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画风清奇(重生)

作者:秦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7 章

      那门一响,四人都朝门处看了过去。
      四人随身伺候的丫鬟站在墙边,同时对视了一眼,其中穆玉的大丫鬟白露转身朝门走去。
      门开,外头站了一个青衣小厮,他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几样新鲜瓜果,他对着白露笑道:“殿下说了,请姑娘们尝一尝吐蕃进贡的蜜瓜。”
      白露一听,忙伸手接过了托盘,顺手塞了一颗金瓜子给那小厮,道:“多谢小哥送来。”
      小厮笑眯眯地捏着金瓜子道:“白露姐姐,无须这般客气。”说着便朝着隔壁的地字包房走去。
      白露关上门转进房内,将那托盘里的三盘水果一一摆到桌上,轻轻地说道:“殿下送了这些过来,说是叫各位小姐尝尝吐蕃进贡的蜜瓜。”
      墨少莹一听,立时笑着拍拍手,道:“哎呀,无双姐姐,咱们又蹭吃了!”
      穆玉面上露出羞涩之色,道:“胡说什么,这又不是专送我吃的,说了是叫你们大家伙一道尝尝。”
      “就是,玲妹妹可别胡说!”君无双伸手捏了一块切片的蜜瓜吃了起来。
      穆宁不动声色地看了君无双一眼,自她的眼中看到一丝嫉妒之色,不由嘴角弯了弯,转开眼去看外面正唱得热闹的戏台,蓦地,她微微皱眉,站起身朝着窗走去。
      “三妹妹?”穆玉疑惑地看着穆宁又朝窗口而去,问道:“怎么了?”
      穆宁转头对着穆玉说道:“没事,只是吃茶吃得多了,有些儿涨肚罢了!”
      穆玉这才安心的点点头,边吃瓜果边与墨少莹小声说起话来。
      穆宁扶着窗台,凝望戏台上两名着战袍的武生各种花枪跳跃,半晌,她蓦地转眼盯着斜对面一扇卷起竹帘的窗,那里坐着的人,正是她以为未曾来此的大殿下,随即,她看到了一身黑衣的墨少泽。
      墨少泽坐在大殿下身旁,双眼牢牢地盯着她。
      两人的视线隔着窗相触。
      突然,墨少泽对着穆宁勾起了嘴角,露出了神情莫测的笑。
      穆宁看着墨少泽那诡异的笑容,突然心中一跳,急急地后退了几步。
      墨少泽似乎很是满意穆宁的反应,他眉头微微挑,看着她匆匆转身离开窗前,垂眸,瞧着她这反应……莫不是想到了什么前尘往事?只是,他与她之间的前程往事屈指可数,她若想起的,大约也是与他无关了。
      想到这里,他忽而觉得心下有些烦躁,不禁皱眉,伸手拿了桌上的酒,仰头,一饮而尽。
      那边玄字包房内。
      穆宁突然从窗前后退数步,倒是将正吃瓜果的穆玉三人唬了一跳,穆玉有些惊讶地问道:“三妹妹,你这是怎地了?”
      “没什么。”穆宁笑了笑,道:“我只是急着要更衣罢了。”
      穆玉点点头道:“白露,你陪着三妹妹去更衣。”
      站在身后的白露屈膝道:“是!”她对着穆宁道:“三姑娘,随奴婢这边走。”
      穆宁点点头,看了一眼翠喜,笑了笑,道:“你在这里代白露伺候着。”
      翠喜应了一声,便看着穆宁随着白露出了包房。
      包房外,穆宁与白露出来后,她脸上的笑意瞬时褪去,只剩了一片平静。
      白露在前头带路,沿着回廊走到楼梯旁停住脚。
      穆宁看了白露一眼,也不多问就踩着木阶朝下走去。
      白露紧随其后,小声地说道:“为女眷预备的屋子在后头大院里。”
      穆宁嗯了一声,下楼后往她们刚才来时的那道门走去,白露小步跟上去,对着迎上来的楼内丫鬟道:“我家姑娘要去更衣。”
      那丫鬟正是刚才引路的那位,她闻言立时笑问:“白露姐姐,可要奴婢同往?”
      穆宁瞥了那丫鬟一眼,道:“不用。”说罢转头就匆匆绕过屏风出了门。
      白露忙追上了穆宁,道:“三姑娘,随奴婢来!”
      穆宁脚步一顿,微微皱眉,心中思绪烦乱,竟是忘记了自己今生是头回来邀月楼。
      那该死的墨少泽!
      白露见穆宁神色不佳,以为她急着要去更衣,忙引着她去往楼后更衣小院,不多时,两人便到了那座小院里。
      
      景鸿苑。
      穆宁在屋门前停住,对着撩开门前纱帘的白露道:“你在外候着。”
      白露垂眸,道:“是。”
      穆宁拎了裙角进了里面。
      这间屋子与女子闺房无异,一道雕花圆拱门并一帘珠帘隔开里外两间房,里间方便来邀月楼的女客更衣外,外间则设了软榻,桌椅,梳妆台,用以梳妆休憩。
      穆宁并未进里间,而是在外头的桌旁坐了下来,此时无人在其左右,她这才露出发怔的神色来,如此愣神了许久,她突然低声轻笑了一声,伸手扶了扶额,心说,我这是究竟被什么迷了心窍,还真真信了空明那老和尚的话语,他道她此番经历千载难逢,常人可没得这般机遇。
      正因了空明这般说,她才没深究为何墨少泽无端端地派人到她身旁,也没细想为何惊涛奉了那杀神的命令死皮赖脸的要留在身旁。
      若不是刚才墨少泽露出那样意味深长又熟悉万分的笑容,她还真真想不到,还只当墨少泽派人来她这边是为偷秦府与二殿下间的消息。
      可她本应在抓着惊涛那货之时,就朝着这处想的不是?
      墨少泽。
      那杀神,恐怕与她一样,也是从那前世重返!
      穆宁露出烦恼之色。
      若是这样,他又为何要派人监视她?
      前世她与墨少泽并无过多牵扯,不过是他为了助大殿下上位,她为了压制君无双,两人暗地里悄悄互通了一些消息。
      各谋所需罢了。
      今生他这般盯着她,又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是为了君无双?不,这也说不通。
      想到这里,穆宁觉着若真是这样倒是一件极为可笑的事,不禁笑了出来。
      她轻笑了一阵,站起身缓缓拂开垂挂在圆拱门上的珠帘进了内间,懒懒地说道:“惊涛何在?”
      屋内寂静,并无人回应。
      穆宁转身看了一圈屋内,便朝着紧闭的窗看去,微微挑眉,提了声音问道:“惊涛,何在?”
      窗外咔哒一声轻响,随即半扇花格木窗便自行朝外开启,一个脑袋露了出来,对着穆宁笑嘻嘻地道:“属下在此,姑奶奶有何吩咐?”
      穆宁嗤地一笑,道:“你得我再三唤你才肯现身?”
      惊涛忙谄媚地笑道:“非也,姑奶奶可误会了,这儿可是女客更衣之处,咱是个大男人啊,怎地好随意往里闯,你说是不是?”
      穆宁无语地看着惊涛。
      惊涛从窗外爬了进来,边爬边一本正经地问道:“姑奶奶可是有什么缺的,咱这就去给弄来。”
      穆宁笑了笑,道:“你去把你家大爷给我弄来。”
      “啥?”惊涛惊得要掉了下巴,以为自个儿听错了,小心地问道:“姑奶奶,你要咱去干啥?”
      “没听清楚?还是以为我说的玩笑话?”穆宁嘴角一勾,道:“我给你一盏茶的功夫,去把你家大爷给我弄来这里,若是过时……”她没有说下去。
      惊涛眨巴了几下眼,看着穆宁那说一不二,毫无商量余地的模样,只得点点头,从窗子跳了出去。
      穆宁望着那敞着的半扇木窗,转身朝着屋门走去。
      她打开门,对着门外廊下坐着的白露说道:“你去将我的丫鬟翠喜唤来。”
      白露微微诧异地看着穆宁,问道:“三姑娘?”
      “去吧!”穆宁说道。
      白露见穆宁神色依旧不佳,心中琢磨不透,只得听命转身去带翠喜来。
      穆宁望着白露朝着邀月楼走去才关上屋门,返身回到桌旁坐了下。
      约摸一盏茶后,那半扇花格木窗外传来惊涛的身影,他将脑袋探进来,道:“姑奶奶,咱大爷来啦!”
      穆宁闻声朝那窗看去。
      只见另半扇窗被人自外拉开,露出站在窗后的墨少泽。
      墨少泽望着珠帘后静坐的穆宁,道:“你有何事?”
      穆宁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朝着里间那窗走去,边走边说道:“没成想,你真的来了。”
      墨少泽皱眉,盯着穆宁不语。
      穆宁走到窗前,注视着窗外的墨少泽,嘴边露出一抹浅淡的笑,问道:“墨少泽,你是谁?”
      墨少泽眉目不惊地说道:“你晓得。”
      “我晓得?”穆宁露出自嘲的神色,漫声道:“你是谁,我又怎能晓得?”
      墨少泽闻言眼神一动,道:“何必绕着圈子说话,你晓得我谁,就如我晓得你此时究竟是谁。”
      穆宁看着墨少泽,轻笑了一声,瞧瞧这杀神冷面冷口,果然是前世那个为报家仇起兵沙门的墨少泽。
      墨少泽见穆宁不语,淡淡地说道:“你有何事,说便是了。”
      穆宁嘴角弯了弯,点头道:“既然如此,明人不说暗话,我问你,你让惊涛过来,是个什么意思?”
      “无他,不过是护你周全而已。”墨少泽淡淡地说道。
      穆宁嗤地笑了,问道:“我能信这个?墨大将军,你既有奇遇,就该去好生护家人周全,我这个旁人生死又与你何干?”
      墨少泽脸色一沉,道:“恐怕你是忘了前世百姓是如何赞你!”
      “祸国妖妃?”穆宁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是啊,但凡君主无能就大可将错处尽数推给后宫妃子身上,前有妲己,今有秦穆宁,不过如此。”
      墨少泽沉默地看着穆宁。
      穆宁回视墨少泽阴沉下来的脸色,缓缓地说道:“你若心有忧虑,今日我便与你说说清楚。那个妖妃今生恐难再现,是以,我劝你还是将心思放在你家人身上罢。”
      “秦穆宁!”墨少泽皱眉,沉声道:“你可知霍长青,他……”
      “住嘴!”穆宁蓦地脸色一变,愠怒地说道:“原来说到底,你是为了你那好兄弟,你以为我还稀罕他么?可笑!”
      墨少泽看着穆宁充满怒意的脸蛋,沉默了一下,突然笑了,调侃地说道:“你此时孤身回秦府,也应晓得你那父亲打着什么主意,你手里能有什么人手?我教惊涛任你使唤,这等轻松之事,何乐而不为?”
      穆宁转开眼,望着墨少泽身后,那里有两株长得绿意盈盈的芭蕉树,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着,她默然了许久,是,他说得的确不错,她后来没赶走惊涛,并非是无计可施,而是缺人手去帮她办事,若非无人可用,她又何必透过惊涛让他晓得自己在寻人?
      “况且,你教惊涛去寻的那个江湖游医,可不是那么好寻到的。”墨少泽注视沉默不语的穆宁,声音不觉间低了几分,淡淡地说道:“在这世上,只有你我二人同为归来者,我助你便是助己。”
      穆宁心中微微一动,归来者,他这般称呼两人的奇遇么?听着倒也是妥帖,她心念随着墨少泽的话语缓缓转动了一圈,她回视墨少泽,道:“墨少泽,你若能替我早日寻到江离,我可暂且忍耐。”
      在那之前,我会把惊涛留在身旁。她心说,只是暂时。
      墨少泽笑了笑,道:“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