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摄政王榻下宠四

      园中静悄悄的,和正在惬意喝着下午茶的白岐不同,771整只球此刻都是傻的,‘他还在’是什么意思?是它想的那个意思吗?
      “你是说原主闻人阡还存在于这个身体中?”771不可置信的问。
      “只是原身残留下的一缕不甘的意识,左右不了我的判断。”白岐回答。
      白岐说的随意,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中,但771明白,如果闻人阡的意识造成的影响真的可有可无,白岐断不会去管闻人阡留下的烂摊子。
      “他想干什么?”771充满敌意的问。
      “留下两个遗愿。”白岐像只猫一样歪在躺椅上,脸上带着慵懒的倦意,“一个是护佑柳芫。”
      到死都在惦记那个不爱自己的女人,771鄙夷的想。“那另一个呢?”
      “一统天下。”
      “啥!?”771惊的口音都飙出来了。
      “他可真矛盾,说他是枭雄吧,却因一个女人折腰,说他是个儿女情长的痴情种,但偏生又有统一天下的雄图霸业的计划。”白岐饶有兴趣的说。
      “你管他是枭雄还是狗熊?”771一向不悲不喜的语气中多了点气急败坏,“如果不管他的遗愿会有什么后果?”
      “拼上神魂俱灭和我同归于尽吧。”白岐幽幽的回答,“虽说斗不过我,但如今我只是个外来者,而他有本世界的天道眷顾,结果估计也会两败俱伤。”
      “……”真糟心。
      “帮就帮了,权当做是借用他肉身的谢礼,了却他和我的因果。”白岐说。
      “你当一统天下和上下嘴唇碰一碰一样简单吗?你现在是人不是神。”771无力的道。
      “可此处也只是凡世,神我都不怕难道会怕人?”白岐傲慢仿若是与生俱来的一样,更何况在曜荒大陆修者界强者向来俯视弱者,他自然也有这种劣根。
      “倒是你。”白岐屈指弹了下771,“你的碎片何时才能出现?”
      “我和碎片是一体的,彼此相互吸引,与其毫无目标的乱找不如呆在这里等它出现。”771说。
      它的回答半真半假,主要原因其实是它也不知道能源碎片脱离本体后回以什么形象存在,也许是一棵树,也许是一座山,也许只是地上的一颗石子。
      
      吃饱喝足的白岐靠在躺椅上小憩,因为身上的伤让他很容易倦怠,当他再醒来时天已临近傍晚,一侧的管家不知已经站了多久。
      白岐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的坐起,“何事?”
      “王爷,宁王殿下来了,已在前厅候了一个时辰。”管家如实禀报。
      宁王闻人忡?闻人阡截胡抢了他的皇位,按理说他该恨他恨到挫骨扬灰,如今他来干嘛?来看他死了没,若是未死再补上两刀?
      白岐阴谋论的想了半天,最后掀开身上的毯子站起,“去见见吧。”
      白岐今日穿着一身玄袍,领口袖摆则织着猩色云雾图案,缺了点平日的魅惑添了些威严,在他敛去笑时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外的冷漠。
      白岐出了后园去了前厅,厅中坐着一位锦袍青年,模样端正气质温和,只是此时他的眉眼间却含着点点焦躁和不耐。
      “皇叔。”看见白岐出现,闻人忡立即起身迎上见礼。
      “嗯。”白岐鼻音应声,继而错开他坐到厅内主座上,“何时回京的?岷城的灾情现在如何?”
      南方岷城两年水涝颗粒无收,闻人忡请旨前去赈灾,看似是个忧国忧民的贤王,但他前脚刚走闻人阡后脚遇刺,这其中若说没鬼鬼都不信。
      “赈灾药粮都已分发下去,灾情已得到缓解,忡得知皇叔遇刺的事后寝食难安,便将诸事安排妥当后日夜兼程往回赶,今日上午刚到京中。”
      ‘见闻人阡还活蹦乱跳着他肯定很失望。’白岐和771吐个槽。
      “岷城灾情严重,日日都有人死,你身为赈灾主官却中途撂下一城灾民跑回京中未免有点不负责任,太寒岷城百姓的心了。”白岐模仿着原主的语气训斥道。
      “皇叔教导的是,是忡思虑不全。”闻人忡服软。
      “在回京途中忡途径医仙谷特为皇叔求来两棵百年灵芝。”闻人忡说着便把一个礼盒递去。
      一旁的管家见白岐未露出拒绝的神色,于是上前把礼盒接回。
      “本王你也见了,孝心也尽了,速速回岷城吧。”白岐不客气的赶人。
      闻人忡闻言神色一僵,当初他自荐去岷城赈灾只是计划中的一环,他此次回京就不打算再去,他不信闻人阡不懂他的意思,他肯定是故意的!!
      
      牡丹园二楼的青字雅间里,闻人余栢撅着屁股扒着墙听隔壁的动静,太尉府薛杨看上牡丹园的一个戏子,几乎日日来捧场,他是特地跑来堵他的。
      闻人阡只把荀良借他使唤一天,闻人余栢哪里舍得耽搁?拽着荀良一路直奔牡丹园,问清薛杨位置后便定下了他的隔壁。
      荀良杵在屋中央盯着像只壁虎一样趴在墙上的闻人余栢,非常想以下犯上的翻个白眼,他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
      楼下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唱完,雅间中已有些醉意的薛杨大手一挥吆喝着赏,隔壁顿时闹哄哄乱作一团,比起昨日人只多不少。
      薛杨照常听了戏喝了酒向美人诉说了情意,在天慢慢暗下后他才醉醺醺的走出牡丹园,上了回太尉府的轿子。
      闻人余栢尾随薛杨回府,可一路上都找不到空挡下手,于是只得求助于荀良,“大侠。”
      被闻人余栢可怜巴巴的盯着,荀良认命的叹口气,道了声‘得罪’后便揽住他的腰纵身一跃飞进太尉府中。
      “厉害!”闻人余栢鼓掌。
      两人潜入太尉府中,避开巡院的侍卫摸到薛杨的院中,薛杨回屋后倒在床上便睡下了,侍女们拾起地上的衣物鞋子一一整理好才熄了蜡烛退出卧室。
      等屋中蜡烛全部灭掉,闻人余栢才压抑着兴奋偷溜进去,在看见趴在床上睡着的薛杨后阴笑着摩拳擦掌。
      “唔!救……”在薛杨开口喊人的一刹那,荀良扬手一颗石子击中他的哑穴。
      闻人余栢用棉被捂住薛杨的头,跟着抄起在门口捡的板砖凶残朝他拍去,而且是转朝脸上打,他可记得昨日薛杨是招招打在他的脸上。
      荀良是个高手,莫说在京城,就算在江湖那也是排的上名号的。高手PK都是一招定生死,荀良哪见过闻人余栢这么粗鲁的用板砖干架?一时间也看傻眼了。
      ‘让你打我!让你羞辱我!让你侮辱我母妃……’闻人余栢每一砖下去都带着怨气。
      刚开始薛杨还会挣扎,但每当他要挣脱时荀良都会用石子补一下,直到他被闻人余栢打的不再动弹。
      手中的板砖被拍碎了,闻人余栢用脚踢踢薛杨,“他死了?”
      荀良上前掀开棉被露出薛杨被打的血肉模糊的脸,“还有气。”
      “撤吧。”薛杨的脸太吓人,闻人余栢有点怂了,打一顿薛杨出出气不是大问题,但若把人弄死就麻烦了,毕竟他是太尉的孙子。
      闻人余栢的怂包属性让荀良很看不上,但白岐有命令他又不得不保护着他,真是憋屈!
      
      摄政王府,白岐站在长廊檐下调戏着笼中的鸟,这只鸟是原身养的,会学舌而且聪明,看见白岐时会‘王爷王爷’的叫。
      “下月中旬陛下寿辰诸国来贺,宁王此番回来怕是不会再去岷城了。”一旁的管家开口说。
      “蝼蚁而已,不足为惧。”白岐漫不经心的回道。
      “朝中传来消息,前日敏太妃请奏陛下为宁王求娶御史大夫潘廖之女为正妻,据说潘小姐模样生的极丑,粗俗无礼目不识丁,宁王为拉拢潘廖也是够下血本的。”
      “潘廖应了?”白岐问。
      “潘廖正妻年前刚死,他以女儿孝期未尽为理由拒绝了。”管家回道。
      白岐从闻人阡记忆中得知丞相段奇是他的人,若潘廖真敢和宁王结亲无异于正面和摄政王一党对立,那他御史大夫的位置估计也坐不久了。
      
      “被王爷带回的那个小姑娘又病倒了,我早上路过偷偷瞧了眼只怕活不下来,真可怜。”
      “她是罪臣之女,王爷大恩宽恕其罪已是慈悲,你管她作甚?”
      两个下人端着东西从走廊拐角走出,管家听的黑了脸,暗骂一句两个嚼舌根的混账东西,跟着干咳一声提醒二人。
      “王爷!”循声看见白岐的两人吓的腿一软跪在地上,脸色煞白抖若筛糠。
      “你口中说小姑娘是霍四公子的妹妹?”叫什么来着?霍……霍莹禾吧?
      “回王爷的话,正是。”被问话的人颤巍巍的回答。
      自那日冲动把霍家兄妹二人从刑场带回后白岐便把此事抛之脑后,听这二人讲是‘又病了’,难道她时常生病吗?
      “去看看吧。”白岐说着便抬脚离开。
      白岐先走几步后,管家冷眼扫了地上二人一眼命令一旁的侍卫,“掌嘴二十,罚两月例钱。”
      “是!”两个下人哆嗦着领命,在最重规矩的摄政王府里这种惩罚已是极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