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摄政王榻下宠十六

      问清凤宇明身死的原因后白岐就结束了这个话题,可霍渊荀良几人都看出他的情绪不高,于是用过膳拿了压岁钱后就相继离开了。
      对于凤宇明一事771用‘呵呵’糊了白岐一脸,‘让你浪,让你风骚,不晓得要猥.琐发育避桃花吗?活该惹得桃花朵朵开。’
      
      年初一一早,摄政王府正门大开,来王府拜年的人络绎不绝,闻人静往年一向来的最早,但因今年有孕在身未亲自上门,只是遣了下人代替。
      来拜年的人一向由管家招待,寒暄,收礼,回礼,一切一如往年般,半日下来礼盒就堆满了半个仓库,年后整理起来还得用上几日。
      
      书房,白岐正逗弄着金架上悬挂着的笼中鸟,只是鸟也老了,整日恹恹的蜷在笼中,任由白岐作弄也不再叫上一声。
      霍渊进屋,眼睛盯着白岐开口,“边关战事又起,我需明早出发赶回。”
      “嗯。”白岐随口应了一声便不再有后话,淡漠薄情的让霍渊不禁生出了点火气。
      白岐收回逗鸟的木棍懒洋洋的坐回桌案后,目光瞥向桌上的茶盅说,“本王渴了。”
      霍渊上前倒茶给他,白岐捧着小口喝了几口后又道,“去罢,本王在京一日你便一日无后顾之忧。”
      普通的一句话却似燃着火焰般烫在霍渊的心口,凝视着白岐的侧脸,霍渊静默半响才挤出一句,“王爷保重身体。”
      白岐抬头盯着他细看,小狼狗已长成了大灰狼,人还是那人,但却懂得收敛起自己凶戾的爪牙,“可还恨本王?”
      霍渊眼中情绪有一瞬的起伏,本应宣之于口的搪塞最终却化作一个冰冷的‘恨’字,只是如今的‘恨’中却多了点别的。
      “小白眼狼。”白岐嘀咕一声,眼睛瞥向挂在金架上的鸟笼,半响安静后啧了一声,“该清理一下垃圾了。”
      
      年后初二,诸国蠢蠢欲动,霍渊赶回边关坐镇,长达五年的诸国大混战拉开序幕。
      年后正月十五,宁王府,闻人忡正在一群姬妾中左拥右抱醉生梦死,大批官兵破门而入把宁王府团团包围住,惊的闻人忡酒也醒了,袒.胸.赤脚出屋呵斥,可惜却无一人给面子。
      “奉摄政王旨,查抄宁王府!下人囚于府内,女眷压入掖庭狱,男眷压入廷尉狱,立即执行!”
      旨意一下宁王府大乱,哭闹声,惨叫声,咒骂声混合着乱作一团。
      宁王闻人忡贩官鬻爵,谋害良臣,勾结古昇国残害忠良证据确凿,即使他是皇室血脉此番也救不回他了。
      正月二十七日,太尉府薛杨酒后纵马,伤十九人,事后又顺藤摸瓜查出他一系列罪证,其中包括杀人受.贿,太尉府知而不报还帮其隐瞒,一同下狱。
      三月初八,郎中令崔安……
      
      白岐用了半年时间对朝堂进行大清洗,京城的刑场台被血浸的鲜红,以泽量尸惨不忍睹,打更人晚上都绕路而行,怕被恶鬼缠上。
      白岐此番的雷霆血腥手段惊醒了京中许多人,这些年白岐病恹恹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让他们都快忘了他可摄政王,不惧鬼神的活阎王。
      霍渊在外平定战乱,白岐在京肃清蛀虫,濒死的南丘国慢慢恢复生机,这让一些真正的忠良看到了希望。
      
      王府芙雅园中,白岐歪在竹椅上舒服的晒着太阳,闻人余柏则在一旁照着一本棋谱一边琢磨着,一边自己和自己下着玩。
      神出鬼没的荀良出现在园中,眼中满是喜悦,“王爷,捷报!白裕安将军以低伤亡拿下赫安国!”
      白岐幽幽的睁开眼,闻人余柏不爽的撇撇嘴,“他百战百胜声名远播,皇叔你却恶名昭彰,遗臭万年。”
      “活着时别去管死后的事情。”白岐如果在意虚名也不会落得一个‘恶神’的名号。
      “我是替皇叔你抱不平。”闻人余柏盯着棋谱,突然烦躁的推翻了棋盘上的黑白棋子。
      白岐眼睛瞥向荀良,用眼神问‘你又招惹他了?’
      荀良无辜摊手,他如今哪里敢去招惹这位小祖宗?
      “皇叔,现在京中人人称颂白裕安是常胜将军,南丘的战神,却说你残暴狠毒是个恶王,你……”
      “你怕本王养虎为患?”白岐听出了他话中的担忧。
      “是!”闻人余柏承认。
      “呵!”白岐嗤笑,“若他真有那狗胆子,便来吃了本王吧。”
      “皇叔!”闻人余柏气急败坏。
      “余柏。”白岐望向他打断他的话,“你想当皇帝吗?”
      闻人余柏一呆,荀良也怔住了,王爷他……
      “不想。”白岐问的随意,闻人余柏却回答的很认真,“我不是治国安邦的料,我的斤两我自个拎得清。”
      “你倒有自知之明。”白岐调笑一句后,嗓音蓦地又变得缥缈起来,“本王只要一统,至于天下至尊是谁本王无所谓。”
      
      战场上,尸山血海白骨露野,南丘的士兵正在有序的清理战场,霍渊一身凛冽杀气的站在血泊中,面不改色的让军医替他包扎着伤口。
      “将军。”副将一身血污的走来,眼睛触及霍渊臂上的伤时露出担忧。
      “说!”霍渊口中吐出一个沙哑的字,掷地有声,冰冷的仿佛是用玄铁砸出来的一样。
      “信已送往玄罗,是战是降,其中利弊玄罗新皇应该想的明白。”副将说。
      “如今拿下赫安,斩断古昇和耀云联系的唯一桥梁,断了两国间的辅车相依,在往后逐一击破时没有援兵他们迟早也巢倾卵破。”
      遥望着广阔无际的荒野,霍渊幽暗的眼中浮上一抹惆怅和思念,‘天下一统指日可待,你可欢喜?’
      “将军!”一个士兵走了过来,“京中来的粮草到了。”
      霍渊闻言眼中闪过喜色,转身立即往回走,每回京中送粮草来时白岐都会给他捎来一些东西,有时是零食,有时是京中时兴的小玩意,在枯燥的军营中,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惊喜。
      见霍渊匆匆离去的背影,副将有点不是滋味,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富贵王爷而已,哪配将军如此去讨好着?
      不过不屑归不屑,有一点副将还是很服的白岐,前线士兵的粮草和军需他从未短缺过一点,哪怕国库空.虚,他自掏腰包都不会让士兵们冻着饿着。
      也正因这点,前线作战的士兵也都对白岐很有好感,后勤的给力在和各国战斗中也成了一个大优势。
      
      京城摄政王府,合欢园中的一园子合欢花逢花期开的正是鲜艳,一眼望去犹如一团团朦胧的薄雾般美不胜收。
      霍莹禾提着花篮在树底下捡落花,说是洗净晒干后缝成枕头给白岐,霍团子虽痴傻但却是个有孝心的孩子,这点比她白眼狼哥哥强。
      白岐坐在园中盯着蹲在树下拾花的胖姑娘,休眠中的071开机了,‘你的身体……’
      “要崩溃了。”白岐平静的回答。
      这具身体因刚来时的伤而留下隐疾,原本若仔细养着活到五十不成问题,只是白岐的神魂太强大了,即使只有一缕而已也非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可以承受的住。
      ‘可任务呢?’071问。
      “只需再拿下玄罗,天下一统便已成定局,原身不是个蠢人自是也晓得。”白岐说。
      确认白岐可以平安撤回后071也不再多问废话,‘想走时和我说一声,我会抽离你的神魂。’
      “嗯。”白岐应了声。
      “姐姐你是谁呀?”霍莹禾的疑问声引得白岐回神望去,谁知竟看见了柳芫。
      白岐也有许久未见柳芫了,这两年她极少踏出沁兰苑,她就像是一个活死人,而沁兰苑就是她的活人墓。
      柳芫更瘦了,皮肤呈现病态的苍白,两眼麻木无神,整个人都显得死气沉沉。
      白岐盯着她看了许久,良久一只手指了下凳子,“坐。”
      柳芫漠然的回望着他并未坐过去,以前她看白岐的眼中有恨有厌恶,如今眼中却只剩一片麻木和死气。
      柳芫转身欲出园子,在她踏出园门口时白岐又说话了,“待本王死后,你便自由了。”
      柳芫脚下一顿,但终究未停留。
      目视柳芫离开,白岐迟疑的开口,“其实错不在她,全因闻人仟一根筋,我这么教训她是不是很不地道?”
      ‘你地道过吗?’771疑问。
      “我其实还是一个很深明大义的上神的,你只是不了解我。”白岐说。
      ‘呵呵。’771回以鄙夷的‘呵呵’二字。
      白岐拒绝再和771交流,这个球儿有点‘贱.人’属性,典型的那种别人悲具它欢喜,别人喜剧它不爽,简直欠揍!
      ‘深明大义的大神,平时人缘不咋地吧?’球怼怼上线。
      “被砍的只剩一层血皮的球儿没脸说我。”‘新词汇’谁不会啊?
      ‘咱俩半斤八两,臭味相投。’球怼怼说。
      “呵呵!”白岐有模学样的回它两个‘呵呵’,“儿砸,你的小命现在可是在爸爸手里攥着呢。”
      “……”771.“趁人之危敲诈勒索是不好的行为爸爸。”
      “儿砸乖,爸爸人缘已经不咋地了,还怕什么呢?”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结束了,下一个故事写什么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