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有鬼

作者:touchinghk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坡子街

      今年七月,再逢师父和哥哥的忌日,詹台郑重其事跪在灵前。
      一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世界和平。
      二愿师父和哥哥早日洗清罪孽重新投胎行善积德圆满一生。
      三愿有生之年得上天庇佑,再也不要见到方岚这个妖女。
      
      发愿这种事,自来心诚则灵。
      所以詹台后来很是后悔,那天发愿就该把不见方岚放在第一个,怎么世界这么大,他运气却这么糟。明明已经从重庆来到了长沙,居然还能在火宫殿遇见她?!
      
      也怪他,难得到了一个新城市,非要跑去吃些当地的名产小吃。火宫殿名冠三湘,詹台下了火车直奔坡子街上的总店,进门上了二楼,麻溜点了糖油粑粑臭豆腐姊妹团子和红烧肉。
      他一时没收手点得多了些,等到一气儿吃完才觉得有些撑,干脆四周走走逛逛,顺便消消食儿。
      
      整条坡子街人群熙熙攘攘,入夜之后更显热闹,每隔两步便是一个街边小食摊,詹台被那香味馋得不行,到底还是买了一串剥好的荸荠拿在手里边走边吃。
      转过街去,入眼就是火宫殿的牌坊。詹台优哉游哉跟着人群往里挪动。正殿就是火神庙,偏殿就是观音和财神,一个求财,一个求子,老生常谈。
      自来偏殿香火最盛,詹台既不求财也不求子,便草草扫过不甚在意。
      
      可出乎他意料之外,今夜的火宫殿中,人气最旺的既不是两个偏殿,也不是正殿。
      而是偏殿一旁的戏台。
      
      戏台虽然不大,但很精致,两边各挂了一串火红的灯笼,上面写着“一曲熏风”。戏台搭得也高,台下观众前前后后围得水泄不通,詹台仍能清楚地看见台上的演员。
      
      他一眼就看见了方岚。
      她穿着正红色的戏服,拿着一把粉红色的羽扇半遮着脸,顾盼生辉神采飞扬,唱着一出花鼓戏《刘海砍樵》。
      
      詹台险些以为自己眼花,连忙向前挤了两步凑近了些。许是夏天天热,戏服发饰又厚重,演员脸上都没有重妆,只微微挑高了眉梢抹红了双颊,愈发显得方岚艳丽无双容色逼人。
      她的唱腔算不得好,胜在表情生动姿态优美,那古灵精怪巧笑倩兮的样子,活脱脱就是《刘海砍樵》里的狐狸精胡大姐。
      
      詹台冷哼一声,狐狸精说的可不就是她?又会说谎又会演戏手段一箩筐,生着一张这么清纯无辜的脸却耍的人团团转。
      他此时想到她,心底还有点发怵,那张脸生的再美也不愿多看,生怕再和他扯上一丝干戈,干脆转身从人群中蹭了出去,经过观音殿的时候还特意停下脚步,又求了一番菩萨保佑,不要再让方岚见到他。
      
      詹台这次来长沙,是受人所托。
      
      上周末,詹台接到了宋书明的电话。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林愫怀孕了。
      坏消息,却是偏偏赶在这时候,林愫刚刚才接下一单案子,客户连定金都已经支付,急着找寻失踪的儿子。
      
      詹台与林愫相识多年,早已经当她是亲生姐姐。自林愫和宋书明结婚之后,每年春节他便也有了归宿。他口中的回家,回的就是林愫和宋书明的家。
      做他们这一行的,子女亲缘大多福薄,想要有自己亲生的儿女都是在奢望。林愫和宋书明行善多年,想是终于有了福报。林愫怀孕的消息传来,詹台竟比宋书明还激动几分。
      
      “我们本来只想随缘。林愫身子弱,我也没打算这么早要孩子。”宋书明的声音低沉,淡淡的喜悦夹杂着浓浓的担忧,詹台听在耳中,整颗心跟着向下沉了一沉。
      “林愫姐既然有了小宝宝,就不要让她来回奔波,万事以她的平安健康为重。”詹台斩钉截铁对宋书明说,“除妖捉鬼的事你帮不上忙,还不如留在家里好好照顾姐姐。”
      “客户这边,我来替你们搞定。不就是一件失踪案嘛,我没做过一千件也做了九百九十九件,有什么难?”詹台压根没当回事,收拾了衣服行李便买了火车票。
      
      他嘴里答应得虽然轻松,但接这案子却着实有些没底。
      林愫和宋书明这几年在道上声名鹊起,找上门的大多是些旁人处理不了的疑难杂案。
      这次这个案子,詹台听说来龙去脉之后也觉得十分棘手。
      
      不为别的,因为这是一个几乎人人都曾经听说过的“经典鬼故事”。
      
      所谓经典鬼故事,就是每个城市都曾经流传过的那些,大同小异,无非是换个地点换个人物。
      比如某某学校新校址曾经是一片乱葬岗万人坑啦,有学生半夜在校园中游荡,撞见了穿着整整齐齐古代衣服的侍女或者士兵啦。
      
      又或者某某大厦动土之前没有看好风水,一不留神挖穿了龙脉遭到了报应,施工的时候便有工人意外身亡,大厦建成之后每年都会有孤魂野鬼前来索命。
      再或者,更经典一点的,午夜出租车司机载了一个白衣白裙的长发女子去荒郊野岭,下车的时候女子给了一沓百元大钞,司机高兴拿回家一看,才发现那一沓钞票都是冥币云云。
      
      “还不是司机傻逼!没看清楚真钱□□,回家又怕老婆责骂,黄汤灌几杯下肚脑洞大开,编出个没脑的蠢故事。”詹台愤愤不平地对老白吐槽,“倒把黑锅都扣在鬼怪头上,这不是欺负人女鬼不会说话吗?”
      老白欠了詹台的钱,在他面前恨不得将他捧上天,顺着他的话不迭点头道:“是是是,都是司机的错,司机编故事,司机是个耙耳朵。”
      
      这些网上铺天盖地霸占中高校女生宿舍夜谈的“鬼故事”,詹台自来最是不屑一顾。
      可是这一次他到长沙接手大一男生失踪案,竟是活脱脱的一个“宿舍鬼故事”。
      
      “相传长沙公交立珊线改道之前的终点站是湖南大学,而不是现如今的中南大学。曾有一位湖南大学的男生,半夜搭乘公交车回家。车开到一半,一个老头儿突然拽住那男生破口大骂,非说那男生偷了他的东西。两人在车上大吵,男生一身清白自然不服,和那老头儿一起下了车要去派出所讲理。”
      “哪知刚下车,老头儿立刻拽住那男生说,小伙子,你可得感谢我。你知不知道刚才那辆公交车上,除了你和我,别人都没有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