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宏二之死

      几天过去,纱织音讯全无。大家遍寻不果,甚至连星野也未曾出现。
      在遥准备孤注一掷,打算公开自己是宏二设立的基金会的实质掌权人,从而把星野逼出来的时候,心思慎密而且一直表现得相当冷静且的满却有了主意。
      关键人物就是水野亚美。
      「星野一定会顾及纱织的身体状况。」凭着她的想法,满相信星野必定会找到纱织的脑科医生,也就是亚美。
      事实证明满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当她们准备去找亚美的时候,后者适时地出现在满的门前。
      原来,星野果然曾秘密把亚美带去医治脑病发作的纱织。虽然被星野一再勒令,禁止向外张扬,基于安全理由,亚美决定通知遥。
      她感受得到,她的病人这时候最信任的是谁。
      「很可惜我不是很确认他们的位置。」亚美不无抱歉地说。星野派人将亚美带到纱织所在的地方,全程中亚美都是被蒙住双眼的。
      「不过——」亚美的转折把遥、满和雪奈的神经全抽动了起来。「我留意到,车子离开我家一小时左右,那里很宁静,但我留意到了有牛羊的声音,甚至还有花香。」
      这个细微的线索着实让人苦思冥想。
      「母亲牧场!!」遥和满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很有可能,我怎么没想到呢?」亚美的双眼也由于两人的兴奋而闪现亮光。「可是牧场离市中心只有半小时车程啊。」
      「目前只有赌一下,我现在就去那附近去找。」遥不多说,扯过沙发上的外套就往外跑。
      「我们不要报警?或者直接通知木野警官?」
      「看情况,去了再说。而且我们之间还有事要先解决。」遥轻轻皱眉,但一切全落入满的眼内。
      「我和你一起去。」满刚站起身,突然发现胸口一阵抽搐,仿佛在万分之一秒间失去了动力一般,面部也顿时一阵苍白。
      遥大吃一惊,连忙扶住满,「你怎么了?最近好像都很虚弱,一定是太奔波了。对不起,都是我。」遥咬着唇,想起最近的种种。
      满不想拖慢了遥的计划,还是决定留下来。「不要紧,我歇歇就好。你去吧。」
      「我觉得你的状况不大好,海王小姐。」亚美目光炯炯有神,简单的话里更有着不容置疑的专业性。「我帮你把脉看看?」
      遥和满同时警觉地对视一眼。「不用了,等你们回来我会去看医生的。谢谢你水野医生。」
      亚美隐隐约约感到有什么事让两人拒绝了自己的好意,但她知道,现在并不是深究的时候。
      遥再仔细确认满没有大碍的情况下,终于和亚美一同离去。
      亚美虽然只是个普通的医生,但却对外界事物有着敏锐得惊人的感觉能力。她特地让遥把车子开到她家门前,甚至还用遥的手帕蒙起双眼。
      「你尽管朝牧场方向去,我这样比较容易回忆起当时的路。」
      遥不得不佩服这个睿智的医生。
      可是让她迷惑的是,其实市中心到牧场只需要半小时的车程,而在明明需要直行的地方却被蒙着眼的亚美要求拐弯。最后一小时后,她们终于到达牧场附近。
      然后她更不得不佩服星野的缜密。
      为了让亚美分辨不出路途,一定是开车的人故意绕道而行。
      最后亚美的感觉和遥满二人的判断达成一致。
      下面的路程便完全靠着亚美的感觉而去了。
      车子慢慢又行驶了十多分钟,亚美便示意让遥停下来。
      「应该是这里。」她摘下了手帕,四处张望,一片静谧的山林和低矮的小村。「我们还走了一小段路。」
      正当遥思考着下一步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满的号码。
      遥连忙接听,只是那精致的面容越来越变色。
      「怎么了?」亚美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这两个「病人的朋友」越来越关心了。
      「满刚才昏过去了。怎么会这样?她……」遥挂断电话,用力锤了方向盘一下。「我不该扔下她的,我得回去。」
      「遥——嗯,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看遥没有反应,亚美继续往下说道,「刚才给你电话的是那位冥王小姐?我想海王小姐不想你担心才忍耐下来。」
      遥当然是心里清楚的。可是这一刻,该回去照看满,还是继续追寻纱织的下落?
      她双手手肘压在方向盘上,手掌下意识地相互紧握。
      亚美的声音继续响起,「我不知道先前你们有什么顾及,但是我是医生,而且——而且要是你们可以把我看作朋友的话,请相信我。」
      遥扭头,看着亚美宝蓝色的双眸,那上面浮现的全是一片诚挚。
      「我回去看看海王小姐,我保证她不会有事。而你继续去找纱织吧,她身体更加不妙,还有孩子。」
      纱织的脑患让遥和这位水野医生相识,一直以来她都尽心尽力地为纱织治疗,而在职务之外,她甚至还经常真心地关怀纱织的生活。虽然如此,但除了纱织的关系外,遥和亚美基本没有任何交集。
      反倒是亚美,当初为了能从心理上缓解纱织的病情,她有意无意地多留意了遥、满和纱织三人的事情,因此她对二人的了解比她们对自己的了解更多。
      「也许你会觉得我这个医生做了很多多余的事情,但是我只想告诉你,我真心想帮你们。」
      遥心念不停地转。她顾虑的不仅仅是眼下该去该去留的问题,更多的是——满身体如果在检查过程中被发现什么「特殊之处」,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可是满的状况也许比自己想像的更加严重,如今她的确需要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水野亚美,会不会是其中一个?
      很快,遥下了打算。她迅速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绕到了亚美的一侧。遥拉开车门的时候亚美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留在这里找,你开这车回去。」遥一边果断地说着,一边协助亚美下车并坐上了驾驶座。「满那——暂时就拜托你了。请好好照顾她,因为……因为……她是我很重要的人。」
      遥俯身靠近,双手还扶在车门上,眼光和亚美的视线想和。
      一刹间,一个隐隐的记忆在两人的空气间流动。
      「我们是朋友?」亚美问道。
      「是的。」
      「那还有什么问题?」亚美扬起一个恬静的笑,「你放心!」
      遥离开玻璃窗,摆摆手看着车子绝尘而去,然后自己往亚美估计的大致方向寻觅。
      可是,遥不知道的是,纵使找到了地方,纱织早已经被转移了。
      亚美会通知遥,星野对此已经早有防范。
      此时,星野正在另一座别墅里,宫本智大恼怒地斥责着星野的任意妄为。
      星野心里明白这次自己实在有点不智,之前是宏二、之后是遥,自己的计划——起码是一半的计划都明摆上台面了。现在更是为了一个女人,把矛盾更加激发。
      可是想起那晚和遥的对峙,星野就控制不住满腔的愤懑和嫉妒。
      当然,在宫本这样的人面前,星野绝不会示弱,而宫本助手那无谓的疏忽变成了星野反击的理由。
      横生的种种枝节,提醒着星野计划必须加速。而遥电话中的警告也更让人有所警惕,看来不快刀斩乱麻的话,事情很可能会出现预想不到的变化。
      「长谷川宏二识相的话就会给我签了这份股份转让书。」星野握着手里文件,决定马上去找因病而被保释外出医治的宏二。
      「你这次无论如何别留下什么手脚,不然这样下去我们两人迟早都有麻烦。」宫本叼着雪茄,眯起的眼睛现出一丝警告的意味。
      「除非他以后都不想看到自己的亲女儿。」语毕,星野便离开了别墅。
      「老板,他能搞定吗?」黑瘦的助手半弯着腰问道。
      「他最好能搞定,否则我要改变计划。」宫本搣掉了手上的烟屁股,「反正长谷川集团最后会是我的,星野光也不过是个棋子。你给我听好,下次再这么不留神让人逮到什么证据,我会杀了你!还有你那情人!!」
      助手点头如捣蒜,他也知道他的老板不会容许有第二次的错误出现了。
      
      ~~~~~~~~~~~~~~~~~~~~~~~~
      午后,这家高价医院的后花院的一角静谧非常。
      当宏二颤抖的双手接过星野递过来的转让书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是说不出的复杂。
      「这就是你处心积虑这么多年想要的?」
      星野冷笑了一下,俯身按住宏二的轮椅把手,「这不是本来就是你要留给你女儿和她爱人的吗?只不过换了个角色,你又何必耿耿于怀?」
      「你乖乖签了它,把你全部股份转给我,和同意将董事长的位置让给我。」
      「即使我同意,董事局也未必卖你的帐!」
      「哈哈,这点你放心,我星野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你看看你现在的状况,在商言商,只要我有本事让公司起死回生,谁都会听我的。这个你不用操心。」星野顿了顿,继续往下说,「你还不如期盼下和女儿见面有什么话聊比较好。」
      女儿,这个词语一下子就正中宏二的痛处。「你到底把我女儿怎样了?」
      「你放心,她是我未婚妻,肚子里还有我的骨肉,我能亏待她吗?只要你签了这个,我保管你们能聚天伦之乐。唉,知道吗,纱织可是每天念叨着她可怜的病重的父亲呐。」星野嘴角微扬,露出一个怪异的笑。
      宏二猛烈地咳嗽了几下,好容易平缓下呼吸,「你说话算话?」
      「我保证!」
      宏二苦笑着长叹了一口气,提起笔一挥而就。
      星野迫不及待地抢过文件,看了两眼后仰天长笑。「终于——长谷川集团终于是我的了!你们都看到了?这是我的!!」
      「我什么时候可以见我女儿?」
      「见你女儿?可以啊,等我心情好的时候我会的。」
      「你什么意思?」
      「我是答应让你们见面啊,不过我好像没答应你什么时候吧?」
      听到这里,宏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星野你……」
      「我告诉你,长谷川宏二。你一定会见到你女儿的,不过那得由我说了算。」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那是我女儿!你怎么能——」
      「怎么能这样对你?我只是想属于我的东西稳妥一点而已。」
      「你和宫本已经拿走了我所有东西,我只要我的女儿……」宏二无力的哀号却似乎没有让星野动容。
      宫本?星野心里清楚,他们之间也只是互相利用。老狐狸早晚也会对付他。看来宏二对他还有点作用。
      「你要你女儿?我这样做不过告诉你一个道理,你做过什么事情就会有什么回报。」
      星野听上去莫名其妙的话让宏二的脑里闪过一丝狐疑。难道……
      没有等宏二再发问,星野的手机响了起来。
      还带着得意的笑,星野按下了通话键。可是,很快,他的脸上风云变色。
      「长谷川宏二!!你竟敢耍我!!怪不得你签名签得那么快,原来你一早把股份给了天王遥!现在她在那里和董事局开会把我踢走!!」
      「我没有给股份她,她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她是没有拿到钱,可是她全盘控制了你名下股份的使用,甚至不用征得你同意!你居然留了一手!你这个老狐狸!」星野怒不可竭地把刚到手的文件扔了出去,疯狂地摇着宏二虚弱的肩膀。
      宏二用仅余的力量推开了星野。「那是因为我相信她能够处理好。正如——正如我本身对你的信任。」
      「你信任我?狗屁胡说!她现在用这种方法来对抗我!是你的方法!很好,我早该料到。」星野说着说着,眼睛现出越来越多的血色。「我本来已经成功了。就怪我没有干脆把天王遥杀了,就怪我没你当年一半的狠!」
      宏二隐隐感觉到事情并非表面的简单。
      「你奇怪了是不是?事到如今我也不怕跟你说了,反正我的计划都给搞砸了。」星野绕着宏二的轮椅转了一圈,最后猛然停在宏二面前,仇恨的目光盯着宏二。「你以为我的目的是你的公司吗?我的目的是你!长谷川宏二。」
      星野无视着宏二目中的疑问,继续咆哮着。「我要让你身败名裂,而且永远看不到你的亲人!就像你对我父亲做的那样!!」
      「星野——」直到现在,宏二终于恍然大悟。
      「奇怪吗?惊讶吗?告诉你,我的名字不是什么星野光,我姓清水,我的父亲是清水秀明!被你杀死的清水秀明!」
      终于,这多年的秘密揭晓的一天,竟然是在这么多不幸与悲哀的背景之下。
      这是上天的惩罚吗?
      「你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当年就在我父亲的车里。可惜我太小,没能认出你。黄天有眼,宫本智大告诉了我一切。你当年为了钱出卖了我的父亲,你杀了他,害的我们家破人亡,我母亲也是间接被你害死的!」
      「原来你都知道了?」宏二的声音竟然有种释怀的感觉。
      「你说什么?」星野纵然是极度愤怒,却也感到了当中的微妙。
      「我一直想要弥补,没想到你还是不能原谅我。」
      「你说什么?!你意思是——」
      「星野——不,小光,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秀明的儿子,从一开始就知道。那就是我找到土萌之后把你带来我身边的原因。我只是想要把你教育成人,让你在我的事业里占有一席之地。」
      「不——不会这样的!」这一惊非同小可,星野万万没有想到,宏二早知道自己的身世,却把仇人放在身边。
      「我对不起你父亲,是我误杀了他。我那时太年轻,而我实在是害怕了。我原本希望你能淡忘父母惨死的不幸……」
      「淡忘?!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亲眼看见你杀了我父亲!!你在他身上开那三枪的时候,就该想到我终有一日会有有报应!」
      宏二在悲恸和自责中忽地冷静了一下。「三枪?我……我没有,我只开了一枪,对不起,我不是要杀他的,那一枪我不是故意的,那时候太混乱了。」
      「你不要再狡辩了,长谷川宏二,你够狠的,你根本就是没想让我父亲活着离开!」
      「小光你听我说——」
      「你不用说了,我告诉你,为了报这个仇,我已经要牺牲很多人了,天王遥、海王满,我自己甚至还有你的宝贝女儿!」
      「纱织她——」
      「又心痛了?好吧,告诉你,我根本就不爱她,她只是我的工具,我要她就是因为要对付你的,我要让你亲人被伤害最后失去的感觉!这是你该得到的!」
      星野吼出这一大段话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眼已经泛出了泪光。
      而宏二亦是如此。「你不会、你不会的……」
      没有留意到宏二忽然变得更加苍白的脸,也没有留意到他越发急速的喘气,星野背转身继续狂笑着。「我得到集团然后把它毁了,我要让长谷川纱织痛苦,因为这最终会让你生不如死!哈哈哈哈~~」
      「纱织——」宏二手揪住胸前的衣襟,拼命地喘气。「怎么会这样……你爱她……你分明爱她的……仇人……是我才对……」
      星野两行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滚落,却依然再狂笑。直到背后轮椅「哐当」一声倾倒的声音,他才立时回头。
      宏二痛苦地揪住胸口,呼喊着纱织的名字。不远处的地面滚动着一瓶药,正好滚到了星野的脚下。
      宏二在地上挣扎着,拼命想要够上那瓶药。
      星野心里没有来由得浮起一阵恻隐。他退了一步,低头看着地上药瓶。刚想弯腰的一刹,手臂却忽然被人拉住。
      他一惊,转头看到宫本阴沉着脸摇了摇头。
      「不,我要的不是这样。」
      「可是有他一天,你也搞不定。」宫本阴沉着嗓门,硬拉着星野后退一步。
      星野回头看着宏二,最终把心一横,咬咬牙挺直了腰。
      趴在地上的宏二眼巴巴地看着仅在眼前却把握不住的药瓶,抬头望到的是两张表情截然不同的脸。
      渐渐地,他连抽搐也没有了。
      静静地,他只显出「纱织」两字的嘴型。
      宏二的头垂下的一刹,花园的一切又皈依平静。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