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摄政王榻下宠十四

      曹府一夜素缟,闻讯而来的朝中官员和文人一早在曹府正门前堵的水泄不通,连皇帝都命贴身宫人来了,似全京城都因他的逝去而陷入悲愁中。
      曹志奎四年前不再庇佑南琼酒馆,当时还闹出不小的乱子,但不管那群文人如何吵闹他都在府中闭门不出,只说要颐养天年。
      白岐只和曹帝师见过两面,一回是他离开南琼酒馆后递来帖子相邀,两人一起讨论南丘国情天下局势,白岐丝毫不瞒一统天下的壮志。
      第二回是白岐下了放弃峡城的命令,当时朝中上下一片反对声,宁王党更是借机控诉他误国,若非曹帝师及时现身支持,只怕白岐要学原身开杀戒镇压了。
      
      曹府,白岐一身素白长袍,肩披银色狐裘,几乎和屋外的雪天融成一体,灵堂上哭声一片,唯独他直挺挺的站着面上不露悲喜。
      曹志奎活了一百又六年,于白岐而言虽不比自己年龄的一个零头,但在凡人中已是长寿,万物有始有末结束亦是开始,他不懂有何哀悲。
      白岐上过香以示尊敬哀思后,曹帝师曾孙拿来一封信递给他,“王爷,此信是曾祖给您的。”
      白岐接信,信封一片空白,打开后信笺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老夫无缘亲见王爷一统之日了。’
      “……”白岐怔住,他未料到曹志奎的遗憾竟是这个?
      
      白岐捏着信思绪万千,马车一路晃晃荡荡的回到王府,车夫在车外等了半天不见动静于是出声问了一句,白岐这才敛了思绪下车。
      早早候在府门口的管家见他回来立即迎上,同时命令下人“立即传膳。”
      “本王在曹府喝了盅茶吃了块酥饼暂时不饿。”白岐开口阻止道。
      靠近白岐后管家闻见一股香烛味道,于是又问,“王爷可要沐浴?”
      白岐抬手嗅了嗅袖袍上的味道,也闻见了在曹府中粘上的气味,“去罢。”
      
      白岐沐浴时不喜人侍候,下人们备齐沐浴所需的东西后就相继退出浴室,白岐径自脱衣下水,懒洋洋的靠着浴池沿长长舒了一口气。
      “情绪不高,因为曹志奎?”771趴在白岐的袍子上问。
      自从融合了雪斑白琥玉中的碎片,有了充足的能源后,771的精神看起来好多了,至少不再像开始时随时休眠确保自己不会死机。
      “凡人的生死于神而言和香烛一样,燃尽也就死了,我若因此而哀伤岂不早疯了?”白岐语气平常的说。
      771身上闪了下光不再言语,白岐轻拍下它问,“可是想回去了?”
      “慢慢来,不急。”771说。
      白岐眼中有笑意闪过,“多则十年,少则五年。”
      “十年内完成一统的目标,你未免有点太自大了。”771照常打击他。
      “赌一把?”白岐跃跃欲试。
      “……”771默了许久,最后认怂遁了,“拒绝。”从四年血淋淋的教训中它得到一个真相,白岐的赌运无可匹敌。
      
      浴室屏风后,黑衣面具青年望着雾气中男人削瘦的背,眼中情绪交织着一片复杂,四年未见他可有变化?待他……可还如从前?
      四年中,他的官路走的一帆风顺,他知道其中定有他的相助。他帮他,他感恩,可霍府一门的惨烈,让他又恨及了他。
      四年前军中一晚,梦中两人缠绵,醒后忆起梦中人的脸让他又羞又臊又愤。白岐是男人,且又是自己的仇敌,自己怎能……
      四年的避而不见,甚至刻意用苦累伤痛去忘却他的存在,可情感的种子已埋下,四年时间不但未枯萎反而疯长成一片荆棘,他越挣扎便越是伤痕累累。
      他毁了他的家,害的他小妹痴傻,害的他……他恨他,却又不忍再取他性命。
      “白将军青天白日潜入王府可是来自荐枕席的?”清冷的男声蓦地响起惊的霍渊神情陡然一凛。
      霍渊回神,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走出屏风,来到池前跪蹲下,一只手抚在了白岐.裸.露的肩上。
      霍渊触电般缩回手,白岐撩起长袖让出身侧一块位置,眼神薄凉的盯着他,“若将军有意,本王不介意与将军共赴巫山云雨。”
      霍渊眼中划过羞恼,“若今日潜入你府邸的是别的男人,王爷也似这般宽衣解带相迎吗?”
      白岐嗤了声,眼睛睨着他讥诮,“天下间有胆子偷窥本王沐浴的怕也只有你霍渊一人吧?便宜你了。”
      他还和从前一样,仿佛自己依旧只是他榻下的一个男宠,一切都未变,但是正因白岐的随意和不在意让霍渊既气恼又不甘。
      在霍渊走神时,一只手抓住他的衣襟一把将他带入水中,面具从脸上滑落掉在水面上,溅起一朵水花。历史重演,只是这回他不会再像四年前那样惊慌失措的任由他戏弄。
      霍渊从水底翻起,一手钳住他的手,一手锢住他的腰把他压回玉石池壁上,一如当年他对自己做的一样。
      “长本事了?”白岐讥讽一笑,抬腿狠狠撞向他的腹部,在他卸力的一瞬捏住他的下巴,“既然你来做偷香窃玉的贼,不如本王如你一回愿?”
      温香软玉怀中抱,可霍渊此时却蹙起了眉,如今的白岐瘦的像一根草般,仿佛连一点风都受不住,这四年是出了什么事吗?
      霍渊的蹙眉看在白岐眼中,就像书中讲的恶霸强上小娘子一样,顿时让他抽了抽嘴角无趣的撒开了魔爪。
      “何时回来的?白岐问。
      “昨日刚入京。”霍渊回答。
      “回京作甚?”
      “……”想回来见他一眼,彻底绝了最后一点念想,可是在见了后非但未斩断情思反而魔怔更甚。
      “见一见小妹。”霍渊说。
      “白眼狼。”白岐抬腿踹他一脚,笔直的大长腿晃的霍渊眼前一阵发晕。
      霍渊狼狈的扭开脸压下体内的躁动,哑着声音岔开话题,“你封我为将就不怕引狼入室让南丘亡国?”
      “白将军忠心天地可鉴,有你在岂会让南丘亡国?”
      霍渊目光死死盯着白岐想在他脸上看出点什么,可白岐的表情一直淡淡的,平静的让人觉得无情。
      “呵!”霍渊冷笑,“臣震的住边境,却震不住朝内奸佞。”
      “本王只需你震住边境即可,朝中有我。”一句简单的‘有我’,却如一块烙铁般烫在了霍渊的心口。
      白岐离开浴池走到衣架前,随手扯了件袍子披在肩上,转身望向正‘如狼似虎’盯着自己的霍渊,“莹禾现在住在芙雅园,你应认得路。”
      顿了下后跟着又补充一句,“留下过完年再走吧。”
      “……是。”
      
      芙雅园,霍莹禾拿着一枝梅花满园跑动着,肉嘟嘟的脸蛋红通通的,下人追在后面不断叫着让她慢点,画面让看的人不禁莞尔一笑。
      当初瘦瘦小小的霍莹禾现在被白岐富养成一个肉肉的圆团子,别的不说,至少吃食上可以看出未怠慢过她。
      “哥哥,你怎么带着面具呀?”霍莹禾小跑到霍渊跟前仰起脸傻乎乎的盯着他问。
      霍莹禾的小奶音让霍渊眼中一暖,语气也温和下来,“哥哥脸上有伤,怕吓到别人。”
      “很痛吧?”霍莹禾捂着脸蛋龇牙咧嘴,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
      霍渊哑然失笑,“不痛。”
      “骗人!”霍莹禾不信他,“有一回莹莹的脚割伤了,漂亮哥哥抱着莹莹哄了许久莹莹才不哭。”
      漂亮哥哥?是他吗?霍渊怔了下,他也有如此温柔的时候吗?
      
      书房中,白岐刚喝完药,正含着蜜饯驱散口中的苦涩,霍渊敲门走了进来,等进屋后闻见空气中的药味又不禁拧起了眉。
      “给你。”霍渊把一个包裹放在白岐面前的桌上。
      “什么东西?”白岐问。
      “宁王通敌叛国的证据。”霍渊说。
      先有白岐给的信件,后又有闻风阁的‘帮助’,霍渊早已知晓宁王和大伯互相勾结的事,也知道出事后宁王灭口,把一切罪责都推给霍府的真相。
      白岐打开包裹中的木盒看了看里面的证据,“回霍府了?”
      霍渊大伯有证据他是晓得的,也曾猜测证据也许仍藏在霍府,只是他和宁王把霍府翻个底朝天都未找出来。
      “是。”霍渊爽快的承认,“有了它,宁王将再无翻身的机会。”
      小狼狗进化了?白岐合上盒盖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舍得给我?”
      “它只有在你手中才会有用。”霍渊实事求是的说。
      白岐相信他说的,现在朝中能压的住宁王的人只有他,这些证据虽是闻人忡的夺命符,可也是烫手山芋,敢接的人不多。
      白岐收起盒子,跟着从另一盒中取出一块狼头符搁在桌上,“认得吗?”
      霍渊眼睛暗下,袖中的手微微收紧,“兵符。”
      狼头符,可调遣南丘百万兵马,原归霍家掌管,后霍家灭门后被摄政王闻人仟收去。他想干什么?试探他吗?
      “想要吗?”白岐问。
      “……”霍渊眼中一片深不见底的幽深,“王爷此话何意?”
      白岐离开椅背坐直身体,两手交叉着撑在下巴处,目光如炬的盯着他,“本王赐你狼头符,你为本王踏平诸国一统天下,可好?”
      “!!!”霍渊。
      这又是一场白岐的豪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