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还不想死

作者:鱼木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桃源村【二】

      两人对视一眼,打开门走了出去。
      
      “玄色,我是不是出幻觉了?”冉涟看着眼前的光景喃喃地问,有些不敢置信。
      
      玄色未答话,伸手在冉涟脸上掐了一下。
      
      冉涟痛呼一声,捂脸扭头瞪着玄色怒道:“你干什么呀!”
      
      玄色目不斜视道:“疼吗?”
      
      冉涟:“疼。”
      
      玄色:“知道疼就不是幻觉了。”
      
      冉涟:“……”
      
      狠狠剜了他一眼,冉涟揉着脸看向面前这片桃花盛放的桃林,她从未见过开成这样的桃花,密密麻麻的花朵在枝丫上,从远处看就像是一朵朵粉色的云。
      
      整片桃林,桃树种得整整齐齐,每棵树粗细、高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复制粘贴出来的一般。
      
      以小屋为分界,昨晚他们跑来的方向桃树一眼望不到尽头,越往深处就仿佛陷入晨雾中一样朦朦胧胧。
      
      而相反的方向则是入村的大路,稍走几步就能从桃林走出去。
      
      冉涟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玄色:“我明明记得昨晚跑的时候这一片都是荒地,怎么天一亮就冒出桃树了呢?还有昨晚那些丧尸都去哪了?”
      
      玄色恍若未闻,只是顺着大路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村落中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安静的如同一幅水墨画。
      
      “先进村吧。”玄色说着化为白光回到尾戒中。
      
      冉涟理了理有些脏乱的道袍,迈步朝村中走去。
      
      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冉涟一路上与不少拿着农具的村民擦肩而过,大家都热情又礼貌地笑和冉涟打招呼。
      
      冉涟挺直脊背,努力装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一一点头回应。
      
      凭着妙清的记忆,冉涟找到了村民暂借给她住的屋子,还未靠近,就看见一个身形佝偻男人在她房门前徘徊张望,还探头探脑试图从窗户观察屋内。
      
      男人看见冉涟,愣了一下,接着拔腿就跑,冉涟立即追了上去。
      
      男人驼着背,却跑得飞快,一转身便钻入了一条小巷中。冉涟后脚跟进去,发现巷子竟然是条死胡同,可男人却不见了踪影。
      
      “玄色,人跟丢了,你有感觉到什么吗?”冉涟在心里问玄色。
      
      玄色道:“没有。”
      
      冉涟喘着粗气,懊恼地准备离开。
      
      就在她转身的瞬间,余光中一个歪着头,胳膊也好像断了一根的人影从巷子口一晃而过。
      
      冉涟心里咯噔一跳,不知为何就想到了昨晚那个断头丧尸,她气都没喘匀,又追着人影跑出巷子。
      
      巷子外连着那条她刚跑过的大路,也许大多数人都下地干活去了,路上只有零星几个人影,而她刚才看见的歪头身影并不在其中。
      
      前后不过几秒而已。
      
      见她如此慌张,玄色问:“怎么了?”
      
      冉涟:“刚才我好像看见昨晚那个断头丧尸了,你没看见吗?”
      
      玄色沉默了片刻道:“……没有。”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先回妙清那吧,也许会有什么线索。”玄色想了想又补充道:“顺便在回去的路上找人打听一下那片桃林。”
      
      冉涟应下,开始默默往回走。
      
      刚才追人跑的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在慢慢往回走,才觉得这个村子到处都透着一种不协调,可要她仔细说说,却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
      
      如此心事重重的经过一家农户时,冉涟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村妇正在院中喂鸡,她走近道:“大娘,我想向您打听件事。”
      
      喂鸡的村妇停下动作,咧开嘴,笑问:“仙姑想要打听何事?”
      
      冉涟突然觉得这个笑容看着分外熟悉——好像和早上和她打招呼的那些农户如出一辙。
      
      脸上笑着,眼中却没有笑意,冷冰冰的,如同带着一个面具。
      
      冉涟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也许村民就是昨晚那群丧尸,只是在天亮之后穿上了一层人皮!
      
      人的大脑有时候很奇怪,某些想法只要一冒尖,就会不由自主地不停联想下去。
      
      冉涟看着面前的那张笑脸,透过那层轻薄的面皮,她看见一颗面目全非的头颅,浑浊的眼球盯着自己,如在猎食的野兽等待着猎物露出破绽,然后用那口尖锐的细牙利落地贯穿自己的喉咙……
      
      冉涟突然有种想要拔腿而逃的冲动。
      
      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自冉涟脑中响起:“别怕。”
      
      那是玄色的声音。
      
      只两个字,便如同在冉涟胸口注入一股热流,驱散了恐惧带来的寒意。
      
      “仙姑?”面前的村妇还是那般笑着,并无异样。
      
      冉涟稳了稳心神,开口道:“先前我在村中闲逛,发现村外有片桃林,开的甚是好看。请问这些桃树皆是村中人所种吗?”
      
      村妇答道:“听上一辈说,好像那片桃林在先祖来时就有了,我们村就是围在大片桃林之中,所以才叫做桃源村。”
      
      冉涟点头,又问:“那桃林之中可曾出现过怪事?”
      
      村妇闻言摇头道:“桃源村素来平和,怎会有什么怪事。不过……”村妇说道这里把头往前凑了凑,略带神秘地说:“仙姑没事还是不要去林子里了,林中常年大雾,村人进去尚会迷路,何况仙姑一个外人,若迷失于其中,恐怕就再也出不来了。”
      
      一片浓云飘过,遮住了太阳,天变阴沉了些。
      
      冷风带着湿意拂过冉涟脖颈,仿佛背后有人冲她脖子吹了口凉气,她瑟缩了一下,想要再问些什么,却见村妇已经走进屋子关上了门。
      
      回到妙清房间,冉涟在床上找到了妙清的包袱。
      
      包裹里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和日用品,还有一些朱砂黄纸之类画符的东西和几张已经完成的符箓,好像是驱邪用的。
      
      玄色化作黑猫从床上跳下,轻盈地踱着步子在房间里观察。
      
      黑猫两只金色的眼睛流光溢彩,毛色蓬松且油光发亮,如同一匹上好的黑色锦缎,光看就能让人想象到一种松软丝滑的触感。身后垂着两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十分霸气,仿佛那不是只身软体轻的猫,而是只尖牙利爪的虎。
      
      转了一圈一无所获,他回到冉涟身边坐下问:“有收获吗?”
      
      冉涟摇摇头。
      
      沉默了片刻,玄色问道:“刚才为什么那么慌乱?”
      
      冉涟歪着头:“嗯?”
      
      玄色道:“就是刚才打听桃林之事时。”
      
      于是冉涟把她对村民的怀疑告诉了玄色。
      
      玄色若有所思道:“应该不是,她身上没有丧尸的腐臭味。”
      
      冉涟又说:“可是他们的表情都太怪异了,而且你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吗?”
      
      有生物的地方总会有声音,开始冉涟觉得村落安静是因为村里大多数人都去干活了,后来她发现不止人声,整个村子连鸟叫虫鸣都没有,就连刚才那村妇家的鸡,抢食时都安静无比,这太不正常了。
      
      玄色点头:“还有早晨在门口徘徊的那个人,又有什么目的呢?”
      
      一阵“咕——”声适时响起,冉涟捂着肚子愁眉苦脸地望着玄色。
      
      玄色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说:“拜托你矜持一点好不好?”
      
      冉涟反驳道:“我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肚子饿了当然会叫,我有什么办法。”
      
      玄色略显头痛地叹了口气道:“我刚在屋里观察的时候发现厨房有米有菜。”
      
      冉涟迟疑道:“这个村子这么诡异,村里的东西能吃吗?”
      
      玄色说:“村外的东西不诡异,你能出去吗?”
      
      冉涟:“……”
      
      在吃村里的粮食和不吃饿死这两项中冉涟当然选择前者,所以她没犹豫多久就往厨房走去
      。
      到了厨房冉涟才发现这里做饭都是用的土灶,她一个只用过天然气的人鼓捣了半天,脸都熏黑了也没顺利把灶点着。
      
      最后玄色实在看不下去了,把人赶出厨房,亲自煮了锅白米粥,又炒了两盘青菜,才解决了肚子问题。
      
      吃饱了人就容易犯困,何况冉涟昨晚提心吊胆了一宿也没休息好。
      
      见再讨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玄色只好让她先去睡会,两人决定今晚再去一趟桃花林。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的冉涟听见一阵“哗哗”声,她以为是下雨了,并未在意。
      
      可是过了一会,垂在床边的手上传来一股凉意,就像是泡在冰水中一般,冉涟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窗外月光皎洁,并没有下雨。
      
      那哪来的水声呢?
      
      冉涟疑惑地看向地上,她发现房间的地上不知为何多了一条水迹,亮亮地反射着月光一路从外屋延伸到床边。
      
      冉涟的目光追随着水迹来到床边,赫然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红衣披头散发的女人趴卧在自己床下,月光下女人的脸色发青,乱发遮住了眼睛,一条长长的猩红的舌从口中垂下,活像地狱里的黑白无常。
      
      刚才冉涟手上那股凉意就是女鬼在用舌头舔她!
      
      一股恶寒自冉涟脚底直冲大脑,她手脚并用地缩到床角,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她想叫,嗓子却像堵住了一般发不出半点声音,更可怕的是那个红衣女鬼已经从床下撑起了半个身子,一点一点地开始往床上蹭。
      
      女鬼的乱发下露出一只冒着红光的眼睛,没有瞳仁,只有一片红色,好像那只眼睛里盛满了鲜血,随时都会喷涌而出。
      
      “玄色!玄色!”冉涟在心中大喊。
      
      突然白光一闪,一只黑猫以保护者的姿态自冉涟面前一跃而起,五个尖刀般的爪子狠狠挠在女鬼脸上,女鬼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消失了。
      
      快被吓尿了的冉涟终于松了口气,压迫感也随之消失,终于又能发出声音了。
      
      “没事吧?”玄色蹲在她面前舔了舔爪子。
      
      “没事。”冉涟心有余悸,随后恶狠狠地在脑中呼唤自己的系统:“蛋黄!蛋黄你给老娘滚出来!”
      
      不一会黄色的身影拍着翅膀就出现在了冉涟脑中。
      
      “主人有什么事吗?”
      
      冉涟怒道:“做任务遇见丧尸就算了,你把我放在丧尸嘴边我也忍了,但这除了丧尸居然还有女鬼!我在这是来玩恐怖生存游戏的吗?咱俩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坑我!”
      
      “主人请息怒哟~”蛋黄说:“所有任务都是随机哒,主人遇到这样的任务蛋黄也觉得很心疼,但是除此之外蛋黄只能说主人您的运气真的不太好呢,建议您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去庙里烧香祈福。还请您继续加油,蛋黄会默默支持你哒,么么啾~”
      
      冉涟:“……”我谢谢你全家。
      
      就在冉涟还想说什么时房里突然传出一阵“咕噜咕噜”声,接着冉涟就看见屋子中间的地面开始渗出猩红的液体,带着浓烈的血腥味。
      
      血水越来越多,越冒来越凶猛,最后形成了一个小型喷泉,地面被血水覆盖,冉涟被这味道熏得饭都要吐出来了。
      
      就在这时地下突然不冒血水了,血水中渐渐汇聚出一个人形,竟然就是刚才被玄色一爪子挠消失的那个红衣女鬼!
      
      女鬼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被玄色挠出了五道血痕,彻底破了相,更显狰狞。
      
      女鬼如爬行动物般四肢着地,通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冉涟,似乎颇为忌惮玄色。
      
      玄色挡在冉涟前面,一猫一鬼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片刻,最终玄色一蹬腿,先朝女鬼发起了攻击。
      
      而女鬼似乎早有准备,她敏捷地避开玄色的攻击,趁着这个空档迅速朝冉涟爬去。
      
      一击扑空的玄色转身欲再次攻击,却发现自己的腿好像被地上的血水黏住了一般动弹不得,眼看女鬼离冉涟越来越近,玄色大喊道:“用符箓!”
      
      冉涟俯身躲过女鬼一击,女鬼的指甲擦着她的发顶划过。
      
      冉涟迅速从床尾滚到床头,看着那把指甲直直插/入土墙的女鬼暗自庆幸,要是那玩意戳在自己身上,那肯定就是五个血洞。
      
      她从枕头下摸出先前在包袱里翻出的符箓,女鬼已经拔出指甲又朝她攻来。
      
      冉涟想都没想便要翻身下床,玄色忙制止道:“别碰血水,会动不了的!”
      
      冉涟闻言忙趴平身体,堪堪躲过女鬼的攻击,又从床头钻到了床尾。
      
      一人一鬼在不大的床上开始玩起了追逐游戏。
      
      “如果现在追着自己的不是女鬼而是帅气的小哥哥该多有情趣。”冉涟这般想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心中帅气小哥哥带入的是玄色的脸。
      
      这时候自己在想些什么呀,冉涟不禁啐了自己一口,举着符箓问:“这玩意怎么用啊?”
      
      玄色闻言又感到一阵头痛,他朝着冉涟怒吼道:“你有宿主的记忆,就不能好好回忆一下吗?!”
      
      对哦!玄色的话如醍醐灌顶,冉涟用中指与食指夹住符箓,大喊道:“QQ牛里脊肉!”
      
      玄色终于忍不住爆起了粗话:“……你他妈是不是玩游戏玩傻了?!”瞬间觉得脑袋更疼了。
      
      冉涟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脑抽了,可是女鬼已经近在咫尺,躲也来不及了,于是把心一横,抬手就将符箓贴在了女鬼额头上。
      
      女鬼的指甲在离冉涟眼球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住了,接着一股白烟伴随着难以言喻的焦臭味自符箓下传来。
      
      “啊——”女鬼惨叫着痛苦地蜷起身体,想要撕掉头上的符箓,刚一触碰手上便也腾起白烟。
      
      冉涟一见符箓有效,忙把手上其它几张也贴在女鬼身上。
      
      地上那些血水突然如同被煮沸了一般沸腾起来。
      
      玄色脱离了控制,身体猛然膨胀数倍,变作猛虎般大小,伸出爪子一爪将女鬼拍在掌下。
      
      可他似乎忘了控制力道,原本就不结实的木床直接被他一巴掌拍塌了。
      
      坐在床上的冉涟猝不及防地直接从床上滚进了血水中,浓烈的血腥味直冲大脑,差点没把她熏晕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任务可能有点恐怖,但下一个不会了,相信我。
    以下是小剧场
    冉涟:玄色,我yys得到欧皇成就啦!♪(^∇^*)
    玄色:就算得到欧皇成就也改变不了你非命的事实。
    冉涟:人艰不拆……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