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图穷匕现

      第二天下午,遥办公室附近一家咖啡厅里,五个人聚在一起。
      「海王小姐,这个是新来的帅哥做的咖啡,你快尝尝!要加糖不?肉桂粉要吗?或者巧克——」
      「阿兔,我们不是为下午茶来的!」地场卫没等兔说完,就制止了自己女朋友那再度爆发的过度「好客」。
      看着月野兔撅起嘴,满和气地对两人笑了笑,接过她的咖啡。「谢谢你阿兔!叫我满就可以了。有你在大家都觉得轻松多的。不要紧,阿卫!」
      兔坐了下来,得意地向卫咧嘴。虽然见过满好几次,现在才真正坐下来谈话。可是兔打从心底了喜欢这个温柔而善解人意的海王小姐。
      卫拿这个机灵鬼没辄,只好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先前的谈话中去。
      宏二的案件没有丝毫的进展,没有新的有利证据或者证人的话,一切仿佛已成定局。
      可是几天前真琴忽然给遥打来电话,更神秘兮兮地约好今天的会面。
      答案就摆在众人面前的桌面上。
      那是一叠照片,还有一大堆文件的副本。
      「哪里弄来的?」遥皱起眉头问道。
      「记得我说过有两个做私家侦探的朋友吗?她们——」
      「你去查星野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查吗?!」遥盯着真琴责问,掩饰不住声音里的愠怒。
      可是,在她感到满温暖的掌心抚在她右手手背的时候,她的语调立即和缓下来。
      「对不起,我、我只是不想这么做。」
      「我知道你不想怀疑你的兄弟,但是我的经验告诉我这个人并不那么简单。」真琴被遥的反应着实吓愣了一下,可是很快就被隐隐的委屈而掩盖。「不过我尊重你的意见,我没有让我朋友去查。这份文件的得来实在是意想不到的。」
      事实上,真琴朋友的侦探社接到一宗调查婚外情的生意,而被调查的人碰巧是宫本智大的得力助手。更加巧合的是,那位侦探竟然无意中拍摄到了星野和加山先后来与这位助手秘密碰头的照片。
      其中,甚至还有宫本。
      事情忽然变得蹊跷起来。
      得到这些照片之后,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和直觉,真琴干脆就让那朋友「顺道」得到了一些文件的副本。
      也就是放在遥面前的长谷川集团的财务报告。
      它是用微型摄像机拍下来的,却清晰地展示了几个月前一些重要的财务数据。
      有趣的是,在众多文件中,遥赫然发现,当中一份与存放于长谷川集团内部的报告一模一样——除了几个不仔细看不会察觉的细微差别外。
      听着真琴的叙述,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有没有帮助,就姑且给你送来。」真琴试探着说道。
      遥的眉头紧锁。
      这些照片分明显示出星野和加山丝毫没有决裂的样子,反而更像秘密商量些什么。
      最重要的是那份财务报告。
      虽然她并不熟悉财务上的事情,但说到底也曾经是管理层的人员。对比之下,她才发现被送上法庭作为指证宏二的证据中有难以察觉的篡改迹象。也许,手上这份私家侦探得到的才是最初最真实的版本。
      而这些做这些报告的时期,宏二正为宫本试图加入集团、纱织和遥的关系又搞得很僵的时候。这几份重要的报告,变成了由宏二授权星野去签署的。
      可是恰恰是它们,变成了指证宏二利用职权在多项工程中收受非法利益的证据。
      那个时候公司高层人事变动十分厉害。这样的报告,是通过财务总监和星野去确认的。
      也就是说,熟悉公司财务运作的星野分明是知情的,甚有可能,他是任由这事发生的。
      很久,遥都没有说出话来。众人只好等着她开口。
      「遥?」还是满的轻柔,打破了死寂。
      遥抬起头,目无表情地环视了众人一圈,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发现。
      「也许星野也是被骗的。我需要专业的人去分析,目前我不想下结论。」
      话说出来,遥自己也觉得毫无说服力。以星野的才干,是不可能在这些文字功夫上被晃点到的。
      「然后你打算怎么办?」卫问道。
      真琴感觉到事情可能会牵扯出更多的线索,于是也紧逼着问道:「我想这是不是该交给商业罪案那边负责的同事跟进一下?」
      「不!这又不能确定星野有关,况且即使——即使他是有关的,这类私家侦探的资料不大能成为证据,而且也不能打草惊蛇!」遥咬了咬下唇继续说道; 「必须告诉宏二伯父,毕竟我现在的位置十分尴尬,还是应该由他去定夺。」
      「可是他现在寸步难行!」真琴提醒。
      「他有权知道! 而且有些事,也许只有他是最清楚的。下一步的事情迟些再说。」遥又不由得想起了那次和宏二的对话,后者欲言又止的表情不断萦绕在她心头。
      可能,这真是最好的选择。
      几人又略略讨论了一下,真琴三人便先行离开了。
      剩下满和遥并肩坐在一起。
      看着遥依旧深锁的眉目,满忽然冒出一句,「我敢打赌,她为了查这个费了很多功夫。」
      「啊?」遥一时之间莫名其妙。
      「我再打赌她喜欢你。」
      「啊?!好了,你成功把我逗乐了。」
      「你觉得我是开玩笑吗?」
      「你就是!」
      满浅笑,不再回应遥,转而圈着她的手臂问道:「你什么时候去找宏二伯父?」
      「等我找人仔细研究一下这份报告之后。」遥抽出手臂,把满搂近。「对不起,我——」
      「不需要道歉。遥,我现在好好的。」满不需要等遥说完,便知道她所指何事。
      「我居然害这样分心。不知道你还能在人间安然多久。不如干脆让雪奈把我送到海里?」
      满立时离开遥的身侧,抬头用无比坚定的眼光盯着那双蔚蓝色的明眸。「什么傻话?你上次在海里时间并不算长,才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就像我无法长期留在人间一样,你在那里也迟早会出事。」
      「那你说怎么办?一直没想到办法。要不然我找个人杀掉,把他心掏出来给你!」
      「呵,你当这是科幻电影?你要当科学怪人?」
      「你还开玩笑啊?!」
      「那尤拉纳斯会真的为了我去杀掉活生生的一个人?!」
      遥叹口气,重新把满搂进自己的包围之中,避免让满看到自己束手无策的样子。
      「我不想你再离去了。」
      「不会,一定不会。」
      两人紧紧相拥,如果时光停止在这一刻,是否什么都不必担忧?
      现实会否不肯随人所愿?
      可起码这一刻,遥没有想到,事情会向着从未料到的方向发展。
      直到她得到了权威的分析,直到她探望了狱中的宏二,一切都变得无法控制了。
      
      ~~~~~~~~~~~~~~~~~~~~~~~~
      长谷川集团的大楼里,星野在办公室里签署了一大堆文件后,立在窗前点起一根烟。
      几天前,他终于看到纱织重新向他展开笑容。
      在他陪着纱织做例行检查,看到超声波下婴孩影像的时候,纱织露出一丝恍如隔世的笑容。
      他几乎已经忘记上一次看到这笑是什么时候了。
      在那一刻,星野紧紧握着纱织的手,只想永远不要放开。
      不管纱织心里是谁,不管纱织的转变来自谁,起码他看到了一个能维系两人关系的生命不久就会诞生。
      天王遥,那个始终占据着自己爱人的心的天王遥。这个名字会慢慢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
      不过,他还是很诧异这两人貌似又和好了,即使当中依然有着隔阂,但是她们停止仇视让他倍感不安。
      然而在这节骨眼上,就先由着她们去也无妨。反正宏二万般不情愿也承认了他和沙织的关系,也承诺让他主持公司业务,加上自己的股份,只要把自己的耐心延续一两个月,宏二上诉被驳回后,一切将成定局。
      沙织和公司都是自己的了,等到宏二在狱中老去的时候,自己再说出真相,这样一个痛快淋漓的计划着实值得开香槟庆祝。
      「放心,老狐狸。我不会让你死掉,你还要好好看着我把属于我东西全部拿回来!」星野举起杯子,对着墙上宏二的巨型半身画像冷笑着。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推开。
      星野顿时火冒三丈,「我说过不要任何打搅!」可是,刚掉头他就愣住了。
      遥站在入口处不远,面色铁青,但眼光凌厉。
      星野扬扬手,把跟在遥身后吓呆的秘书打发出去。
      「遥,你怎么来了?这边坐。」
      「你见过伯父了?你和他说过什么了?!为什么他忽然会心脏病发??!!」遥现在这副样子是星野从来没见过的。
      刚背转身的星野停下了脚步,脑内的齿轮却在急速地运转。
      转过身,面色依然平静。「你说什么?」
      「到了今天,你还想瞒什么?!」遥把一堆文件「啪」一声甩在身旁的书桌上。「你和加山合谋,陷害伯父,没想到还联同宫本?!今天上午你和伯父谈的就是这个吧,为什么结果他会搞得现在昏迷不醒了?!你告诉我!」
      星野瞥了瞥桌上的东西,冷冷说道:「遥,你不是有私家侦探吗?都查得很清楚了?为什么还来问我?不如你来告诉我,我做了什么?」
      「星野!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并没有去查你。可是,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怎么会是你?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好吧,我就告诉你,反正都天下皆知了。」星野踏前一步,直视着面前的遥。「我要当长谷川集团的主人!你有何意见?」
      「长谷川集团的主人?你这什么意思?你不是早已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遥更加不解,「你何必多次一举?告诉我实情!」
      「实情就是我要集团只属于我一人!你明知道长谷川宏二理想的继承人是你,明知道纱织喜欢的人也是你。遥,你为什么就不彻彻底底离开呢?却偏要藕断丝连?」星野毫不退让。「不快刀斩乱麻,长谷川集团永远有你的影子,纱织心里也有你的存在,而不是我星野光!」
      「所以你就要用这样的手段?不会是你,这个绝对不是你。」星野的话让遥觉得难以置信。「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莫非,是宫本智大要挟你?」
      「哈,请你不要那样自以为是。你以为很了解我?告诉你,我一点苦衷都没有,全是我的计划。我是故意气长谷川宏二的,我是故意害他病发的。这又怎么了?!」星野双手伸展,一副毫无在乎的样子。
      「你说什么?星野!」一把略带颤抖的女声响起,遥和星野不约而同往声音的方向看去。之间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敞开的门前。
      是纱织?!
      星野的眼光顿时闪过一阵异样。
      纱织颤抖着肩膀走过来,动作甚是迟缓。「你故意害爸爸躺病床上的?」
      星野不作声,盯着纱织不说话。
      「你说话啊!」纱织眼中闪现泪光,牙关不断地打着颤。
      星野咬咬牙,继续是一副并不忌惮的表情。「可是商场的事并不是那样简单。我只是想巩固我的地位,让你有名份地留在我身边。」
      「你用我爸爸的事业和性命去巩固你的地位?!去把我留在身边?!」纱织实在无法相信,这个青梅竹马的星野哥会用如此无稽的答案来回答自己,也无法相信,这个人忽然变得如此陌生。
      她忽然觉得腹部和脑内同时一阵剧痛,双腿也不由得一软。
      遥早在一旁留神,即使过去扶了扶纱织的双肩。
      一个微小的动作,完全进入了星野的眼里,惹得他一阵切肤之痛。
      「噢,我当初的方法你也学会了?遥。」
      遥和纱织同时转过脸,两人脸上显出同样的疑问。
      「你是故意让纱织来,就想我上次骗你来我家,看到我和纱织争吵的好戏一样。」
      现在,遥和纱织终于明白过来了。
      「星野,原来这真的是你的计划?」遥痛心疾首,实在无法估计这位曾经肝胆相照的兄弟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
      「是的,我要集团,要纱织和我一起,自然要有所牺牲。宏二一样,你也一样。就这样简单。」
      「你有没有顾及我的感受?!」纱织用尽力气吼了出来,「我以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星野光,我不会原谅你的!!」纱织说完掉头就走。
      遥伸手拉住纱织,想把她留住,却发现那只手极其的冰冷,冷得她不由得吓了一跳,只好尾随着上前。
      「星野,我会再找你。」说完,遥也转身离开。
      星野仰天一笑,自言自语地,「星野,这就是你要的?很好,很好……哈……」
      办公室,再次遗下一人的身影。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