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画风清奇(重生)

作者:秦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1 章

      白衣男人笑了许久,他看着穆宁始终安静地站在那里,脸色淡定从容,眼中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他晃了晃手里的酒壶,伸手朝穆宁处一递。
      穆宁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那酒壶,心下略定,眼前这只酒壶是李叔所有,既然能在这男人手里,那就说明与李叔是极亲近的,她没去接那酒壶,问道:“你叫那丫鬟引我过来,是李叔有事要与我说,还是你?”
      白衣男人见穆宁不接酒壶也不在意,他手一转,将酒壶摆到了身旁的那方桌上,眉眼含着一股调笑之意说道:“你猜?”
      穆宁默然了一会,说道:“是你。”
      白衣男人脸上露出赞赏之色,道:“倒是个聪明人。”
      穆宁注视着这白衣男人,缓缓地说道:“你是谁?”
      白衣男人嘴角一翘,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是谁你不需晓得。”
      穆宁弯了弯嘴角,露出一抹浅淡的笑容,道:“既然如此,那你我便没什么好说的。”说完,转身朝着屋门走去。
      “你以为你走得了么?秦穆宁?”白衣男人在她身后轻慢地问道。
      穆宁笑了笑,并不停步,径直走到屋门前才停了下来,慢吞吞地转头,望着白衣男人道:“你以为我走不了么?”
      白衣男人闻言露出趣味的眼神,歪头道:“那你便试试?”
      穆宁转回头,伸手要去开门。
      就在她手伸出的刹那,一把白森森的小刀飞来,直直地插/在门上。
      穆宁挑眉,看了那把小刀一会,一把握住刀柄将那小刀自门上拔/了下来,随手朝地上一扔,再次伸手去开门。
      这次,还没等她手触到门,一把小刀贴着她脸颊飞/射至门上,冰凉的刀面冷冷擦过,惹得她眼眸一暗,露出怒色来。
      穆宁摸了摸发髻,猛地转身,朝着那白衣男子冷笑道:“你就只会这点把戏?”说罢,反手拔下那把险些伤了她的小刀,快步朝着那白衣男人走去。
      白衣男人笑了笑,懒懒地说道:“这点把戏?呵,只这点把戏就足够教你走不了。”
      穆宁不答,走到那白衣男人近前,将手中的小刀朝他身上扔去,同时,手腕一翻,将手里捏着的发簪狠狠地扎向了他的腿。
      白衣男人似没料到她除却丢小刀泄愤外,竟还有心思攻击他,双脚点地一跃而起,有些狼狈地翻到了穆宁身后。
      然而,穆宁却没如此轻易放弃,她迅速转身,抬脚就朝着白衣男人下盘踢去。
      白衣男人反应也不慢,急急后退了几步,笑将起来,道:“哟,这花拳绣腿使得倒是像模像样。”
      穆宁哪里有兴趣与他废话,她抬手将手里的发簪朝着他面门上一掷。
      白衣男人一把抓住她飞掷过来的发簪,嘴里调侃道:“李叔将你教得……”不错二字还未出口,脸上就吃了穆宁一记巴掌。
      原来穆宁适才朝他扔发簪与那扔小刀般,都不过是虚晃一招,她扔出发簪后便朝他冲了过去,伸手照着他的脸就是狠狠扇了一掌。
      白衣男人一愣,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皱眉道:“谁教你这般下作的招数?”
      穆宁笑了笑,道:“古人道兵不厌诈,我还有更下作的呢!”说着,垂下眼。
      白衣男人顺着穆宁的眼神朝下看去,却看到不知何时,她手中捏着另一根细长发簪,簪尾尖利地对着他的腹部,他见此蓦地一笑,说:“好手段。”
      穆宁看着浑然不将她的威胁当回事的白衣男人,冷冷地说道:“你是谁,将我引来此处所为何事?”
      白衣男人回视穆宁,笑了起来。
      穆宁手上微微用力,那簪尾就刺入了他的衣衫里,她缓缓地说道:“我晓得你武功高强,不过,再高强的武功恐怕都吃不住一记毒,你应比我更明白。”
      白衣男人闻言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发簪,道:“上官泽。”
      穆宁研判地看着这白衣男人,说道:“我不认得你,你为何来此?”
      上官泽看着穆宁罩着寒意的面容,突然一把捏住了她手里的发簪,说道:“小丫头,李叔可有教你……”他手里用力,那发簪便被他捏成了两段,“但凡想问什么,必要绝对制敌,否则可不大妙呢!”
      穆宁笑了笑,看着他捏断了自己的发簪,淡淡地说道:“这个,我自然晓得。”
      她的话音刚落,上官泽就蓦地睁大了双眼,道:“你!”
      穆宁静静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倒了下去,俯视着他,嘴角一勾,柔声地说道:“替我向李叔问个好,上官泽。”
      上官泽看着穆宁在他面前悠闲地整理了一下衣衫,优雅地转身打开屋门离开。他的视线慢慢地落在了地上,那根被捏断了的发簪中空,里头洒出了些许白色药粉,良久,他蓦地低笑起来,喃喃:“秦穆宁,你可真真有意思呢!”
      
      这边,穆宁恍若无事般带着翠喜回了邀月楼,此时,邀月楼里正热闹得很,她拎着裙角朝上走,没走几步,蓦地停了下来,站在木梯上朝戏台看去。
      戏台之上,一身男人装束的君无双负手站在那里,听着与她打擂台的学子吟诗,脸上满是不屑之色。
      “姑娘?”翠喜问道。
      穆宁回神,笑了笑,转身朝上走去。
      就在此时,二楼下来两个人,穆宁抬眼看去,走在前头的那个是大殿下,他后头跟着墨少泽,她与墨少泽视线在半空相触,旋即转开,却不意对上了大殿下。
      大殿下眼神温润地望着穆宁,露出一抹笑容。
      穆宁垂下头,侧身让到一边。
      大殿下见此,便大步朝她处走了下来。
      穆宁以为大殿下会径直下楼,不料,他却在她身旁站住了,她抬起头朝他看去。
      大殿下并未看她,他搭着扶手,望着戏台上的君无双。
      穆宁不解地看着一言不发站在自己身前的大殿下,转头又看向墨少泽,露出询问之色。
      墨少泽收到她的眼色,看向大殿下,沉声问道:“殿下?”
      大殿下闻声转回头来,看着站在身旁的穆宁,笑了笑道:“走吧!”说完,又继续朝下走去。
      墨少泽不语,只是默默地与穆宁再次对视一眼,抬脚跟着大殿下朝下走。
      穆宁站在那里没动,隔了一会,缓缓转头朝下看去,只见大殿下与墨少泽下了楼,转过屏风自后门出去,她猛地转头,加快脚步上了楼。
      当她回到玄字包房内,就见穆玉与墨少莹并肩站在窗前看着外头,两人脸上满是欢喜之色。
      穆宁走到她们身旁,朝外看去,原来只她这上楼的功夫,君无双就赢了刚才那个学子,她得意洋洋地对着堂下众学子抱拳,道:“承让,承让。”
      “无双姐姐真厉害!”墨少莹带着崇拜神色道,“我若是能有她一半儿的才华,我娘大约是要乐死。”
      穆玉温婉地笑道:“无双的厉害咱俩一向晓得,只是不晓得她竟还能赢了这些寒窗苦学多年的学子。”
      穆宁看着君无双在问:“可还有谁来与我切磋一番?如若无人上台,恐怕这一副草庐铭就要落入在下袋中。”
      堂下学子沉默了。
      贾亦真上前,说道:“诚然如这位所言,如若无人,今日雅集的彩头就……”他笑眯眯地环视堂下众人。
      忽然,刚才在台上与君无双对擂的那个学子站起身,说道:“这位兄台才华横溢,我胡某人甘拜下风!”
      此话一出,众学子纷纷点头,继而有人鼓起掌来。
      贾亦真笑道:“既然如此,今日夺魁者便是这位……”他转头轻轻击掌,对着站在戏台后头,手里端着草庐铭的丫鬟点头道:“将彩头拿上来!”
      “太好了!无双姐姐赢了呢!”墨少莹笑着拍手,“一会儿可要叫她好生喝酒才是!”
      穆玉闻言笑笑,道:“你呀,净想着喝酒!”
      穆宁看向穆玉,见她脸色倦意浓浓,她伸手挽住穆玉的手,说道:“大姐姐,我想回府了。”
      穆玉讶然地转头,问:“怎地,你想回了?”
      穆宁点点头,忧愁地说道:“恐怕是因了小日子近了,身上疲乏得很,这雅集也不知要多久,我……”
      穆玉忙道:“既如此,那我们便回吧!”说完,转头对着墨少莹道:“玲妹妹,我与三妹妹归家去,你与无双妹妹多吃几杯,改日我请你们出来玩。”
      墨少莹一愣,问:“你们这就回了?”
      穆玉点头。
      穆宁抱歉地说道:“今日实在累得狠了,改日咱们再聚。”
      墨少莹见秦家姐妹这般说了,只得点点头,道:“好,那就改日再聚。”
      穆宁忙挽住穆玉的手臂说道:“那我们走了!”
      墨少莹将穆玉和穆宁送到包房门口,有些依依不舍地说道:“玉姐姐,宁姐姐,说好了哈,一定要改日再聚!”
      穆玉笑了,伸手摸了一把墨少莹的小脸蛋,道:“我何时骗过你?”
      墨少莹一想,这倒也是,便高高兴兴地与她们告别后,转回包房继续去看戏台上的君无双拿彩头。
      
      包房外,穆宁挽着穆玉刚出来,没成想那隔壁地字包房的门突然开了。
      穆玉脚步一顿,对着里头出来的男子作势要跪下去,口中道:“穆玉见过二殿下。”
      “不必多礼!”二殿下疾步上前,一手托住了穆玉的手肘,另一只手托住了被穆玉拉着要跪下的穆宁,他对着穆宁一笑,道:“想必这位就是你家三妹妹了?”
      穆玉转头看了一眼穆宁,站稳身子后道:“回殿下,确实是我家三妹妹。”
      二殿下颔首,道:“这么一看,你们家的风水是极养人的。”
      穆玉不好意思地说道:“殿下谬赞,穆玉愧不敢当。”
      二殿下摇摇头,道:“你啊,何必与我如此多礼?”
      穆玉脸一红,不语。
      穆宁默默地站在穆玉身旁,她向了默默站在二殿下身后的霍长青,旋即转开眼眸。
      霍长青觉察到穆宁看过来,他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挪开了视线,对着二殿下说道:“殿下,车马都已等候多时。”
      二殿下点头,道:“好!”他看着害羞不已的穆玉道:“那番邦瓜果可好?”
      穆玉低头道:“那些瓜果甚是甘甜,味道极好。”
      二殿下闻言笑了起来,道:“那便好!”说完,他看向穆宁道,“好好伺候你大姐姐。”
      穆宁垂眼,轻轻地说道:“是。”
      二殿下这才满意地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穆宁听那脚步声渐远,这才抬起头朝着楼梯那头看去,她的视线久久地落在了霍长青的背影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