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画风清奇(重生)

作者:秦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3 章

      穆宁委屈地说道:“女儿适才说的……俱都是心里话,这忽而得了父亲赞许,女儿心里头高兴得很,却也晓得若是坦然受之,恐怕有些自大,今儿初见父亲,女儿一心只想讨好父亲,却……却不知道这般谦虚一二也是错了。”
      秦世安嘴角露出一抹笑,道:“这般说来,倒是我错了?”
      穆宁低头不语。
      秦世安注视着沉默的穆宁,道:“我问你,适才你为何叫退了你身旁伺候的人?”
      穆宁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秦世安见她不语,问道:“怎地,说不上来?”
      穆宁慢慢地抬起头,看着秦世安,静静地说道:“回父亲话,女儿教伺候的人回去,不过是想与父亲好生说说话罢了。”
      秦世安眯眼,注视着穆宁毫无波澜的面容,道:“起来回话,你要与我说什么?”
      穆宁站起身,笑了笑,朝着秦世安处走了一步,这次第,她站到了书案边,看了一眼秦世安铺在书案上的账册,轻轻地说道:“弗朗机人。”
      秦世安蓦地皱眉,猛地一拍桌子道:“胡说八道什么!”
      穆宁看着秦世安那勃然大怒的模样,毫无惧色地说道:“父亲何必如此慌张!”
      “这是你能提的么?”秦世安怒视穆宁,“没规矩的东西!”
      穆宁笑了笑,道:“原来女儿不能提这个,那便不提了,父亲想必事务繁忙,女儿便告退了。”说着后退了几步,对着秦世安屈膝行礼。
      秦世安看着穆宁那淡然的模样,心生疑窦,眼见着她走到门前,他问道:“站住!你一个小丫头,是从何晓得弗朗机人?”
      穆宁站在门前没有转头,脸上露出不出所料的笑容,她垂眸,答道:“女儿回城路上曾于一家小客栈里歇脚,彼时遇见些人,听他们提起。”
      秦世安皱眉,道:“那是些什么人?”
      穆宁缓缓转身,望着秦世安道:“不晓得那些人是什么身份,只是瞧着穿衣打扮似是……行走江湖的。”
      秦世安闻言沉默起来。
      穆宁也不着急,只是看着秦世安。
      半晌,秦世安若有所思地说道:“那些人说了什么?”
      穆宁回答道:“听得不怎么分明,大约说的是新近于泉州上岸了一些个弗朗机人,还带着些新奇玩意罢了。”
      秦世安眼中精光一闪,道:“此话当真!?”
      “女儿怎敢蒙骗父亲?”穆宁笑了笑,“我在庄上之时曾听先生说起弗朗机,那可是个厉害玩意,是以听闻那些人谈论弗朗机人,便心生好奇。”
      秦世安颔首道:“你那先生倒真是个好的。”
      穆宁看着秦世安,笑眯眯地说道:“他们还悄声说了些话,女儿觉着父亲恐怕要听一听。”
      “噢?”秦世安问道,“既是悄声说了,你还听得分明?”
      穆宁垂眸,看着自己交握的双手,道:“女儿年纪还小,平日里耳目比常人要好些,那些人说……弗朗机人还带了些说不得的好玩意。”
      秦世安呵呵一笑,道:“说不得的好玩意?”
      穆宁点头。
      秦世安若有所思地看着穆宁。
      穆宁安静地注视着陷入沉思中的秦世安,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笑意。
      “你为何要与我说这些?”秦世安思索良久,问道。
      穆宁笑了笑,道:“女儿以为父亲会爱听这些。”
      秦世安露出笑容,道:“好!你过来!”
      穆宁闻言缓步朝着秦世安走去,重新回到那书案前。
      秦世安将那本铺在案上的账册随手合拢,拿起手边的一碗凉茶,看着穆宁问道:“那些江湖人士还说了些什么?”
      穆宁微微皱眉,做出回想的模样,想了一会道:“弗朗机人的事倒是没说多少,余下的时光他们说起的大多是些琐碎闲事。”
      “哦?”秦世安又问道,“是何闲事?”
      “江湖上的事,女儿也不懂,听不大明白。”穆宁笑了笑,“是以,之后他们说的女儿便不曾仔细听了。”
      秦世安露出失望的眼神道:“也罢,你一个小孩子家家,能晓得听一听那些江湖人讲弗朗机人,已是难得。”他停顿了一下,似是不怎么相信穆宁所言,又问:“那个说不得的好玩意,那些人可有说了其他?”
      穆宁闻言,不禁在心中嘲讽道:来了,他果不其然地还是要问这个。她点头道:“弗朗机人要拿那说不得的玩意,去与贵人换金银财宝。”
      秦世安脸色蓦地一变,厉声道:“你说什么?此话当真?”
      “绝无虚言。”穆宁答道。
      秦世安站起身,脸色肃穆地说道:“若你再见着那些江湖人,可还认得出?”
      穆宁颔首,道:“不过三两天功夫,自然是不会忘却,只是那些人不过是萍水相逢,女儿既已归家,应是碰不见他们的。”
      秦世安没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道:“你先回去罢!”
      穆宁垂头,乖顺地回答道:“是,女儿告退。”说完,抬眼看秦世安,他面色沉沉地望着屋内的一架多宝格不知在想些什么,她也不去深究,
      转身轻快地离开了这间书房。
      秦世安待得穆宁离去后,扬声道:“来人!”
      书房外廊下候着的老仆闻声忙走了进去,垂手问道:“老爷,有何吩咐?”
      “你去找一找大刘,问问他近日里可有什么弗朗机人的消息。”秦世安说道,“若是有,教他即刻进府来见我。”
      老仆道:“弗朗机人?老奴记得了。”说罢朝秦世安拱手,后退着出了书房。
      
      穆宁自秦世安书房出来,一路闲庭信步走去了府内的花园里,前世这座花园因了仿造江南的小桥流水,从而得了圣上一句小江南的赞誉,至此声名大噪,秦子轩便借着“小江南”帮着大殿下拉拢了不少能人,也算是居功甚伟。
      只是不晓得待得她离开秦府,秦世安今生还能把哪个女儿送去大殿下那处。
      穆宁走入水榭坐了下来,她斜倚着栏杆望着那一池碧绿河田,此时正值炎夏花开得最是夺目,朵朵粉色嫩荷在如波浪般翻卷的荷叶间忽隐忽现,倒是有几分意趣。
      不,纵然她是要走的,然而,秦世安又哪里缺“女儿”了呢?秦家旁支女孩儿也不少,他自然可以挑个好的认做女儿,说不得旁支听说这等好事,哪里肯便宜别家,定然是件打破头的事。
      穆宁想到这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三妹妹这是在笑什么?”
      一个柔弱的女声自穆宁身后的花廊里传来。
      穆宁转头看去,只见秦穆玉扶着白露的手缓缓朝着她这边走来,她露出诧异的神色道:“这是到了上学的时辰了?”
      穆玉闻言对着身旁的白露笑道:“瞧瞧,被我说着了不是,这丫头是真真不晓得呢?”
      穆宁站起身看着穆玉走到自己面前,伸手说道:“大姐姐。”
      穆玉松开了白露的手,转而握住了穆宁的手臂,笑吟吟地说道:“原本咱们昨日就该一道读书,因了我这不争气的身子,母亲便叫先生歇上几天,没人与你说么?”
      穆宁摇头。
      穆玉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道:“来,我与你一道赏荷。”
      穆宁扶着穆玉坐下,道:“这片开得正好,只是这个时辰日头有些晒,大姐姐……”
      “哎,我又不是什么瓷娃娃,你可别跟着母亲她们一道瞎担心,我好得很呢!”穆玉嘟了嘟嘴转头朝水榭外看去,“我这一路过来可没晒着,不信你就问问白露!”
      穆宁叹了一口气,拉住袖口就朝穆玉渗着汗的额头而去。
      穆玉下意识地一偏头,转瞬意识到穆宁这是要给她拭汗,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讪讪地笑了笑,道:“莫要脏了妹妹的衣裳。”
      穆宁摇摇头,自嘲地笑道:“是我的不是,贸贸然地倒吓着你了。”
      白露见两位主子因着这一伸手一偏头弄得如此尴尬,忙解了腰间的汗巾递给了穆宁,笑道:“三姑娘,你行行好,不如帮奴婢一把?”
      穆宁看了白露一眼,笑了笑,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汗巾,对着穆玉道:“这回你可别动!”
      穆玉忙道:“不动,我不动就是了!”说着朝穆宁那处歪了歪身子。
      穆宁攥着汗巾轻轻按了按穆玉的额角,顺手触了触她额头的温度,心中暗自揣度了一番,才稍稍放下心来,道:“大姐姐若是累了,可莫要闷着不响。”
      穆玉笑了,全然不当一回事地斜倚着栏杆,转头看向荷池道:“我晓得了。”
      白露对着穆宁微微一笑,道:“三姑娘放心,奴婢看着呢!”
      穆宁点头,转头与穆玉一道看着栏外,那一池风荷正随风摇曳,仿若湖水泛起带着浅淡荷香的波澜。
      穆玉感叹地说道:“真真好看。”
      穆宁嗯了一声。
      穆玉转过头来与穆宁对视,她伸出手握住穆宁放在膝上的手,温柔地笑道:“你回来了,真好。”
      穆宁眼中露出笑意,道:“怎么个好法?”
      “自然是极好的了!”穆玉伸手摸了摸穆宁的脸颊,小声地说:“适才真真对不住,三妹妹心中莫要有芥蒂,你也晓得在你回来之前,这府里头除却我一个就再没个女孩儿,我那两个手帕交都是极规矩的,寻常打闹都不曾有,更别说,像适才那般亲昵的……”
      穆宁看着穆玉越说起息越急促,脸色也渐渐苍白起来,不由地皱眉,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是我莽撞了,大姐姐才莫要有疙瘩才是。”她停顿了一下,“咱们是亲姊妹。”
      穆玉闻言放心地嗯了一声,喘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穆宁反握住穆玉没什么温度的手,暗暗思忖,大姐姐这情形,真得早些找到那个江离才好,想到这里,听得穆玉轻笑起来,她转眸顺着穆玉的视线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朵开得正好的粉色荷花,一只小小的蜻蜓围着那花儿来回飞着。
      穆玉笑眯眯地看着那只小蜻蜓绕着荷花飞了几圈,似乎想起了什么,转眼对着穆宁说道:“对了,我想起要与你说什么了!适才我过来寻你是要说事来着。”
      穆宁问:“是吗?”她见穆玉额角又渗出汗来,便拿着汗巾去擦。
      穆玉点点头,顺手自穆宁手中将那汗巾接了过来,自己擦拭起来,边擦边说道:“三日后,我们一道去邀月楼赏雅集,是以,你那儿若缺了什么胭脂水粉,簪儿环儿的就早早地遣人来与我讲,我给你送去。”
      “我晓得了,多谢大姐姐。”穆宁轻轻地说道,垂眸,三日后,邀月楼,雅集,也好,那便再去瞧瞧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