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女神不放松[娱乐圈]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除夕夜,蒲一凝一个人在家里待着。
      
      她刚洗过澡,头发懒得吹,先用毛巾包着,身上系了件白色浴袍,窝在沙发里,吹着暖气,抱着平板看剧。
      
      其实像她们这种人,看剧一般都很难是去看本身的剧情,而是情不自禁地会把重点偏离到演员、灯光、场景、特效这类东西上。
      
      手机震动了一下。
      
      离零点还远得很,是谁这么早给她发拜年短信?
      
      蒲一凝捞过来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地发现是喻子燃的消息。
      
      【蒲总现在在家吗?】
      
      蒲一凝摸了摸下巴,不明白这是什么问题。
      
      她还在思忖怎么回答,喻子燃又发过来一条。
      
      【我来给蒲总送点东西,被门卫拦在外面了。】
      
      蒲一凝:“……”
      
      她把手边的视频暂停,坐直身子打字。
      
      【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你来送什么?】
      
      【朋友刚送的烟花,我寻思着正好顺路,就给蒲总来送两箱,过年也热闹。】
      
      蒲一凝叹了口气。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人也在小区外站着了,她总不能让他吹着冷风原路返回。
      
      她给门卫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喻子燃放进来了。
      
      她起身换了衣服,开始吹头发。
      
      十分钟后,门铃响了。
      
      蒲一凝从楼上下来,给喻子燃开了门。
      
      北风趁势灌进来,她忍不住往温暖的屋子里退了几步。
      
      喻子燃戴着口罩和手套,动作笨拙地抱了两箱烟花进门,放在了玄关处。
      
      蒲一凝抱着胳膊,忍不住提醒他:“把门关上。”
      
      “哦,哦。”喻子燃立刻关了门。
      
      蒲一凝说:“其实我不需要烟花的。”
      
      “没事,过年这么多天,蒲总可以跟朋友一起放着玩。”喻子燃盯着她道。
      
      她一身素衣,粉黛未施,微湿的头发被她用一根簪子盘在脑后,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绒面拖鞋,竟是充满了平和的家居气息,和她对外展示出的一贯风格大相径庭。
      
      “我没什么朋友会来家里做客的,也没有兴趣放烟花。你要是早点说,我是不会收的,也免得你大晚上还跑一趟。”蒲一凝顿了顿,道,“怎么不去送别人,非要送给我?”
      
      喻子燃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道:“我是刚从朋友店里出来,他送了我点烟花,蒲总家最近,我就借花献佛也来送点,总归看着喜庆些。蒲总既然不喜欢……那我再拿回去吧。”
      
      “算了,麻烦。”蒲一凝转身进厨房,找了个干净玻璃杯出来,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喻子燃接过,道了声谢。
      
      他抿了一口,握着温暖的杯子,说:“那,既然蒲总没机会和人放烟花,现在要是有空的话,我们两个就去把烟花放了吧。”
      
      蒲一凝:“……”
      
      她倚着墙,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他。
      
      喻子燃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就在他越来越忐忑之际,蒲一凝微不可察地笑了一声:“也行。”
      
      她走到鞋柜前,看了几秒,拿了一双毛茸茸的兔耳拖鞋出来:“没别的鞋子了,你穿一下吧。”
      
      喻子燃:“……没想到,蒲总还喜欢这种款的。”
      
      “不是我的。”蒲一凝平静道,“是我一个女朋友的。”
      
      喻子燃握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女朋友?”
      
      蒲一凝看了他一眼:“女性朋友。”
      
      喻子燃:“……哦。”
      
      “你在楼下坐一会,我去收拾一下。”说完,她就上了楼梯,留喻子燃一个人在门口。
      
      喻子燃小心翼翼地换好了拖鞋,走进屋子里,环顾这座陌生的豪宅。
      
      欧式装修风,简洁大方,基本与甜美温柔不沾边。
      
      喻子燃有些控制不住自己飘飞的思绪了。
      
      这十年,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改名换姓,并从一个可爱亲切的少女长成为一个高贵冷艳的总裁啊……
      
      他不敢在房子里随便乱走,就直挺挺地坐在沙发上喝那一杯水。
      
      一杯水快要喝完,蒲一凝才终于姗姗下楼。
      
      她的长发已经吹干,松松散散地垂在胸前,黑色的长羽绒服显出她高挑的身材。
      
      “走吧。”她走到玄关处,换鞋。
      
      喻子燃连忙放下杯子,去抱那两箱烟花。
      
      他跟在她身后走出大门,蒲一凝思考了几秒,道:“去前面空地吧。”
      
      空地上有一家四口也正在放烟花,爸爸负责点火,妈妈拉着两个小朋友在旁边看,小朋友仰头望着天空,开心地嗷嗷拍手。
      
      蒲一凝驻足欣赏了一会儿。
      
      喻子燃:“蒲总,现在放吗?”
      
      “不用。”她轻声道,“地方就这么大,烟花多了就太乱了,等他们放完吧。”
      
      “好。”
      
      一家四口欢笑声不断,喻子燃看着,心中也不由生出几分感慨。
      
      “真羡慕啊。”他说。
      
      蒲一凝:“羡慕什么?”
      
      “羡慕他们有父母疼爱,过年能在一起放烟花。”
      
      “你没有过?”
      
      喻子燃摇头:“没有。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意外去世了。”
      
      蒲一凝呵了口气,她看着那团白雾在眼前渐渐消散,说:“喻子燃,你到底是来给我送烟花的,还是想找我陪你放烟花啊?”
      
      喻子燃:“……”
      
      猝不及防的直球,令他一时语塞。
      
      “你不是本地人吗,怎么能混得这么差,连过年陪着放烟花的人都找不到。”她微微侧头。
      
      他垂眸:“我本来是没想过要回来的……”
      
      就算学生时代有过短暂的友情,这么多年不联系,也就自然而然地淡了。
      
      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里,他总会感到格外寂寞,从前在邺庄,找点事情打发掉时间也就算了,现在在东黎,心里有个记挂的人,就无论如何都沉不住气了。
      
      他知道自己的设计很拙劣,从烟花店里买了两箱烟花送到她家去,就希望能让她陪一陪自己。
      
      反正……她也一个人不是么。
      
      “那为什么要选我?”她问,“我和你,好像还没这么熟吧。”
      
      喻子燃握了握拳,轻声道:“我觉得蒲总人很好,在工作之外,我是很想和蒲总做个朋友的……虽然我也知道蒲总这样的人不缺朋友。”
      
      蒲一凝缓慢地眨了眨眼:“你不要怪我多想,实在是你最近的举动……很让我疑惑啊。”
      
      喻子燃看向她。
      
      “那我说得直白一点好了。”她说,“没错,是我亲自把你从邺庄影视挖过来的,但那只代表我认可你这个‘演员’,不代表我认可你这个‘人’,懂?”
      
      喻子燃用力地抿了一下唇,点头。
      
      “所以不要想着和我套近乎。我对圈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没有兴趣。”她用大拇指刮了刮下巴,看着那正要离开的一家四口。
      
      喻子燃感觉自己的脸一阵热烫,不由庆幸现在是晚上。
      
      “……蒲总您误会了。”他脊背绷得笔直,“但确实是我太冒失了,让蒲总产生了不好的联想。其实……我看到蒲总的第一眼,就觉得很熟悉。”
      
      蒲一凝的眼神微妙一闪,扭头与他四目相对。
      
      “蒲总长得有点像我亲戚家的一个姐姐,那个姐姐人很好,就是后来远嫁了,我再也没见过。所以我见到蒲总,就想起了我那个姐姐,你们都是很好的人。”喻子燃强装镇定地胡扯着,“听起来特别假对不对?但是是真的,我也没想到会有人有点神似我那个姐姐。”
      
      蒲一凝意味深长地问:“是——吗?”
      
      喻子燃:“当然是的!惹了蒲总不高兴是我的错,但我其实并无恶意。以后我会注意分寸的,请蒲总放心。”
      
      “嗯。”她不咸不淡地应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要认真工作的艺人,别的都不要。”
      
      那一家四口走得不见了,她拉了拉领子,说:“放烟花吧。”
      
      她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喻子燃用钥匙把箱子胶带划开,搬了个烟花放在地上,再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小心地点燃导线。
      
      准备得还挺全。她心想。
      
      火花呲呲地窜,喻子燃小跑到她身边站定。
      
      砰。砰。砰。
      
      她仰头望去,五光十色,如流星滑过。
      
      她余光一瞟,看到喻子燃正看得专心,唇角是不自觉地翘起。
      
      “好看吗?”他笑着问。
      
      “好看。”顿了顿,她反问,“你开心吗?”
      
      “开心!”
      
      蒲一凝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就是小男生啊。
      
      她陪着他放完了所有的烟花,最后喻子燃摸索摸索,又从箱子里摸出两根赠送的“仙女棒”。
      
      他分给蒲一凝一根,替她点燃,闪烁的火花顿时喷溅开来,璀璨无比。
      
      “蒲总,回家吧。”他说。
      
      她有些不解地晃了晃手里的仙女棒:“不用等它烧完吗?”
      
      “一路慢慢走回去,等到了家,它也就烧完了。”他微笑道,“回家的路被烟花照耀,想想多漂亮啊。”
      
      小男生真是满脑子罗曼蒂克。蒲一凝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嘴角。
      
      “那你呢?”
      
      “我也不叨扰蒲总了。”他点燃自己的仙女棒,“我也该回家了。”
      
      蒲一凝摇了摇仙女棒:“那,再见?”
      
      “再见。今晚谢谢蒲总了。”
      
      蒲一凝笑了笑,转身走了。
      
      有路灯,路上并不暗,但是手里拿着一根亮堂堂的仙女棒,眼睛便不由自主全聚焦到上面去了。
      
      她情不自禁地抬起手腕,将仙女棒在眼前画了个圈。
      
      做完这个动作又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便放下手,只轻轻地捏着它,由它在空中一点一点。
      
      等她走到家门口时,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远远地,年轻的男人站在树影下,朝她高高举起手中灿烂的仙女棒,用力挥了挥。
      
      白色的线条大开大合,如流纹般闪动。
      
      蒲一凝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回应点什么,但就在她刚把仙女棒举起时,那跳跃的火花就萎靡了下去,灭了。
      
      蒲一凝:“……”
      
      她只能朝他摆了摆手,权当告别,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清。
      
      喻子燃与她遥遥相望,看着她手里的仙女棒熄灭,看着她与他作别,看着她开门进屋,然后低下头笑了。
      
      这一次,她为他驻足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