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一章针尖锋芒

      午夜时分。自由之丘的街道上已经静谧非常。满家中的客房,灯刚刚灭去。
      满轻轻地把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的遥盖好被子,然后又看了看床上那个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年轻女孩,不由得叹了口气。
      「真不相信,你居然能任由情敌住到自己家里?」
      一把低沉的女声以最合适的音量响起。
      满轻轻关上客房的门,才拉着刚才说话人的手慢慢走到大厅。
      「雪奈,这是唯一的选择。遥和我都同意不能丢下她不管啊。」
      纱织和星野决裂,遥实在放不下心,本想让纱织住到自己的大宅。但满主张,那还不如干脆到这里来让她来。反正为免外间对自己落水以后的「奇遇」大肆渲染,满保持着低调的生活。这下反而可以照顾这个可怜的女孩和她肚子里即将出生的婴孩。
      遥对此感激不已。
      「我不是不相信遥。可是对这个纱织你就一点戒心都没有?」冥王雪奈,来到人间两天时间,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个家伙有没有考虑下你的感受呢?」
      「如果你在人间的时间足够的长,你就会知道纱织不是坏人。」
      「哦,你还记得时间长短的问题啊。不说她,你自己现在怎么办?」
      这段时间以来,不仅是遥和满,就连另一个空间的雪奈也丝毫没有头绪。如何让满留在人间始终是未知之数。
      她们曾经利用集合三颗心能水晶的力量,却依旧无法显现出任何有效的迹象。
      遥甚至没有连冰封在体内的战士力量都没能唤醒。
      「也许这不是需要战斗的年代,就连心能水晶也休眠了?」失败之后,雪奈懊恼地说道。
      而遥和满也只能默默不语。
      「或者上天自由它的安排也说不定。」满坐在沙发上,下巴抵在抱枕上。
      「你们啊,都自身难保了,还顾着一摊子烂事。」雪奈踱着步来到窗前,随手撩起窗帘。
      就在街道对面,无声无息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自从纱织来到满家里暂住,每天总有不同的人在外面盯梢。
      「讨厌!这自由之丘一点都不自由。」雪奈忿忿而言,「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把他们弄走?」
      「我不想把事情闹大。这对我们大家都不好。何况星野也没做什么,我想他只是确认纱织的情况而已。」
      「你的耐性真是越来越好了。可我看很快就会出事的。你的身体——告诉遥了吗?」
      满摇摇头,下意识地揉揉自己的手臂。「她这两天太累了。我不想让她分神。等长谷川的事解决了再说吧。」
      事情的转变快得出乎满和雪奈的意料。
      回到人间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满的身体竟然已经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比上次时间缩短了许多。手上的鳞片隐约可见,还有胸口偶尔而来的悸动……满却没向遥提起。
      「这样你别怪我什么时候把你捉回海底去!难道你想把命都在人间不成?」
      「还没到那个地步呢。」
      「你自己心中有数,不要自欺欺人。」
      「谁自欺欺人?」
      雪奈和满同时抬头,看到顶着一头乱发的遥靠在墙边,无精打采地。
      「没什么,我们聊天而已。吵醒你了?」满连忙站起身,走到遥的身侧,伸手去理她的头发。「要不到我房里去睡?」
      「不行!那我睡哪?遥你睡书房去吧。也好让你读读小说,看看那些辜负人的花花公子都什么下场?」雪奈撅着嘴在讪笑,一边往满房间的方向走去,「我要睡觉去了,晚安。」
      「雪奈——」
      「她怎么了?什么花花公子?」遥无辜地挠挠头不知所云。
      「没什么。沙织还好吧。」满话题一转,「这次打击也太大了,我担心她的身体。」
      「满,她以前那样对你,你还——谢谢你的体谅。我不忍心扔下她一个人不管。」
      「我们之间还需要那么多谢谢或者抱歉的话吗?」满举手理了理遥额前有点凌乱的金发,「都过去的事了。而且光是她对我不是普通人类的事情都守口如瓶这一点,我就知道她并没有害人的心。」
      带着感激,遥努力现出一个温暖的笑,可惜掩盖不住丝丝疲惫之意。
      「我还是给你收拾一下,到书房睡吧。」
      满脚刚跨出半步就被遥拦腰拉住,「别折腾,我根本睡不好。你要是不累的话不如陪我出去逛逛好吗?」
      「现在?」
      对上遥那双如孩提耍娇般的表情,满只好点头。
      两小时后,两人便从一家居酒屋中满足地走了出来。
      「喝点小酒今晚估计会好睡一点。」遥打了呵欠,拖着满的手说道。「现在回去?」
      「好的,都听你的。」满说着,一面把遥的外套的拉链拉上。「夜里还是有点冷的,小心着凉了。」
      情不自禁地,遥把满拥入怀里,往她鬓边印了一吻。「为了你,我会保重自己的。」
      「你才不会!」
      「我有骗你吗?你看,今晚我连车都没自己开过来。就怕喝了酒。」
      「行了,贫嘴!这里离出租车站还一段距离,走吧。」
      「遵命,我的公主!」
      顺着小道过去,沿途还经过不少的夜店茶馆。看着不时有男的往满的身上望去,遥开始后悔不该往这一带来。偏偏刚才的居酒屋,是满甚为欣赏的一家。
      「哎呀!」
      「怎么了?」
      因为要避开身旁一个经过的少年,遥下意识地用力把满拉向自己身边,却不留神让满的高跟鞋磕掉了后跟(高贵的满才不会穿那么差劲的鞋只怪我恶俗*_*)。
      「没什么,鞋子坏了。」
      「我背你?」
      「别傻了,这里人多。快到车站了,没关系。」
      遥挠挠脑门,正准备走。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往口袋里一掏。「糟糕,钥匙忘在刚才吧台了。我们得回去拿。」刚想转身,马上又想起满的鞋子。
      「你去吧,我这里等你就好。」
      「不行,我可不放心。」遥环顾四周,闷闷说道。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啦。就几步,你快去快回好了。」
      「你确定没问题?」
      「你开始变唠叨了。去吧」满把遥轻轻一推。看情况也不好让满踹着小鞋回头,遥只好自己赶快往回去。
      满等在原地。
      就在她百无聊赖随便张望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不远处一个男子的修长身影。
      那人显然喝了很多酒,正趴在路边的栏杆上狂吐。
      满开始并不在意。然后那特别的发型猛地把她的视线回收。
      是星野?!
      满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星野?」
      后者倏地弹起,一双眼带着警觉顶着满。
      「星野?你还好吧。」
      星野后退一步看看四周——只有满一个。「好,好得不得了!」
      「你怎么喝成这样子了?我送你回去吧。」
      「回去哪里?哈,我家在哪里?」星野用衣袖胡乱擦了擦嘴边,扬起左手又灌了一口酒。「没有人的地方回去干什么?!」
      「星野。」满叹了口气。「纱织很好,你别担心。」
      「不用你做信鸽!你不会不知道我派了人在你家门吧?!」
      「你是关心她的。为什么又要伤害她呢?」
      星野带着讥讽地笑了。「那你们伤害她够少了吗?你们不是一直要甩开她?只有我是一直在她身边的。我在保护她,我努力得到的这些最后不也是她的?算了,我跟你解释个什么?」
      「星野。遥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谈谈。」满并不放弃。
      「你少提这个人!」星野听到遥的名字,顿时火冒三丈。「是她再一次把纱织从我身边带走的。我和她还有什么好谈的?我告诉你,纱织我迟早会抢回来。天王遥别指望在她枕头边告我的状!」
      「星野。你们多少年朋友了?遥是怎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我不知道当中到底有什么因由,你不该这样看待你的好朋友。」
      「是的,我很清楚。她手指头都不用动一下,纱织就会跟她远走高飞,长谷川集团就是她囊中物。不过,告诉你,满,她迟早也把你给甩掉。」
      星野的胡言让满的耐心也被挑战到了极点,只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星野。「遥她——」
      星野踏前一步,带着一身酒气靠近满。「她什么?我告诉你,从小纱织对她死心塌地,她却根本什么都没有为纱织做过。只有我,只有我在为纱织付出。最后我得到什么了?还不是给天王遥一个呵欠就要回去了?满,我是为你好,离开她。不然纱织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星野忽然一把抓住满的手,「你还不如跟着我好了!」
      说着,他竟然低头用力就向满的唇上吻去。
      这下忽如起来完全出乎满的意料。
      她惊叫一下,使劲试图挣脱星野的控制。
      可是后者借着酒力越发用劲。
      「星野你干什么?!」
      怒火的声音却没有星野吓到,他分明地辨认出声音的主人,却毫不退步。
      反而是满在惊慌中冷静下来,用力一咬星野的唇。在他痛得松开的时候,满也挣脱开来。
      遥同时冲到,挥起右拳就往星野左脸而去。
      星野没有挡,硬接下了重击,然后踉跄地倒在了路的一旁。
      「满你没事吧?」
      满摇了摇头,还没说话,遥都快不受控制了,转头还想过去被满抱着腰间。「算了,我没事。」
      「他怎么能这么对你?!」
      「我们回去吧,他只是醉了。」
      「我没醉!当初不是你要我追求满的吗?」星野抹抹唇上微微的血迹,扶着墙壁支撑身体站了起来。
      遥气得手都开始发颤了。
      「天王遥!我不像你那样运气。你在富裕家庭长大、父母早死还给你一大笔遗产。你长得帅、有才华,全世界都得围着你转。我不一样,今天我所得的一切都是我辛辛苦苦得来的、都是我应该得到的!!」
      星野的眼,显出更多的血色。「可是,沙织爱的还只你。从一开始我就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你和沙织……我一点申诉的权力都没有!!」
      「没想到,你对我有这么多不满。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遥现在才发现,一直以来的好朋友,竟然是如此的陌生。
      「可是你不知道吗?她已经开始准备接受你了,为了你们的孩子。」
      「哈哈,如果不是你抛弃她,如果不是这个孩子,我在她心里一点地位的没有。」星野背靠墙上,越笑越张狂。「我就知道这样!所以我唯有用我的办法。我不怕老实告诉你,不光是指证长谷川宏二的证据,还有你在赛车场的事故、找黑道杀你们的、暗中帮助宫本正大入主集团,全是我做的。为的就是铲除我和纱织之间的障碍!」
      「你说什么?」遥根本不敢相信星野的话。
      连满也不由得瞪大眼睛。
      「从一开始你就盘算着这一切?」
      「这是你逼出来的。我爱纱织,我曾经想把这些都放在心里,还会成全你们。可是,你却辜负了她。是你一意孤行无视我的劝告。那就让我来照顾纱织好了!」
      「我太天真了,我还担心你有什么苦衷。照顾纱织?你别想了。我告诉你,我不会让纱织跟着你这样卑鄙的人!以后你别想再见到她!」遥甩头就走。
      「不要这样,遥!」满急了,连忙拉住遥。可是现在的遥,实在听不进了,反过头拽着满气冲冲地离开,扔下星野一人。
      直到坐上出租车,满才能从遥的箝制中抽出手来。
      「你太冲动了。」
      「我还嫌冲动少了。没再打他算我的耐性!」遥的怒火仍然在激烈地燃烧。
      「不要忘了,你没有权利阻止他们见面。他们已经订婚了,而且还有了骨肉。」说话的同时,满露出一阵不着痕迹的幽怨。
      遥却望着车窗外,忿忿接话。「纱织不会原谅他的。」
      「我们是劝和的。你明知道纱织留在我们这只是暂时的。」
      「难道你想我把纱织交给这个卑鄙的人?!」遥转过头。
      满惊讶于遥的强烈反应,于是咬着下唇默默不语。
      「对不起。」遥自知失言,伸手把满的手紧握在自己掌心。「你不要误会,纱织现在就像我的妹妹。我只是太急了。没想到星野变成这样,还有我们的事……我都乱了。我……」
      满吁了气说道:「不要紧,我明白。现在都这样了,回去再说。毕竟纱织是当事人,该由她去决定。」
      遥点点头,握紧了满的手。
      然而,等出租车停在满家门的时候,她们才嗅到了气氛的不妥。
      房子的门敞开着。
      两人对视一下,默契地立即往屋里飞奔去。
      满打开了大厅的灯,正正看到雪奈躺在了地上。
      「雪奈!醒醒!你怎样了?」满大惊失色,摇着雪奈的肩膀,发现雪奈脑后一片血迹。
      遥警觉地冲上二楼,很快又折了下来。「纱织不见了。」
      满已经估计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雪奈也苏醒过来,伸手摸摸脑后,「啊——」
      「雪奈,你还好吗?」满担心地拿过纸巾压在雪奈的脑后。雪奈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遥则是把一辈子要发的火全发在今晚了,「混蛋!谁把你打伤的?」
      「就是门前那帮家伙。十五分钟前忽然就四、五个人闯了进来,把纱织带走了。我不能在这里变身啊,却也打不过他们。抱歉。」
      「上帝,纱织还有身孕。」
      「他们对纱织倒是很小心。」雪奈把纸巾拿到眼前,鲜红一片。
      遥愤恨地拿起电话,按下星野的电话。
      对方是留言信箱。
      「星野!我警告你不要伤害纱织和她的孩子!否则我有办法让你失去一切!」
      说完,遥把电话摔到了沙发上。
      满和雪奈对视了一眼。
      自由之丘,越来越不平静了。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