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五章箭在弦上

      离开银行的路上,遥的左手一直没有离开手里的那封信。尽管之前套出了星野的话、尽管已经有了心理的准备,但是长谷川宏二的这一封信,对遥来说依然算得上一场洗礼。
      宏二的信的抬头是写给遥的。当年走私开始起家、逐渐打下江山的过程全部如盘托出,和星野所说的基本都是一致的。当年长谷川宏二、宫本智大以及清水秀明三人血气方刚而野心勃勃,从走私电子产品开始,逐步发展到走私汽车。除了逃避海关警察外,不时还和黑帮对上。为求自保,更为了扩大利润,三人决定与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帮山口组合伙,互相利用。一直尚算满意的「合作」最终被一次警察海关联合的围剿下破灭。三方的冲突中,宏二因误会清水向警方告密而失手开枪打死了清水,酿成大错。其后山口组更为追讨赃款而将清水一家赶尽杀绝。巧合之下星野被土萌搭救才幸免于难。但这场灾劫经已在星野心内烙印。
      误杀了星野的父亲,也一直让宏二心存愧疚,而意外地在土萌身边发现遗孤星野的时候,即时让已经走上正行、并在商界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宏二萌生了想要补偿的心。
      纵然或多或少地害怕着一天星野知道真相,但一份愧疚变成了惊人的力量,驱使他决意养育星野。于是,星野比遥更早地便在宏二身边。
      几年后,和星野同样父母早逝的遥也很巧合地被宏二所收留,二人更因为相近的身世而惺惺相惜,成为了纱织身边最好的朋友。
      可是,注定就是这样,不期然地把几个人的命运冥冥中连在一起。
      遥心想,写这封信的时候,宏二一定不知道星野阴差阳错看见了父亲被杀的一幕,更不知道星野已经知道了真相,更向曾经爱他疼他的人痛下毒手。
      「我误开了那一枪,正毁了星野的一生!」
      遥一边开车,宏二的信中的话不停地打转,几次险些让她冲了红灯。
      宏二。这个可敬又可悲的男人,到头来得了如斯下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压制着隐隐作痛的胸口。但是,她愿意去原谅他。他已经用了他的一生去弥补那个错,难道还不够吗?何况,人死如灯灭,一切就让它随着长谷川宏二的死而去吧。
      遥再长叹了一口气,转眼随意看看副驾驶座上。那里躺着与宏二的自白书放在一起的信。
      事实上,那是两份遗嘱。宏二在信中提到了,这两份遗嘱哪一份将会生效,完全由遥来决定。
      遥并没有打开它们。因为她不想知道里面的内容,虽然她已经可以大致猜到了。
      她知道,里面会判决出星野的将来。
      星野……星野光……清水光……
      这几个名字时而陌生,时而熟悉,侵蚀着人的思想。
      为什么不能像我们以前小时候那样呢?为什么不能回到那时呢?遥努力在想,却知道不会有答案。她把头靠进驾驶座,努力消化这一切。
      她恨星野。
      恨他不择手段地报复,恨他把无辜的纱织卷入仇恨的漩涡,更恨他甚至直接和间接中都伤害了满。
      可是,一份同情又偏油然而生。她用力摇了摇头,如果自己能早点识破这个复仇大计,也许就能将所有悲剧改写。
      然而,这世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如果有!
      如果?遥苦笑一下,如果没有宏二那一枪……
      一枪……
      一枪?!
      遥忽然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星野再三指证,宏二丧心病狂地开了三枪。可是宏二的自白却明晃晃地不同。
      到了这个地步,宏二没有必要再说谎。但星野也不像有理由在细节上冤枉他啊!
      除非……
      遥心念急转,即刻拨通了真琴的电话。
      「真琴,帮我查一下。」她等不及,即使其实回家就可以与真琴碰面。「清水的验尸报告,他到底中了多少枪?」
      「这个有什么关系?」真琴在遥去银行的途中已经接到她的电话,大致知道了星野的情况。
      「关系极大!这事背后很可能有内幕!」
      「好,我都带身上了。等等。」她一边走一边翻看手上的卷宗,「三枪!肯定是三枪!一枪是腰部,另外两枪致命的是在胸口。」
      遥长长一个呼吸,「听着,星野可能被利用了!凶手另有其人!我有理由怀疑这个凶手是宫本智大!」
      那边的真琴也吃惊不少,「你回来了吗?我快到你家门了,见面说!」
      「马上!」遥挂上了电话,加重了油门。事情有了突破性的转折,真相似乎就在不远了。
      马不停蹄地赶回来的遥,远远看见真琴在那栋白色的小洋房前面踱来踱去。
      她一个人?怎么在门口?遥想着,有种怪异的感觉隐隐而起,脚步不禁加快。
      「真琴!」遥带着疑惑喊道,「怎么不进去?」
      「我按门铃又敲门的,没人在啊。你不是说满在里面等我吗?」真琴莫名其妙地摊摊手。
      遥的面色变了,动作凝滞了半秒后闪电般地冲向大门。
      火速取出钥匙开门,发现门是随便关上而没有上锁的。而屋里,哪里有满的影子?
      大厅的桌子上还放着满的手机。
      天啊!
      遥面色一片苍白。
      「她去哪里了?」察觉到遥的惊惶,真琴的侦探细胞也全面被激发,四处巡视着。「她没有留下任何信息?」
      遥没有回答,迫使自己的脑子冷静下来。她坚信,满这次绝对不是不辞而别的。可是她去哪里了?
      「那个……」在遥思索的同时,屋外忽然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
      是隔壁的邻居古幡元基,平时和满挺谈得来的。
      「天王小姐,」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是海王小姐不见了吗?」
      遥感到自己要跳起来了,几乎是以扑的方式冲过去,双手抖着古幡的肩膀。「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告诉我!」
      古幡愣是给吓到了,「别急天王小姐。我应该不会看错,大概十几分钟前我看到海王小姐过了对面马路,和一位年轻女孩很紧张地谈话,然后……」
      连真琴都急起来了,盯着古幡的脸问:「然后什么?」
      「我看到有辆黑色的越野车忽然开来,几个人冲出来硬要把那女孩拉上车,可海王小姐不肯放手,于是纠缠起来,后来就把她也抓走了。」
      「见鬼,那女孩你有看清楚是什么样子的吗?」
      「穿着挺华丽的,但有点狼狈的样子,嗯……酒红色头发……喔,应该是个孕妇!」
      该死!
      遥快要急疯了,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每次都是自己的错。
      「没有,他们都穿着黑衣带着墨镜的,我觉得不妥,但是也不肯定,也不好贸然报警。」
      古幡说完看没什么就离开了。
      遥扯了扯头发,一拳打在墙壁上,打得真琴看着都觉得痛。
      「会是星野吗?」她问道。
      遥甩甩头,「我相信不会,星野这次没必要牵扯到满。一定是宫本!纱织发现了他的勾当,他肯定有所行动。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也没想到纱织会直接来找我们。」
      遥抚着额头,努力地要想出该如何是好。纱织身体不好加上临盘在即,这下越发危险,而满肯定会不顾自己安危去保护她,万一身份被宫本发现,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事情忽然变得如此紧迫,已经不是遥去追查宫本的问题了,因为老狐狸终于都出狠招。
      「我现在去召集我的人,加上捜查四课的伙计,把东京翻转也一定要把她们找出来!」
      「不要!」遥沉声制止,「这样只会打草惊蛇。真琴,只要你的人去,不要太声张。我另有主意。」
      「你想干什么?」真琴皱了皱眉,想起之前遥说起星野的交易。「你不要乱来!」
      「我不会!只是宫本肯定有防范,你们大张旗鼓地找他麻烦,没准还是对给他撑腰的黑帮的挑衅,满她们更危险。」
      「那你的意思?」
      「与其直接找宫本,不如先破坏他的交易,这样才有机会拿到筹码,反客为主。」
      真琴暗里佩服遥的兵行险着,但同时也有着担心。「你该不会是打算后晚去码头吧?!」
      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坚定的眼光看着真琴,「希望警方先别插手,我会劝服星野的,现在他是关键人物。」
      「万一失败呢?你要记得,星野做了这么周密的计划并不是一时意气!」
      「不会有万一! 我会成功的,为了她们。」
      真琴吁一口气,知道这势在必行了。「好,千万小心,而且注意不要乱来。随时与我保持联系好吗?」
      遥点点头,视线转向窗外。
      「满,我知道你一定能保护自己的。等我!」
      
      ~~~~~~~~~~~~~~~~~~~~~~~~~~~~~~~~~~~~~~~
      
      闷热的空气,这个初夏偏偏没有一丝的风。即使有,也不见得会吹进这个窗户被木板钉死的狭小空间。
      满脱下来的风衣搁在地上,纵然只是一件单薄的衣衫,亦已经微湿。她尽力地透过窗户外木板与木板之间的缝隙望出去,却徒劳地找不到任何标志的建筑,隐隐只能看出这一带似乎是废弃的货仓。
      觉得有点累了,满决定坐下来稍作休息。刚坐下便听到旁边一把无力的声音。
      「算了吧,我们逃不掉的。」
      满扭头,看到纱织那张疲惫而失去原本神彩的脸。她不禁轻叹,短短几个月,一个本应因为新生命即将诞生的女子落得现在的田地。
      「宫本会杀了我们的,我知道他的秘密、知道了他和星野的秘密……」纱织保持着瘫坐的姿势,靠着破旧的墙壁继续喃喃地说,「知道了——他们害死了我父亲的凶手!星野看着我父亲病发、他……」纱织逐渐开始哽咽,无法再说下去了。
      满心头一震。
      从被绑架到现在,两人谈了很多,前尘往事,可以细诉的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有什么隔阂了。从满的口中听说了星野的身世和处心积虑的复仇大计,这种种变故,让纱织感到如同一场噩梦,她期盼这场梦会醒,但却知自己已经深陷沼泽。
      
      尽管满和遥都知道了星野的复仇大计,也知道他和宏二的死有脱不了的干系,但到底没料到星野真的那样冷血。
      纱织无意中听到这样的惊天内幕,她的脑患没有即时复发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更何况她还怀着即将出生的孩子。从星野的地方逃出来后,她只有找遥——她现在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可是,却偏偏被宫本的人发现。
      如今,已经回不去了吗?
      她觉得自己回不去了吗?
      满却在想。无论如何,她决意要为这女孩点燃一丝希望。
      「纱织,你放松点。」满靠过去,双手温柔地摩刷着纱织瘦弱的肩膀。「我们一定想到办法出去的,可你得首先保重自己,纱织,不要放弃。」她边说边打量着四周。被捉后她们就一直被困在这里,虽然叫天不应叫地不闻,但总算不像有人在监视。
      只要能想办法通知遥,就可能脱险。
      问题是,唯一的通讯工具——纱织的手机已经被那些人踩烂了,掉在地面上。
      「他为什么这样对我?那是生我养我的父亲,我却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不是人,我真不是人。」纱织抬头,带着泪光望满。「星野……我真的想接受他了,可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他……」纱织基本已经无法完整地完成一个句子。
      满再靠近一点,左手试探着轻轻搂过纱织的肩膀,看她不曾反抗,满才说话。「纱织,不要怪责自己,而星野他也只是一时被蒙蔽了。我发誓,他对你的心始终没变。暂时迷了路,但一定会找到方向的。」
      「没用了,我没法忘记这一切,他对我做的这一切。」纱织呜咽着,手捂住眼睛。
      满轻轻拉开她的手,手指揉着纱织的手背。「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没人能将时光倒转,即使能倒转,也未必将事情变得就好。」
      说着,满不由得想起很久很久之前,在海底自己那可笑的决定。她摇摇头淡笑了一下,「人活着的是现在,你该考虑的是现在、是将来。」
      「我还能有将来吗?」
      「有!你的将来就在这里。」满的右手轻抚到纱织的腹部。「这孩子想看到他的妈妈幸福地生活,想出来自己领悟这个世界,你听到吗?」
      纱织感受到满的手透过自己腹部衣物传来的温度。
      感受到一个生命在跃动,一个希望在攒动。
      无可否认,当这个生命开始孕育的时候,纱织的所想或多或少已经与以前不同了。她的喜怒哀乐开始因为肚子里的动弹而不同。甚至她的脑疾也似乎有所缓解。
      她还隐隐记得,检查胎儿的时候,星野曾露出那样慈爱的笑,那个时候,她觉得他很像自己小时候父亲看自己的样子。
      「我能看到这孩子长大?」
      「为什么不能?纱织,只要我们过了这一关,他一定会快快活活健健康康地成长。」
      纱织终于挤出一个笑容,虽然还挂着泪痕。她没明白,为什么这个海王满的话,显得那么有信服力,而自己在以前似乎总没有静下来细心听过。
      「是个女孩。」纱织忽然说道,低头抚着腹部。
      满楞了一下,很快也会意了。「预产期是下个月,对吧。」
      「嗯。」
      「她乖吗?」
      「才不,老是踢我。不像星野的沉静——我是说以前的星野,」纱织叹了口气,「反而、反而有点像小时候的遥那样顽皮。」
      满轻笑,的确如此。
      「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
      「没有,我没介意。」
      「满,你和遥……会一直在一起吗?」纱织忽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她依然有点耿耿于怀,更期盼着答案。自从游艇事件后,她知道了满并非寻常人类,但却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没有将这个天大的秘密公开。难道自己还那么顾及遥的感受吗?
      看满没有即时回答,纱织又追问:「她和你……是一样的?!」
      满努力地笑了笑,「纱织,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但我可以说,遥现在一直是和你一样的人类。只是,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而且这一连串事情或多或少都和我的一个错误有关。不过你不会理解到的。」
      「这就是她离开我的原因?因为我,只是个人类?」
      「不是那样的。纱织。」
      事到如今,满希望用最真实的感受以最不伤害她的方式告诉她所发生的一切。「希望你能平心静气地听我说,其实我一早也和你谈过,遥离开你是不是因为她不爱你,而是因为你把她抓得太紧了,而没有以同等的位置去体会她的内心需要。如果爱情变成单方面的依赖,会走不远的。」
      「我一直没想过,原来是我把她赶走的。」纱织有点虚弱地挪动了身体一下。
      满深深握住纱织的右手,继续说道:「不要那样想。每个人对爱情的理解不同,只能靠你自己去体味。就好像星野对你的爱。」
      星野的名字有一次游走在纱织的灵魂之中。
      「你看。」满松开原本握住纱织的右手,摊开掌心,「纱织,把你的手握紧,里面不会有什么;但当你把它打开,你拥有的将是整个世界。试着去放开胸怀,你会看清楚更多。」
      纱织静默了很许久之后,才重新开口,声音依旧幽怨,「对不起。」
      「嗯?」
      「对不起,我早该说的。我以前的所作所为,实在抱歉。我不该那样对你们。」纱织鼓起勇气,终于放下心头大石。
      「都过去了,纱织,我一直没怪你。」满的大度更让纱织内疚。「遥也是,她早就原谅你了。」
      听到遥的名字,纱织的眼睛再次盈泪,同时闪烁着一丝渴望。「我想出去,满,我要离开这里,我想当面向遥道歉。」
      感谢上帝,满默默念道。看到纱织重整血色的脸,她知道无论如何,遥也是能让这女孩坚强生活下去的动力,同时也是自己的。
      满站起来,向纱织伸出右手,「纱织,我们一起想办法离开这里,起码也要通知到遥。」
      纱织欣然抬手。
      双手紧握的一刻,恩仇尽泯。
      两人在周围又巡视了一番,仍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工具。宫本智大很聪明,什么机会也没给她们留下。
      真的没有机会吗?
      满边思量边踱步,无意中脚又踢到了纱织的破手机。
      声音惊动了纱织。
      她弯腰捡起手机,又按了几下,惊喜地发现似乎还有信号。
      满也好奇地蹲下来察看。
      「我以前学过几堂通讯科技的课程。」纱织做什么事情都三分钟热度,没太大耐性。可偏偏记忆力相当强,领悟力也极佳。「或许还能让它拨通。」
      满连忙帮她找到个箱子慢慢坐下,让纱织尝试。她自己则观察着外面的环境,以防有什么变故,不时过来看看纱织的进度,以鼓励的眼神给她加油。
      半小时过去,纱织轻叫了一声。满觉得自己心猛地跳了一下,急忙跑到纱织身旁。
      纱织以很奇异的目光看着满,半响了才说:「它能用了。」
      满忍不住激动了,「快试下!」
      两人冒着汗尝试,却发现接通电线,手机上的按钮却只有重拨键能用。
      谢天谢地,纱织最后用这电话拨出的号码正是遥的。
      听着拨号声音的响起,两人紧张得气也不敢喘。
      话筒传来了声音。「纱织?!是你吗?满?是你们吗!」
      「遥——是我们!」两人异口同声叫道。
      「我们还好,可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这里——」满忙着报告。
      「是你们吗?快回答我,上帝。你们说话啊!」听遥的声音就知道她是如何地心急如焚。
      可是,满和纱织都仿佛被同时泼了冷水。「遥,听到吗?是我们,我们还安全。」
      对面却只有遥近乎嘶吼的声音。
      她,听不到。
      手机的话筒看来坏了。
      纱织沮丧极了,手软软地垂下,手机差点掉下来,幸好被满接住。
      满不放弃地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正确的回应。
      手机甚至还发出了低电量的警报声。
      滴滴……
      滴滴……
      却不肯接通两头。
      「我知道是你们,你们在哪里?求求你们回答我——」
      滴滴……
      只有警报回应着遥隔着空气传来的焦急的叫声。
      滴滴……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