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据说,望河之眼餐厅的景观位,不是达官显贵绝对预定不到。
      
      齐笙当年不懂这些。跟着廖思齐坐贵宾电梯直通塔顶的那几分钟,廖思齐在怡然自得地远眺风景,而他,一直在看那个看风景的人。
      
      卞之琳的诗大家都读过,在某个瞬间,齐笙很想问廖思齐——是谁装点了你的窗子,而你又是否知道,自己装饰了哪些人的梦境。
      
      可惜这话太酸了,他到底没有问出口。
      
      叮咚一声脆响,电梯停在大厦顶层。
      
      穿着燕尾服的侍者恭敬地引领两位客人前往桌位就座。
      那是整个餐厅视野最好的景观位,坐在桌前,只需微微抬眸,便能纵览望河秀美的河湾和壮阔的入海口。
      
      “本来想请你吃晚餐,”廖思齐彬彬有礼地为齐笙拉开椅子,“但是我晚上有事,就换成了中午。这里的夜景更好一些,灯光很漂亮,下次再带你来看。”
      
      齐笙远远眺望着海天相交的一线,为这苍天碧海的美景深深心醉,听见廖思齐跟他说话,他依依不舍地把视线收回来,瞟了瞟四周,小心翼翼地问:“别再请我来这种地方,很贵吧?”
      
      廖思齐点头:“是很贵,所以我已经点好菜了,免得你看到菜单心疼。”
      像是怕齐笙没听懂他的玩笑,他马上又说:“别想太多,都说了,我是来向你赔礼道歉的。赔礼道歉理应体现诚意,你等会儿多吃一点,我心里的歉疚就能少一点。”
      
      “你说的赔礼道歉,到底是什么意思?”齐笙问。
      
      在来的路上,廖思齐一直不告诉他所谓“赔礼道歉”到底所为何事,总说要等到了地方再揭开谜底。
      
      现在两个人已经对坐桌前,齐笙说:“还是不能告诉我吗?”
      
      廖思齐动动嘴唇,忽然觉得难以启齿。
      
      “那个……上次见面,我说我过生日,这是骗你的。我的生日上个月就过了……就是,日期是上个月,但是上个月没人给我买蛋糕也没人给我做长寿面,就那么稀里糊涂地过了,也不好说该不该算是个生日。”
      
      餐桌上摆了一盏鲜花,芍药和绣球,廖思齐说到这儿,傻呵呵地笑了两声,然后掩饰尴尬似的,把手伸到了芍药硕大而华美的花朵之下,像是在试探那馨甜的气息。
      
      “总之,还是对不起,我不该骗你。对不起。”
      
      他脸上笑意隐去,郑重地说着,展现出一种神圣庄严的纯洁感,恰似窗外灿烂阳光下闪耀不息的粼粼水波。
      
      齐笙悬着的心忽然落了地。
      
      这哪是欺骗?
      这不是。
      
      廖思齐,无与伦比的天之骄子,他想开开心心、正儿八经地过一个生日,有什么不对的?
      
      齐笙想,他想多过一个生日,想补过一个生日,我都愿意陪他,补偿他。
      我愿意。
      我愿意看他狼吞虎咽吃下一大碗阳春面。
      我愿意向他道一声祝福,祝他长命百岁,一辈子平安健康。
      
      他看着廖思齐垂在芍药花下的指尖,心想,我愿意,我都愿意。
      我甚至愿意被你欺骗。
      我甚至愿意被你伤害。
      因为……
      
      ……
      
      侍者端来银质的餐盘,盘中菜肴精美宛如华贵的艺术品。齐笙战战兢兢,捏着刀叉不敢下手,廖思齐又吩咐侍者省去那些无聊的繁文缛节,拿两套中式餐具来,再催促厨房尽快上菜。
      
      “考了一上午试,我都快饿疯了,”把人打发走,廖思齐笑着跟齐笙抱怨,“要是等他们前菜主菜地摆谱,我就该晕在这里了。别傻着,快吃啊,你不饿?”
      
      齐笙当然也是饿的,但他第一次来如此高档的餐厅,周围俱是珠光宝气、衣香鬓影,所以难免有些放不开,于是只先端起汤,用汤匙小口喝着。
      廖思齐笑笑,没说什么,随他去了。
      
      吃了一会儿,他斟酌着问齐笙:“我开车,就没让他们拿酒,你要喝点吗?我在这里存了一瓶红酒,年份还不错,来一杯?”
      
      “不……不要了吧,我下午还要打工。”齐笙又露出廖思齐熟悉的那种可爱而傻气的表情,拒绝的理由毫无说服力。
      
      但廖思齐不愿勉强他。
      “嗯,那就不喝。我本来就不该让你喝酒,”廖思齐说,“酒精饮料或多或少还是会损伤大脑的,你以后是要当科学家的人,大脑可要保护好。”
      
      科学家三个字让齐笙脸色一赧。他是个刚入大一的本科菜鸟,哪敢妄称科学家。
      
      廖思齐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给齐笙布菜,说:“你多吃点。望大化学系出过不少知名学者专家,没准你就是下一个,要努力啊!”
      
      “谢谢,”齐笙慢慢舒了一口气,“你太高抬我了。”
      
      廖思齐说:“学你们这个专业就该奔着当科学家去,没这份心还是转行吧。当然了,转行也不一定不好,有兴趣来我的公司做兼职吗?”
      
      他笑眯眯地盯着齐笙,齐笙无奈,道:“你别开我玩笑了。”
      
      “我真没开玩笑。”廖思齐肯定地说,“不过,人这一辈子,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经商赚钱当然很好,但是我觉得探索自然的奥秘,为全人类的进步做贡献,是更加能体现人生价值的事。我这辈子是不成了,你还有希望,加油,我是真心实意这么说的。”
      
      齐笙若有所思,廖思齐看着他,忽然拿出自己的手机,道:“我们拍个合影吧。让我跟未来的科学家一起背靠大海,拍一张照片留念。”
      
      他把椅子往齐笙那边挪了挪,举起手机,打开了前置摄像头。
      两个人的脑袋挨在一起,挤满了小小的手机屏幕。
      
      齐笙紧张得不敢眨眼睛,他看着屏幕里的廖思齐,在心里抱怨摄像头清晰度不够,不能把廖思齐的帅气展现出百分之一。
      
      “拍啦?”
      只听咔嚓一声,廖思齐按下快门,时光定格在此刻。
      
      照片的前景是一朵硕大的芍药花,远景是浩浩汤汤的望河入海口,而在照片正中,是两张青春飞扬又略显稚嫩的面庞,一个英气,一个清隽,紧紧挨着,却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因为逆光,拍摄效果并不好,但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两个人都对这张照片表示了满意。
      
      “我把照片传你。”廖思齐要给齐笙发彩信。
      
      齐笙连忙阻止了他:“……我手机收不到。”
      他的单色屏手机没有显示图片的功能。
      
      “哦。”廖思齐没说什么,旋即笑起来,带了一些孩子气,“那我回家把这张照片放到电脑上裁一下,正好可以当社交网站的头像。帮你也裁一个,以后你也用这张照片当头像。”
      
      齐笙点头,也笑了:“好啊。”
      
      一顿饭边吃边聊,吃了将近2小时,廖思齐看看时间,问:“你打工是几点?”
      
      “3点到9点。”
      
      “这么久?”他很意外,“每天吗?”
      
      “不是,”齐笙摇头,“下午有课的话,就下了课再去,晚上有课也会优先去上课,我跟老板说好了,反正是按小时数记工资的。”
      
      廖思齐很想问问他一个小时能赚多少钱,但犹豫了一下,还是作罢。
      
      “走吧,我送你去上班。”
      
      “谢谢,”齐笙觉得现在气氛这么融洽,再推脱就太矫情了,便答应下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下次换我请你吃饭,都说好了,要用奖学金请你吃饭的。”
      
      “行,我等着!”廖思齐爽朗道。
      
      两人乘电梯直达车库,然后,火红色的跑车一路驶向望河大学西门。
      可能是因为白天路上人多车多,廖思齐并未让这辆跑车发挥出它的卓越性能,开得又稳又慢。
      
      见齐笙略有倦意,他轻声说:“困了就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齐笙摇摇头:“不用……”
      他犹豫着,想了想,忽然问廖思齐:“你晚上有什么事?”
      
      “嗯?”廖思齐很是意外,齐笙竟然会主动问这种私人问题。
      
      “你晚上有什么事……”齐笙重复了一遍,“是不是,有约会?”
      
      “啊?”廖思齐顿时笑了,“为什么这么问?”
      
      “我同学说,”齐笙直视前挡风玻璃,不敢看廖思齐的神色,“我同学说看到你和一个文学院的女生在礼堂门口,好像是你女朋友……”
      
      “文学院?谁啊?认错了吧……哦,我知道了。”廖思齐在红灯前停下车,促狭地侧身看着齐笙,“你这是听哪个同学说的,女同学?有没有情书让你帮忙带给我啊?”
      
      “不是……”齐笙接不下廖思齐的话,脸颊又浮起一抹淡红,“就是宿舍里聊天的时候随便聊到的。”
      
      “哟呵,我在你们宿舍还挺有名。”
      
      廖思齐语气调侃,齐笙听不出他是不是生气了,暗怪自己失言,不再开口。
      
      车里沉默了一阵,开车的人忽然发出几声轻笑,说:“我没女朋友。”
      像是着意说明什么,他又加了一句:“男朋友也没有。”
      
      齐笙不禁惊讶地看着他。
      
      “我晚上要去许佑春家给他姥姥祝寿。许佑春,你知道吗,管理学院的新生辅导员,我哥们儿。我好像跟你提起过吧,就是逼着我开学典礼上台读稿子的那个人。”廖思齐不疾不徐,耐心给齐笙解释,“大春的姥爷跟我爷爷以前是战友,虽然我爸妈离婚之后,我跟爷爷家那边比较疏远,但是我来望河读书,爷爷还是跟老战友打过招呼,拜托他们多照顾我。”
      
      “我今天只有一场约会。”廖思齐扭头朝齐笙笑了笑,眼睛眯起来,露出贝壳一样洁白的牙齿,“就是与你共进午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芋头yu同学的营养液!
    以下是作者的胡扯,有轻微时间线bug,不要当真,可以不看。
    提问:廖总当年第一次和恋人自拍用的是什么手机?
    回答:据我所知,他用的是诺基亚N95。
    或许他还有一款昂贵的Vertu,但威图太土了,一点都不时髦,作为一个活泼可爱(?)的大学生,廖总是不会把这样的土豪手机作为日常用机的。
    所以,他选择一代机皇N95。不要怀疑,当年的N95真的很贵。
    至于iPhone……2007年第一款iPhone发布,那时候的iPhone,使用感与如今的iPhone天差地别,被诺基亚吊打无压力。廖总用苹果手机当主力机,那是中国联通获得WCDMA牌照之后的事了。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