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有鬼

作者:touchinghk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开福寺

      她举手投足,都与他们这些走江湖的三教九流格格不入。谈吐教养气质,常常不经意间透露出往日生活的影子。
      他的怀疑得到了印证。
      詹台真的不懂,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漂亮女孩,为什么不按部就班找工作考研究生公务员再嫁一个良人?为什么她这样的女孩,要混迹在死人堆里,和流氓地痞妖魔鬼怪打交道?为什么她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却要自甘堕落?
      
      话虽问出口,詹台心里却一点希望都没有,心里估摸着她不是沉默应对,就是出声怼他。
      可方岚抬眸瞥了他一眼,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话。
      
      他此时形容狼狈,午后阁楼如此地闷热,他的黑发湿成一缕缕贴在额前,英挺的鼻尖沁出豆大的汗珠,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眼里闪着期冀的光。
      像只小哈巴狗一样。
      
      方岚有些心软,虽然不想再和他有太多的羁绊,还是低下头,不动声色地说:“嗯。”
      一个字而已,詹台却大喜,受了她的鼓励,干脆一股脑地把心底所有的疑问都倒了出来。
      
      “你上的哪所大学?学的什么专业?”
      “你今年到底多少岁?以前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来干这行啊?”
      “你之前说师门严谨,只教了你认法器,没有教你认鬼怪。我打听了一圈,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规矩。你到底师承何人?和阴山十方有关系吗?”
      “啊,对了,还有,你为什么昨晚那么害怕住酒店?”
      
      他机关枪一样问出一连串问题,方岚脸色越来越沉,心口一阵阵揪痛,痛得她仿佛呼吸不上来。她也想说,她也想不顾一切将一切都说出来。
      这条路她一个人走了太久太久,太孤独也太痛。
      可她不能说。
      以前或许是忌惮他的身份和初心,不敢说;可现在,正是知道了他的良善,所以不能说。
      
      她不想被他看出端倪,便装作不耐烦地拿勺子磕了下饭盒边沿:“吃饭!”
      詹台闭了嘴,拿勺子舀了一口粥放进嘴里。
      淡出鸟了,没什么味道。
      詹台不满地咂咂舌头,忽然想起一件事,哈了一声扭头问方岚。
      “你爱吃过桥米线,是云南人吗?”
      
      云南人也很能吃辣。
      他们曾在重庆吃火锅,他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北汉子都被辣得满头大汗,她却像没事人似的,脸色都没变过。
      
      方岚心脏停跳了一拍,之后便是绵延不绝的疼痛。
      云南。他说云南。
      
      她动作一顿,险些将头埋进怀里,牙齿将嘴唇咬得泛白,齿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不是。”
      詹台半个字也不信,可是看她手指用力攥着勺柄,连关节都开始泛白,他又一阵心软,再不忍心开口逼她。
      
      他沉默了一下,换了个话题。
      “公交车上的杜鹃花,你查出什么情况了吗?”
      
      方岚明显松一口气,连语气都轻快起来,说:“我第一次看见那朵花,就觉得样子有些奇怪,既不像是照片,也不像是油画。”
      “我拍了照片拿回电脑上放大了看,才发现花瓣之上细细密密一层层绣线,是衣服上绣的花。”
      “这朵杜鹃花是湘绣。我拓下花样查了很久,终于在一件戏服上比对到了一模一样的花纹。”
      
      詹台侧脸看她,以前就知道她古灵精怪鬼心思多,但倒真的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聪明,能拓下一朵杜鹃花,在网上、在图书馆、在博物馆,满世界地耐下性子查资料,才终于查到花鼓戏的旦角戏服上面去。
      
      放在平日,他早满口甜言蜜语将对方夸上天。可今天对着她,他的舌头就像打了结,赞赏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微微点了点头,说:“我前天到长沙,在火宫殿的戏台子上看到你了。”
      
      方岚有点诧异,解释道:“查出是戏服之后,我就加了个花鼓戏爱好协会的微信群,群里组织活动,就一并跟着去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不替人家唱戏,人家凭什么借你戏服穿?”她说得轻描淡写。
      
      詹台好奇:“你怎么连花鼓戏都唱得有模有样?也是临时现学的吗?”
      方岚却答得含糊:“我唱得不好,也就学个皮毛。他们总让我上台,说是因为我扮相好看。”
      
      扮相是真的好看,詹台回想起她穿着红裙站在台上,艳光四射容色慑人,底下观众围得水泄不通,都是在起哄夸她漂亮。
      
      方岚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一开始进这个业余戏班子,只是想多了解一些戏服的绣样,最好还能借出一件来查查。可是后来跟他们混熟了,倒听了一件挺有意思的八卦。”
      
      这些业余的戏班子,当然租不起人民路上的花鼓戏剧院。
      好在就在开福寺旁边,有一家废弃多年的老剧院。一层早都出租给了商铺卖些包子早点,二层却还保留着往日的戏台。
      戏台两边夹道零零散散放了几个破旧的玻璃柜子,里面摆了些上了年纪的旧道具,就在门口挂了个博物馆的牌子,进门还要收两元门票。
      
      方岚第一次跟着他们戏班子活动,险些跟门口收钱的老头儿吵了起来。说是卖门票,却连票根□□都没有,空口白牙一张嘴,摊手就是要钱。
      同行的老阿姨赶紧拉住她,劝道:“你跟他计较个什么哟,半条命入了土,连女鬼都不怕的人,还会跟你这个小丫头讲道理?”
      
      方岚心头一动,问:“什么女鬼?”
      
      阿姨笑得八卦又市侩:“知道为什么这么好的地界,没人敢拆迁吗?”
      
      “闹鬼呀。”
      “穿红衣服的厉鬼,听说还是不得好死的女鬼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还有很多非常精彩的故事,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