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座岛屿

作者:映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那一整个晚上,贝芷意都心不在焉。
      
      备课的时候下意识的把所有的菜谱都翻译成了中文,挫败之后索性什么都不做,打开了一本英文小说,翻到了第一页,就再也没有动过。
      
      那天晚上天上没有星星,闷热的让人印象深刻。
      
      和安回来的时候,基地里其他人都睡了,他轻手轻脚的放好了自行车,推开门看到贝芷意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
      
      贝芷意在灯下挺直了腰杆,握紧了手里的书。
      
      “还没睡?”和安看起来一切如常,哪怕他们两个已经莫名其妙的整整一周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维克多让我等你回来。”贝芷意声音轻到几乎听不见 。
      
      和安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那个鲨鱼的数据,他说你有专门的记录格式,需要和你交接。”她维持着蚊子叫的音量,语速变快,语无伦次。
      
      和安沉默。
      
      贝芷意悄悄地抬头,悄悄地看他,然后迅速低下头。
      
      她强迫改了很久的坏习惯,在这个闷热的夜里又有了复发的迹象。
      
      “你可以先记录其他的,鲨鱼的数据还是我来。”和安抹了一把脸,坐到了电脑面前,按下了开机键。
      
      他会过劳死。
      
      贝芷意看着他的背影,嘴唇被自己用力的咬到疼痛。
      
      那台电脑性能很差,开机时间很长,很久很久之后,她才看到了登录页面。
      
      她慢慢的起身,把手里的英文书放回原位,收拾好散落了一桌子的教材,低着头绕过和安所在的电脑桌。
      
      那就还是他来吧。
      
      他不会过劳死的,那么强壮的一个人,再晚回来都会去游泳池游一圈才会回房间睡觉的人。
      
      肯定不会过劳死的。
      
      贝芷意在关上房间的门之前,又没忍住悄悄地抬头看了和安一眼 。
      
      他看起来并没有注意到她,他在等待这台破电脑开机完成,闭着眼睛蹙着眉心,电脑的冷光屏照得他的脸苍白的像是在反光。
      
      他很累。
      
      眼底的青影明显,嘴角向下,抿得很紧。
      
      贝芷意握着门把手,那扇实木门突然变得有千斤重。
      
      “和……先生。”她彬彬有礼的、小心翼翼的,“我以前的工作就是 整理数据的。”
      
      所以她做得还算专业,可以帮他做点事情。
      
      不至于让他凌晨两点钟回基地,还得打开电脑上传一堆的文书,三四点钟才能回房间,一大早七点多钟又得起来给大家买早餐,然后就是一整天的出海、忙碌 。
      
      她多少可以帮一点忙,文书工作是她做惯了的 。
      
      和安没有马上回答。
      
      他坐在那里安静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贝芷意手里的门把手被她捏到发烫,闷热的基地里,吊扇的声音在半夜听起来特别嘈杂,一如她现在乱七八糟的内心 。
      
      “我不姓和,所以你不用叫我和先生。”和安在贝芷意几乎要落荒而逃的时候,才缓缓开口。
      
      他用的英文,他的母语。
      
      贝芷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和安很少在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说英语,贝芷意一直觉得这是看起来冷淡的和安潜藏的绅士基因。
      可是今天,他坐在那里,对她说了英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好的。”她用英语回答,又挺直了腰杆 ,“对不起。”
      
      “……”和安的眉头皱得死紧,“距离这个岛三十海里的地方有一个大青鲨保护区,我们主要是负责定时记录大青鲨在离岛垂直和横向活动的情况。”
      
      “我报告里面的内容会比标准版更多一点 ,除了这些活动情况,还有大青鲨的迁徙运动,繁育情况以及偷猎损失。”
      
      贝芷意就这样站在门边拿着本子一条条的记。
      
      她洗了头,头发披散着遮住她半张脸,看起来比刚来的时候更瘦了一点,保守的睡衣睡裤都能看出她不盈一握的腰肢。
      
      “你坐下来对照着之前的表格记吧,不急。”和安内心对自己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了大厅中央的办公桌边,拿出了一叠报告递给贝芷意,“内容很多,你慢慢来,有问题随时问我 。”
      
      他拧着眉看着贝芷意小小步的走近他,红着脸接过了那一叠资料 ,用他熟悉的,比蚊子大一分贝的声音向他道谢。
      
      “谢我干什么。”他笑,嘴角扯了扯 ,坐回到电脑面前。
      
      电脑屏幕里他的倒影只有他自己能看到,他看到他笑得自嘲,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那个安静如鸡的女人。
      
      那个急着回家相亲结婚的女人。
      
      都市女人。
      
      被混凝土钢筋保护得细皮嫩肉,脸皮很薄,对肢体接触敏感,偷偷看他的眼神带着弯钩。
      
      像没有鱼饵的鱼钩,咬上了,就很难挣脱,每动一下,都会痛得龇牙咧嘴。
      
      有很多鲨鱼都是死在这样的鱼钩下,因为挣扎,因为无法摆脱,最后被鱼钩戳穿了整个下颚,死于失血过多或者无法进食。
      
      他有些不耐烦的敲击着鼠标,发邮件的动作急促而粗鲁。
      
      下颚隐隐作痛 。
      
      所以他不耐烦的回头,瞪视那个一直低着头看记录的贝芷意。
      
      “有没有不懂的?”鬼使神差的,这一次他用了中文。
      
      “为什么是鲨鱼?”贝芷意在一堆英文数据中抬头,看到了和安暗绿色的眼眸。
      
      他只要睡眠不足,瞳孔的颜色就会变深,最深的时候,会变成墨绿色。
      
      她……其实根本就没有改掉她的坏习惯,这看起来毫无交集的三个礼拜,足够让她偷偷地摸清楚和安所有的习惯性动作和生活规律 。
      
      “为什么要保护鲨鱼?”她顶着和安暗绿色的眼眸,又问了一遍,坚持用了英文。
      
      为什么会建造鲨鱼保护区,保护这种传说中异常凶猛的吃人猛兽 。
      
      她在一开始申请志愿者的时候,甚至以为这是网站编辑错了,他们要保护的是鲸鱼海豚,而不是鲨鱼。
      
      小樱说,和安最爱鲨鱼 。
      
      为什么是鲨鱼 ?
      
      安静的黑夜,外面蛙鸣虫唱,基地的大灯早就关了,只留了办公桌上一盏小小的台灯 ,剩下的就只有显示器的光亮。
      
      这样的环境,人像是被穿上了盔甲。
      
      和安下意识的中英文转换,也让贝芷意更加放纵自己的好奇心。
      
      这种好奇心同和安没有关系,贝芷意告诉自己,这是她在遇见和安之前就已经有的好奇,这样的好奇,在看到粗糙如和安的男人,居然密密麻麻的记录了那么多详细的数据而达到了顶峰。
      
      她同和安对视,幽暗的光线下,她强迫自己压下心里面那些奇怪的情愫。
      
      “鲨鱼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动物之一,比恐龙还要早出现一亿五千万年,是地球上第一个有颌骨的脊椎动物。”
      
      他和她之间隔着空旷幽暗的基地大厅,她的脸在荧黄色的台灯下散发着柔和的光。
      
      凌晨两点半空无一人的基地大厅里,他听到自己用很正常的语气在对她讲述他对无数志愿者讲过的话。
      
      那些被诸多传说和影像掩埋掉的,关于鲨鱼的真实故事。
      
      “地球上所有新生命的进化都受其天敌的影响,鲨鱼的存在,让海洋生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进化,甚至促成了新物种。”
      
      “鲨鱼,是世界的缔造者。”
      
      贝芷意在灯光下微微仰头 。
      
      “你很喜欢鲨鱼?”她记得小樱说过,和安喜欢大青鲨。
      
      “不喜欢。”他微微的笑了,“它们太蠢了,我巴不得它们没有背鳍,没有大块头也没有那些尖牙。”
      
      明明是猛兽的样子,却最终只能被人类追杀到几近灭绝。
      
      躲过了白垩纪的大灭绝的家伙 ,却死在了人类的口腹之欲上。
      
      “我们保护它,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他们不能灭绝 。”
      
      “鲨鱼消失了,海洋的食物链就会产生生态混乱,海洋变化了,陆地上的生物也一样会发生变化 。”
      
      “世界的缔造者消失了,这个世界就总有一天会回到被缔造之前的样子 。”
      
      贝芷意维持着仰头的姿势微微张开了嘴。
      
      “它们会消失么?”那些传说中的食人兽,那些电影中仅仅凭着一己之力就可以掀翻轮船的家伙,会消失么?
      
      “会。”
      
      “处在食物链顶端,就意味着海洋中大部分的重金属最后都会在它们身体累积,鲨鱼近几年的繁育情况已经越来越不容乐观。”
      
      “更何况,鲨鱼身上还有鱼翅。”和安嘴角弯起了嘲笑的角度。
      
      “我以为……现在吃鱼翅的人很少了。”前两年网上开始了铺天盖地的禁吃鱼翅的宣传,她以为现在饭店里的鱼翅已经很少了 。
      
      和安低头笑了。
      
      “野生动物走私黑市的利润仅次于毒|品和军|火,这样的利润,足够让一些落后贫穷的国家大开绿灯铤而走险。”
      
      在贫穷面前,环保算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个人不是沈惊蛰和江立,所以哪有那么粗暴啦!
    今天的更新有点短(但是也日了三千君
    主要这个话题比较沉重,太长了会变成教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