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几天之后,金楠和罗小军就知道了齐笙那位帅哥朋友的名字。
      
      他们想不知道也不成。
      全体大一新生参加的开学典礼上,主持人用铿锵有力的语调亲口介绍:“下面请新生代表,管理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廖思齐同学上台发言。”
      
      音箱把这个名字传到会场的每一个角落,回声还未散尽,一位高个子男生走上主席台。
      
      廖思齐身高1米84,双肩板正,双腿笔直,短发清爽利落,一双眼睛深邃有神。
      他今天特意穿了米白色衬衫搭深色长裤,样式简单却很显身材,领口微微敞开,让这套衣装显得不那么刻板迂腐,也给他平添了几分落拓不羁的潇洒风度。
      
      他在主席台上还未站定,下面的议论声便响了起来,女同学们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眼神粘在廖思齐脸上,怎么都看不够。
      
      “好帅!”
      “哪个专业的?刚才没听清。”
      “财务管理,是管院的大帅哥!”
      “哇,财管,帅哥学霸!”
      “有人认识吗,哪里人,高中哪个学校?”
      “管院宿舍楼就在我们旁边,怎么一直没见过……”
      
      廖思齐假装没听到台下的议论,气定神闲,调了调话筒的高度,然后沉声开始他的致辞。
      “各位老师、同学,上午好。我是来自财务管理专业的廖思齐,今天很荣幸作为新生代表在这里发言……”
      
      化学学院的座位在礼堂中间位置,廖思齐上台的时候,齐笙刚被辅导员刘正平叫走候场,等待颁发奖状。
      罗小军挨着金楠坐,远远望着主席台,不太确定地问:“楠哥,我今天没戴眼镜看不清楚,发言那个是不是我们在食堂碰到的……”
      
      金楠遥遥注视着台上玉树临风的廖思齐,低声答了一个“嗯”。
      
      他想起来了,廖思齐,廖宁远和屈白梅的独生子。
      其实屈家、廖家跟他们金家没有太多往来,并不算熟。但当年廖宁远和屈白梅的离婚纠纷闹得沸沸扬扬,最后更是以廖宁远跟廖家断绝关系、辞去公职、净身出户、与小三一起南下私奔作结,至今仍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金楠对廖思齐这个名字多少有一些耳闻。
      
      而且,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曾与廖思齐有过一面之缘。
      
      那是高考刚刚结束的时候,当时金楠有一个娇滴滴的前女友,某日浓妆艳抹,缠着金楠非要去参加一个party。金楠向来不跟这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们鬼混,所以送女朋友到了俱乐部门口就要离开。
      这时,人群里忽然起了一阵骚动,众人喊着“思齐”“小齐齐”“欢迎出狱”“回归队伍”,吵吵闹闹,异常嘈杂。金楠一边吩咐司机赶紧开车,一边忍不住好奇往车窗外看。只见一个高个子的男生摘下机车头盔、穿着痞里痞气的夏威夷衫走入人群中间,与其他人勾肩搭背,笑得张扬而放肆。
      那个人,就是廖思齐。
      
      霓虹灯下纸醉金迷的脸与主席台上字正腔圆念稿子的人渐渐合二为一,金楠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轻轻啧了一声。
      
      这种从小没有大人管教、不学无术、纵情声色的纨绔子弟,竟然能考上望河大学管理学院?
      录取过程有什么猫腻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
      
      靠着暗箱操作来名牌大学念书还敢大大咧咧站在台上做新生代表发言,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金楠心想,只希望望河大学的女同学们都能洁身自好,不会因为贪慕虚荣受到这种家伙的蛊惑,耽误了学业和前程。
      
      ……
      
      不多时,廖思齐发言结束。
      他向主席台上的老师和台下的同学分别鞠躬,会场中响起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主持人开始介绍下一项会议内容,廖思齐落落大方地收起发言稿,从侧边下台。
      
      他步调轻快地往出口的方向走,一转弯,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等待颁奖的同学已经列成两队,准备稍后上台领取新生奖学金奖状,即使是在昏暗的后台,他们也是个个春风得意、气宇轩昂,脸上挂满自信的笑容。
      
      只有一个人与这志得意满的气氛格格不入,站在那里双唇微抿,不言不语,似乎有点紧张。
      而在看到廖思齐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之后,那个人就愈加无措起来。
      
      莫名的,廖思齐就是想笑。
      他径直走到齐笙面前,用发言稿卷成的纸筒敲了敲齐笙的脑门。
      “怎么还是穿了院衫?我给你的衣服呢?”
      
      “我穿着不合适,大……”齐笙心虚,视线落在廖思齐的领口,不敢看对方的眼睛,“等我洗干净了还给你。”
      
      “咳,不用还了吧,一件旧衣服。”廖思齐用余光扫扫周围的人,见其他人都在有意无意地关注他跟齐笙的交谈,便不再多言,只是微笑着调侃道,“恭喜,拿到奖学金要请我吃饭呀。”
      
      “嗯,一定的。”齐笙用力点头,好像没听出这是一句玩笑,当了真。
      
      廖思齐愈加想笑,还想再用手里的纸筒敲敲齐笙的脑壳,可惜这里的场合确实不合适。他忍住了,与齐笙道别,然后快步走出了后台。
      
      他一路走回座位,一路都在引发骚动,太多人扭着脖子看他,看他的脸,看他的背影,看他修长的身姿和笔直的腿。他见怪不怪,目不斜视,做出十足的冷酷姿态。
      
      许佑春在身边留了个空位,远远的招呼廖思齐过去。
      因为身后还坐着整个学院的大一新生,这位第一年当辅导员的菜鸟为了保持威严,不便跟自己的哥们儿说太多话,只是不咸不淡地夸了一句:“表现不错。”
      
      廖思齐见许佑春这幅样子,心里想笑,但还是给了大春哥十足的面子,在座位上规规矩矩一直坐到开学典礼结束,趁着退场时人声嘈杂,才轻描淡写地请假道:“我晚上回去住。”
      
      “你怎么又回去?”许佑春皱眉头。
      开学到现在,廖思齐就没在宿舍住过,今天能跟他请假,已经算是态度不错了。
      
      “我回去谈生意啊,晚上要请客户吃饭。丢了这一单,少说损失一百万,你赔我呀!”
      
      “我赔你个鬼!”许佑春见周围人走得差不多了,生气而无奈地说,“少拿你那摊破生意在我这儿打马虎眼,这几天我可以不管你,下个礼拜开始,你必须老老实实去上课听到没,期末挂科了我救不了你。”
      
      “挂科就挂科呗,还有补考呢。”廖思齐满不在乎,“望河大学总不能不给我毕业证吧,连你都能优干保研,我毕不了业?”
      
      许佑春觉得头痛,不愿在这里跟廖思齐掰扯,只好先叮嘱眼前要紧的事。
      “今天你可以回去,但是明天有英语分级考试,上午9点开始,考号我等会儿发你手机上,你必须来考试,绝对绝对绝对不许缺考,听到没有!”
      
      “得嘞,大春哥!”廖思齐绽开一个笑容,转身就要跑走。
      
      “哎,等等!”许佑春又想起一件事,说,“还有,你能不能换辆车,你那辆跑车,大红色的,在学校里太扎眼了。你妈没教你在外面要低调吗?”
      
      “……但是我只有这辆车啊,”廖思齐觉得许佑春不讲道理,“我只有这一辆车,你不让我开,我开什么?你送我一辆?”
      
      许佑春微笑:“行,我可以送你一辆二手长安奔奔。”
      
      “滚你的。”
      
      许佑春叹了口气,放弃规劝廖思齐:“唉,算我白说。你去谈生意吧,挣了一百万之后买一辆新的行不行,哪怕你买辆奥迪自行车呢。”
      
      廖思齐笑嘻嘻地跑开了。
      “我才不,小红是我心头肉,我就爱她灵动的手感,不换!许大春,回见。”
      
      许佑春冲他的背影叮嘱道:“记得明天的考试!”
      
      廖思齐回头:“忘不了,我来学校还有别的事呢,肯定会去考试的。走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慕慕是只橘白的手榴弹~!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