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女神不放松[娱乐圈]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胭脂江山》讲述的是一代女帝荆辞瑰丽而短暂的一生,她十岁封帝姬,十五岁登基,逐渐从一个青涩稚嫩的女孩成长为雷霆手腕的帝王。
      
      荆辞身边有一位亦师亦友的太傅,名唤谢沉归,他年少有才,是这朝堂中最年轻的臣子。荆辞母后早亡,父皇忙于政务,疏于陪伴,所以她的很多少女时光都是与谢沉归一起度过的。谢沉归比她长十二岁,他教她诗文,教她谋略,也会给她讲笑话,折纸鹤。荆辞一天天长大,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逐渐变得暧昧不明,只是谁都没有挑破。
      
      荆辞登基后,擢谢沉归为相。
      
      然,女帝在位久了,渐谙权术之道,疑心病愈来愈重。她一边不露声色地继续与谢沉归和睦相处,一边暗中怀疑他是否已经仗着帝宠生出了谋逆之心。
      
      而朝中各种大事小事的发生,逐渐让荆辞对他越来越不敢信任。
      
      聚沙成塔,功高震主,终于在她十八岁那年,荆辞手下另一名重臣上奏弹劾谢沉归十二条大不敬之罪,令女帝勃然大怒,下令将谢沉归抄家赐死。
      
      谢沉归被打入天牢,她携一杯鸩酒,亲自前往探视。
      
      谢沉归一身落魄囚衣,看着她,露出一个惨淡的笑:“陛下,我没有输给别人,我是输给了你。我此生最悔之事,便是八年前做了你的帝姬太傅。我教给你的那些帝王心术,到头来,竟换了个如此结局。”
      
      荆辞冷着脸:“谢沉归,你藐视天威,欺君罔上,那一桩桩一件件,难道全是污蔑不成!”
      
      “我是为了谁!我是为了你!”谢沉归拖着锁链站起来,凄声道,“你想做明君,那便由我来做这个佞臣,见不得人的事我都替你做了,结果呢!”他夺过她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大笑出声,“荆辞!你终于还是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谢沉归死在了她面前。
      
      在那之后,女帝恍惚了很久。她的记忆时常发生错乱,一会儿以为他还在她身边,一会儿又咒骂他居功自傲,架空皇权。
      
      女帝的脾气变得越来越阴晴不定,处理政务的手段也越发狠辣。
      
      ——谁要你替朕做那些事!朕自己也可以做!
      
      她一日日变得偏激,谁也拉不回来了。
      
      荆辞二十八岁那年,一品大将发动政变,将她逼至观星台。她看了看下面乌泱泱的大军,知道今日必死无疑。
      
      身边已经没有一个陪着的人了。那仅存的追随者们,已经为了保护她而牺牲。
      
      死,也死得如此寥落,果然是孤家寡人。
      
      她仰天长笑,点燃了观星台,在熊熊烈火中拔剑自刎。
      
      女帝倒了下去,望着头顶的夜空,说了这辈子最后一句话:“原来……已经十年了。”
      
      ……
      
      而如今,喻子燃也想说:原来,已经十年了。
      
      离你离开荧幕,已经十年了。
      
      他永远也忘不了影片中年轻的女帝在谢相死后雪夜奔跑的那个画面,红衣如血,长发如瀑,她落泪的一瞬间,如一把烈火燎过他的胸腔,一眼万年,岁月惊艳。
      
      那时候他看影片看得忘了时间,被回家的吴庆磊抓个正着,打得见了血。
      
      但他还是对影片念念不忘。
      
      《胭脂江山》在当年红了一阵子,班上好几个人家里都有碟片。他帮体育委员做作业,然后在一个周末去了他家里,把没看完的看完了。
      
      喻子燃还有个小金库,里面攒了几十块钱,都是小姨偶尔塞给他的零嘴钱,他一直没舍得花。不过,他终究还是将它们挥霍一空——然后怀揣着宁朦海报和采访杂志回了家。
      
      但宁朦很低调,除了影片上映后跟着剧组做了几次宣传以外,几乎看不到她的人影,能得到的相关信息也少之又少。他只能从寥寥的报道中得知,她才十六岁,成绩很好。
      
      班上很多男生都疯狂地喜欢过她一阵,不过少年人的兴趣总是转换得很快的,没过多久,他们口中的谈论对象就成了其他更红更新的女明星。
      
      只有我还记得她。
      
      晚上他从书桌底下翻出精心藏匿好的、翻得卷了边的杂志,这样默念着。
      
      喻子燃其实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能记得她记这么久,也许是因为她是第一个让他一眼惊艳的女性,也许是因为她是那一段黑色光阴里他唯一的慰藉。
      
      杂志访谈中,记者问她:“如果遇到了生活中的困难,小朦会怎么做呢?”
      
      宁朦笑着说:“还是要努力克服吧,想想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能坚持下去了。”
      
      他于是想,我一定要坚持,等我长到十八岁,就可以离开这个家了。
      
      她是那样温柔可爱,美丽亲切,点亮了他全部的希望。
      
      只可惜,十年里她没有再出现过,开始他觉得难过,后来慢慢成了遗憾。
      
      一定是有了自己的生活吧。
      
      有时候他会把那些老照片翻出来再看一遍,颜色褪了,五官模糊了,但他看得很认真。
      
      每一次他觉得自己好像快要淡忘了这个人的时候,只要再看看她这些仅存的资料,那些年少的记忆、年少的热情仿佛又都活过来了。
      
      他高考的前一晚,吴庆磊迟迟未归,吴又岚和小姨出门找人,他独自待在家里。半夜十二点,他被砸门声吵醒,以为是他们回来了,没想到开灯一看,居然是一群五大三粗、满身酒气的混混。
      
      吴庆磊赌博欠了钱,没有告诉家里任何一个人。
      
      他们问他家里放钱的地方在哪,喻子燃说不知道。他也确实不知道。
      
      然后他们把他揍了一顿丢到墙角,在家里翻找一圈,没找到钱放在哪里,便抄了点有用的物件扬长而去。
      
      等到他们走了,喻子燃爬起来,用座机报了警。
      
      他高考考砸了。
      
      他没有选择复读。复读意味着还要继续在这个家呆着。
      
      他考了驾照,做了代驾,随后又经人引荐,去了邺庄当群演。
      
      他从网上把《胭脂江山》翻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
      
      人生真是无常啊。从前的他,哪里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走上和她一样的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