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画风清奇(重生)

作者:秦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半晌,墨少泽终于自盒子里头将眼抬起,他静静地看向跪地的惊涛。
      黑色扁木盒子里,秦穆宁教这厮带回来的,居然是一盒子压得严严实实的咸菜腌萝卜。
      他蓦地笑了出来,秦穆宁果然是秦穆宁,无论是从前还是今日的她,都爱用这种法子“含沙射影”,这哪里是什么腌萝卜,分明就是她骂他咸吃萝卜淡操心来着。想来她在弄这一盒子腌萝卜之时,心中必定爽快得很,说不得还抱憾不能见着他打开盒子的模样。
      “爷?属下怎地闻见咸菜的味道?难不成秦三姑奶奶给爷送了……咸菜?”惊涛伸着脖子盯着墨少泽手中的盒子,瞧不见只闻着些味,真真是太闹心了。
      墨少泽闻言蓦地盖上了盒盖,对着惊涛淡淡地说道:“你现在便回她那儿,若她瞧见你,你便代我多谢她送来的土仪,旁的不需多说,去吧!”
      “啥?啥?”惊涛楞了楞,他听错了没有?怎地听见自家主子让他回去秦府?“爷?”
      墨少泽挑眉,道:“怎么?不愿意?”
      惊涛看墨少泽的脸色,确定自家主子真要他回秦府,脸便立时垮了一半,惨兮兮地说道:“我的爷哟,我都被赶回来了,怎地还能去呢?”
      “为何不能?”墨少泽问道。
      惊涛回答道:“姑奶奶说了……”
      “你是她的人还是我的人?”墨少泽冷冷地问道。
      惊涛猛地低下头去,小声地说:“属下晓得了,只是……”
      墨少泽盯着磨磨蹭蹭的惊涛,不耐烦起来,话语中多了一丝寒意,道:“我不计较你在她跟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不意味着你便可逃过责罚,待你在她身边得了信任,再回来领罚。”
      惊涛闻言背脊凉凉,他脸上那惯常的嬉笑之色早抛到了九霄云外,慢慢地抬起头,脸色凝重地说道:“爷当真要属下去……得姑奶奶的信任?”
      “没错!”墨少泽看着惊涛道:“你既然已被她捉住,再多捉几回又能如何?与其换人倒不如你去,索性在她身旁好生看着,权当做你是……”他顿了顿,“不,你得教自己成为她的影卫。”
      惊涛万万没想到自家主子竟这般说,错愕地看着他,问:“爷……这……这才是责罚对不?属下生死皆是爷的人,绝不能生二心,如若二心,咱……”
      “你这小子,寻常时候聪明得很,这会儿偏又听不明白了?”墨少泽嗤地一笑,“我教你去她身边老老实实待着,哪怕她拿毒弄你,你也得给爷撑住!”
      惊涛吞了吞口水,带着祈求之色地看着墨少泽道:“可……可属下觉着……”他耷拉下脸,惨兮兮地继续说道:“如若再去……爷还不如直接砍了属下得了!那姑奶奶真真是个狠人哪!今儿她下在咱身上的毒可阴啦!起先人就动不了,慢慢儿地就全身酥麻,那感觉就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咬着,那滋味,整整半个时辰啊!我的娘亲嘞,咱……咱撑不住啊!爷!咱真的撑不住啊!”
      墨少泽不语。
      惊涛哭号了一会儿,拿眼瞅着自家主子无动于衷的脸,心中叹了一记,擦了擦太过投入被逼出来的眼泪,说道:“爷,我这般去了,说不得就要死在秦三姑奶奶手里……”
      “你若是能在她身边待住,今次的责罚全免,另有赏银百两。”墨少泽淡淡地说道。
      惊涛蓦地笑了起来,全然没了适才的凄惨,他抱手对着墨少泽道:“属下遵命,这便去,立马去!爷等着咱的信儿哈!”说完,便手脚利索地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快步出了墨少泽的卧房。
      
      秦府,东苑。
      秦穆宁站在东苑大门外,身旁侯着林嬷嬷。
      林嬷嬷默默立在穆宁身后,眼前这院落的院墙与大门早已被肆意生长的绿树藤蔓遮盖,倒是显出一分野趣来,然而,如若不说,谁又晓得此处原是秦家老太爷的三位妾室居所,待得老太爷仙去后,三位老姨娘便被秦家老夫人送去家庙修行,这儿便空了下来。
      隔了数年,直到秦家老爷去了一趟江南带回了秦穆宁的生母白氏后,东苑才被重新修葺了一番有了人气,然而,那位白姨娘是个没福气的,生下了三姑娘后便血崩而亡。
      其后,秦家老爷也陆续纳了几位妾室,只是人人都晓得白姨娘是死在这院里的,都不愿住这东苑,时日一长,这里便再无人居住无人打理。
      林嬷嬷心里唏嘘了一番,见穆宁站了许久仍未有任何动静,便小心地问道:“姑娘可要进去瞧瞧?”
      穆宁眼眸一动,转头看向林嬷嬷问:“我能进去么?”
      林嬷嬷想了想,谨慎地说道:“这东苑荒废多年,当年……老爷夫人也未下令封院事宜,老奴思忖着,今日姑娘如若要进去,也是使得的。”
      穆宁嘴角微微一扯,道:“既然嬷嬷这般说了,那我们便进去瞧瞧罢!”
      林嬷嬷忙走到大门前,伸手推开半合的木门,撩开门前垂挂着的凌霄花枝,转头朝着穆宁道:“姑娘这边走!”
      穆宁颔首,默默地从林嬷嬷撩开花枝的空隙下穿过,一脚跨进门去,缓缓踩着那自青糕砖间隙里长出的杂草,走到东苑主屋前,抬眼,心内轻轻叹息。
      一切,仿佛回到前世的起初,当年懵懂无知,站在此处声嘶力竭地喊着,发誓要做人上人的傻姑娘,如今,又站在了此处。
      林嬷嬷在穆宁身旁轻轻地说道:“姑娘。”
      穆宁淡淡地嗯了一记,道:“怎么?”
      “此处自白姨娘去后,便不曾动过……”林嬷嬷没有再说下去。
      穆宁看了一眼林嬷嬷,点点头,平静地说道:“既然如此,想必姨娘之物都应在?”
      林嬷嬷笑了笑,道:“自然是在的。”说着,指了指主屋,“老奴若是没记错,除了贵重之物,其余都在原处。”
      穆宁微微颔首,脸上露出了一丝倦意,轻轻地说道:“嬷嬷,我们回去罢!”
      林嬷嬷一愣,倒是没想到穆宁并不进屋去看,转念一想,三姑娘落地后便去了庄子上,对白姨娘印象全无,自然也不会想要睹物思人,是她想差了。她脸上堆起笑,道:“是。”
      穆宁看着林嬷嬷快走了几步,在她之前到了大门旁,照着刚才进来的样子替她撩开门前的藤蔓花枝,她垂眸,缓缓走了过去。
      林嬷嬷笑着看穆宁过来,不料,却见穆宁突然被杂草中什么绊了一记,她大惊,伸手要去扶,却是晚了一步。
      穆宁硬生生地摔倒在了草丛之中。
      “姑娘!姑娘!”林嬷嬷焦急地伸手来扶,“姑娘可摔疼了?”
      穆宁按了按小腿,搭住林嬷嬷的手臂,皱眉道:“嬷嬷,我似是脚崴了去,你先扶我起来。”
      “是!哎,怎地就摔了呢!都怪老奴!”林嬷嬷懊恼地说道。
      穆宁垂眸,在林嬷嬷的搀扶下站起身,面露痛楚之色地说道:“我脚痛得很,你扶我到边上去坐一坐!”
      林嬷嬷应着,转头一看,东苑的屋子廊下并未有可坐之处,她皱眉看了一圈,犹豫地问道:“姑娘,老奴扶着姑娘去屋里吧?你可忍得住?”
      穆宁嗯了一声。
      林嬷嬷便扶着崴了脚的穆宁朝着主屋缓慢走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