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摄政王榻下宠十五

      对外而言,霍渊早已于四年前死去,除了管家荀良等一些亲信外,在别人眼中出现在王府中的青年就是那个军中新星——白裕安。
      白裕安用四年的时间以闪电速度彪悍崛起,朝中人早猜测他的靠山是白岐,如今得知他出现于摄政王府中,于是更加确信了。
      
      因身体的问题,管家顶着被白岐砍的压力把他的三餐都换作清淡口味,今日因霍渊回来,桌上才难得见了回丰盛的肉腥。
      白岐夹起一块羊排尝一口,跟着莞尔一笑调侃道,“本王四年不知肉味了,今日托你的福。”
      管家苦大仇深的盯着入了白岐口的羊排,小声嘀咕了一句,“是王爷说白将军在长身体。”虽然他十分怀疑这只是他自己想吃的借口。
      霍渊嘴里嚼着菜却食不知味,迟疑半响才试探的开口问,“王爷病了?”
      “人老了,有个小病小痛都是寻常事。”白岐平淡的说。
      白岐的话不虚,他都是奔四的‘老人’了,四十岁在普通古代已不年轻,但时间虽无情,可岁月却十分钟爱他,未在他脸上留下一丝蹉跎痕迹。
      “今早本王梳洗时在头上看见一根白发。”这让白岐很惊奇,作为早早飞升的上神他从未体验过‘苍老’的感觉。
      白岐看向霍渊,语气揶揄的打趣一句,“你长大了,本王也老了。”
      白岐说的平静,听的霍渊却是心中一酸,沉默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祸害遗千年。”
      管家闻言不悦的蹙眉,白岐却嗤之以鼻,“与凡人而言千年时间何其遥远。”
      “漂亮哥哥,莹莹想吃糖葫芦了。”一旁的霍莹禾扯着白岐的袖口声音软软的撒娇。
      白岐抽出袖子掐下她肉肉的脸,“饭后哥哥带你出府买。”
      霍莹禾一直叫白岐哥哥,原主已是奔四的‘中年人’,而白岐自身年岁的零头也都足做她爷爷,这声哥哥叫的一向厚脸皮的他都有点羞愧,可教育了几回霍团子根本不听,后来……他自己习惯了。
      
      王府武场,燕王闻人余柏握着一把长剑舞的威风凛凛,褪去稚气的青年,眉宇间少了点憨态添上些锐利,倒有几分顶天立地的气势。
      荀良站一旁看的失神,当初的憨傻的小怂包如今已长成一个俊朗青年,目睹他一路变化的自己也不知该喜悦还是该惆怅。
      一套剑法耍完,闻人余柏帅气收剑用袖子擦着汗走向荀良,“如何?”
      闻人余柏很白,因刚耍了一套剑脸上有点红,在冰雪的映衬下显得极好看,看的荀良不由有点失神。“不错。”
      “回回都是‘不错’二字,多读点书积累一下词汇吧。”闻人余柏吐槽。
      荀良哽住,那个哭唧唧的躲在他身后叫着求保护的小怂包已一去不复还,有点想念是肿么回事?
      闻人余柏撩起袍子在廊檐下的石阶上坐下,“那个叫白裕安的是什么来路?”
      “他有什么问题吗?”荀良并未直接回答他。
      “皇叔选中的人自是不会有问题,但我瞧着他总有点眼熟。”闻人余柏面露苦恼,“你可曾见过他面具下的脸?”
      荀良眼中诧异一闪而逝,但随即又面不改色的回答,“见过,伤的很严重,面目全非。”
      “啧!”闻人余柏啧了一声便不再追问下去,许真是他的错觉吧?
      
      京中街上,白岐,霍渊,霍莹禾三个坐在车中,霍团子拿着糖葫芦吃的香甜,霍渊看似一直盯着霍团子其实眼睛时而却瞥向白岐。
      “前日曹老先生去了。”白岐突然开口。
      “嗯。”霍渊应声表示自己已知道。
      “据说你的启蒙老师就是曹志奎?”白岐问。
      “是,当时他.欲收我做弟子,我拒绝了。”霍渊停顿了一下后又说,“那时我意在从武上战场杀敌,而非习文。”
      “幸在你习武。”白岐本身是个武神,最不喜繁文缛节一类的,如若霍渊真成了满口‘仁义道德’的文人墨客,只怕白岐早将其丢开了。
      霍渊一怔,正待细想时马车突地一个震动,瞥见白岐身体向前倾斜他立即伸手扶住。
      白岐眉间蹙起,推开霍渊后沉声质问,“什么事!?”
      “王爷,前面的街口有人在打架。”车夫慌慌张张的解释。
      “执金吾何在?”白岐问。
      “执金吾也在场。”穿着常服的侍卫回道。
      车外静了一会,似是侍卫去打探了,片刻后声音才再响起,“是太尉府的薛杨和御史府的潘晓静,执金吾插不上手。”
      潘晓静白岐是认识的,御史大夫潘廖的女儿,据说性格粗鲁模样丑陋,俩人首次见面是在一座酒楼里,她把一个醉酒调戏姑娘的壮汉打的哭爹喊娘,是个十分豪爽的姑娘。
      在白岐看来潘晓静并不丑,只是生的黑一点,五官中性英气一点,如此爽利的姑娘虽得白岐欢喜,但生在封建古代却是大逆不道。
      “起因是什么?”白岐问。
      “薛杨在路边白吃了一碗馄饨,正巧让潘小姐撞见了。”侍卫回答。
      “上月宁王生辰,薛太尉寻得一块三尺高的玉石为礼,他的嫡孙怎地一碗馄饨都付不起账?”白岐嗤笑。
      “去把账结了,本王请他。”白岐说,“另外,送他回府时和薛太尉说一声,日后再有好东西要先紧着自家人用。”
      “是!”侍卫领命,语气中压抑着笑意。
      
      马车最后停在一座茶楼下,白岐本打算去酒楼的,但霍渊得了管家的‘警告’哪会如他的愿?于是三人只得来了茶楼。
      白岐刚坐下,茶还未上桌雅间外就响起侍卫的禀报,“王爷,潘小姐求见。”
      潘晓静?白岐身体向后靠了靠慵懒的歪在软枕上,“进来。”
      潘晓静推门大步流星的走进屋,跟着十分大气爽朗的朝白岐行了一礼,“晓静见过王爷!”
      白岐勾唇一笑,开口调侃道,“本王回回见你,你回回都在和人打架,潘大人得知了只怕又该哭了。”
      一向‘爷们’的潘晓静少见的面露窘迫,但嘴上仍强硬的回道,“薛混蛋他……咳!薛杨他该打。”
      “除漂亮哥哥外,只怕世间无一男子敢娶潘姐姐了。”这话原是潘晓静私下自嘲的顽话,霍莹禾常常重复出来,一回惊吓,两回羞涩,次数多了潘晓静便习惯了。
      潘晓静和白岐只当霍团子童言无忌,霍渊却听的面中一冷,眼中一片汹涌的暗沉。
      白岐和潘晓静融洽的相处,看在霍渊眼中却只觉格外刺眼,要如何做才能让他的眼中只容得下他一人?
      “这位便是白将军吧?”潘晓静望向霍渊问,“我虽身在京城却早有耳闻将军的大名呐。”
      “全靠王爷提携。”霍渊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如果自己站上比他更高的位置,他的眼中是不是就只会剩下自己?但他是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想居于他之上那……霍渊一惊陡然回神,仓皇的喝口茶强制自己不再往下想。
      
      白岐蛮喜欢过凡界的节日的,特别是过年,既喜庆又热闹,往年有闻人余柏,霍莹禾,荀良和管家陪着,今年又添个‘白裕安’,新年夜在芙雅园前厅摆了一大桌,几人一起守岁。
      “饺子饺子!”手短夹不住的霍莹禾捧着小碗焦急的叫着,最后还是管家替她夹起几个在碗中。
      另一边抢不过荀良的闻人余柏气的冲上前一把勾锁住他的脖子,使足了劲把他压倒在地,“我可是燕王,你不许和本王抢!”
      望着闹哄哄的一屋子,霍渊有些茫然,局外人的疏离感让他很是不喜和不自在,直到一个虾饺落在他碗中。
      虾饺是白岐夹来的,从他自己的碗中,霍渊垂下眼睑默默的吃了,许是情绪不同,这个虾饺他觉得格外的美味。
      在屋中气氛正佳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厅门口,白岐认出他是负责传递闻风阁情报的暗卫,于是拧眉搁下碗筷问,“出什么事了?”
      “王爷,玄罗国第五皇子凤宇明死了。”
      “!!!”白岐手一抖打翻了自己的汤盅。
      屋内陡然静下,连霍莹禾都察觉出了不对,乖乖的埋下头只顾吃饭也不再吵闹。
      “他……”白岐话止于开始,他不知该怎么问,半月前他还收到凤宇明提前向他拜年的信,而且据阁中情报玄罗国的皇子夺位战中五皇子一直居于上风,胜算很大的。
      屋内此时静的掉根针都听的见,良久,白岐从喉中挤出两个字,“原因。”
      “凤宇明非皇室血脉。”
      凤宇明母妃是舞姬出身,身份卑贱并不受宠,直到他的出生一切才改变,可谁曾想到他竟非皇族血脉,而是他母妃和一个侍卫私通生下的‘贱.种’。
      白岐明白了,屋内众人也都会意了,绿帽子这种事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让人难以容忍的,此事一旦被验证为真,凤宇明注定死无葬身之地。
      “他死前可有说什么?”白岐问。
      如果早知凤宇明身世,他不是不可以提前替他谋出一条活路,可如今为时已晚。
      “只说了一句。”暗卫回答,“他说:雪斑白琥玉虽送了出去,却终归是留了一个遗憾。”
      这句遗言说的莫名其妙,听了的人无一人懂得其中含义,可白岐却隐隐明白了什么。
      白岐“……”坑神了。
      071睨他一眼“……”夭寿了老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