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摄政王榻下宠三

      摄政王闻人阡遇刺重伤在府中修养,暂时无法处理朝政,朝中事务由一些老臣协助小皇帝处理,这让皇帝党格外兴奋,而白岐也很满意。
      现南丘国朝中有三方势力,以摄政王闻人阡为大一方,和追随皇帝的元老一党,还有一方则是宁王闻人忡。
      宁王闻人忡乃先皇敏夫人所生,现二十岁,康元先皇去后如若不是闻人阡杀回京城力护傀儡太子继位,现在称皇的便是他了。
      康元先皇在时京中夺嫡异常残酷,闻人阡回京后更是以狠辣手段解决了不服的皇子,如今除宁王闻人忡外,仅剩的便只有燕王闻人余栢一人。
      燕王闻人余栢是宫人所出,现十四岁,在皇子中他是最不受宠的,而且他本性又是个一根筋的草包,兄弟们都看不上他,但也正因此让他保住了一条命。
      
      摄政王府,白岐躺在花园合欢树下的竹椅上,晒着太阳吹着小风别提多惬意了,如花的盛世美颜让一旁侍候的侍女都红了脸。
      “皇叔!”燕王闻人余栢顶着一脸青紫冒冒失失的闯入园中。
      在外人眼中闻人余栢是个扶不上墙的憨傻草包,可也正因他的‘单纯’很得闻人阡的心,在回京后便把他揽入自己的保护下。
      白岐睁开眼看向一脸伤的闻人余栢,见怪不怪的问,“又和人打架了?”
      “我是为皇叔伤的,值得。”闻人余栢捂着肿如核桃的腮帮子含糊的说道。
      白岐闻言意外的挑下眉,“此话怎讲?”
      “昨日我在牡丹园听戏,坐我隔壁屋的正是薛太尉的孙子薛杨,他喝了几杯酒便大放厥词说皇叔你的不是,我一时气急便和他打了一架。”
      “哦,看样子是打输了。”白岐的关注点歪了。
      “他们人多,我一对四输的也不冤。”闻人余栢跟着歪楼。
      “仇记下,下回多带些人让他还回来。”白岐随口叮嘱。
      “嗯。”闻人余栢答应,随即跑到白岐身侧蹲下,“皇叔,你的伤口还疼吗?”
      白岐伸手碰下伤处,“隐隐有点疼,但已不碍事了。”
      “自皇叔你遇刺后朝中那群阳奉阴违的小人都在盼你不好,皇叔你快快养伤,待伤愈后回朝狠狠收拾他们。”闻人余栢握着拳恨恨的说。
      盯着同仇敌忾的闻人余栢,白岐伸爪捏捏他肿起来的脸让他倒吸着气喊痛,“他们骂的是我,我都不气你气什么?”
      “我是皇叔你的人啊,若皇叔你倒台了我也跑不掉。”闻人余栢理直气壮的回答。
      白岐傻眼了,这个小憨货说他傻吧他看的比谁都清,说他聪慧吧,这种憨傻的话却能直白的说出口,也不怕惹恼闻人阡砍了他。
      园中一角树上的枝叶有一瞬的抖动,白岐斜眼瞥去,藏身树上的暗卫首领立即敛了笑保持气息的平稳,心中暗恨自己失职了。
      闻人余栢蹲在白岐腿边一手撑着下巴仔细的打量着白岐,“皇叔,你好像变了。”
      白岐心头一跳,脸上却面不改色,“哪变了?”
      “唔……变的更好看了。”闻人余栢绞尽脑汁的搜刮着合适的词语,“也更温和了,若在从前你知道我和人打架肯定会罚我跪在太阳底下抄书。”
      “我身上有伤,哪有力气和你生气?”白岐随口胡诌道。
      “原来如此。”闻人余栢恍然大悟,“是我错了,不该惹皇叔你生气。”
      白岐“……”这个小鬼脑子里塞的都是什么?
      
      闻人阡遇刺后闻人余栢也来探望多回,但都被管家以‘王爷需静养’为借口拦下了,直到闻人阡身体已无性命危险才肯放行让他进府。
      闻人余栢既然来了那定是要留下用膳的,管家早早叮嘱了厨房备上他爱吃的菜肴,特别是那道八宝鸭,是他回回来摄政王府必吃的。
      “皇叔,霍家既已判下抄家且还是你批下的,你为何还要救下霍家余孽?”闻人余栢一边大口朵颐着饭菜一边含糊不清的问。
      “两个年幼无知的小孩,留他们一命也无碍。”白岐说。
      “可斩草不除根必后患无穷,这话是你说的啊。”闻人余栢说。
      白岐哽了一下,手中筷子轻敲了下面前的碗,“食不言寝不语。”
      那一声脆响仿佛敲在自己心上,闻人余栢顿时缩回头闭嘴了。皇叔是个聪明的人,他做的任何事都有自己的打算,他这么笨还是别乱猜了。
      “王爷。”一个侍卫在门口出声请示。
      “说。”白岐在闻人余栢幽怨的目光下夹走最后一个鸭腿。
      “沁兰苑柳姑娘刚刚命人出府去买香烛纸钱。”侍卫汇报道。
      香烛纸钱?白岐记得那是凡人祭奠亡人所用的,柳芫买它……哦,她的青梅竹马程宇是被原主杀死的,应该快到忌日了吧?
      “随他吧。”白岐不在意的道。
      在侍卫退下后白岐便看见闻人余栢正欲言又止的盯着他,“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天下美人无数,以皇叔的才貌何愁无人来爱?何必非……”闻人余栢话止于此。
      闻人阡痴恋柳芫闻人余栢是晓得的,他有多崇拜闻人阡,便有多厌恶柳芫,在他眼中只有别人配不上皇叔,哪有皇叔配不上的女人?可姓柳的太不知好歹。
      而且此次闻人阡遇刺被伤便是被柳芫连累,得知此事的闻人余栢想砍了柳芫的心都有,他皇叔如此骄傲的一个人哪容得她一个女人来折辱!?
      “是本王对不住他。”这话白岐是替原主说的,因妒忌而杀其未婚夫并屠其满门,此事说破天也是闻人阡干的不地道。
      白岐随口一句‘自责’把屋内的人都惊的不轻,闻人余栢更是激动的窜了起来,“她一个山野村姑得皇叔青睐是她之幸,不知感恩戴德还总伤皇叔的心,她……”
      闻人余栢很想臭骂柳芫一通,但又怕惹闻人阡生气,往日他但凡说柳芫一句坏话皇叔都会责罚他,可也正因此他更加怨恨柳芫。
      白岐“……”他算看明白了,闻人阡留下闻人余栢完全是俩人臭味相同。
      
      用完餐侍从把碗碟都撤下后换上热茶和果糕,闻人余栢还在因白岐‘维护’柳芫而在生闷气,气鼓鼓的模样让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脸看起来更搞笑了。
      白岐靠在躺椅上手中捧着一杯茶,原主的身体因伤和毒而武功尽废,而且在体内留下病根,七月中旬的天他的身体却冷的像过秋末。
      “荀良。”白岐唤了一声。
      在白岐开口的一瞬,一个黑影陡然出现在他面前,闻人阡的暗卫首领——荀良,“王爷。”
      白岐扬手指指园中的一块观赏石,“打碎他。”
      荀良不知白岐的意思,但一向不问原因服从命令的习惯让他在白岐下达命令后,抬手一股雄厚的内力将那块石头击的粉碎。
      “……”目瞪口呆中的闻人余栢。
      “厉害吗?”白岐问。
      “厉害!”闻人余栢鼓掌。
      “我把他借你一日如何?”白岐又问。
      “??”闻人余栢愣了,不单是他,荀良也茫然了。
      “你是我闻人阡的人,偌大的京城没人配欺负你。”白岐道。
      闻人余栢虽有闻人阡保护,但除了经济上和生命上的保障外闻人阡也不怎么管他,他依旧是贱奴所生,依旧是个无权无势的憨傻草包,平时少不得被人欺辱。
      白岐已说的很明显了,闻人余栢瞪着眼睛呆怔半天,然后眼睛猛地亮起,“皇叔!”
      “叫什么叫?我又不聋。”白岐掏掏耳朵斥责,“日后若再叫人打成这副怂样,你也别来见我了,丢人现眼。”
      “是!谢谢皇叔!”闻人余栢都快乐疯了。
      皇叔手底下个个都是有真本事的高手,瞧瞧眼前这个叫荀良的一掌碎山石的彪悍,带他出去别说一个薛太尉的孙子,就是来十个八个他也不怕啊。
      荀良“……”他算是听明白了,他堂堂暗卫首领竟然被拉出去当打手?而且还是打小孩子,王爷啊,你让我以后还如何在暗卫中混啊?
      隐身于暗中的其他暗卫一致在心中为首领上了三根香,‘一路走好。’
      
      闻人余栢乐颠颠的拽走荀良去‘横行霸道’了,白岐幽幽的喝口温茶长舒一口气,放软身体惬意的躺回椅子上。
      一直是休眠状态的771开机了,“你又管什么闲事?”
      “那个小鬼蛮有趣的,提点一下也不费事。”白岐不在意的说。
      “柳芫也好,闻人余栢也罢,这都是闻人阡的债和你无关。”771平静的说。
      “既然借用了闻人阡的肉身,他留下的事还是得处理一下的,修行之人最怕因果,我可不想三千世界走一遭欠下一身债。”
      “闻人阡已死。”
      “你确定?”白岐目光幽深的看向771,但若细看便会发现他眼底暗藏着的凛冽。
      771眼中的光闪了下,脑中浮上种不祥的预感,“什么意思?”
      白岐敛回视线慵懒的躺了回去,他伸手修长白净的手指点点胸口,“他还在呐。”
      “!!!”771。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