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女神不放松[娱乐圈]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唐映雪翻了个白眼:“不是男朋友,是我要订婚了。”她愤愤地捶了一下床,“我明明还是个少女,怎么就要订婚了!真是气死我了!”
      
      “跟谁?”
      
      “就那个严锋,你认得的。”唐映雪叹了口气。
      
      蒲一凝关灯躺下:“哦,严锋啊,不是你同学吗。”
      
      “就是同学才不好啊!我又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两个熟悉的陌生人突然要订婚,怎么想都很尴尬吧!”唐映雪忧郁道,“我今天就是想在单身前进行一次最后的狂欢的。”
      
      蒲一凝有点困,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别想了,睡吧。”
      
      蒲一凝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来,摸起手机一看才六点半,刚想再睡一会儿,忽然觉得身边少了个人。
      
      她坐起来,裹了件外袍出屋找人,结果在客厅里发现了唐映雪。
      
      唐映雪倒是一点都没有做客的自觉,不仅自己开了暖空调,还从冰箱里摸出了一罐酸奶喝,要不是家里没有零食,蒲一凝敢肯定她会毫不犹豫地拆包。
      
      唯一还有点良心的就是看电视知道要静音。
      
      蒲一凝站在楼梯上道:“你没睡觉吗。”
      
      唐映雪:“睡不着。你回去接着睡吧,别管我。”
      
      蒲一凝说:“你没事儿吧?不就订个婚么。”
      
      唐映雪:“哼。”
      
      蒲一凝下楼,坐到她旁边:“你和严锋最近联络过么?”
      
      “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就是商业联姻。”唐映雪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最讨厌的就是严锋这个人很正派,一点都没有花花公子的那种习气,我和他一点共同语言都没有。我爸看上他也就是想找个保守派压制我。”
      
      唐映雪黏黏糊糊地靠在她的肩头:“一凝,我好羡慕你啊。”
      
      “羡慕我什么。”
      
      “你都没有被催婚啊。”
      
      蒲一凝保持沉默。她没有告诉唐映雪,如果她没有选择回国,而是留在国外,恐怕也已经要订婚了。
      
      她把目光转到电视机上,看了半分钟,突然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表情顿时一僵。
      
      电视机静音,她先前又没注意,这会儿才发现竟然放的是《胭脂山河》。
      
      还是标清版。
      
      “你怎么突然看起电影来了,这么糊也看得下去。”蒲一凝试图寻找遥控器。
      
      “随便调的台,怀旧剧场嘛,本来不想看的,突然发现女主角长得和你迷之相似,就看下去了。”唐映雪从抱枕后面找到遥控器,打开声音,“真的,好像的,等会儿镜头切到她了我指给你看啊!”
      
      蒲一凝:“……”
      
      好巧不巧,现在放的正是她拍了五遍的雪夜奔跑那一段。
      
      夜深星沉,宫女起夜为寝殿换上新的暖盆,却借着烛光,发现床上早已空无一人。
      
      宫女吓得尖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陛下不见了!”
      
      以女帝寝殿为中心,整座皇宫霎时灯火通明,人影匆匆。
      
      而在纷乱的脚步声之中,一抹红色的衣裙在长廊间一晃而过,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待到声音渐渐远了,女帝才走了出来。
      
      明明是深冬,她却好像感觉不到温度,长发披散,唇心点朱,身上只有两层薄薄的纱衣,明艳似血,逶迤在身后。
      
      她站在御花园的走廊栏杆之上,仰望着头顶漆黑一片的夜空,然后一跃而下。
      
      下面是一片极为广阔的御池,平日里碧波荡漾,此刻却早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远处隐隐有巡逻队的火光跃动,冰面泛出微微的冷色。
      
      她稳稳地落在冰面上,静默了片刻,而后开始发足狂奔。
      
      长长的裙摆被狂风吹起,大片大片的赤红摇曳在身后,宛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
      
      冷风灌进喉咙,她脸色惨白,一双瞳仁却是黑得透彻。
      
      她边跑边嘶吼道:“谢沉归!谢沉归——”
      
      天空中渐渐飘起了飞絮般的小雪。
      
      宫人们听到她的声音,连忙往御池方向赶来。
      
      她脚下一滑,重重跌落在冰面上,黑发红裙铺散开来,似一朵霎时枯萎的花。她仿佛听不到外围那些宫人的呼声,只发狠地捶着冰面,仰起脸来望着上空。
      
      雪越来越大,簌簌地沾在她的头发上、眼睫上、嘴唇上。
      
      “陛下!陛下!”走廊里聚满了焦急的宫人,却又不敢贸然跳下,生怕人多压垮了那层冰。
      
      女帝忽而踉跄着起身,转过头来尖叫道:“滚!都给朕滚!”
      
      宫人们哗啦啦跪了一地。
      
      “陛下!”几位最精锐的羽林军卸了厚重的盔甲,跳到了冰上,缓缓朝她走来,“陛下玉体为重,有什么事回宫细说可好?”
      
      “不!不要!”女帝摇头,“你们都是骗子!说,你们把谢沉归藏到哪儿去了?他为什么不来见朕!”
      
      宫人们瑟瑟发抖,羽林军们对视一眼,还是坚持道:“请陛下先随臣等回宫吧!”
      
      他们朝前一步,女帝就后退一步。她厉声道:“让谢沉归来见朕!朕就在这里等着他!”
      
      “陛下!”
      
      “还不快传旨!是要等朕砍了你们的脑袋吗!”
      
      羽林军终于无法,齐齐跪下,低声道:“启禀陛下,谢相他……他两日前,已经被陛下赐死了。”
      
      天地间一片静默,风雪席卷,没有人敢抬头看女帝的表情。
      
      女帝缓缓睁大了眼睛,茫然地眨了两下。
      
      “谢相……死了?”她喃喃着,眼中忽然爆发出一种奇异的色彩,像是整个人突然醍醐灌顶,清明了许多。
      
      她喉头微动,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对,对,朕想起来了,一杯鸩酒,朕赐死了他。”
      
      她直起腰,双手负在背后,微微抬起下巴,姿态像一个合格的帝王一样。
      
      一滴滚烫的泪倏而从眼眶中掉落,滴在雪白的足边。而她的唇角却极大地扬起,露出一个属于胜利者的微笑:“没错……谢相他欺君罔上,狼子野心,实在该死。”
      
      宫人们为她穿好鞋子,披上大氅,小心翼翼地送她回宫。
      
      大宫女出手搀扶,女帝的手搁上来的一瞬间,大宫女被冻得轻微哆嗦了一下。
      
      女帝瞥了她一眼,而后自言自语般地道:“朕今晚怎么这般糊涂……”顿了顿,“木槿,朕今年多大了?”
      
      大宫女轻声回答:“回陛下,过年十八。”
      
      “十八么……”她轻轻笑起来,“原来朕才十八啊。”
      
      她将下巴埋在毛绒绒的领子里,道:“京城里很久没这么冷了。上次池水结冰的时候,朕还是帝姬,想去冰上玩,他跟朕说,冰很薄,不能去——转眼这么多年,朕今日才知,他那时候就满口谎言。”
      
      “你看你看,有没有觉得很像?”唐映雪激动地指着电视机道,“不过人家看起来特清纯特少女,你就长得太市侩了,人家看我一眼是心动的感觉,你看我一眼我就是抢钱的感觉,气质不行。”
      
      蒲一凝:“……”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唐映雪女士?
      
      她起身把电视关了:“我要去上班了,麻烦你也迅速收拾好自己,以及把你产生的垃圾顺便处理掉。”
      
      唐映雪仰头看着她上楼梯,叫道:“哎哎哎!如果我爸打电话问你,记得要说我跟你去泡温泉了!就我俩经常去的那家!”
      
      “知道了。”
      
      吃完早饭,蒲一凝和唐映雪出门。
      
      两个人不顺路,于是分道扬镳,唐映雪为了不暴露行踪,特意没有叫家里司机来接,只打了辆车走,蒲一凝则自己开车去上班。
      
      不出所料,路上早高峰堵车。
      
      她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方向盘,忽然就想起刚才唐映雪看了一半的影片。
      
      她的人生,就好像以这部影片为分界点,被一分为二,隔离开来。
      
      这部片子不是什么黑历史,到现在仍然是偶尔会被提起的经典影片之一,甚至还帮她取得了华雀奖最佳女演员的荣誉,她没有道理排斥。
      
      她确实没有排斥,只是不大愿意在人前提起。
      
      观众所知道的宁朦是一个对外推出的十六岁女孩子的形象,她乖巧又灵动,温柔又含蓄,用以前的话来说,是典型的“玉女”,众星捧月,风光无限。
      
      可惜那不是她。
      
      她不想顶着一个“昔日玉女十年后再复出”这样狗血的名头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她更愿意当一个真实的人,以蒲一凝的名字做自己的事业,所以她没有告诉那些后来在国外交的朋友,她曾是国内最年轻的华雀影后。
      
      不过她抽身得实在太早,当时的媒体又不如现在发达,没了她的消息,打听也打听不到,渐渐地,她就被大众遗忘了。
      
      正合她意。
      
      早上九点,她抵达公司。
      
      人事给她拿来一袋资料:“这是我筛过之后的人,蒲总您看下。”
      
      蒲一凝看了看,让秘书去给她泡了杯黑咖。
      
      唐映雪这个不省心的主,连带着她也没睡好。
      
      打开文件袋,里面厚厚一沓演员资料。
      
      人事已经按男女和年纪给她归好类,蒲一凝一边抿着咖啡一边翻看,渐渐皱起眉头。
      
      她问人事:“这些人你从哪里找的?”
      
      人事说:“之前公司不是对外招过一次么,有些演员是自由人,自己投了简历来,还有的是一些其他公司的艺人,合约快到期了等着找下家。”她端详了一下蒲一凝的脸色,小声道,“蒲总,正铭之前的不景气有目共睹,现在的嘉令又还没有做出成绩,很多人都在观望状态,我们也没办法……”
      
      “这些人你都看过他们的影视资料了么?”
      
      “呃……”
      
      蒲一凝盯了他一眼,人事讪讪一笑。
      
      蒲一凝说:“我是看你原来工作能力还不错才留你的。嘉令是嘉令,正铭是正铭,不要把正铭的一套带到嘉令来。我不缺顶你这个位子的人。”
      
      人事立刻收敛了笑意,低头道:“我知道了。”
      
      蒲一凝抽了几张纸出来:“这几个人的影视资料收集一下,然后发我邮箱。”
      
      “好的。”
      
      人事出去后,办公室里就剩了她一个人。
      
      她端着咖啡走到落地窗前,想起没有着落的艺人,心里不免涌起一阵烦躁。
      
      怎么才能……挖到又有颜值又有实力的艺人呢……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来。
      
      他们昨天刚刚见过。
      
      他在接近零度的天气里下水反复拍戏,却仍然保持着很好的表现力。
      
      ——年轻、鲜活、敬业。
      
      虽然晚上的相遇他显得有些鲁莽,不过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问题。待人接物的礼仪问题,自然会有课程要上。
      
      蒲一凝想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给褚茵发消息:“能把你们组那个演统领的小演员资料给我么?就昨天下水拍戏的那个。”
      
      十分钟后褚茵回消息:“你要干什么?”
      
      “想详细了解一下,合适的话挖过来。”
      
      褚茵:“你可真行,等着。”
      
      一小时后,她收到了褚茵发来的邮件。
      
      她没有看走眼,这是个连证件照都拍得极其清俊的男孩。
      
      喻子燃,邺庄影视旗下演员,今年21岁,身高181cm,体重62kg。18岁入行,在若干影视剧里打过酱油,戏份最多的可能还是得算现在在拍的《燕歌行》。
      
      真可怜。
      
      不过在这个行业里,也实属正常。年纪轻轻就冒尖的那些,已经是站在金字塔顶峰了。
      
      褚茵还很贴心地给她把试镜资料发了过来。
      
      《燕歌行》是个很严谨的剧组,选角十分用心,连这种全剧戏份加起来也才十几分钟的小角色都保留着试镜录像。
      
      录像也就一分多钟,蒲一凝撑着下巴看完,又倒回去看了一遍,顺便还把画面拉大了一些观察细节。
      
      而后她把秘书喊了进来。
      
      “这个人,”她点着电脑屏幕,“你去联系他,绕开邺庄影视,把他争取来嘉令。”
      
      秘书是她自己的人,记下信息后不由多嘴问了一句:“蒲总,这人您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秘书有点诧异,“那您从哪看中的他?”
      
      “其他剧组。”
      
      秘书又问:“要是他愿意过来,您给他什么定位?我沟通的时候也方便。”
      
      蒲一凝靠到椅背上,想了想,说:“我现在不可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的努力被白白浪费。”
      
      秘书:“知道了,我稍后就去联系。”
      
      秘书出去后,蒲一凝揉了揉眉心,从抽屉里开出一包女士爆珠烟来,点燃一支咬在嘴里。
      
      薄荷味和烟草味混杂在一起,淡淡的雾气从唇齿间飘散开来。
      
      压抑着的精神得到了片刻的放松。
      
      嘉令的地位还不够稳,很多人对她这个空降的、来路不明的老板都心存怀疑。这第一部剧,不能出问题。
      
      现在一些网剧之所以热门,大多赢在两个方面,要么是演员水平够硬,要么是剧本本身新奇,很少有胜在服化道上面的。
      
      蒲一凝有野心,这三者,她一个也不想放过。
      
      优秀的剧本已经有了,只有演员和服化道的问题需要解决。毫无疑问,她能拉到的资金有限,没那么多钱请厉害的演员。她想把有限的经费用在服化道上,不能让整个剧充满了一种塑料味的高饱和度廉价质感,不然第一个瞎的就是自己。这样一来,演员的选择范围就小了很多。
      
      她想起昨天和褚茵聊天时的对话,她说:“这世上怀才不遇的人有很多,只要我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就会用加倍的热情来回报我。”
      
      她想搏一回,用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实力派小演员来撑起这部剧。
      
      没有任何流量明星,质量就是最大的流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