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晚上9点,齐笙跟晚班的同事交接了工作,拿着一块三明治从超市正门走出来。
      这是他第一天来这边打工,工作量比预想的要大一些,无论是搬饮料箱还是整理货架都不轻松,代班收银的时候他还有好几次找错了零钱,或者没有按照顾客的要求加热便当。
      
      这些失误让齐笙十分沮丧,他为自己做不好这样一份看似简单的工作而感到羞愧。
      幸而店长和其他店员都对他不错,一点一点慢慢教他技巧,给他加油打气,还在下班的时候送给他一份三明治当夜宵。
      
      “拿着什么好东西呢?”
      刚一出门,旁边忽然传来廖思齐的声音,把齐笙吓了一跳。
      
      晚上9点,廖思齐竟然会坐在超市门口的花坛边上,晃着两条大长腿,百无聊赖地逗野猫?
      他不是去朋友家里吃饭了吗?
      
      见齐笙过来,那人把野猫撵走,拍拍身边的位置,道:“坐这儿来。”
      
      “你怎么……不是去许老师家贺寿了吗?”
      
      廖思齐回答:“嗯,去了。吃完饭回家正好路过这边,想起你9点下班,就等了一会儿。你拿的是什么,三明治?还没吃晚饭吗?”
      
      “吃了吃了,”齐笙忙不迭道,“店里有工作餐。三明治是下班前店长送的,今晚9点过期,没卖掉,送我当夜宵。”
      
      “哦?”廖思齐伸手抢过他手里的东西,借着店门口微弱的光线看标签上的字,“金枪鱼芝士三明治,看起来不错嘛。”
      
      齐笙失笑:“你就别这么说了,你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哪看得上这个。”
      
      廖思齐笑着摇摇头:“山珍海味我确实吃过不少,但是,我从小到大吃的最多的,还是干面包和方便面。你别不信,能吃个三明治都是打牙祭了。”
      
      这话夸张了,但,纵然有七分是假的,也仍有三分是真的。
      廖思齐心里默念,我不是故意骗他,我只是想再多博取几分来自他的同情,多看几次这双盛着月光的眼睛。
      
      齐笙将信将疑,表情懵懂。他隐隐觉得廖思齐是在打这块三明治的主意,但是他实在不明白。
      “你不是刚刚在许老师家吃过饭么……”
      
      “我还要长个子呢,多吃一块三明治怎么了!”廖思齐振振有词。
      
      于是齐笙懂了,起身道:“我再去给你买一份,这个过期了。”
      
      廖思齐拉住他:“9点过期,现在刚刚9点,没关系。我不是要抢你的夜宵,就是想分一点点,一点点就行,好不好?”
      
      “怎么……分?”齐笙的手腕被廖思齐握着,滚烫滚烫,烫得他忽然忘了该怎么说话。
      
      廖思齐笑了,松开齐笙,举起两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无辜地说:“我刚刚逗了猫,没洗手,你喂我吃一小块吧。”
      说着,他往齐笙身边蹭了蹭,侧身张了张嘴。
      
      齐笙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廖思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喂他……?
      他被廖思齐搞蒙了,脑子里一团浆糊,完全失去判断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合适。
      
      廖思齐见他不动,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齐笙猛然回魂,手忙脚乱拆开三明治的包装纸,小心翼翼地把食物举到了廖思齐的唇边。
      
      两个人挨得很近,几无缝隙,他看见廖思齐羽扇一般的长睫毛在月光下闪着光,仿佛从九天降临人世的仙人。
      
      仙人轻启朱唇,浅浅地咬了三明治的一个角,然后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瞧着他笑。
      
      齐笙被看得讪讪的,低头盯着缺了一个角的三明治,小声问:“……还吃吗?”
      
      廖思齐佯装可怜,反问他:“还能再给我一点吗?”
      
      当然能。
      
      齐笙的脑袋此时就像一个沸腾的茶壶,滋滋冒着白气。
      他又把三明治送到廖思齐唇边,这一次,廖思齐没跟他客气,狠狠咬了一大口。
      
      “金枪鱼不错。”他津津有味地说,“你也尝尝看?”
      
      “嗯。”齐笙应着,低头抱着三明治,不知该不该与身边这个人错开一些距离。
      
      他们坐得太近了。他能感受到廖思齐的体温和热度,能嗅到他身上不知是来自洗发水、沐浴露还是香水的清爽气味,他还能感受到他说话时空气的震动——那嗓音过分美妙,仿佛他一说话,身后花坛里的三色堇就能呼拉拉盛开一大片。
      
      他们有过更亲密的举动,但这是在外面……
      晚风醉人,月光皎洁,几米外的步道上,不时有行人来往。
      这是在外面啊……
      
      “怎么不吃?”廖思齐问。
      
      齐笙看了看他,然后把三明治拿起来,换了个边,放进口中。
      
      即使过期了,金枪鱼和芝士的鲜美味道依旧让人沉醉,但此刻齐笙无心分辨那份细腻的口感,廖思齐的视线仿佛落在了他的嘴角,片刻不离,让他不敢大大咧咧地咀嚼,只能像个小姑娘一样轻声细气,不从唇间逸出一丝不雅的声音。
      
      齐笙慢慢地吃,廖思齐慢慢地看,吃到最后一点,齐笙停了动作,不知还能从何处下嘴。
      
      廖思齐问他:“怎么不吃了,挺好吃的,别浪费啊。”
      齐笙抬眼看看他,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想说什么,却没发出声音。
      
      廖思齐笑笑:“你要是不吃,就给我呗。”他指指自己的嘴巴,“看我一口消灭干净。”
      
      这一次,齐笙不喂他,他就自己伸手去拿。没想到,廖思齐的手指刚碰到三明治的包装,齐笙反倒先急了,把剩下的那一点三明治猛地塞进自己嘴里,鼓着两个腮帮子,瞪圆了眼珠看着廖思齐,仿佛一只受了惊的小仓鼠。
      
      廖思齐忍不住笑了,伸手抹去齐笙嘴角的残屑,从花坛边站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他说。
      
      月光如洗,他抬头仰望着那一轮明月,心中充溢着源源不断的、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满足感。
      他廖思齐,竟然在超市门口跟别人抢一块过期的三明治吃,真是疯了。
      
      他自嘲地摇摇头,转身向齐笙道别:“吃完了就早点回宿舍吧,晚上好好休息。晚安。”
      
      “晚安。”
      齐笙也站起来,攥着手上的塑料包装纸,发出一些轻微的声响。他这时候才看到了廖思齐的车,就停在不远处的路灯下,火一般的红色在夜晚依旧耀眼夺目。
      
      “路上小心。”齐笙忍不住又添了一句叮嘱。
      
      廖思齐回身露出一个帅气的笑容,再次扬起手:“晚安。做个好梦。”
      
      齐笙一路走回宿舍楼,手里无意识地攥着三明治的包装纸。
      跑车尾灯闪过的光弧在他眼前萦绕不去,他回忆着廖思齐从他手里抢东西的样子,心脏砰砰作响。
      
      他在宿舍楼前的白桦树下平复了一会儿心情才往自己的寝室走。楼道里很热闹,因为英语分级考试的成绩刚刚下来。
      
      分级考试全是客观题,通过机读卡评分,而且因为分级的结果会影响到大一公共英语课的排课,所以每年都是考试当天出成绩。
      
      走进寝室,其他室友都在。沾任慕这个学习委员的光,大家早就知道了成绩,所以现在并没有像其他寝室的同学一样热烈讨论。
      
      成绩单静静地躺在寝室中间唯一的木桌上,齐笙走上前,状似轻松地拿起来查看。
      果然,在自己的姓名后面,清晰地印着一个字母“B”。
      
      这次考试的成绩分为A、B、C三个等级,化学系有十几个同学考到了A等,比例不低,其中有三人出自齐笙的寝室——任慕、宋天阳、金楠。
      
      齐笙放下成绩单,金楠正好从上铺爬下来。齐笙抬头冲他笑笑,道:“恭喜。”
      
      金楠却迟疑了一下,没接齐笙的话茬,只是说:“……以后早点回来,刚才刘老师来查寝,你不在。”
      
      “啊?”齐笙一愣。
      
      “别担心,没那么严重。”旁边的任慕笑道。
      
      他心情不错,与齐笙说话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轻快自然:“刘老师是来安排明天领教材和选课的事,顺便来化学学院的男生寝室转转,不是来查寝的。我们跟他解释了,说你跟同学一起出去了。”
      
      “哦,这样。谢谢。”齐笙松了一口气,朝任慕露出笑容,道,“也恭喜你,考得这么棒。”
      
      任慕似乎就等着齐笙这句话,脸色波澜不惊,只有嘴上客套道:“赶巧而已,瞎猫撞见了死耗子。”
      
      “啧啧,任慕你真的太假了。你全院第一名诶!”罗小军看不下去了,“我怎么就没有你这种好运气,我跟A等就差3分!”
      
      罗小军捶胸顿足,同是B等的言涛却仿佛对考试成绩毫不关心,他走到齐笙身边,哥俩好似的揽过齐笙的肩膀,故意压低声音问:“笙哥,快跟我说说,廖思齐那辆跑车,坐着是什么感觉的?”
      
      寝室里空间狭小,纵是他压低声音,其他人也都听到了八.九不离十。
      
      原本仰面躺着闭目养神的宋天阳直接翻个身,脸朝墙壁,留给言涛一个冷漠的背影。
      
      金楠没说什么,看了言涛一眼,然后推门出去洗衣服了。
      
      任慕原本也要去洗衣服,但他看见齐笙局促的样子,不免有些好奇,便慢条斯理地整理着东西,想听听齐笙怎么说。
      
      罗小军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听到言涛的问题,也被挑起了好奇心,嬉皮笑脸地催齐笙分享感受:“你们去哪玩了?去海边兜风了?”
      
      “没有。”齐笙皱着眉头,“只是中午出去吃饭,然后我下午就去做兼职了,一直到晚上9点才下班。”
      
      “兼职?什么兼职?笙哥厉害啊,这么快就找到兼职了!赚得多不多,能不能也介绍我去?”罗小军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
      
      但言涛还是对廖思齐的事不依不饶,问:“廖思齐请你吃饭?你们去哪家高级餐厅吃的啊?”
      
      齐笙缄口不言。
      
      他不想说,他看不懂言涛目光之下的深意,但他下意识地想远离那些窥探。
      他感觉到了冒犯,觉得很不舒服。
      
      “随便吃了点,没什么特别的。”齐笙后退一步,离开言涛,转身朝罗小军道,“兼职是在西门外面的超市当理货员,一小时8块钱,有工作餐。”
      
      “8块,好低啊。”罗小军咋舌,“算了算了,我还是找份家教吧。”
      
      “确实低,好在时间比较灵活。”齐笙对罗小军笑笑,“我也打算再找一份家教做。浴室快关门了,我先去洗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还没有收藏文章的小可爱们,不来收藏一发吗,我可以把三明治分给你吃哦(不过期的那种)
    另外,晋江好像又吞了我的评论_(:з」∠)_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