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第二天上午,领了公共课的教材之后,齐笙跟同学一起去计算机教学中心的机房选课。
      
      按照望河大学的特别规定,新生在大一第一学期不允许带笔记本电脑来学校,所以就算是像金楠那样偷偷把电脑带来了,也不能办理网络账号,到了选课的时候,照样得去学校的公共机房。
      
      走到半路,齐笙的手机忽然响了,他低头一看,竟然是廖思齐。
      
      身边是言涛、罗小军和金楠,齐笙偷眼瞟着自己的室友们,悄悄把听筒音量调低,佯装淡定,与电话另一头的廖思齐说话:“啊,是我,正要去机房选课。”
      
      “巧了,我就是找你说选课的事。”廖思齐笑道,“你英语课选了哪节,公共选修课呢?”
      
      “我……”
      
      刚好这时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计算机教学中心楼下,齐笙把手机从脸边拿开,小声对金楠说:“我打个电话,你们先上去吧。”
      
      齐笙神情自然,金楠不疑有他,点点头,与言涛和罗小军一起先行上了楼。
      
      见其他三人走远了,齐笙才躲进楼门口的绿化带后面,松了一口气——只不过是跟廖思齐打个电话而已,为什么搞得有一种地下党接头似的紧张感。
      
      “喂?怎么不说话了?”廖思齐在电话那头叫他。
      
      “在呢在呢,”齐笙连忙答应,“刚刚有同学在旁边。”
      
      廖思齐又笑了:“你真逗,问问你选课的事还要避着别人?”
      
      “不是……”齐笙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直接切入正题,告诉了廖思齐自己的选课计划,“我的英语课是按照院里的安排选的,周二下午前两节。公选课我还没想好,打算先选一门商务英语试听一下,反正前两周还可以调整。”
      
      “商务英语?”廖思齐有些惊喜,“你是打算学了这门课之后来我这儿做兼职吗?”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我就是觉得自己英语不好,需要补补课。”齐笙低着头,藏在绿化带后面的狭小空间里,无意识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廖思齐笑了几声,干脆问他:“你在哪呢,计算机中心门口吗?站那儿别动,我去找你。”
      
      齐笙“嗯”了一声,便听对面果断挂了电话。
      
      五分钟之后,廖思齐到了。他远远的就瞧见有个熟悉的小脑袋藏在珍珠梅后面东张西望,仿佛等待接头的地下工作者,本来还打算见面后调侃齐笙几句,没想到齐笙一发现他的身影,就嗖的从灌木丛后面蹿了出来,跑到他面前,完全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
      
      “你也来选课?”齐笙问。
      
      “不是,我选完了。”廖思齐朝他笑了笑,抬头望望楼上机房的窗户,说,“今天大一新生都来选课,机房肯定人多,你别在这儿排队了,跟我走,我带你去个人少的地方。”
      
      “啊?”齐笙惊讶,“学校还有别的公共机房?我是跟同学一起来的,他们都已经上楼去了……”
      
      “打电话说一声不就行了。”廖思齐不以为意,问他,“走吗?”
      
      齐笙在一秒钟之内便做出了决定——“走!”
      
      他跟着廖思齐一路往西,走到了管理学院的大楼前。廖思齐跟这里看门的保安熟得很,稍微说了几句,便带着齐笙进了门。
      
      管理学院财力雄厚,学院楼也建得富丽堂皇。仿大理石花纹的地砖光可鉴人,墙角点缀着高大的热带植物盆景,一层正门两侧设有两个能容纳三四百人的会议厅,经常举办各种活动和讲座。
      
      齐笙随着廖思齐一起踏入电梯。
      电梯平稳上行,楼层数字次第亮起,齐笙不禁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啊?”
      
      廖思齐回答他:“去管院的院办,找台电脑给你选课。”
      
      啊?
      齐笙大惊,廖思齐说找个人少的地方让他选课,他可没想到是要来管理学院的办公室,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化学系大一新生,为了不用排队,竟然跑到管理学院的院办来叨扰,这未免也太不合适了吧……
      
      齐笙连忙道:“不用这么麻烦,我还是回公共机房去,现在人应该不多了。”
      
      “不麻烦,今天许佑春值班,我和他多少年的交情,借台电脑小事一桩。”
      
      廖思齐侧身拦着齐笙不让他按一层的按键,这时只听“叮”的一声响,轿厢门打开,廖思齐推着齐笙走下了电梯。
      
      许佑春的办公室拐弯就到。
      廖思齐大大咧咧地闯进门,菜鸟辅导员许老师推推眼镜,挑眉道:“哟呵,什么风把大少爷您给吹我这儿来了。”
      
      廖思齐没有跟许佑春斗嘴,一反常态做出乖巧的样子,问:“许老师好。能借您一台电脑用吗,我选课。”
      
      “选课?你的课我都给你选好了啊,那个什么西方美术……”他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因为廖思齐身后走出一位穿着朴素的清秀男生。
      没记错的话,这是化学系刚刚获得新生奖学金的那个孩子。
      
      “这是……”许佑春站起来,问。
      
      “齐笙,我朋友,化学系的。”廖思齐介绍道。
      他揽过齐笙的肩膀,把人推到许佑春面前,又指着许佑春对齐笙介绍说:“这就是我哥们儿许大春,你之前见过吧,管理学院的新生辅导员。”
      
      齐笙明显有些不好意思,微微鞠了个躬,拘谨地说:“许老师好,抱歉打扰您工作了。”
      
      “没事,不打扰。”许佑春应了一声,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廖思齐。
      
      廖思齐笑笑没搭理他,指着窗边的一台电脑问:“这台电脑可以用吧,屏保密码多少?许大春你瞪我干嘛,我就选个课,选完就走。”
      
      不顾齐笙的抗拒,廖思齐把齐笙压到椅子上,自己俯身试着敲了一串字符。
      
      密码验证顺利通过,廖思齐扭头吐槽许佑春:“切,还不愿意告诉我呢。密码不还是管理学院的英文缩写嘛!”
      
      许佑春无奈地叹了口气,悄悄招手让廖思齐来到自己身边。
      
      廖思齐替齐笙输入了选课网站的网址,然后留他自行操作选课,自己走到许佑春的办公桌前,不见外地拉开了许老师平时藏零食的抽屉。
      
      “什么事,神神秘秘的。”他一边翻翻找找,一边小声问。
      
      许佑春往齐笙那边使了个眼色,说:“朋友?哪来的朋友?”
      
      廖思齐满不在意:“我上大学还不能交个新朋友了?喂,你的菠萝蜜干呢,都吃完了?”
      
      “昨天就吃完了,怎么,你想吃啊,想吃自己买去。”
      
      “小气鬼。”廖思齐嘟囔了一句,抢了几块台湾牛轧糖,回到齐笙身边。
      
      “选好课了吗?”他剥了一块糖,直接塞到齐笙的唇间,说,“张嘴。”
      
      齐笙不知道那抵着自己嘴角的是什么东西,但他还是听话地张开嘴,咬住了廖思齐递来的糖。
      一瞬间,清甜的香气漫过味蕾,从未体验过的绵韧口感让齐笙立刻流露出惊喜的神色。他瞪大眼睛,贪恋地嚼了好一会才腾出舌头讲话,问:“这是什么,太好吃了。”
      
      廖思齐看着他,又笑了,无奈又温柔:“我真是服了你,给你什么你都觉得好吃。快选课,选完我们赶紧走,不好耽误许老师工作。”
      
      廖思齐声音不大,但旁边的许佑春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许老师叹了一口气,起身关上门,懒洋洋地靠在门板后,拖长音调对电脑前的二人说:“廖思齐,你少挖苦我。现在这儿没别人,你别假惺惺叫我许老师了,听着就不对味。齐笙,你也一样,不用拘束,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今年大四毕业刚当上辅导员,顶天算是你的学长。牛轧糖我这儿还有不少,等会儿你拿一包带走,回去和同学一起分着吃。”
      
      廖思齐乐了,故意惊讶道:“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
      
      许佑春笑笑:“这次院系篮球赛,管理学院能不能实现保三争二的目标,就看化学学院能不能放咱们一马。我得跟化学系的同学搞好关系呀。”
      
      廖思齐哼了一声,不屑地说:“你要是同意让我上场,你那个保三争二的目标早就实现了,还用得着使这种小儿科的办法贿赂别人?”
      
      许佑春却毫不留情道:“你趁早死心。不管篮球足球,这种多人组队、对抗性强、近身拼抢的运动,我一个都不会让你参加。不过你也别生气,我不会埋没了你的运动才能。9月底学校运动会,5000米肯定没人主动报名,正好,今年就报你了,这段时间你好好练练,别给咱们院丢人。”
      
      “许大春,我……”碍于齐笙在场,廖思齐生生掐住了嗓子眼的国骂,朝好哥们儿竖起中指。
      
      许佑春轻笑一声,说:“你自己什么德行自己清楚,我不让你上场打球绝对是为了你好,需要我说得直白一些吗?”
      
      廖思齐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再接话。
      这时齐笙已经在选课系统里点下确认键,廖思齐不想搭理许佑春,俯身查看齐笙的课程表。
      
      正如之前在电话里说的,英语课齐笙按照化学系的安排,选了周二下午前两节,但公共选修课他暂时还没有选,因为他看中的商务英语已经满员了。
      
      “我的公共英语课在周一,”廖思齐指着齐笙课程表上空白的格子,“你也换到周一吧,我们一起上课。”
      
      齐笙认真地说:“分级考试A等的同学英语课才在周一,我是B等。”
      
      “那个不用当真,只是建议而已,只要选课系统不限制,都可以随便选的,反正拿到这两学分就行,是吧,大春哥?”廖思齐抬头问许佑春,挤眉弄眼的想让他帮自己说话。
      
      许佑春皱着眉头瞅他,斟酌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最好还是跟本院系的同学选到一起,各种事情都方便一些。”
      
      眼看廖思齐的表情从期待变为不满,许佑春连忙又补充说:“公共选修课你们可以选一起。思齐你肯定不怎么去上课,可以拜托齐笙帮你混个点名签到之类的。”
      
      “喂喂喂!”听许佑春这么说,廖思齐十分不乐意,“你不要败坏我的形象!”
      
      “你的形象还用我败坏?去BBS上看看大家都怎么说你的,廖同学,你现在可是学校里鼎鼎有名的大毒草。”
      
      “滚你的大毒草,”廖思齐笑了,“你以为我没看过BBS?明明是新晋校草。”
      
      齐笙仰着脸,插不进去廖思齐和许佑春的对话,有些着急。他不知道廖思齐为什么忽然执意要跟他选同一节课,但既然廖思齐愿意这样,他当然也甘之如饴。
      
      齐笙轻声问:“你选了什么公选课,要不我也选相同的去试听一下?反正还可以退。”
      
      不等廖思齐回答,许佑春朗声笑了起来:“齐笙,你可想好了,他选的课超级厉害,超级超级厉害,叫做西方美术史!期末交油画当课程大作业!姓廖的,你真特么牛逼,哥以前小看你了,这一回,哥等着欣赏你的惊世大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吐槽望河大学的校规,毕竟在那个年代,广大青年同学的网络依赖症还没有那么强,而且……本文是架空年代文,嗯,只要剧情需要,别怪作者瞎编。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