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女神不放松[娱乐圈]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喻子燃在公司度过了十分充实的三个月。
      
      从前没有老师系统指导,一切技巧全靠他自己摸索,而如今他得到了全方位的艺人培训,简直就把自己当成了一块海绵,拼命地吸收着新鲜的知识。
      
      所有老师都夸他进步很大,魏伦听了自然也很高兴。
      
      魏伦把这事儿告诉了谭秘书,谭秘书又把这事儿告诉了蒲一凝,蒲一凝也没什么反应,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三个月来喻子燃老老实实,除了偶尔在公司遇到打个招呼以外,他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她很满意。
      
      这才是一个正经演员该有的样子,不要攀高枝,不要图捷径,踏踏实实一步一步走,只要能有东风稍微借个力,就能一飞冲天。
      
      她是来培养嘉令的门面一哥的,不是来培养自己的小白脸的。对他,她只有提携后辈的意思罢了。
      
      从五月开始,喻子燃就再也没见着蒲一凝的人影。
      
      她很忙,大多数时候都不在东黎。这是嘉令拍的第一部戏,她很重视,事必躬亲,常常跟着组内人员到处看景,修改剧本,敲定细节。
      
      六月二十日,演员进组了。
      
      喻子燃身为男一号,除了经纪人,还配了个助理,他自己不用干什么事,睡一觉醒来飞机就到了邺庄。
      
      几个月前,他从这里离开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龙套演员,现在他回来了,竟已成了网剧男一号。
      
      人生啊。
      
      但他也没有清闲太久,进了宾馆,还没仔细往房间大床上躺一躺,就被喊走去拍定妆照了。
      
      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体验。
      
      接下来的几天,基本就在定妆修改和剧本分析中度过,而这些琐碎的东西,蒲一凝身为制片人是不会亲自参与的。
      
      虽然见不着面,但他知道,蒲一凝就住在他的楼上。
      
      -
      
      六月二十五日,开机仪式。
      
      鲜艳的开机大吉横幅下,是一张长桌,桌上放着一只乳猪,若干水果,若干饮料,并若干香烛。
      
      喻子燃也终于见到了蒲一凝。
      
      她打扮得很休闲,浅色真丝衬衫,高腰格子裤,戴着墨镜,唇色仍是艳红,和导演制片组一干成员站在一起,时不时说着什么。
      
      谭秘书抱着猫也来了,在众人起哄声中还捉着猫爪子装模作样上了个香,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人太多了,他找不到和她说话的机会。
      
      漫长的开机环节结束,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去吃开机宴。
      
      剧组的主要人员包了一个大包间,坐了好几桌,而喻子燃身为主演,总算有机会和蒲一凝在一桌吃饭了。
      
      蒲一凝的话其实不多,大多数时候就附和几句。话最多的就是制片主任褚茵,一群人跟着他放开了聊,天南海北的,什么都说。
      
      喻子燃闷头吃饭。
      
      旁边的女演员轻轻捅了捅他,问:“你不舒服吗?”
      
      女演员名叫林龄,今年二十三岁,比他还大一点,只是长着一张水嫩的娃娃脸,所以非常显幼。她是为数不多的正铭没被收购时就在的演员,嘉令高层觉得她资质还不错,便有心让她试一试,挑了这个女一号的担子。
      
      喻子燃摇了摇头:“没有啊。”
      
      林龄:“不说话还以为你不舒服。明天第一天上工,可不能出毛病。”她想了想,又说,“你总得说点话啊,不说话显得多不合群。”
      
      “那边两个在偷偷摸摸讲什么呢?”褚茵的目光突然飘过来,“这么早就开始对戏啊?”
      
      林龄抬起头,粲然一笑:“可不是嘛。子燃可敬业了,吃饭时间还琢磨着明天要拍的戏。”
      
      “祁尚,你看看,你看看。”褚茵转向导演,“太感人了!安排他最后一个杀青!”
      
      祁尚耸了耸肩。
      
      蒲一凝扫了他们一眼,慢悠悠道:“随便你们怎么排,只要不给我拖进度就好。”
      
      喻子燃对上她的目光,尴尬一笑。
      
      蒲一凝用筷子拨了拨碗里的排骨,道:“小喻要放轻松点啊,向你旁边林龄多学习学习。不要老是一声不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公司扣你薪酬。”
      
      褚茵托着下巴,笑眯眯道:“小喻这个人呢,我稍微知道一点点,咱们之前也见过的。当时我就说你可以的,你看现在不是成真了么。来,喝一杯!”
      
      “那我敬主任一杯。”喻子燃端着酒杯站起来。
      
      褚茵挤眉弄眼地看了看旁边的蒲一凝和祁尚:“看见没有,人家先敬的我。”
      
      喻子燃:“……”
      
      啊,一不小心就忘了所谓的酒桌规矩。
      
      但此时收回已来不及,褚茵主动跟他碰了个杯。
      
      “你要喝掉哦。”褚茵说,然后把自己空了的酒杯展示给他看。
      
      喻子燃沉默了一下,仰头干了。
      
      他对这种饭局基本没有什么经验,完全是处于任人宰割的状态,在蒲一凝看来,他就像一只可怜待宰的羔羊,被褚茵呼来喝去地掌控着。
      
      “褚老师,别欺负新人。”她轻声道。
      
      “哟,还知道护自己的艺人啊。”褚茵坐下,示意服务员给喻子燃加酒,“小喻,你看你们家老板多仗义,快点再给她敬一杯酒。”
      
      喻子燃走到蒲一凝身边:“蒲总,我敬您。”
      
      蒲一凝举杯:“意思意思就好,不用喝……”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喻子燃又一口气干了。
      
      “……”
      
      她有些无奈地喝了一口,问他:“你酒量怎么样?”
      
      喻子燃眨了眨眼:“还行吧。”
      
      蒲一凝点了点头:“别一下子喝那么多,慢慢来,他们逗你玩呢。”
      
      “哎哎哎,谁逗他玩呢。”褚茵不满道,“我这是在教他如何在社会上立足。”
      
      喻子燃:“谢谢蒲总,谢谢主任。”
      
      然后从善如流地把桌上的人敬了一圈。
      
      蒲一凝摇了摇头,随他去吧。
      
      喻子燃回到座位后不久,脸就显而易见地红了起来。
      
      林龄不由担忧道:“你喝那么多,没事吧?”
      
      “没事。”他摆了摆手,稍稍捂住自己的嘴,“我喝酒容易上脸,其实没事的。”
      
      “喔,那就好。”
      
      那边的褚茵则在和蒲一凝窃窃私语:“这孩子欠锻炼啊,你还不让他喝酒,这样不行。”
      
      “慢慢来。”蒲一凝说。
      
      “不能慢慢来。”褚茵点了点桌子,“你能等,圈子能等吗?你既然想捧他当你们嘉令的门面,那就好好把他身上那小家子气去了,以后才好拿得出手。”
      
      蒲一凝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
      
      一顿开机宴吃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结束,众人打道回府。
      
      下楼的时候,喻子燃踉跄了一下,若不是及时抓住了扶手,肯定会当场摔下去。
      
      林龄喊了句当心,前面的蒲一凝就回过头来:“怎么了?”
      
      看他脸色飘红,她不由皱了皱眉:“喝太多了吧。”
      
      “没有没有,我还好,刚才是没注意才踩空的。”喻子燃解释,“蒲总放心,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明天拍戏肯定很正常。”
      
      蒲一凝抿了抿唇,没再接话。
      
      褚茵等人是和工作人员住一间酒店,方便调配,而蒲一凝则是和主演等人住一间酒店。
      
      电梯在三楼停下,林龄和其他几个演员率先走出电梯,喻子燃则落后一步,跟在了他们后面。
      
      电梯门缓缓合起,蒲一凝注视着他的背影,看见他突然摇晃了一下,扶住了墙壁。
      
      她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电梯门却已经彻底关上了,他也消失在了视野中。
      
      行至四楼,电梯门开,蒲一凝立刻按下关门键,又按亮了三楼的按钮。
      
      等她终于出了电梯,三楼的走廊里已经空无一人。
      
      她摸出手机,想翻翻看喻子燃的房间号,突然身后响起一声:“蒲总。”
      
      她转身,看到了楼梯间里的喻子燃。
      
      蒲一凝不由皱眉:“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里通风,我吹一吹。”他指了指窗户,“蒲总下来有事吗?找谁?”
      
      “找你。”她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你说实话,你是不是酒量不好?”
      
      “唔……”他垂眸,不置可否。
      
      “那就不要一口气喝那么多,你每个人敬一杯,每个人都干掉,不头晕才奇怪。”她说,“以后不要这样了,他们逗你玩,你还当真了。”
      
      喻子燃掩着唇咳嗽一声:“我是想……怎么说我也是嘉令的艺人,又是男一号,不懂规矩的话会给公司丢脸。”
      
      “没什么丢脸的,这种开机宴就是大家热闹一下,没人想故意为难你,你自己舒服就行。要是真有哪天需要你做什么,你就是哭着不愿意,公司也会逼着你去做的。”她淡淡道。
      
      “知道了,蒲总。”
      
      “回去睡一觉吧。明天九点出工,把状态养好。”
      
      “好,蒲总再见。”
      
      他目送着她重新进了电梯,微弯的背逐渐直了起来,唇角抑制不住地翘起。
      
      他步履稳健地刷卡进房,在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
      
      脸上的水珠一颗一颗往下掉,他望着镜子里自己仍旧泛红的脸,轻轻叹了口气。
      
      “啧,是真的容易上脸啊。”
      
      他拿了毛巾慢慢把脸擦干净,然后走出洗手间,拉上窗帘,整个人仰面倒在了柔软宽阔的大床上。
      
      他一伸手,捞了个枕头抱在怀里,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埋在黑暗中,笑了。
      
      这一次,她不仅为他驻足,甚至还主动下来找他了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