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有鬼

作者:touchinghk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聚贤岩

      詹台咬牙切齿地在房间里面四处翻看,万万没想到自己聪明一世竟然在阴沟里翻船,着了这么一个女妖精的道。
      迷香!她竟然拿他包里药妖物的迷香来对付他!
      
      詹台恨不得捶胸顿足骂自己猪油蒙了心,当初是从哪里看出来她漂亮聪明读书好有家教的?真真是人不可貌相,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詹台心下发了狠,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整间屋子抽屉橱柜挨个翻个底朝天,非要找出她到底是何方妖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方岚租住了一间老破小一室一厅,卧室中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简易的衣柜。他走到衣柜前,清一色的裤子短袖衬衫毛衣,没有看见一条颜色鲜艳的裙子,就连床上的床单被褥也是深灰色,朴素冷清至极。
      客厅除了茶几和沙发之外再无旁物,没有电视,一台机型很老的笔记本电脑被压在了卧室的枕头底下。
      
      詹台翻开方岚的笔记本电脑,待机状态的电脑跳出了密码页面,背景却是一张森系照片。
      绿意葱茏的森林里,穿着白衣白裙的一对情侣携手走在一段铁轨之上。照片照到的只是背影,看不出脸,也判断不了到底是网上找的图片还是方岚自己的照片。
      
      詹台关上了电脑,最初的怒意平息之后又开始思索,方岚偷走了他满是法器的背包,到底要逃去哪里?
      他应该报警吗?她会留在山城中,还是会连夜搭车前往别的城市?白骨梨埙在她手中,那他的身份又有没有暴露的风险?
      
      詹台的脑袋仍隐隐作痛,那扇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窗户仍在发出刺耳的碰撞声。詹台伸手关上窗户,窗外雨声雷动天空暗黑,丝毫不见他们回来时候还曾看见的月亮。
      他不经意间想到月亮,又自然而然想到月牙形状的黑犬牙。
      
      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窜入脑中。
      方岚突然诡异地邀请他上楼,就是在他拒绝了她要看黑犬牙的要求之后。
      而他昨晚之所以不愿将黑犬牙给她,正是因为脱口说出“亲身试验”的除妖方法之后隐隐的后悔。
      
      詹台一瞬间知道方岚带着他一背包的法器去了哪里。
      
      他几乎是半摔半跳跌跌撞撞飞奔下了楼。
      等下了楼,詹台看向楼道前方,脚步一顿一摸裤兜,狠狠骂了句娘。
      
      方岚把他的电瓶车骑走了。
      
      詹台辗转赶到的时候已经将近四点。
      雨势已经小了许多,黑黝黝的江水之上红色的千厮门大桥显得格外静谧。
      没有行人,也没有车经过。
      詹台深吸一口气,走在千厮门大桥上。
      
      桥不算长,步行走完全程不过十分钟。
      两岸的灯火在雨幕之中格外朦胧。视线被遮挡,耳畔尽皆雨声坠落在桥面之上,五感被阻,恐惧感就不能自抑地迎面袭来。
      
      詹台抿了双唇,只想尽快找回法器握在手中,也好心中能更有底气。
      
      他迎着风雨快走到桥中央,远远瞥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摇摇欲坠地挂在桥侧的栏杆上!
      
      “方岚!”詹台心中大骇,怒吼道。
      那女孩转过脸,黑发凌乱风中飞舞,四散着遮住了她大半个面庞,宽大的白色罩袍被风吹得鼓起,更显得她身形纤细。
      
      詹台一声大喊,方岚像是意识到他快过来,更将半个身子探出桥外,只靠着纤细的手臂抓住身后的栏杆。
      詹台朝她玩命跑来,用尽全身气力,像是这辈子都没有如此用力过。
      
      他跑得太快而地面湿滑,只一个趔趄便一头扑倒在地上,脑后一阵剧痛。
      詹台伸手一摸,路灯下一看竟是满手的鲜红。抬头一看,方岚却仍在远处冷冷地看着他,好似一张随风飘零的纸剪小人。
      詹台还不待反应过来,原本跪坐的姿势竟又吃力不住,一头栽倒在面前的积水中。
      
      他再迟钝,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
      不知是什么鬼物,竟从背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袭击他!
      最可怖的是,他直到被巨力掼去水中,都还没有意识到究竟是什么东西砸倒了他!
      
      桥上积水甚厚,詹台紧紧闭上眼睛,干脆将头埋在水中。
      方才那妖物一击即中,便是他在明它在暗,他此时手中没有法器,冒然相对搞不好要丢掉小命,还不如干脆装死,趁机将事情捋捋清楚。
      
      他第一次被怪物击中后脑的时候,方岚一直在默默注视着他,分明看到他受伤,却连一句话也未曾说过。
      詹台心下发寒,突然回忆起上半夜两人在楼下的那一番对话。
      
      “如果真的是老白说的那样,那我们找一对青年小情侣当做诱饵,到大桥上试验一下不就行了?”
      当方岚问到如何诱出河妖的时候,这是詹台回答她的原话。
      
      她在家中迷香放倒了他抢走了法器,却为什么没有将他绑了起来?如果是为了抢走法器远走高飞,将他绑起不是更能延缓他追出的时间?
      她既然要用迷香,为什么不下的剂量大一些,干脆让他睡足整夜呢?
      为什么窗外雨大,她却特意留一扇窗正对着他的脸,是不是预料到雨滴会打到他的脸上将他吵醒?
      
      詹台自背脊生出寒意一直冷到了心里。
      他中了她的计!
      她不是为了查案情急之下才抢去法器来到千厮门大桥。
      
      她扮天真乖顺纯情,布下天罗地网。
      而她一开始设下的局里,他就是那被她当做诱饵的“情郎阿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往下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