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开学典礼结束之后,齐笙拿着奖学金证书回到宿舍,受到了同学们的围观。
      
      金楠拍拍他的肩膀,由衷地祝贺:“恭喜。”
      
      罗小军朝齐笙比了个大拇指,道:“笙哥,牛!以后抱定你大腿了,我要是听不懂高等数学找你补课,你可别不管我啊。”
      
      齐笙谦虚地笑笑,对罗小军说:“别这么说,没准还是我找你补课呢,大学和高中不一样,高考成绩说明不了什么。”
      
      “诶,齐笙你太自谦了。”言涛也凑过来,挤兑罗小军,“俗话说得好,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比如咱们小军同学,高中时候暗恋女同学三年不敢表白,进了大学,你觉得他能有什么长进?这不,看上的妹子又被别人勾搭走了。”
      
      “言涛,你别乱说!”罗小军有点不爽。
      
      言涛道:“我没乱说啊,你不是看上中文系的长发小美女了吗,今天开学典礼结束的时候,我见那姑娘在礼堂门口跟廖思齐说话呢。廖思齐,就是那个上台发言的新生代表,财管专业大帅哥。我瞅着,俩人有那个意思。”
      
      忽然听到廖思齐的名字,齐笙不禁疑惑地看向正在说话的言涛。
      
      长发小美女?
      那个意思?
      什么意思?
      
      金楠注意到齐笙的表情,假意开导罗小军,语气轻蔑地说:“廖思齐不是什么正经人,跑去巴结他的女生也不值得你付出真心,小军,没什么的。”
      
      “哎呀,楠哥,”罗小军哭笑不得,“你听言涛瞎说呢,我什么时候看上中文系的美女了,前几天在路上偶然碰到,我开玩笑而已。”
      
      听了罗小军的解释,金楠“嗯”了一声,表情却并没有缓和下来,他意有所指地看看齐笙,说:“我认识廖思齐,他就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来望大读书也是仗着家里有钱有势。望河大学要是再多收几个这样的学生,迟早砸了牌子。”
      
      “金楠……”听到这里,齐笙终于忍不住了,他替廖思齐澄清道,“金楠,他不是……他成绩很好,也是考进来的,跟我们都一样。”
      
      “对哦,齐笙认识那个姓廖的。”罗小军好奇,“你怎么会认识这种富二代?”
      
      齐笙抿着嘴唇不说话。
      
      金楠微微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齐笙,你为什么说他不是走后门进学校的?他告诉你的?你信了?你了解他吗,知道他的情况吗?你知道他爷爷以前是副部长,他妈妈家里有家族企业吗?他这种人,从小混在人精堆里长起来的,骗十个你都绰绰有余,我劝你离他远点,免得哪天他把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
      
      “我……”齐笙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心里急着想为廖思齐辩解,但他又不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他怕藏不住心里那些呼之欲出的情感。
      
      罗小军说的对,他跟廖思齐根本不是同一条道上的人,所以必然有人会问,你为什么要替那个人争辩开脱,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有人问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唉,我真是搞不懂,”这时任慕摘了耳机从上铺爬下来,“你们这些有钱人的孩子,干嘛要留在国内读大学,直接出国不好么?”
      
      言涛朝其他人做了个无奈的眼色,正要调侃几句任慕学英语走火入魔,门口忽然传来班长何冀国的声音。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何冀国从门外走进来,瞧见任慕,道,“老任你在宿舍啊,以为你出去了呢,刚才刘老师打你电话你没接。”
      
      “是吗?”任慕连忙去查看手机,果然,有一通来自刘正平的未接来电。
      “老师有事找我?”任慕问。
      
      何班长说:“没什么大事,他后来联系我了,就是让提醒大家一下,明天的分级考试记得带上耳机,要考听力的。”
      
      “刘老师真细心。”任慕说,“我现在去通知其他宿舍。”
      
      敦厚的何冀国拦下了他:“不用,我去通知吧,正好顺路回我的寝室。”
      何班长在排寝室的时候落了单,跟其他专业的同学分到了一个房间,和化学系的寝室不在同一层。
      
      安排完工作的事,何冀国转身面对齐笙,客气道:“齐笙,祝贺你。”
      
      “谢谢。”
      
      何冀国笑笑,没再多说,环视众人道:“我就不耽误大家复习了。明天考试加油,争取都考A等。”
      
      “谢谢班长,班长威武!”罗小军吆喝着跟何冀国告别。
      
      何冀国笑着离开,轻轻带上了门。
      
      于是,大家按照班长的叮嘱,各自拿出耳机开始调试,没人再提刚刚那个有关廖思齐的话题。
      
      齐笙也找出了耳机,爬到自己的上铺靠墙坐着,漫不经心地听着校园广播里的听力试音。
      连珠炮似的英文对话灌进他的耳朵,partA、partB、partC……但是他听了许久,半句都没有听懂。
      
      他还在想着刚才金楠的话,金楠说廖思齐会骗他。
      会吗?自己有哪里值得欺骗呢?
      
      那个人明明很好,很热心,很坦诚,他是真正意义的天之骄子。他不会欺骗谁,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齐笙把手心压在床板上,抚摸着廖思齐的衬衫。
      这件让他羞臊的衣服他一直打算洗,但一直没洗。因为他觉得,洗过之后,衣服上就不会再残存那么多属于廖思齐的气息,他自己的味道也不会再与廖思齐的味道混杂在一起。
      这件衬衫上沾染过廖思齐的汗水,也沾染过他的,他那些隐秘的、不可告人的心愿似乎以一种可耻的方式在一件小小的衣服上得以实现。这像是一种单方面的偷情,齐笙迷恋于此,难以自拔。
      
      次日上午,大一新生进行英语分级考试。
      
      再多的少年心事,到了考场上,也能一一放下。
      
      据说望河大学的英语分级考试难度与六级相当,对齐笙而言,说实话,这有些太难了。
      
      特别是听力。
      
      在齐笙的家乡,英语听力成绩是不计入高考总分的,所以早在高中一年级,老师就不再训练学生们的英语听说能力,只把教学重点放在书面试题上,而齐笙自己也完全没有要好好练习口语和听力的意识。
      所以,到了今天,当耳机里传来语速飞快的英语对话时,齐笙真的有点慌神。
      
      虽说英语分级考试的实际作用并不算太大,考到A级也不会获得免修基础英语课的特权,但对于学霸扎堆的望大学子们来说,如果在开学后的第一场考试里不能得到理想的成绩,似乎是特别没面子的一件事。
      
      对齐笙而言更是如此。
      刚刚获得的奖学金仿佛一道禁锢他的无形枷锁,他忍不住会担心,如果这次考试他的成绩一般,甚至差劲,别人会怎么看待他这个全院唯一一个新生奖学金的获得者呢。
      一想到任慕锐利的目光,齐笙的心里就凉飕飕的。
      
      于是,抱着这样一种忐忑的心情,齐笙完成了整场考试。
      他知道自己考得很糟糕,但他已无能为力。
      
      走出考场的时候,阳光很强烈,晃得人睁不开眼。
      齐笙的情绪十分低落,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英语水平是真的不行,所以想去学校里的教辅书店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英文教材。
      他盘算着,午饭之后,先去教室里自习一会儿,然后再去打工——他刚找到一个兼职,是在小超市里当理货员。
      
      然而,还没走到书店,就在通向宿舍楼的岔道口,齐笙停下了脚步。
      
      前面有一辆熟悉的火红色跑车,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廖思齐支着两条大长腿,斜倚车身站着,看见齐笙,笑吟吟地朝他挥了挥手。
      
      蝶形车门再一次在齐笙面前徐徐展开,像一双翅膀,也像雄孔雀辉煌的尾羽。
      刚刚从考场中走出来的学生们自觉给廖思齐和他的豪车让开地方,对这辆美艳的火红尤物指指点点,既惊且羡。
      
      廖思齐仿佛没听到周围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他站在人群中,大大方方喊了齐笙的名字。
      
      “齐笙,过来!请你吃饭。”
      
      齐笙一惊,慢慢走到廖思齐面前。
      他脑子里混沌一片,不知是因为刚刚的考试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还是因为眼前这个人能轻易让他忘记一切。
      
      “走,上车,我订好位子了。”廖思齐不容置疑地说。
      
      “不……我下午还有事。”齐笙下意识地拒绝。
      
      而廖思齐却笑了,他笑眯眯地盯着齐笙,仿佛已经看穿了齐笙心底最深处的惊喜与犹疑,渴望与胆怯。
      
      “你下午有什么事?吃个午饭而已,吃不到下午,走吧。”他不紧不慢,揽着齐笙的肩膀,把人推上了副驾,“安全带自己扣好。”
      
      “哦。”齐笙还傻着,肩膀被廖思齐碰过的地方微微有些热,廖思齐让他扣安全带,他就低下头乖乖扣上了安全带,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的意思。
      
      廖思齐很满意,优雅地鸣了几声车笛,然后踩下油门,问:“下午要出去?到时候我送你。”
      
      “不用。我去打工。”齐笙低声说。
      车窗外来来往往全是学生,他不知道自己和廖思齐的对话会不会被别人听到,有些紧张。
      
      廖思齐又问:“远吗?”
      
      “不远,就在学校西门外面的小超市。”
      
      “嗯,吃完饭,我送你回来。”
      
      “真的不用……”齐笙侧过脸,看了看廖思齐,“为什么忽然请我吃饭?”
      
      “因为,”廖思齐笑了,“我要向你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
      
      “上次见面,有一件事我骗了你,这些天我心里一直觉得过意不去,所以今天特意来跟你赔罪。”
      
      骗……
      齐笙想起金楠的话,心悬在了半空中。
      
      “你……骗我什么了?”
      
    插入书签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