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座岛屿

作者:映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海上巡警队来的比依坦说的快,傍晚七点多钟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开门进来的只有两个人,全副武装穿着防生化服,变魔术一样在两人周围快速的升好了塑料防护隔板。
      
      “别紧张。”巡警的声音闷在生化服里,看了下周围,称赞,“你们做得很好。”
      
      和安灰绿色的眼眸一直盯着贝芷意。
      
      “她有点脱水,应该是中暑。”贝芷意听到和安在和巡警说话。
      
      她确实很不舒服,耳朵里面嗡嗡的,全部的力气都放在维持不动这件事情上。
      
      但是她仍然很敏锐的发现,和安在描述她症状的时候,两位忙碌的巡警动作都停了一下。
      
      她扯了扯嘴角。
      
      这下实感更加强烈了,连全副武装的专业人士都对这样的粉末心存忌惮。
      
      巡警的动作,和她看过的美剧很像。
      
      他们小心的收集了桌上所有的粉末和信纸,然后用一块刮板,刮下了贝芷意手上和身上残余的粉末。
      
      动作很细致。
      
      贝芷意看到这两位巡警年轻的脸,郑重的像是在拆□□。
      
      然后就是检测等待。
      
      “三分钟。”巡警冲贝芷意笑了笑。
      
      这是她生命中最长的三分钟,和安灰绿色的眸子一直盯着她,她头晕到恍惚,全身忽冷忽热,混沌一片的脑子里,却一直控制不住的在想,拆信的人是她,和安其实完全可以不用进来,不用和她一起死的。
      
      他和她一样,都暴露在这个环境太久了,她手上身上的粉末避无可避星星点点的洒在他的潜水衣上。
      
      他和她一样危险,她担心的死亡阴影也同样降临在他身上。
      
      可他从头到尾只看着她,一句埋怨都没有,给她勇气,帮她撑住悬空的手,半跪在她面前,整整四个多小时。
      
      一动不动。
      
      她今天如果死在这里,和安就是她这辈子对她最好的男人;她今天如果能够活下去,和安也一定是她这辈子对她最好的男人。
      
      虽然她知道,今天不管是谁困在这里,和安都会冲进来。
      
      他的责任感太强,不会允许自己的队员出事。
      
      他并不爱惜自己,活的像是没有明天。
      
      可一个仅仅相处了一个多月,就可以毫不犹豫的和她一起死的男人。
      
      她可能这辈子都遇不到了。
      
      她看着那个拥有者冷色调眼眸,眼底却一直温柔的男人,等那两位年轻的巡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用几近雀跃的语气通知他们,那些微黄色的粉末只是苏打粉的时候,痛哭失声。
      
      这是她记事以来,第一次哭得那么大声,她甚至在哭到最高|潮的时候,听到了自己喉咙深处的呜咽。
      
      完全不管围观群众,不管别人怎么看她,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死里逃生后的发泄,只有和安,他抱着她,拍着她的肩膀,承诺一般的安慰她,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
      
      她的不合时宜,她的内向害羞,她觉得的,失败的人生,都会好的。
      
      像这个闷热的下午一样。
      
      涅槃重生。
      
      ***
      
      贝芷意哭到快要窒息。
      
      她内向,可其实并不爱哭,她会流眼泪,也永远只是安静的。所以她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哭那么久,那么大声。
      
      她哭到两位巡警扯掉了塑料防护,脱下了防护服。
      
      哭到维克多和依坦冲进大厅。
      
      哭到巡警从一开始的感同身受到后来的尴尬沉默。
      
      哭的和安带着海水味道的潜水衣上都是她的眼泪和苏打粉。
      
      “你还想不想吐?”和安无奈的语气有劫后余生后的轻松。
      
      “想。”贝芷意一边哭一边点头。
      
      她感觉到和安笑了。
      
      她还坐在椅子上,和安仍然还是半跪着,身高的差距让她可以很轻松的趴在他怀里哭,也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胸腔的震动。
      
      “我腿快要麻断了。”和安在她耳边压低了嗓子,“你先起来,等我缓过来了,我们再继续哭,好不好?”
      
      声音温柔的滴出水,那一句好不好,硬是把贝芷意沉浸在绝望中的情绪吓清醒了。
      
      她止住了哭声。
      
      因为之前哭的太猛,所以虽然止住了哭,却仍然止不住抽搐。
      
      “对不起。”她慌慌张张的带着椅子一起后退,泪眼模糊的看着和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咧着嘴皱着眉开始按摩他的小腿肚。
      
      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伸了过去。
      
      手指头碰到他小腿肚的那一刹那,和安握住了她的手。
      
      他们两个第一次牵手。
      
      他手心有汗,她手背有泪。
      
      贝芷意一边抽抽一边非常响亮的打一个嗝。
      
      她已经分不清楚现在的窒息感到底是来自于中暑还是来自于心跳过快。
      
      和安居然就这样握住了她的手,如果不是幻觉,她觉得和安在握住她的手之后,还用大拇指揉了揉她的手背。
      
      贝芷意的嗝开始停不下来。
      
      “去洗把脸,多喝点水,如果困了,就先睡。”和安用的中文。
      
      半命令式的口吻,一半队长一半和安。
      
      “这里有我。”他说。
      
      他还需要收拾残局,送信的那个家伙现在鼻青脸肿的缩在角落里,两名巡警在看完了八卦后早就作出了录笔录的姿态。
      
      他作为这里的负责人,不可能离开。
      
      虽然他知道,错过了贝芷意这次嚎啕大哭,等她下一次打开心扉,可能得等到下辈子。
      
      睡一个晚上,这个好不容易流露出真实情绪的姑娘,肯定又会缩回去了。
      
      最起码,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扒着他的脖子死不撒手,任凭他握着她的手,不缩回去也不害羞。
      
      她绝对不会知道她这样的举动,让他多了多少旖旎念头,壮了他多少胆子。
      
      “先回房间休息吧。”他说。
      
      他需要她缩回去。
      
      哪怕他知道,这一切已经不可能再变回那么简单。
      
      ***
      
      海上巡警和他们很熟,维克多已经在报警的时候提供了大部分的线索,所以录笔录的时间并不长,两位巡警很快就走了。
      
      他们还带走了那位被维克多同和安揍得差点生活不能自理的送信人。
      
      临走的时候巡警通知他们,案子还没结案,涉嫌恐|怖袭击,反恐维和部队和CDC的人都会介入,所有涉案人在案子结束前都暂时不能离开小岛。
      
      包括受害人和安和贝芷意。
      
      贝芷意很早就睡了,所以并不知道她已经被单方面限制出境。
      
      而和安,等海上巡警走了之后就一直在大厅里冰敷膝盖,嘴里嚼着烟草。
      
      “我说过,你会改变想法的。”维克多坐在他身边,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同意了贝芷意填得非常笼统的申请理由让她下载了申请表格,当时只是想着让和安做事情之前多少有一点顾虑。
      
      他没料到效果会这么好。
      
      这两周,他们出海的时候遇到好几次在保护区徘徊的偷猎船,和安再也没有做过任何自杀式的挑衅行为。
      
      他看起来已经完全放弃了之前那个用一个美国人的性命换取保护区几年安稳的计划了。
      
      他选择了更迂回更彻底的方法,所以这一次准确的踩着了对方的痛脚,他们和偷猎船来回交锋了那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对方先沉不住气。
      
      完全不在意自己性命,把每一天日子都过成了修行的男人,这次居然愿意开始动脑。
      
      而且一击即中。
      
      维克多摇头晃脑,觉得自己功德无量。
      
      “为什么会选她?”和安放下手里的冰袋。
      
      “她是这半年来唯一一个女志愿者。”维克多耸肩。
      
      和安瞪了他一眼。
      
      “而且,她和你很像。”维克多正经了一点,“不知道为什么,她填写的内容总是让我想到你。”
      
      一样的了无生趣,一样的压抑,一样的对未来毫无兴趣。
      
      和安不再说话。
      
      贝芷意的出现,确实让他改变了很多。
      
      他其实并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孩子的,或许是看到她记录的密密麻麻的和离岛有关的资讯,也或许更早,比她告诉他她不适合任何地方更早。
      
      或许就在她忍着崴脚的痛还下意识跟他道歉的时候。
      
      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姑娘,用她擅长的润物细无声的方法,等他发现大事不妙的时候,他之前决定了的那个自杀式的计划就已经不见了,死亡并不能够成全他的救赎,他换了计划,心里面已经在盘算着如果真的成功,他可以考虑去中国找她。
      
      维克多说的很对,他们很像。
      
      他来这个岛,他做了那么多事,其实也是为了逃避,和贝芷意一模一样。
      
      他需的要累到脱力才能睡着,他需要在海水的包围下才能感觉到安静。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比贝芷意更加胆小。
      
      贝芷意可以回去,而他,不敢。
      
      他皱着眉看着贝芷意紧闭的房门,烟草的味道苦涩呛人。
      
      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和她都放纵了。
      
      已经动了心的感情,缩不回去,甚至在他们两个人安安静静的互相照顾中,驻扎的更深。
      
      他想,他应该是不会愿意再让她回去相亲了。
      
      共同经历了生死,他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看到了她眼底对他的信任。
      
      他需要考虑的多一点。
      
      再多一点。
      
      他从来都没有料到,他会从一个娇滴滴的姑娘身上,获得走下去的勇气。
      
      那一年之后,这是他唯一的一次,开始想让生活慢慢的往好的方向发展,而不是放任自己越来越糟。
      
      而不是,最大的愿望就是客死他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和安,终于开始用脑子了。。。
    为了庆祝,咱们这章留言发红包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