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摄政王榻下宠五

      梅居园位于摄政王府最偏僻的西墙院,住在那里的原本是个舞姬,后因冒犯柳芫而被闻人阡处死后一直到荒废到现在。
      此时园内卧室中,霍莹禾躺在床上口中痛苦的□□着,本就因下狱而快速削瘦的身体现在更被病痛折磨的皮包骨头,奄奄一息。
      霍渊用沾水的帕子不断替霍莹禾擦拭着,同样蜡黄凹陷的脸除了对小妹的担忧,还有对闻人阡的敌意和仇恨。
      白岐踏入园内走进唯一燃着烛光的屋子,环堵萧然的卧室让他不禁蹙眉,脏乱臭黑,这是此刻他唯一的感受。
      “你来干什么!?”看见白岐出现,霍渊像只受惊的野兽崽子一样窜起把小妹护到身后。
      白岐无视霍渊的敌视自顾自朝床前走去,霍渊袖中陡然滑出一根长针朝白岐凶狠的刺去,但未等靠近便被护卫踢开钳制住。
      霍渊生于将军府,霍家枪法名震天下,他的功夫在江湖中也属一流高手,只是如今他一身伤痛,且腹中饥渴,在面对白岐的护卫时自然不是对手。
      “闻人阡,你不准碰我妹妹!”被钳制住的霍渊奋力挣扎。
      白岐坐在床上,拂袖探上霍莹禾的前额,滚烫的温度让他面露不愉,“本王带回府的人被伺候成这副模样?”
      白岐冷下的表情让屋内人皆是一惊,霍渊兄妹二人虽由‘闻人阡’带回,但终究是罪臣余孽,而且白岐将人带回府后就不再过问,一副根本不在乎二人生死的冷漠。
      摄政王府的下人重规矩,虽做不出欺上瞒下的事来,但也不会真把霍渊兄妹二人当主子伺候,除每日提供相应的食物外,其它的一概不管。
      “本王带回二人时曾叫你们仔细养着吧?”白岐平时总是一副慵懒散漫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可一旦动怒时气势比原身闻人阡更加压迫骇人。
      “是属下未尽职怠慢了二位客人,求王爷宽恕。”管家最先下跪请罪,其它人也跟着‘呼啦呼啦’全跪下了。
      “立即请御医来,事后自己依照规矩领罚。”白岐寒声命令,再拖下去霍莹禾就该病死了。
      “是!”
      霍渊已停止挣扎,他听的出白岐是在救霍莹禾,虽不知目的但只要能救回小妹他暂时什么都不想去管。
      
      此回来的依旧是赵御医,上回在阎罗殿口走一遭的他在得知是摄政王有请时差点晕过去,天知道去摄政王府走一趟他得折寿几年啊?
      赵御医张皇失措的去了王府,但在知道要医的人不是白岐后他顿时松了口气,至于替罪臣余孽看病啥的他表示不在乎,和命相比节操算个鸟?
      在赵御医替霍莹禾看病时,白岐正在园中‘监督’下人收拾梅居园,而霍渊则杵在另一走廊口处恨恨的瞪着他。
      “你砍绝霍府上下百口人,为何独留我二人性命?”霍渊问。
      白岐斜睨眼霍渊,他敢打包票若现在只有他和他两人,眼前的狼崽子肯定扑上来咬断他的咽喉。“小鬼,你无需感恩戴德。”
      “我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他怎会对不共戴天的仇人感恩戴德?
      白岐艳如血的红唇勾起,魅惑的狐狸眼中是赤.裸.裸.的讥讽,“不自量力。”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一个是落魄的阶下囚,两人的距离相隔何止千里?霍渊的恨意于白岐而言只是个笑话。
      赵御医从屋中出来了,他老鼠见猫似的颤巍巍的朝白岐见个礼,简单的说了霍莹禾的病情并又开了药方。
      “替这只小崽子瞧瞧,本王从未养过宠物可别弄死了。”白岐的话听在霍渊耳中满含羞辱。
      天色已晚,白岐打了个哈欠打算撤了,但在走下廊檐下的石阶时脚又停住,“本王意在救你,霍小丫头只是顺带罢了。”
      “理由呢?”霍渊克制着和他同归于尽的冲动问。
      白岐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他道,“你的眼睛很不错,本王要收你做男.宠。”
      园中人惊掉了下巴,赵御医的手一抖差点给跪了,是他听错了?对,一定是听错了。
      “无耻!!”在白岐走出梅居园后一声愤怒的吼声在身后响起。
      望着表情略显得意的白岐,771非常无语,“你究竟想干嘛?”
      “不干嘛,养个小宠逗乐而已。”白岐说。
      “……”信你才有鬼了。
      
      回自己园中途中,白岐身后只跟着一个侍卫且还被他遣的远远的,因此他可以无所顾忌的和771插科打诨,“那只小崽子的眼神像是要撕吃了我似的。”
      “如果你一门上下全让人砍了你会如何?”771问。
      “谁敢砍我全门?”白岐挑眉,一脸傲慢和嚣张,“本上神剁了他所有的血缘亲属。”
      771闭嘴了,眼前这位傲慢,自我,不可一世,活了上万年没让仇家剁碎喂狗除了他本身武力值高外,运气也非常重要。
      白岐正往回走,途径沁兰苑时突然听见女人嘤嘤的哭声,白岐见过的魑魅魍魉比凡人吃的米都多,自然不惧怕鬼怪,在听见哭声时他便停下了脚步。
      白岐站了片刻,确定哭声位置后便朝那儿走去,在走过两个拐弯后则见一个碧色罗裙的女子跪蹲在一块石头后,面前是香烛纸钱等物。
      ‘柳芫。’白岐脑中蹦出这个名字。
      听见声响的柳芫抬头,在看见来人是白岐后原本泪眼婆娑的脸瞬间因仇恨的扭曲,“滚!”
      白岐“……”上一个敢冲我叫嚣的是个神,现在坟前草估计都快修出灵智了。
      ‘嘶!’在白岐生出杀意的一瞬胸口陡然一痛,是闻人阡的残留的意识在警告他,闻人阡能容忍他用他的身体胡闹,但柳芫是底线。
      “本上神挖你祖坟,问候你全族!”白岐脚下踉跄下压住胸口,口中忍不住爆出粗口。
      刚想起身质问的柳芫一口气堵在了胸口,她有点不相信刚刚听到的,闻人阡说脏话?而且还是在骂她?
      “闻人阡,今日是宇哥一家的忌日,我不容你来打扰他们,你滚!”柳芫大叫。
      在柳芫冲他大喊大叫时白岐也看见了她的脸,挺清秀的一个姑娘,眉宇间带着些英气,可是离风华绝代还隔着两个上神界,闻人阡看上她哪了?
      ‘情人眼中出西施,真爱无敌。’771说。
      白岐撇撇嘴不做评断,眼睛望向柳芫淡淡的说,“叫什么叫?本就生的丑还不端着些。”
      被堵的哑口无言的柳芫,“……”这个混蛋今日吃错药了吗?
      白岐看着地上的香烛,胸口仍隐隐的作痛,他眯起眼睛眼中闪过抹恶劣的光,“上回刺客本王为救你伤的极重,你倒一点也不知感恩。”
      “你自己一厢情愿,死活与我何干?”柳芫冷声道。
      ‘比我还嚣张呢?’白岐怒极反笑。
      “本王伤了一回府中都晦气不少,凡界有冲喜一说,不如办场喜事冲一冲王府里的晦气。”
      柳芫蓦地瞪大眼睛,她指着白岐恨不得吞其肉喝其血,“你妄想!我死都不嫁你!”
      “本王还不愿娶你呢。”白岐嗤了一声,眼睛示意了下地上的香烛,“喜事是你和它。”
      “什,什么?”柳芫傻眼了。
      “你既说只爱程宇一人,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那本王也愿做回牵线人,你二人既然生时不得相守,那就死后做夫妻吧。”
      ‘寡妇在古代可是很难做的,太毒了。’771吐槽。
      闻人阡威胁他不许伤柳芫,那他就把柳芫和程宇撮合成一对,一人一鬼若写成戏段子日后也是一段佳话,他可真是善良。
      见柳芫呆呆的站着,白岐似笑非笑的问,“不愿?那你先前说的山盟海誓都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柳芫回过神恨恨的盯着白岐,“不管宇哥是人是鬼,我柳芫此生只认准他。”
      白岐胸口又是一痛,柳芫的真情告白显然给了‘闻人阡’一记重击。
      看着柳芫坦荡决绝的眼睛,白岐倒高看了她一眼,竟还真是个痴情人,“那边准备喜事吧。”
      白岐走的干脆,柳芫盯着他的背影有点呆滞,但很快又恢复过来,无论他变没变都是自己的仇人,宇哥一家的仇一定得报!
      
      在精神上小小打击了闻人阡一下的白岐心情舒畅许久,但柳芫和霍渊如出一辙的仇恨脸让他也有点糟心,“人人都想我死。”
      ‘那是因为你总作死。’771默默吐槽。
      白岐的性格太招人恨,771现在有理由怀疑他被人重伤掉入玉凰山合陀峰下的原因是他自己作,犯了众怒后被人联合围殴了。
      不得不说771有些真相了。
      “在曜荒大陆时,想要我命的人和神都够填平南青海了,如今只是几个凡人而已本上神根本不放在心上。”白岐说。
      “崩人设了。”771出声提醒。
      “哪里崩了?”白岐反问他,“本王遇刺重伤,武功全失根骨尽废,一时心性大变也属正常。”
      “柳芫可是闻人阡的朱砂痣白月光。”
      “本王爱她入骨,她却弃本王如敝履,再重的情感最后都会随着时间而心如死灰。”
      “你爱过?”
      “本上神都是被人爱。”
      771“……”好吧你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故事感情线会慢一点,毕竟一见钟情神马的有点不太科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