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画风清奇(重生)

作者:秦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日头越升越高,拨开晨雾,将整个建安城照耀得熠熠生光,街头巷尾里穿梭着的行人,俱都追随着茂盛树木投下的清凉来去匆匆。
      知了声声,在树木间此起彼伏,即便是深宅大院里,也有未曾被驱赶的知了使劲儿地鸣叫着。
      墨少泽坐在榻上,凝视着半跪在眼前的黑衣男子,道:“你未曾去查一查?”
      黑衣男子低头,面色里带出一丝淡淡的愧色来,道:“爷吩咐属下只在那三姑娘身旁守着,是以不曾去查探那人。”
      墨少泽脸色阴沉地盯着黑衣男子,蓦地冷笑起来,道:“你也别拿这个唬弄我,我教你去她身旁,你心里可不服气。”
      黑衣男子不语,只是垂头看着地面。
      “你若不愿,那也没什么要紧,我并非只得你一人得用。”墨少泽口气冷淡起来,看着地上的黑衣男子,笑了笑,说:“既然不能尽心,你也无须去她那里了,我会另行派人。”
      黑衣男子讶然地抬起头,说:“爷?”
      墨少泽手中蓦地攥紧了那张写着“良田已置,山头难寻”的纸条,注视着黑衣男子,道:“明儿起,你回去父亲那里。”
      黑衣男子脸上露出一丝惊慌之色,望着墨少泽莫测的表情,道:“爷,属下……知错,爷,属下并非……”
      墨少泽摇摇头,站起身,负手走到窗前,望着院子里绿茵茵的树木,良久,道:“追风。”
      黑衣男子道:“爷。”
      墨少泽没有回头,淡淡地说:“你自父亲那里过来后,我待你如何?”
      追风闻言露出一抹苦笑,道:“爷待属下自然是极好的。”
      “我待你如兄弟,你却不曾见我初心。”墨少泽转头,看着面带困惑的追风,“七年,你心里的主子,始终是父亲。”他嘴角微微一勾,“去吧,归去你来的地方。”
      追风脸上终于露出了悔色,看着墨少泽那不容辩驳的态度,他心知自己已不能继续在这里当差,只得抱拳对着墨少泽道:“是,属下遵命。”说罢,默默起身出了屋子。
      墨少泽不语,看着追风出去后,平静地说:“惊涛。”
      一道黑影自窗外翻身进屋,落在了墨少泽身前,道:“属下在。”
      墨少泽微微皱眉,看着半跪下去的惊涛,道:“起来!”他顿了顿,不悦地继续说道:“我瞧着你倒是学不会好好进屋了!”
      惊涛嘿嘿一笑,道:“爷,属下可是影卫,若是打从那大门进屋子,可不就和那些侍卫没啥子分别了?”
      墨少泽嘴角一抽,看着惊涛这油嘴滑舌的模样,道:“适才你都听见了?”
      “啥?”惊涛问道,“爷说的听见是什么听见?属下不爱听的,可从不听来着。”
      墨少泽注视他,不语。
      惊涛摸了摸下巴,笑嘻嘻地说:“哦,懂了,爷说的是那个混小子追风!”
      墨少泽低咳了一声,拧着眉头,道:“混小子恐怕另有其人!”
      “爷,你说你也真真想不开,明明晓得那小子一心只想去做锦衣卫,偏生还派他去秦三姑娘那儿,可不是就是存心教他做错事,好撵了他回老爷子那里嘛?”
      墨少泽闻言笑了笑,看着惊涛缓缓地说道:“我想不开?”
      惊涛忙讪笑起来,抱拳对着墨少泽道:“哎呀我的娘喂,属下说错话了,该打,该打!”说着,就往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
      墨少泽看着惊涛,这厮向来惯于见风使舵,这自打嘴巴的戏码也不是头回,现在瞧着,倒让他心里的郁气散了稍许,他脸上带出一丝浅淡的笑来,道:“行了,听好了,你去查查这个。”他将手里捏皱了的纸条扔给了惊涛,道:“她身旁不能缺人,这事你好好给我看着吧!”
      惊涛接住了墨少泽抛来的那个纸团,毫不惊讶地点头道:“是,属下晓得了,不过,爷……”他看着墨少泽疑惑地问道:“属下有句话,不晓得当问不当问?”
      墨少泽看了他一眼,转头看向窗外,淡淡地说:“既然不晓得当问不当问,那就闭嘴便是!”
      惊涛笑嘻嘻地说:“哎呀,这可咋办,属下闭嘴可就憋死咯!”
      墨少泽无语地看着这厮,蓦地一脚朝惊涛踹了过去,笑着骂道:“快滚!憋死你得了!”
      惊涛身手敏捷地避开了墨少泽这一脚,跳到窗上对着墨少泽抱拳道:“唉唉唉,属下这就走了!”说完,一个纵身就消失了踪迹。
      墨少泽负手看着惊涛离开,眯眼,黑眸深沉地盯着院中一棵芭蕉树,良久,他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候在屋外的松涛见他出来,笑着凑上来道:“爷!”
      墨少泽瞥了他一眼,道:“随我回府!”
      松涛愣了一愣,道:“回,回府?”
      墨少泽嘴角一勾,并不停步,只是朝着院门而去,边走边道:“还不快去备马!”
      松涛哦了一声,道:“这就去!这就去!”边说边急匆匆地越过了墨少泽,一路小跑着出了院子。
      墨少泽跨出院门,看了一眼立在那里的侍卫,似想说什么,终究什么都没说,疾步而去。
      
      听松居。
      穆宁坐在廊下,默默屋檐上跳跃鸣叫的小雀儿,胸口隐隐憋闷,那由红枣粥引出来的恶心之感已渐渐退去,然而,却无法立时退去随那红枣粥而来的记忆。
      林嬷嬷侍立在穆宁身旁,默默地看着她,随着她的视线望向了黛瓦之上,轻轻地问道:“姑娘,可是觉着那鸟雀烦人?”
      穆宁转眸,看向林嬷嬷,苍白的脸上泛出一丝淡笑,道:“鸟雀怎会烦人,嬷嬷不觉得,那鸟儿鸣叫声悦耳,听着心里欢喜。”
      林嬷嬷笑笑,道:“姑娘这么一说,老奴听着这鸟叫声,好像是挺好听的来着。”
      穆宁不答,只是望着那几只鸟儿飞向了天空,心中微叹,终究是醒来迟了一些,想要如同这些鸟儿般离开秦府,从此天高海阔自有自在,却并非一朝一夕可成。何况,回到府里,瞧着大姐姐那病弱的模样,真真让人放不下。她微微皱眉,头靠着廊柱,暗暗思忖,恐怕要尽快寻到那位妙手回春的神医才好,否则,她有怎能放心离开?
      "三姑娘!"林嬷嬷道,“三姑娘,夫人院里的听风来了!”
      穆宁闻言朝着院门看去。
      那边,听风手里捧着一叠衣料子进了院子,身后还跟着一个拎着个小竹篮的婆子,两人走到院子里,在立着穆宁不远处站定后,听风笑着给穆宁行礼道:“三姑娘,夫人吩咐奴婢给送些料子来,好让姑娘做几件新衣。”
      穆宁点点头,眉间带着一丝倦意,微微笑了笑,道:“麻烦听风姐姐了。”
      听风笑道:“姑娘客气了,鲁妈妈是绣房的管事,姑娘刚回府,绣房没有姑娘的尺寸,是以夫人教奴婢带着鲁妈妈过来给姑娘量个身。”
      穆宁嗯了一声,转眸看向她身后那个婆子,道:“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