿舍去吧,我把衣服还给你。”
      
      “嗯?”廖思齐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什么衣服?”
      
      “就……那件衬衫啊,我已经洗干净了。”
      
      廖思齐笑了:“哎呀,一件旧衣服而已,你还真当回事。行,我跟你去拿。”
      
      于是,两个人迈着散漫的步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路从西门走回了齐笙的宿舍楼。
      
      楼前白桦树挺拔,廖思齐双手插兜,懒洋洋地靠在树干上,说:“我就不进去了,在这儿等你。”
      
      “嗯,我住一楼,很快。”
      
      齐笙转身便走,快步疾走的背影又让廖思齐想起了他从绿化带中蹿出来的样子,仿佛一只可爱的小兔子,热情而纯洁,让人想逗逗他,抱抱他,跟他交个朋友。
      
      不一会儿,小兔子回来了,洁白干净的衬衫物归原主。
      廖思齐接过那件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旧校服,低下头深深嗅了嗅,夸赞道:“味道好香,这是什么牌子的洗衣粉?”
      
      齐笙一愣,答道:“啊?我用肥皂洗的……”
      
      “手洗?”
      
      “嗯。”
      
      廖思齐又笑了:“多谢,那我走了,记得下周去上选修课。”
      
      “好……”齐笙欲言又止。
      
      时近正午,他本想邀请廖思齐一起去食堂吃砂锅面,但廖思齐似乎没有这个意思,齐笙也就不好意思提起。
      
      谁都知道,开着跑车的廖思齐不可能看得上5块钱一碗的砂锅面。
      别人愿意陪自己一起捏着筷子吃西餐是因为人家有风度有涵养,自己心里应该有数,不能得陇望蜀。
      
      风吹过白桦树的叶片,发出沙沙的声响。
      阳光透过树叶,漏在那个人宽阔挺拔的肩背上,投下片片闪烁的光斑,恰似一副隽永的油画。
      齐笙站在白桦树下,望着廖思齐离开的背影,许久,他眨眨眼,转身走回寝室。
      
      寝室里,其他人也正张罗着去吃饭,见齐笙回来了,便叫齐笙一起。
      
      罗小军问齐笙:“你选了什么选修课?”
      跟齐笙一样,罗小军本也想选商务英语,结果因为这门课早已满员,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一门别的。
      
      齐笙说:“我,我选了西方美术史……”
      他的语气十分不确定,又隐隐透着几分不好意思,连眼神都都不敢跟别人对上,一个劲往地上瞅。
      
      众人果然立刻露出惊讶的神情。
      
      “西方美术史?”
      “真的?”
      “想不到啊笙哥,原来你还是个艺术家哈哈哈。”
      “其实这课挺好的,老师是文学院油画专业的怪才,姓欧阳,长马脸,梳个辫子。”
      “女的?”
      “男的……”
      “卧槽!”
      
      言涛总是知道小道消息最多的那个人,他笑呵呵地看着齐笙,绘声绘色地讲起了欧阳老师的风闻轶事。罗小军他们的注意力立刻被那些花边故事吸引,没人再顾得上揣测齐笙选这门课的原因。
      
      按理说,此情此景,齐笙应该松一口气,可是他看着言涛的表情,不知为何,心头总有些异样的感觉。
      
      ……
      ……
      
      第二天,望河大学的大一新生们开始正式上课。
      
      第一学期除了公共课就是专业基础课。
      专业基础课难度虽然不大,但对于形成专业思维和构建概念体系十分重要,所以老师们要求都很严格,课时量也不少,化学系每个人的课程表都铺得满满当当。
      
      借着身为学习委员的便利,任慕迅速跟每一位专业课老师搭上了关系,时不时就往化学楼办公室跑,总是一副风风火火斗志昂扬的样子。
      
      这天,言涛瞥了几眼任慕离去的身影,在寝室里神秘兮兮地跟大家爆料:“听说他正在联系实验室,打算大一就进组呢。”
      
      “大一就进实验室?”罗小军惊讶道,“我连个试管都还刷不干净,别人就要进实验室了?”
      
      “是啊,”言涛叹了一口气,“照这个节奏,没准咱哥几个还在哼哧哼哧写课程报告,人家已经做出成果,paper在手了呢。”
      
      言涛语气微酸,平素不喜欢闲聊的宋天阳听不下去了,开口道:“化学楼又没锁门,你想去实验室,也找老师申请不就得了,在寝室里说什么废话。”
      
      “这不是聊天嘛。再说,我没任慕那样的学术追求,不着急去实验室里搬砖。”
      
      宋天阳还想说些什么,金楠见气氛不对,连忙插话道:“知道任慕都联系哪些老师了吗,咱们也去试试?”
      
      “不知道,”言涛摇头,“联系了挺多人的吧,不过我感觉他最想去的还是安老师的组,就是给咱们讲当代化学前沿的安老师。安老师去年刚从美国的大学辞职回国任教,任慕可能是觉得跟着他对以后申请留学有帮助。”
      
      “安老师?安树生?”罗小军说,“任慕想得太美了吧,他也不看看安老师组里都是些什么人,他怎么可能进得去。”
      
      “不管进去进不去,先争取着呗,万一就成了呢……”
      
      齐笙着急去打工,没有听到室友们后面的讨论,不过,说实话,他跟罗小军一样,现在也是连试管都刷不干净的水平,连去实验室打杂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暂时还没考虑这些事情。
      
      在齐笙心里,眼下最要紧的,一是打工挣学费伙食费,二是……和廖思齐一起去听选修课“西方美术史”。
      
      选修课在周四晚上,这一天,齐笙跟工作的地方请了假,早早就去了教室。
      自那天分别之后,他一直没有再见到廖思齐,也没有与廖思齐打过电话、发过短信。这些日子,每次走在路上,一有汽车经过,齐笙都会忍不住扭头看看,可惜那一抹铭记于心的火红颜色,却从来未曾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短短四五天莫名变得漫长而煎熬。
      好在,终于熬到了周四晚上。
      
      齐笙怕廖思齐去上课来不及吃晚饭,特意买了一个金枪鱼芝士三明治带着。他不知道廖思齐喜欢吃什么,只记得这个三明治廖思齐上次跟自己一起吃过,没有表现出厌恶,应该是不讨厌的。
      
      走进教室,因为时间尚早,空座位还很多。齐笙找了个第四排角落的位置坐下,看看前门又看看后门,生怕廖思齐来了找不到自己。
      
      选这门课的人不多,齐笙坐了好一会儿,教室里才稀稀拉拉来了七八个学生。又过了一会儿,老师到了。
      
      正如言涛所说,这位欧阳老师长脸长发,不苟言笑,气质冷清,他进门之后不跟学生寒暄,直接打开电脑和投影仪,往幕布上投了一幅《最后的晚餐》,抱着双臂,倚在前排课桌上沉默欣赏。
      
      忽然,教室门口一阵骚动,是廖思齐来了。
      
      齐笙一下子打起了精神,他刚想挥手招呼廖思齐来自己身边坐,却见廖思齐身后紧跟着两三个女生,也随他一起进了门。
      
      六点半,楼道里响起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片段,那是望河大学的上课铃。
      欧阳老师站上讲台,乜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廖思齐,慵懒地说:“快点找座位做好,现在开始上课。在我的课堂上请严格遵守课堂纪律,否则可能影响期末成绩。”
      
      廖思齐会意,连忙快走几步,坐在了齐笙的身边。
      
      其实他一进门就看见了齐笙。
      今天齐笙没有穿朴素的院衫,而是穿了上次在银河百货买的衣服,整个人闪闪发光,赏心悦目,精气神足得就像宿舍楼前的白桦树。
      
      “早就到了?”廖思齐悄悄问。
      
      “嗯。”齐笙看看讲台上严肃的欧阳老师,虽然很想跟身边的人多说几句话,却又不敢多言。
      
      廖思齐瞧着他绷紧的侧脸,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装模作样掏出一本崭新的笔记本,写下了课程名称和自己的名字。
      
      欧阳老师打开课件幻灯片,逐条逐项地念起了教学内容和考核方式,齐笙认认真真听讲,握着笔在本子上唰唰唰地记录,聚精会神的样子堪比系着红领巾的小学生。
      
      廖思齐则没记笔记,他懒洋洋撑着腮帮子,歪着脑袋,一直在看齐笙。
      齐笙似乎感受到了廖思齐的视线,心里有些紧张。他不好意思扭头与廖思齐对视,只能假装不在意似的埋头写字,片刻不停。
      
      整整一节课,他记了三页纸,比他在化学概论课上记的笔记还多,连手腕都写麻了。
      
      终于到了课间休息,廖思齐饶有兴味地拿起齐笙的笔记本,叹服道:“我的乖乖,你可真行。”
      
      齐笙略有尴尬,揉着手腕不知该说什么,这时,一个甜腻腻的女声忽然从他俩的后排传来。
      “两位同学,这个……尝尝吗?”
      
      身后递来一个精致的点心盒子,廖思齐和齐笙一起回头,只见刚才跟着廖思齐进门的那三位女生就坐在他们身后,各个笑得矜持又羞涩,虽然是同他们两个人说话,视线却全放在廖思齐身上。
      
      “哦,谢谢,正好没吃晚饭呢。”廖思齐大方地说。
      他今天确实因为来得着急,没顾上吃饭,现在肚子有点饿。女生向他搭讪示好这种事,他遇到过太多次,根本见怪不怪,望河大学的姑娘们总还不至于在点心里下药吧。
      
      然而齐笙的面色却冷了下来。
      廖思齐刚要伸手拿一个甜甜圈,齐笙拿出什么东西递到了他面前。
      “我带了三明治,你吃吗?”
      
      金枪鱼芝士三明治,正是前几天两个人在月光下分着吃的那种,这一次不是过期食品,想必是齐笙自己买的。
      
      廖思齐一愣,然后立刻就笑了,笑得十分灿烂,眼角眉梢都悬着喜色,三个女生呆了呆,彼此看看,不知所措。
      只见廖思齐冲三个女生道:“甜食还是应该留给你们这样可爱的女生呀,给我吃就浪费了。”
      
      然后,在女生们羞涩的目光中,他大大咧咧扯开三明治的包装纸,鼓着腮帮子一口咬下去,吃得毫无风度,唇边沾满了酱汁。
      
      齐笙心中莫名满足,异常满足。
      他低头翘起嘴角,在课桌下抖抖膝盖,然后大着胆子,也拿起廖思齐的笔记本——
      那上面近乎一片空白,除了“西方美术史”几个字,就只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名字。
      
      思齐……
      
      齐笙伸出手指,缓缓抚摸那潇洒的笔迹,心尖涌起一波一波的热浪。
      
      这时,廖思齐忽然凑到了他的耳边。
      
      在课间时分喧闹的背景音中,他含着笑意低声问道:“今天这个三明治,你怎么没有先吃一口呀?”
      
      
    插入书签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