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画风清奇(重生)

作者:秦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8 章

      穆宁在雨中闲庭信步地走着,不多久就到了先前那取纸鹤的亭子下面,她抬头看向假山之上的旧亭子,思索了一阵,撩起裙角慢吞吞地踩着石阶朝上走去。
      假山不高,不过因了这夜雨下得不小,使得那上去的石阶青苔滑腻,穆宁扶着假山山壁走得很慢,加之她的脚白日里刚崴过,虽则上了药膏稍稍好了一些,总不能使大力,她就走得更是小心万分。
      亭子近前的一颗松树顶上,惊涛蹲在那里,默默地看着穆宁,心中嘀咕道:按这位姑奶奶这与蜗牛也没什么两样的步子,恐怕天亮了她没到亭子上呢!他要不要去搭把手呢?
      就在惊涛犹豫不定之时,从松林靠着府墙的那头忽而蹿将出一个人来,他吃了一惊,立时站起身,却见那人掠到假山顶上,对着穆宁道:“你怎地亲自来了?”
      这边穆宁闻声抬头朝上看去,对着那满脸不悦的少年,笑道:“夜深未眠,想着你大约也该来一趟了,我便来等一等你。”
      那少年很不高兴地朝着穆宁伸出手,说:“你可真本事!”。
      穆宁本来也快到假山顶了,她对着那少年摇头,说:“不过几个台阶,我哪里那么娇气了。”
      “哟,你还不娇气噢?”少年嘲笑地看着穆宁踏上假山,抱手道:“不晓得是谁,洒了打小就喝惯了的茶水,嫌弃那茶水不是给人喝的?”
      穆宁闻言低低笑了起来,想起自己在那庄子里初醒之时,真是连口茶水都喝不了,还任性发怒,全然忘记了年少时的清贫生活。
      那可真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骤然由锦衣玉食跌落到地底的滋味可是绝妙得很。
      她看了一眼那少年,转身撩开亭上垂落的枝蔓,一偏头进了亭子。
      少年跟着穆宁进了亭子,对着她问道:“你怕不是有话要与我说吧?”
      “嗯。”穆宁淡淡地应了一声,在亭中石墩上坐了下来,拢着身上的衣衫看向少年。
      少年歪头看她,道:“那你要说啥?”
      穆宁沉默了一会,才从腰间解下了一块玉佩,朝着少年递了过去。
      “咦?这是什么玩意?”少年因着夜黑,也不晓得她递了什么,一边这般问着一边就伸手拿了过来,一触手,他便讶然地说道:“怎地,终于晓得我辛苦,拿个玉佩来送我玩?”
      穆宁笑了起来,说道:“你倒是想得美,这可不是送你的。”
      “哎,你也忒小气了,我帮着你在外头到处寻着风水宝地买田地,怎么着就不配拿块玉佩戴着显摆显摆吗?”少年摸着玉佩上的雕饰,“咦?”
      穆宁看着少年,慢悠悠地说:“你要个玉佩又有什么难的?我的银钱都在你手里,你要买还不容易?”
      “得了吧,我跟我师傅发了誓的,你可莫要害我招天谴!”少年语气幽怨地说,“算了,这暂且不说,你倒是说说这个玉佩,莫非你要我拿出去当了不成?我摸着这玉好似也不便宜呢!”
      “这玉佩是我娘的旧物。”穆宁说道。
      少年顿时不语了,只是默默地摩挲着那玉佩温润的表面。
      穆宁轻叹了一声,说:“我答应了你师傅的事,便是这个,既然已找着了,就劳烦你帮我转交给他。”
      “行。”少年点点头,“你放心,我一会就给他送去。”
      穆宁满意地说道:“多谢你了。”
      少年嘿嘿一笑,把玉佩贴身藏好后,摆摆手说道:“哎,别谢了,瞧瞧你这人,小小年纪总是礼数多多,真想不通那个破庄子里,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娇小姐来,你要总和我客客气气,待得事情办完了,我就再也不见你了。”
      “好,日后我不与你客气,但到时你也别怨我熟不知礼。”穆宁笑着说道,“另外,我还有一事,要当面与你说一说。”
      “你要真心把我当作师哥,我自然不会怨你熟不知礼。”少年问道,“你还有什么事要说?怎地进了这个府里,你事儿就多了呢?”
      穆宁无语地看着少年,你才事儿多呢!这话刚要说出口去,但是,转念一想,自家前世加今生,岁数一大把了,你跟个孩子争个什么,于是叹了口气,道:“我要找一个江湖游医,那人是个爱游山玩水的,行踪不定,你朋友多,帮我找找。”
      “江湖游医?你以前怎么不说?”少年疑惑地问道。
      穆宁苦笑了一下,心说,我先前未曾想到要找,那是因了不晓得今生种种变化中是否也有大姐姐,现在进府一看,大姐姐那胎里疾终究是个命数,没得什么变化,如能早点寻着那个江湖游医……
      “喂,怎地不说话?”少年又问。
      穆宁轻轻地说道:“那人姓江,江河湖海的江,单名一个离字,离别的离字。”
      “江离……”少年点头,拍拍胸脯道,“行,我记住了,你就放心吧,不过是个江湖游医,总要出来行医的不是?只要他露了面,我就能有办法晓得。”
      “你这话可说得太满了。”穆宁说道,那江离如能这般轻易找到,秦家还能花费数年才寻到吗?
      “你这便是不信我了,我跟你说我和丐帮可亲近呢,你想想,天底下哪儿没有丐帮帮众?”少年气咻咻地说道,“你等着,我定然把人给你找着了!”
      穆宁笑了起来,说道:“好,那我便等着。”
      少年哼了一声,道:“这回你要说的事都完了?”
      “嗯,没错。”穆宁答道。
      少年抱手,说道:“好罢,那便来说说我要说的事,你人在这儿,我便不留什么纸鹤了。”
      “你上回留了纸鹤说山头难寻,是往哪里去寻了?”穆宁问道。
      少年语气不甚愉快地说道:“哎,我要和你说的,正是这个!”
      穆宁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讶然之色,问道:“怎地?可是遇上了什么难弄之事?”
      “难弄?倒也不是难弄,只是你那些个要求,能样样都能成的,难!”少年说道。
      穆宁想了想自己先前与他说的那些要求,心说,若是这样的山头容易寻,她随便寻个便是,何必要托他,“莫要心急,一时半会儿我也不会从这里出去,你慢慢寻着便是。”
      “这事非我推诿,倒是要与你说清楚,要找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儿真真是难,更何况你还要那山头离着建安近些,这种地儿哪儿找去?哪怕真真有,我看也早有人占山为王了!”少年说道,“你一个娇小姐莫不是从那些书中胡乱看来?”
      “你是不信我了。”穆宁听着少年的话语,也不生气,只是笑笑,“我若说真真有这样的地儿,你可信?”
      “哎……”少年无力地叹了一记,“亏得我师傅赞你小小年纪天资聪慧,你觉得我不信你么?我这哪里是不信你?我这是不信我自个儿。”
      “何处此言?”穆宁笑了起来,“你向来信心十足,怎地忽而就如此泄气,倒像是先前都说了大话,如若这般,我那托你寻人的事儿恐怕要另求他人!”
      “切!莫要乱说,江湖上我那棠少之名难不成是骗来的不成?我只是随口说几句,你倒是当真以为我没本事了,这话要是让我师傅晓得,我面上要多难看?”少年哼了一声,“行了,行了,在建安附近我再仔细寻寻就是,只是,万一寻着了却有人抢了咱们的先头,你要怎地?”
      穆宁没有迟疑地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
      “钱?哎,我的小师妹哟,你能有几个钱?”少年被穆宁这口气说得乐了。
      穆宁笑眯眯地说道:“我是没得几个铜板,然则,秦府有,有的是。”
      少年沉默地想了想,说得也是,秦家可是建安乃至这天下最有钱的人家,他隐约听说过,就连皇帝老儿那国库里头的金银财宝,恐怕都还比不上秦家每年进账的银钱呢!
      “寻个好地儿,师傅恐怕会开心得很。”穆宁轻轻地说道,“你说,我说得对还是不对?”
      少年点点头,说:“好罢,我就再耐着性子好好捣鼓捣鼓,说不得哪天就寻到你要的山头了。”
      穆宁嗯了一声。
      少年拍拍自个儿藏好的那块玉佩,道:“好了,事儿也说完了,我走了。”
      穆宁没说话,只是看着少年从亭子里出去,那黑影在雨中几个纵跃间便消失了踪影,她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衫,垂眼沉思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