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还不想死

作者:鱼木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桃源村【一】

      “妈呀——”一声惨烈的哀嚎撕裂夜空,尾音拉的极长,似要三日不绝。
      
      不过,任谁睁开眼睛就看见一颗烂的露出颅骨,碎肉渣子要掉不掉地黏在脸上,一颗眼珠子还悬挂在半空,呲着口没了嘴唇的牙如疯狗一般就要啃上来的脑袋近在咫尺时,也绝不会比冉涟叫的好听。
      
      条件反射般的,冉涟边用手抵着那具同样腐烂,并且卯足劲想要和她来个亲密接触的身体,边对着那个脑袋挥出一拳,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只拳头就从那颗烂脑袋的山根处杵了进去,把另一只看着还算完好的眼珠子也给捅了出来。
      
      冉涟还没来得及恶心呢,就看见脑袋都被砸了个洞的丧尸行动丝毫不受影响,上下牙不停碰撞发出清脆的“咔咔”声。
      
      两者原本就不远的距离立马又拉近了些,冉涟吓得腿肚子都开始抽筋了,闭着眼睛大喊道:“玄色,玄色!快出来救命啊!”
      
      话音刚落,一团白光从冉涟左手小拇指上的黑曜石尾戒中飞出,落地的瞬间换化成一个穿着黑袍的年轻男子。
      
      化作人形的玄色用手掐住丧尸的脖子,轻轻一挥,丧尸就被扔飞了好远。
      
      威胁被解除的冉涟小跑着躲到玄色身后,顺便嫌恶地把刚才插/进丧尸脑袋的那只还带着某些腐烂组织的手在玄色背上抹了抹,边抹边说:“谢谢啊,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玄色察觉身后异样,转身警惕地盯着冉涟问:“你刚在我背后干了些什么?”
      
      冉涟面不改色:“什么都没干呀。”
      
      闻言玄色两条清秀的眉皱得更紧了。
      
      他刚要开口,却见冉涟用手指着他身后,一脸见鬼了的样子:“后……后面!”
      
      玄色回头一看,只见刚才被他扔飞了的那个丧尸又晃晃悠悠地朝他们走来,它的脖子被摔折了,连着一层皮软塌塌地垂在一边,胳膊也断了一只,随着一瘸一拐走路的频率节拍器似的晃来晃去。
      
      更要命的是在它的身后还跟着一群和它烂的差不多的丧尸,那些丧尸不似这只胳膊腿都瘸了的,在距离他们一定范围后就像脱缰的野狗般突然加速冲了过来!那情形就跟现实版《生化危机》似的。
      
      当然人家《生化危机》里的丧尸破坏脑子后就死翘翘了,而这的丧尸显然不吃这套,不然刚才被冉涟爆头的那只不可能还爬的起来。
      
      反应过来的冉涟一把拉起玄色就跑,玄色的样子似乎不太甘心逃跑,但还是乖乖地跟在冉涟身后。
      
      身后的丧尸追着二人,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嚎叫,玄色问:“你这是要跑哪去?”
      
      冉涟道:“先去找个安全点的地方,我好把蛋黄找出来问问这到底是什么垃圾任务,一出场就这么刺激!”
      
      清冷皎洁的月光下,一切都如罩着一层薄纱般显得梦幻而又朦胧,少男少女手牵手在月光下奔跑,这是多么浪漫的一幕——如果抛开追在身后的丧尸大军的话。
      
      这里好像是某个荒郊野外,清一色的平地,别说躲的地方了,连个土包都没有,跑了好一会的冉涟渐渐开始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心脏跳得快得就像要从胸口蹦出来,嗓子开始发甜,动作也慢了下来。
      
      可是她会累身后追着的丧尸们却不会,跑着跑着就成了原本被她拉着的玄色跑到了前面拉着她跑。
      
      这人和妖的体力果然没法比。
      
      就在冉涟觉得自己就要累死了的时候终于看见左手边有一间小屋,冉涟扯了扯玄色的手臂,玄色会意,拉着她调转方向朝小屋跑去。
      
      两人跑到小屋门前,玄色推了下门,没推开,他转头看着冉涟说:“好像锁了。”
      
      冉涟喘着粗气,只觉得嗓子里一阵腥甜,再跑下去搞不好自己真要休克了。
      
      她看了看门,伸手一拉,门开了。
      
      玄色一阵尴尬。
      
      虽然冉涟很想借着机会讽刺玄色几句,但她此刻已经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推着玄色进入小屋后就靠着门滑坐到地上不动了。
      
      玄色插上门栓的瞬间,黑暗就侵袭而来,下一秒就听见门板上传来“砰砰砰”的撞击声,冉涟生怕门板不结实,赶忙摸黑往旁边爬了点。
      
      好在冉涟多虑了,外面被堵住的丧尸们撞了几下门,没撞开,失去目标后就渐渐散了。
      
      这间屋子不知是干什么用的,连个窗户都没有,门一关就变得黑黢黢的,乍一下从月光下进入完全的黑暗中,冉涟的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但玄色是只猫,黑暗对他来说无碍,有他在身边冉涟也不担心这里面会突然跳出来个什么东西。
      
      一簇橘红色的火光自黑暗中燃起,越来越亮,不一会就把不大的屋子照了个通透。
      
      果然屋子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也许曾经是个仓库。
      
      这火是玄色用法术点燃的,不用烧什么,却燃的很稳定。
      
      关于冉涟的系统和任务这事还得从数月之前说起。
      
      那时刚毕业的冉涟在一家外企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上班第一天的夜里,冉涟做了个梦。
      
      梦里一只金黄的金织雀对她说三天后她就会死于非命,还告诉她第二天自己会经历的一些事。
      
      开始冉涟是不信的,但第二天发生的许多事果真都和梦里的那只鸟的预言一模一样。
      
      夜里,睡梦中金织雀又出现了。
      
      冉涟当然是不想死的,她还有父母,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二十多年虽谈过几次恋爱,但现在仍是处女一枚,要她现在去死,她怎么能甘心?
      
      于是金织雀说:“要是不想死可以做任务换取生存天数的哦亲,做任务还有积分领取,累计积分还能兑换‘寿终正寝’大礼包的哦亲~”
      
      一口一个亲,活像某宝的客服,听的冉涟觉得自己就像是立马要大出血的买家。
      
      见冉涟点头的金织雀则立马改口:“主人您好,我是您的任务系统,我的编号为94250,您可以叫我的编号,也可以给我起个新名字呦~”
      
      冉涟当然不想叫它这个一言难尽的编号,于是随口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蛋黄”。
      
      蛋黄是个十分尽职的系统,欣然接受了这个不太好听的名字,还给她安排了一个黑色双尾猫妖保镖,就是玄色。
      
      高阶的妖都能化作人形,而玄色的人形是冉涟喜欢的类型。
      
      鼻梁高挺,薄唇微抿,一双眼尾微挑的桃花眼,身形高挑,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衬的他的皮肤更加白皙,俊美又不失英气。
      
      第一次见玄色的时候她还对他发了好一阵花痴,甚至意/淫了下两人将来可能发生的一段可歌可泣的唯美爱情。
      
      然而玄色性格的恶劣叫冉涟的愿望彻底幻灭,到现在她还记得当时玄色那双金色的眸子鄙夷地看着自己,嫌弃地问蛋黄:“为什么我要和这个丑女人一起?”
      
      从小到大第一次听见有人说自己丑的冉涟瞬间炸了,怎么说自己在学校的时候还是个小有名气的御姐型美女呢!
      
      从此以后两人就成了现在这种谁也不待见谁,话不过三句必吵的样子。
      
      “玄色,”收回思绪,冉涟的气终于喘顺了些,“你刚才为什么不变做原型驮着我跑?我都快累断气了。”
      
      玄色坐在门边,声音略带嘲讽:“诶?怪我喽?你刚才拉着我就跑,我还以为你喜欢夜间运动呢。”
      
      冉涟:“……”我喜欢你大爷!
      
      还有正事要办的玄色懒得跟他贫嘴,她稳了稳心神在脑中呼唤系统。
      
      一个金黄色的小巧身影出现在冉涟脑海中,黑喙白爪,小豆般的黑眼睛看起来甚是机灵,这只金织雀模样的小家伙就是她的系统。
      
      还没等系统落稳,冉涟就抱怨道:“蛋黄你在搞什么?你是不是看我活的太好了所以这次想整死我啊?一来就把我扔丧尸嘴边!”
      
      蛋黄用脆脆的声音回答道:“每次穿越的落脚地点都是随机哒,蛋黄也是没办法哒。主人现在要接受宿主的记忆吗?”
      
      冉涟点头,于是现在这具身体主人的信息源源不断地传入了冉涟脑中。
      
      原来冉涟这次的宿主是个叫妙清的女冠,时下正下山云游历练,偶入桃花源。
      
      这个桃花源的景象几乎和冉涟上学时学的那篇《桃花源记》一模一样——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自给自足,与世隔绝。
      
      村里人很少见到外人进村,虽是好奇,但也热情地招待了妙清,他们告诉妙清村子的祖先们为逃避战乱躲到了这里,已经有几百年没人出过村外了。
      
      热情的村民留妙清在村中多住几日,而难得进入这种人间仙境的妙清自然也是欣然应允。
      
      宿主的记忆到这里就停了,冉涟不耐烦地催促蛋黄:“你干嘛停了,一次传完呀!”
      
      蛋黄却答:“我已经将宿主的记忆传送完毕了哦。”
      
      “完了?”冉涟莫名其妙,“可我这才看见个开头呀。”
      
      蛋黄肯定到:“是完了哦,因为妙清的记忆从进入桃花源后就断了呢,我们不知道她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死哒。”
      
      冉涟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那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蛋黄道:“找到妙清的死因,并让她活着离开桃花源哦~”
      
      冉涟:“……这次任务能得到多少生存天数?”
      
      蛋黄:“按照原本命运,妙清在死后应该还有四十五年的寿命,所以这次完成任务后主人可以获得四十五天寿命和四千五百积分呢!”
      
      四十五天,对于一个任务来说奖励也不算少了,但难度也摆在这呀,想着刚才的丧尸大逃亡,冉涟甚至觉得如果接受这个任务,恐怕自己不用等到四十五天之后就会凉凉了。
      
      “我可不可以放弃这次任务?”冉涟有些打退堂鼓。
      
      “可以呦~”蛋黄说:“放弃任务就等于放弃所有生存天数,主人出去就会死了哦~”
      
      冉涟:“……”我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这特么不就是个大坑,不,这简直就是个惊天地泣鬼神的陨石坑!
      
      横竖都是死,不如拼一把!
      
      玄色不知何时已经回到戒指中去了,空荡荡屋子里只剩下冉涟一个人靠墙坐着,刚才被丧尸围追的事就像是做梦一般,但冉涟知道那绝对不是梦,因为在寂静的深夜里,偶尔会传来脚踩草地摩擦出的“沙沙”声,冉涟知道那些丧尸就在附近,只要她一露面,那些丧尸就会如同在海中闻见血腥的鲨鱼般朝她涌来。
      
      按照妙清的记忆现在自己应该身处桃花源中,可为什么又会变成这般丧尸满地的样子呢?
      
      要去寻找答案夜里当然是不合适的,只能等到天亮后再想办法。
      
      迷迷糊糊中,冉涟感觉什么东西在拍自己。
      
      受惊的冉涟猛地抬起埋在臂弯里的头,就听“嘭”的一声,一阵剧痛从后脑勺传来,痛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接果头顶上同时也传来一声痛呼。
      
      冉涟捂着后脑勺抬头一看,只见玄色也正捂着下巴瞪她:“你这个丑女人发什么疯!”
      
      冉涟一听这话就气都不打一处来:“你没事拍我干嘛!我脑袋还撞疼了呢!”
      
      玄色揉着发红的下巴瞥了她一眼道:“我懒得理你。”
      
      随后他又指了指门缝说:“天亮了。”
      
      屋子里看不出白天黑夜,但从门缝透进来的光的来看确是天亮了。
      
      “怎么办?要不要开门看看?”冉涟问。
      
      玄色点头,示意冉涟退后一些,然后拉开门栓,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
      
      两人如做贼般顺着门缝小心翼翼往外瞧,然后,全愣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冠=道姑
    以下是小剧场
    冉涟:“玄色,你除了会说懒得理你还会说点别的吗?”
    玄色:“……你有病啊?”
    冉涟:“……”
    说句题外话,以前看过一个剑网三的睡前故事,里面的男主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配音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好听,好听到炸,作者那时候就想,要是我身边有人骂人都这么好听我宁愿天天挨骂。。。。
    好像暴露了作者的某些属性,捂脸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