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摄政王榻下宠六

      摄政王闻人阡收了霍家四子霍渊做男宠一事一夜间传遍整个京城,街头巷尾,酒楼茶馆几乎都在讨论此事,甚至早朝时宁王闻人忡也提了一嘴。
      全京城皆知闻人阡单恋一个村姑,在外界叱咤风云的摄政王在那个村姑面前却屡屡碰壁,如今出这种事是有什么内幕吗?
      外面传言有各种版本,有人说摄政王求而不得被逼疯了,也有人说那村姑伤透摄政王的心,让摄政王对女人万念俱灰,毕竟哀莫大于心死嘛。
      然而就在全京城都在讨论摄政王‘弯掉’的事情时,又一消息从王府中传出惊掉无数人的下巴,摄政王府要办喜事了!!
      那个叫柳芫的村姑要嫁人,而且对方不是闻人阡而是一个死人。和死人拜堂成亲?摄政王是因爱而生恨所以在报复那个村姑吗?
      全京城百姓言人人殊,但莫衷一是不管哪个版本都漏洞百出不能全信,其实百姓八卦只是图个乐,苦的则是朝中众官员。
      摄政王府办喜事他们要不要上门祝贺呢?如果不去会被摄政王记恨上吗?可若去了拍马屁拍到马腿上死的更惨,好苦恼啊。
      
      甭管外界众说纷坛些什么,摄政王府因白岐的一句话已布置起来,红绸高挂为原本冰冷的王府添上了些喜气和人气。
      书房中,白岐坐在案后批着早上宫人送来的奏折,心中是满满的不情愿和怨念,可为了不崩‘人设’他只能任劳任怨的干苦工。
      闻人阡的皮囊虽远比不上白岐的本体,但在凡界却是一等一的美人,现又有白岐这个万年老上神的气质辅助,杀伤值直飙凡人临界点。
      红色长袍,上面有金线织上的牡丹花,三千青丝柔顺的搭在肩后露出精致如玉的侧脸,骨节分明的右手捏着只笔在奏折上来回勾勒批阅着。
      ‘男宠’霍渊站在一侧研着磨,黏在闻人阡身上的眼睛中闪过抹惊艳。
      闻人阡自小便被康元先皇‘驱逐’,回京后直接开始血腥大清理,霍渊曾远远的瞥见过他一眼,但真正看见他的模样时却是在刑场。
      霍渊垂眸掩饰掉眼底的杀机,生的再美又如何?却有一颗豺狼的黑心,如今他和小妹都受制于他,他不得不屈辱的臣服任他羞辱。
      但终有一日,他不会再由他的掌控,今日他给的羞辱他会千百倍的奉还,他的骄傲,他的傲气,他的自大,他会全部揉碎踏在脚下。
      沾墨的毛笔在霍渊脸上留下一道墨痕,白岐托腮看着他打趣,“下回把煞气藏好一点,你现在既弄不死我何必惹我生气呢?”
      霍渊狠擦了一下脸,晕染开的墨痕让他看起来很搞笑,“你……”
      “你恨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模样像极了在陷阱垂死挣扎的野兽。”白岐继续刺激他。
      “呵!”霍渊冷笑,“当被激怒的野兽冲出陷阱时你知道猎人会是什么结局吗?”
      “野兽爱上了猎人,甘愿臣服。”白岐说。
      “……”霍渊。
      ‘真不要脸。’771鄙视。
      “王爷。”管家从外走了进来,行礼请示,“刚刚公主府下人来报,说瑛公主在闹绝食。”
      白岐搁下笔懒懒的靠在椅背上,“谁得罪她了?”
      “下月陛下寿辰,诸国来贺,古昇国也会到。”管家说。
      白岐记起来了,是打算和南丘国结亲的古昇国吧?身为南丘国唯一的公主闻人静肯定是要被交易的那个。
      “绝食可不是自杀时的优先选项,既麻烦又痛苦。”白岐屈指点着桌面想了片刻后说,“命人带把刀和一瓶毒.药去她府上,和她说抹脖子和服毒.死的最干脆。”
      “是。”管家僵硬的退下了,病了一场王爷更加毒辣狠心了。
      如果得知管家所想白岐一定喊冤,他是真的站在闻人静的立场上考虑的,抹脖子和服毒痛苦小且死的彻底,绝对是凡人自杀时的首选选项。
      管家走后,白岐提笔盯着奏折看许久都未落下,突然他眼睛扫向霍渊,“闻人静为求本王救你在府中跪了两日,你们若郎有情妾有意不如本王成全你们?”
      霍渊手上研着磨,表情并没因白岐的话而起一点波动,“瑛公主金枝玉叶,罪奴霍渊高攀不起。”
      白岐满意了,771甩个白眼给他,‘你不怕他答应?’
      ‘那我就剁了他养花。’白岐漂亮的狐狸眼中划过抹凉意,‘本上神的东西除非自己不要,否则谁也不许来抢。’
      ‘那是他自己想离开的。’771说。
      ‘不听话的宠物留他何用?’白岐道。
      “……”这个宿主剖开华丽的表层后里面有点黑。
      
      “皇叔!”闻人余栢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来想闯入书房,但却被侍卫挡在门外,于是急的在外大叫意图引起白岐的注意力。
      白岐揉揉眉心端起手边一直更换着的温茶,“进来。”
      收到命令的侍卫立即放行,闻人余栢快速跑进屋,可在看见霍渊后眼睛顿时又瞪圆,“皇叔,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
      “什么传言?”白岐问。
      “皇叔弃了柳芫,要把她许给一个死人,还有皇叔你收个……”闻人余栢说不下去了。
      “男宠?”白岐替他补上后半句,同时也如愿看见霍渊陡然阴郁下的脸。
      “是真的!?”闻人余栢惊叫,看向霍渊的眼神也带上不善。
      他厌恶柳芫是因她总伤害闻人阡,如今皇叔弃了柳芫他还来不及放鞭炮庆祝就又来一个霍渊,前面走个狐狸精这又来个小妖精,太坑皇叔了吧?
      闻人余栢抵触霍渊但更恨柳芫,怪她把闻人阡刺激‘疯’了,是的,他现在把闻人阡的反常全归罪于柳芫,柳芫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莫名背锅了。
      “皇叔,你想开点。”闻人余栢不自在的劝导白岐。
      “前日薛太尉的孙子薛杨在府中被贼人打的只剩最后一口气,这事可是你干的?”白岐打断他的话反问道。
      “呃?”闻人余栢心虚的直抽鼻子,“那啥,是我和荀良大哥一起干的。”
      隐身暗处的暗卫荀良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这意思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荀良是个高手。”以凡人的条件来计算的话,“本王把他借给你却只打了薛杨一顿?”
      “啊?”闻人余栢呆了下,这不像是要挨批的节奏啊?
      “本以为你会烧个房子盗个宝库闹的全京城六畜不安,倒是本王高看你了。”白岐说。
      闻人余栢傻眼了,但紧跟着就是对白岐的崇拜,‘不愧是皇叔,高端!’
      ‘果然是个黑心的人。’霍渊冷嗤。
      暗卫首领荀良“……”自从王爷病了一场好像更加变态了。
      “荀良。”白岐叫了一声。
      一种不祥的预感扑面袭来,但主子传唤他又必须得露面,于是只得闪身走出,“王爷。”
      白岐指指闻人余栢,“带他玩去。”
      “……”懵逼中的荀良被闻人余栢乐呵呵的拽出屋了,‘王爷,属下只想当个安安静静的酷暗卫啊!’
      
      沁兰苑中,柳芫坐在床上盯着眼前的嫁衣怔怔出神,她和程宇青梅竹马,两人幼时便玩笑般许了终身,但造化弄人有个闻人阡插足进来。
      “生时你未娶,死后我当嫁。”柳芫的眼泪从眼眶中滑出。
      不管闻人阡又在算计什么她都打算正面接招,和宇哥成亲是她一生所望,即使程宇已死她也想要个名分。
      程宇死后柳芫也曾想共赴黄泉,但闻人阡威胁她,若她敢死他定血洗整个江湖,并下达禁武令,让全江湖都为她陪葬让她死也不得瞑目。
      回想两人曾经的种种,柳芫俯身抱住嫁衣趴在床上失声痛哭,“宇哥!”
      
      梅居园,原本破败脏乱的荒园因白岐对霍渊表现出的‘重视’而大改一番,枯死的梅林被全部拔除栽上合欢树,园名也因此改成合欢园。
      白岐命人栽的合欢树全是成年树,郁郁葱葱的一片很是喜人,今年栽上若能顺利成活来年一定会开花。
      此时园中一块空地上,霍渊手握一把黑铁长枪武的虎虎生风,破风而过的锐利卷起一地残叶,清晰可见主人此时的凛冽杀气。
      “铮!”长枪落地,霍渊身体踉跄下才勉强站稳,喉咙一甜呕出口鲜血但又被他咽了回去。
      “霍公子!”有人上前欲扶他,可是却被霍渊甩开,“别碰我!”
      霍渊白着脸走回屋,两个下人面露担忧,眼前这人现在被王爷正宠着,如果出了事他们这些伺候的下人都活不了。
      霍渊回屋后,倒了杯水漱漱口中的血腥味,跟着又喝口水压下胃中恶心的呕吐感,然后才回床上坐下。
      寂静的房中,霍渊阴鸷的盯着墙上束着的长枪也不言语,那是他们霍家祖传的玄疾黑云枪,在霍家被抄家后它也被收走了,是白岐找回后又给了他。
      ‘他日,我定会用霍家玄疾黑云枪诛杀仇人闻人阡!!’霍渊眼中戾气骇人。
      他会用行动告诉自大的闻人阡什么是养虎为患!野兽和猎人是天敌,这二者间只有不死不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