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摄政王榻下宠十二

      摄政王让人绿了,这个堪比世界末日来临的消息风一般的席卷整个京城,街头巷尾茶馆酒楼都在议论此事,仅仅一日,全京城皆知摄政王头顶一片草原。
      宠妾嫁人了,男宠和人睡了,摄政王的坎坷情路让路人都不禁为其掬一把同情的泪,外人都道:别看王爷威风凛凛牛掰的不得了,其实他八字缺爱,命里克妻,注定一生孤独终老。
      外面谣言四起,什么天煞孤星,造孽太多,和尚道士批命,各种版本的‘摄政王情路史’传的漫天飞,而白岐却一无所知,只因他又病了。
      
      摄政王府,芙雅园的卧室中断断续续传来咳嗽声,大夫们来去匆匆,药味弥漫在园中每一处角落,下人们守在屋里屋外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青罗帐后,白岐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喉中时而溢出几声咳嗽,整个人仿佛风中一根枯叶,好似只要风再稍稍大一点便会折断一般。
      “王爷内伤未愈,且又时常忧思,劳累过重,若再不仔细养着只怕……”所有大夫都把话在后半句上停顿住了。
      管家眼神阴暗,“下去吧。”
      在众大夫惴惴不安的告退后,管家用眼神冲一旁的侍卫示意一下,侍卫颔首会意立即跟上前去。
      “肖管事。”一个下人匆匆跑入园中,刻意压低嗓音说,“柳姑娘闹着要见王爷。”
      管家闻言拧眉,眼中满是反感和嫌恶,“拦下她,在王爷未病愈前不许她出沁兰苑半步。”
      “让她来。”白岐的声音伴着嗽声从屋内传来。
      管家张嘴欲言又止,抖着唇角千万句的苦劝最后只剩一声叹息,“是。”
      
      柳芫大步流星的闯入芙雅园,可在看见青罗帐后病怏怏的白岐后,一腔痛恨和憎恶瞬间被讶异替代,‘他怎地病成这样了?’
      柳芫对‘闻人仟’的印象还停留在初遇时的风华绝代,强迫她目睹程盟主一门被屠时的狠辣,平日里强迫她时的可恶,如今‘病若膏肓’的他是她从未见过的。
      ‘是那日的刺杀。’柳芫记起那日王府进刺客,她有意寻死而他却替她挡下致命一剑,原来,伤的这般重吗?
      “寻我何事?”白岐表情平静的问。
      白岐清冷的嗓音唤醒陷入回忆的柳芫,她当即敛起刚冒头的怜悯冷下脸说,“当日错全在我,霍渊是无辜的。”
      “在你眼中,本王手下的人命有几个是罪有应得的?”白岐反问她。
      “你……”柳芫吵架永远吵不过白岐,因为白岐所做的一切都自认是理所当然。
      “柳芫,那日本王说了,恃宠而骄不是好习惯。”白岐毫无情意的眼神冰冷的让柳芫有点胆怯。
      柳芫虽胆怯,但自尊又不准她向白岐低头,她梗着脖子拔高声音喝道,“你若厌烦了我何不杀了我,或者放我出府,何必留下折磨我!?”
      “本王偏要留下你折磨。”病痛和霍渊小崽子的离开让白岐的心情糟到极点。
      屋内的争吵让守在屋外的管家忍无可忍的走了进来,他首次不听命令直接冲柳芫低喝,“柳姑娘,王爷病着需静养,请你离开。”
      “他都未赶我,你一个奴才插什么嘴?”柳芫显然是在迁怒于他。
      “我最近不想再见她。”这时白岐开口替自己的人撑腰了。
      肖管家一怔,继而眼中闪过抹笑意,但随即又快速敛回笑恢复冷面看向柳芫,“柳姑娘,请!”
      柳芫又羞又恼,在离开前口无遮拦的留下一句,‘你如今这幅病弱模样,还有几日可活!?’
      柳芫气冲冲的走了,管家面色阴下,眼中的怒意几乎要爆发出来,平日里即使他再不喜柳芫但因王爷喜欢她他才不难为她,如今她愈发放肆,的确该敲打敲打了。
      
      柳芫走后,白岐靠在床边立即呕出一口血,跟着便是剧烈的咳嗽,管家焦急的欲喊大夫却被拦下,白岐明白即使叫来大夫也无用。
      ‘本上神自打出了娘胎就没这么窝囊。’白岐呕着血忍不住爆粗口。
      ‘吐血啥的,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771语气如常的回了一句。
      “王爷。”屋外传来下人的禀告声,“玄罗国使臣送来一样东西。”
      白岐撑起身体用帕子擦擦嘴,又用管家端来的水漱漱口中的血腥气,这才开口叫人把东西拿来。
      一个精巧的锦盒送入屋中,管家取来递到白岐面前,待白岐打开看见盒中的雪斑白琥玉时蓦地一愣,771也是一呆,什么情况?
      前几日凤宇明还把此玉看的跟宝贝似的,死活不肯相让,今日怎地……白岐有点懵,难不成他是磕到哪儿伤了脑袋了?
      “他也可怜本王?”这是白岐唯一觉得合理的原因,得知他被绿了凤宇明因怜悯他才献玉给他。
      白岐琢磨半天最后索性不再去管凤宇明献玉原因,转而吩咐管家,“把城外的埋伏都撤回吧。”
      “是!”管家应了一声。
      白岐把玩着雪斑白琥玉半天,跟着叫了一声“荀良。”
      来去无影踪的暗卫荀良现身,白岐沉吟片刻迟疑的开口问道,“霍渊小崽子现在走到何处了?”
      “已过陌城,再有五日便可到边境军营。”荀良回答。
      “一人在外不易,吩咐闻风阁的人多少照拂着点。”白岐吩咐。
      闻风阁是原身创建的江湖势力,主要经营情报和暗杀生意,在江湖众‘名门正派’眼中是不折不扣的歪门邪道,人人得而诛之的魔教。
      荀良还有一同胞兄弟名荀央,两兄弟自幼跟着原身,一同被贬,一同征服暴.乱之地,在创下闻风阁后原身命令荀央留下管理,自己则带着荀良回了京。
      荀良离开,白岐上下抛着雪斑白琥玉沉思,771看的焦虑无比,“你把它给我啊!”
      白岐垂眸看眼手中玉,再瞄眼急的快跳起来的771,嘴角顿时一扬,“叫爸爸。”这是他从它给的一本小说中看到的段子。
      “……”771。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771幽幽的说,“爸爸,人太缺德会遭报应的。”
      “儿砸乖。”白岐满意的拍拍它把玉递去了,“爸爸是神,不怕遭报应。”
      
      下午,吐血吐累了的白岐正躺在床上小憩,刚有点睡意便听见屋外园中响起闻人静的大嗓门,吵吵声惊的窗口上笼中的鹦鹉蹦个不停。
      “闻人静,看来你的确缺个夫君来管教一下。”白岐睁开眼语气不快的训斥。
      此时的白岐一身火红单衣,乌黑的青丝散乱的披在身上,大敞的衣襟滑下半边露出肌肉均匀的胸膛和削瘦的肩,闻人静呆呆看着眼前这幅‘美人初醒图’,鼻子蓦地一热顿时有液体流出。
      一个帕子从青罗帐后飞出砸在闻人静的脸上,“擦一擦,脏死了。”
      闻人静茫然的用帕子一抹脸,当看见白色帕子上面显眼的猩色时顿时脸臊的通红,她竟然因看皇叔而流鼻血,真是丢死人了!!
      “你也是因霍渊而来?”白岐语气平常的开口道出闻人静的来意。
      闻人静一怔,原本羞红的脸火速降温变得苍白,她揪着帕子支支吾吾的问,“皇叔,霍渊……可是真死了?”
      “是。”白岐回答。
      “尸体呢?”闻人静追问。
      “丢后山喂了野狗。”白岐说。
      “皇叔!!”闻人静的声音陡然尖锐起来,但随着白岐一记冷眼,让她又恹了回去。
      “霍渊他……他不是那种人,他严谨自律,不重女色,这其中可是有误会?”闻人静红着眼眶苦涩着脸为霍渊辩解。
      “人即已死,其中是否有误会还重要吗?”白岐冷酷的仿佛没有心一样。
      若搁在以前,闻人静早暗暗大骂他的无情,可自从宫宴上白岐为他舌战古昇国使臣,她便认为皇叔是个面冷内暖的人,难道霍渊真的……
      不,不可能的!闻人静狠狠摇头,霍渊不是那种人,即使皇叔真看见了什么也定是有贱人勾.引的他。
      闻人仟虽三十好几,但后院中却并没什么雌性生物,除了……柳芫!想起这个人,闻人静表情瞬变。
      见闻人静的表情抽风似的来回变换,白岐扶额,自从他占用‘闻人仟’的肉身后不但要替他处理国事,还要帮他带娃,闻人静,闻人余柏,这两个小鬼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隐藏了自己的猜测,闻人静又迟疑的开口“皇叔,霍渊的尸体……”
      “丢去已有几日,估计早让野狗啃得骨头都不剩了。”白岐凉凉的说。
      “……”闻人静身体一颤,眼中顿时蓄起眼泪,虽然霍渊不识好歹对她无情,但一想到自己倾慕了那么多年的少年惨死,她仍难掩心中悲哀。
      大颗的眼泪从眼中滚落,闻人静捂住脸嘤嘤的哭出声,跟着转身跑出了卧室。
      迎面被她撞的一个踉跄的管家一脸懵,白岐无视管家的问号脸木然的仰躺在床上,‘桃花开的真旺盛啊,和那个人一样。’
      白岐闭上眼,心中有点不舒服,自己的东西让人觊觎着的感觉真的超不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黑化小狼狗即将上线,非战斗人员尽快撤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