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有鬼

作者:touchinghk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橘子洲

      “车前的摄像头清清楚楚拍到了吴悠上车的画面,中午1点05分。”老吴机械地重复曾经说过数不清多少次的描述,“可是直到公交车停靠在终点站火车站,前后两门的两个摄像头却从来没有拍到吴悠下车的时间。”
      
      换句话说,吴悠在中午一点钟搭乘公交车之后,再也没有下过车。
      上车时活生生的大一男生,却凭空在公交车上消失了。
      
      这事说出去,再没有人肯信。
      
      老吴沉默片刻,轻声说:“最开始的时候也提出过许多种可能性。也许吴悠在公交车上睡着了,等到醒来已是晚上,车门紧锁,所以从车窗爬了出去。”
      “也或许车门的摄像头出现了问题,没有能够成功捕捉到吴悠下车时的画面。”
      
      最开始的时候也曾经铺天盖地找过,官方的、自发的、媒体的还有警方的各种力量。詹台隐隐约约有印象,一个多月前也曾在自己的朋友圈内见过这则寻人启事。
      可是所有的线索都石沉大海。长沙全市监控几乎被翻了个遍,老吴私下里将悬赏提到了五十万,却除了一个接一个的骗子电话之外,再也没有接到过一星半点靠谱的消息。
      
      詹台听到这里微微蹙了蹙眉头。
      丢了孩子的父母,有着旁人不可想象的细致和敏感。老吴立刻意识到了詹台表情的变化,目光如炬紧紧盯着詹台。
      詹台摇摇头,解释道:“前不久在重庆刚刚经手一单类似的失踪案。受害人和吴悠一样失踪了一个月,好在最后平安无恙。”
      “重庆案的受害人失踪在傍晚的小路上,最后查明,他失踪的一个多月是被传销组织控制住了。”
      
      老吴眼中又悲又喜:“我们也曾经按这个方向去查过,可是一直也没有好的结果。”
      詹台点点头。
      小张失踪恰逢当晚停电,他一人在小路上散步,被传销组织抓上了面包车,一路并没有任何人目击,不然也不至于拖一个多月才能破案。
      而吴悠失踪,却是在大中午的长沙闹市区,一辆载满了人的公交车上。
      
      “真要是传销来抓人,动静不会太小。整车人多少应该有点印象,监控也不至于完全拍不到。”詹台沉吟,“就算吴悠搭乘公交车是为了回家,又怎么会选择期末考试之前的关键时间?”
      “吴悠如果打算坐车回家,又怎么会一点随身行李都不收拾?又怎么会和同学约定好晚上一起去图书馆上晚自习呢?”
      
      詹台顿了顿,不愿继续往下说。
      面前站着的老吴半眯着眼睛,后背紧紧靠在椅子背上,右手抚着胸房大口大口喘气,很难过的样子。
      詹台十分不忍,上前轻轻拍了拍老吴的肩膀,等他平复心情。
      
      老吴良久之后才喑哑着声音再度开口:“詹大师,不瞒你说,我这个人一辈子从不进寺庙佛堂。”
      “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我没有信过一次。就连吴悠妈妈当年弥留,我都没有祈求过上天,也没有信过神佛。”
      
      詹台有些疑惑:“你既不信问卜八卦,为什么要花重金请了我来?”
      
      老吴从怀中掏出手机相册,颤着手指翻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老旧的公交车座位,而灰蓝色座位椅面之上,清晰德透出一朵血色暗红的杜鹃花。
      
      “吴悠失踪整整一个月的时候,我已经濒临绝望。”老吴低声说。
      
      “濒临绝望”四个字,哪里足够描绘一个失去了孩子的父亲?事实上,那时的老吴已经神思恍惚,晚上难以入睡,清醒之后都像是重复同一个巨大的噩梦一样痛苦不堪。
      都说人生来是在历劫,老吴无数次站在高楼上望着脚下川流不息的车流,想自己为什么还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忍受这样锥心裂肺的痛苦。
      
      找到儿子已经是他唯一的信念。可是案件迟迟没有进展,一个又一个有希望的线索逐渐幻灭,越来越多新的案件积压,而吴悠的失踪随着热度渐渐过去,愈发看不到破解的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道婆找到我。”老吴神情疲惫,继续说,“她告诉我了一件事。”
      
      吴悠失踪后,公交车被封存将近两个星期,用以收集证据调查案情进展。在按照失踪人口处理案情陷入胶着之后,公交车被还给了运营公司。
      运营公司打扫一番准备重新将公车投入使用,却发现在吴悠失踪那天曾经坐过的座位上,竟浮现了一朵暗红色的杜鹃花。
      
      “擦也擦不掉,洗也洗不去,像是印刻在椅面上的一朵血红色的杜鹃花。”老吴说,“公交运营公司的人大为吃惊,将这件事告诉警方之后,还私底下请了几位道上出了名的大师前来查看。”
      
      “找到我的,就是其中一位姓陆的女法师。”老吴轻轻说。
      
      詹台猛地抬头,眉头紧锁:“姓陆?女的?”
      
      姓陆的女道长,除了化名陆幼卿的戏精方岚,还能有哪个?
      詹台想到火宫殿戏台上的那惊鸿一瞥,心里不由有些烦躁。
      老吴点头,略略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惭,说:“是的。陆道长为人良善样貌出众。她告诉我这个消息,我也心存感激。只是…陆道长在江湖上名头不显,我也想多听听不同人的意见…”
      
      詹台立刻明白老吴的言外之意,不由心里噎了一下,一方面为自己在江湖中的超然地位有些沾沾自喜,一方面又多少对方岚有些同情。
      世人对女子要求甚高,同等能力之下,女人想依靠能力扬名立万,要比男人艰难得多。
      就好像方岚,机灵聪明敬业又认真,业务能力也不差,对他手上的法器知之甚深了如指掌。
      可是江湖上有关她的消息,却从来都是些阴山十方传教妖女的传闻,和围绕着那张出众的面孔的花边新闻。
      
      老吴想必在方岚拜访之后,特意着人打听过。
      打听到的,都是些围绕着方岚的流言蜚语。老吴虽然感激她,但是对她的业务能力并不信任,这才专门找到詹台来探访吴悠失踪一案。
      
      吴悠搭乘的立珊线途径中南湖南两所大学。高校自来多传言,公交车撞鬼的故事被传得有板有眼。
      老吴就算曾经是一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在看到方岚给他展示的那张诡异的杜鹃花的照片之后,也忍不住对儿子离奇失踪的真相产生了怀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家里事情很多,我和先生都很忙。
    先生原本六月要考试,前两天郑重告诉我,他估计会挂科,考不过了。
    我:“考不过就考不过呗。还能离咋的?”
    得到老婆谅解的先生,明显轻松了很多。
    于是我今天听到他在厨房快乐地哼歌:“今年考试考不过啦,明年总要考一遍呀。明年没有世界杯啦,今年我就先看球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