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蛛丝马迹

      缠绵悱恻的热吻与爱抚最终迸发作一场天雷地火。
      当遥终于筋疲力尽地俯在满白皙的胴体上的时候,她决定接下来要好好睡一觉了。
      她一面喘着气,一面放任着两人肌肤紧贴得滴水不侵的暧昧感觉。好久之后,才轻轻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翻过身。
      下面的满顺势挪了挪,满足地把头靠倒遥的肩窝里。
      她愈发喜欢把遥的身体当作枕头的感觉,温暖柔韧,充满了安全感。事实上,遥也乐于让那柔若无骨的躯体陷入自己的怀抱中。
      「累吗?」满轻柔地以指尖抚摸着遥的锁骨,然后轻轻抬头在遥的颈项吻了一下——那让遥全身又是一阵酥软。
      「不要动,让我抱着你就不累了。」遥收紧臂弯,把鼻子蹭进那透着亲人心神的发丝之中。「知道你刚才让我有多快乐吗?」
      是的,满敞开了一切,满足着遥的热烈索求。她多么希望用整个人整个心来补偿遥所受的一切折磨与哀伤,多么希望以言语之外的方式告诉遥,她爱她。
      最终她发现,这快乐何曾不也是自己的?
      索求与奉献从来是孪生子。
      两人从灵魂和肉体上都彻底合二为一,换来如破茧化蝶般的新生。
      她将遥抱住自己腰间的右手拿在自己掌心把玩。刚才把自己几次送上云霄的手指是如斯的纤细,她想着,上帝是如何造出如此无懈可击的美丽躯体?
      想着想着,她无意中触碰到了遥被玫瑰刺到的地方——后者噘着嘴轻轻怪叫了一下。
      「很痛吗?」满的心一下又揪住了,她联想到千百年来遥曾经为保护她而受过的大大小小的伤。
      「当然痛啊,要不你去扎扎试试看!」遥奋力装出一个责怪的表情。
      可是弄巧成拙地,那整一个小孩耍赖吸引大人注意的模样。
      满笑了,把遥的手指轻轻含进自己口中。
      上面仿佛还有着激情的味道。
      「对不起,都是我。」
      「这三个字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遥摩挲并整理着被自己弄得凌乱不堪的曲发,声音重新变得无限温柔。「以后你得把所有补偿给我,不许走!明白了吗。」
      满把遥整个掌心贴在了自己□□的胸前。「我答应你,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刚才在外面大段话让我好感动。」
      遥得意地暗笑了一下。她发誓,那大概是自己今生说过最长而且没有语法错误的话了。
      「呃……上一次你不也答应过我么?可最后你不也走了?」
      「那——那是意外。如果不是沙织正好找你,如果……」
      「那是说你本来是没打算把真相告诉我?!」
      「我有!」满抬起头辩解,「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而已。」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再讨论从前了。」每当近距离接触到满那目光,遥就只有举手投降的份。「我会让我们过好在人间的每一天,不管明朝发生什么。」
      是的,不管明朝发生什么。
      二人在这一刻,终能敞开心扉,诉说着别离的种种衷肠。
      之后的每一个日与夜都变得温馨而平淡。她们兑现着各自的承诺,即使未曾想出让满留在人间过上普通人生活的方法,即使无法预料有什么更大的挫折难题摆在面前。
      这次,遥搬进了满的小洋房里。她说害怕自己的屋子太大,不留神就会让心爱的人溜走。满一边取笑着遥的孩子气,一边却也为这天真的想法暗暗欢喜。
      遥依然如常地去工作,满则照顾着遥的起居生活,也同时重拾起小提琴。她们都对这样的方式感到满意,因为这会让人觉得是真正的——「生活」。
      甚至,遥还带着满去看望已经出院的沙织。
      「她的精神好多了。」离开沙织家里的时候遥说道。「亚美说看样子可以等她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再做手术。这样风险会减低很多。」
      经过游艇的意外,沙织仿佛没有之前的执着,精神好了不少,药也愿意吃。
      而且,不是满提起,遥之前实在没有察觉沙织已经发现了满有异于人类。她甚至诧异于沙织并没有将这个足以让满像科幻故事中那样被人拿去做科学的「秘密」。
      而已经以纱织「未婚夫」身份出入长谷川的大宅以及公司大楼的星野,也充分表现出对纱织的体贴和对准岳丈的关切而终日操劳。
      这似乎往好的方向在发展——除了宏二自身。
      案件经过几个月的扰攘,搞得满城风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判决立时让宏二面临10年的之灾。当然,无论是公开支持的星野还是默默奔波的遥,都为上诉而辛劳。
      有趣的是,在二人心里都有着各自不为人所道的心思。
      这个晚上,满解下腰间的围裙,捧着一盘水果走进书房的时候,发现遥趴在桌上睡着了。
      满抿嘴叹了口气,把水果轻轻地放到一旁,然后拿起一张小毯子小心翼翼地披到了遥的背上。
      半跪在遥的身边,满悄悄欣赏着那完美的侧面。浓密的睫毛给闭上的眼睛投下一道美丽的阴影,英挺的鼻梁显出那一如既往的倔强神情。
      满用了很大的努力才克制住自己想要吻上那脸庞的冲动。
      她蹑手蹑脚地以免弄醒遥,首先把车队的资料整齐地堆叠好,然后拿了那一大堆关于宏二案件的资料,顺手关了台灯。
      满捧着资料,坐到沙发上静静地翻阅。
      她好看的秀眉随着翻阅次数而越发紧皱。
      宏二的情况无法乐观,没有突破性的新证据的话,他的晚年将不得不在狱中渡过。
      她抬头看了看那瘦削的肩膀,心不由得一阵刺痛。
      她的遥,背负着这人间的责任,更背负着与自己的承诺。
      正是那份背负,让自己更迷恋着这个人。
      可是,她仿佛看到一个十字架重重压在那心爱的人的背上,她快喘不过气了吗?
      不能帮她人间责任分忧的话,起码早日为自己的事找到两全的解决方法,那样未来的日子才有希望走下去。
      可是,这谈何容易?
      满无意识地翻着手上的文件,不由得再次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次遥醒了,发现盖在身上的毯子,她立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回头即往满的方向直接望去。
      那是一个不经头脑神经的动作,却准确地接触到了那双关切碧绿眼眸。
      「满!」
      「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真不该睡着。不过我想我是闻到水果的甜味了。」遥咧嘴笑着,取下毯子放到一旁。然后走到沙发边,俯身轻吻了满一下。「唔,真甜。」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啦?」满的眉头顿时舒展,更带着娇嗔轻推了遥的肩膀一下。「快去吃水果,早点休息吧。你太累了。」
      「我会去吃的,让我靠着你一回就不累了。」遥坐下来,与满并肩挨着,右手把玩着满的左手。
      「你看了资料?」她看到了满上手的东西。
      满点点头。其实宏二的情况她也全部得知,只是一直未能给出太大的帮助,这让她煞是难过。「很糟糕吗?」
      遥毫不掩饰地点点头,「没想到,所谓的神秘证人居然是加山!他在星野身边这么多年,竟然在这个时候背叛了他!」
      加山,星野的得力助手,为此星野甚至和他大打出手以至关系决裂。这件事一时间充斥了大报小报的头条。
      星野这个长谷川的准女婿加未来掌门人立时变成了「忠诚」的代名词。
      而加山呢?此人不单在关键时刻出庭指证宏二私下在多次大型项目的交易中收取非法利益、更出示种种文件证据。
      没错,是证据。
      遥也是在商场多年的人,深谙其中的奥妙。作为宏二如此商场老手,除了血汗打拼外,不多不少会游离于「灰色」地带。
      有些商业活动,必然与法律道德打着擦边球,一旦被揪住错漏往往顿成千古恨。
      其实这也是遥一直沉醉在技术方面而不愿意过多参与高层管理的原因之一。
      她的耿直和死心眼有时候不得不让宏二恼火。可是同时却偏又是让她深得宏二赞赏的原因。
      正由于如此,想起宏二之前交给她的东西,她就越发觉得事情可能并非如此简单。
      遥想着想着,瞄了瞄水果盘旁边一份当天的报纸眉头开始皱起。
      那上面又是一篇幅的狗仔队对星野的贴身追踪。
      「满,你觉星野能处理好吗?」她委婉地问道,嗅到一点不同寻常。
      「他一直有那样的能力。」
      「也许吧,不过——」
      「不过什么?」遥疑问道。
      「我们今天不是探望过纱织吗?在你去沏茶的时候,我和她聊了一回。」
      「为什么转纱织的话题了?呃,可是,我没想过你们会有心事可以聊。」
      「自从游艇之后,她的想开很多了。也许是我救了她的原因。这难道不值得高兴?」
      「当然值得!到底她搞成这样我有责任。如果她能放开怀抱过日子,我算是没有辜负宏二伯父了。」
      「的确。话说回来,我们谈起那天你在星野家听到他们对话的事情,她跟我说,她那天说的其实是一个晚上醉酒后糊涂想开车撞我的事情。」
      「什么?!她居然——」遥现在才知道曾经发生过如此危险的事。
      满略略解释了下那次没有告知遥的晚上,「她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做。所以我一直说我相信她,她不是那种有城府的人。」
      遥抿抿嘴,把满的手握得更紧,生怕她走开。
      「但是我想说的是别的。」满继续往下说,「纱织说,那天是星野叫她上他家谈你的事的。」
      「那有什么问题?」遥不解。
      「你说过,那天你去星野家的原因,是他给你电话想要谈论公司的事情吧。」
      遥回忆着,若有所思。
      「很久之前,我曾经去过星野家一趟。」
      听到这里,遥登时张大眼睛盯住满看。
      「不要那样看着我!那时候是我们为长谷川集团的宣传活动合作表演的,我是上他家拿曲谱的。而且我也没进门。」
      遥鼻子轻哼一下、撅着嘴,乖乖软了下来。
      「我记得他家的防盗设施不比你天王遥小姐家的逊色。那种门是自动关闭的,绝对不会半开着在那。除非——」
      满顿了顿,观察了一下遥的反应才继续往下说,「屋里的人控制着开关让它打开,否则外人是不可能随意进去的。」
      「你的意思是?」遥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星野特地让我进屋,然后听到他们对话的?」
      这个想法未免有点可怕。
      「我只是猜测。也许是刚好真那么巧而已。只是……只是我觉得你是不是对星野有什么看法?」
      这是遥不曾去想,却又无法不想的事情。
      和纱织一样,她和星野可以说是一同长大的。她从来不曾、也不希望去质疑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
      可是有些事情却在潜移默化,有那么一种直觉在她脑里默默蠕动。虽然她没有联想出什么不妥。
      直觉并不是毫无根据的事物,事实上,是人类大脑对经历和经验的一种无意识的积累。
      有时候,它未尝不能变成问题的答案。
      她又想起了宏二对星野的警惕,「他有时总是太深沉,心思让人难以猜测」。
      话言犹在耳。
      宏二不是那种捕风捉影的人,难道他还有什么疑虑?
      遥想起了宏二交给她的另一样东西——那个「必要的时候才打开」的神秘包裹。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星野真的故意让自己和纱织决裂?
      他需要等了那么多年吗?
      遥咬着牙陷入寻思,许久之后才说道。「我想要相信他,也许这真是事有凑巧而已。」
      满看着她,不忍心再将各种问好塞进她的脑内。「嗯,也许是的。或者明天我们和真琴见面的时候,她能带来好消息。对不起,我帮不了什么,却只给你添烦恼。」
      「不是这样的。」遥的嘴角重新展现一个诚挚的弧线,「你已经帮了我很多,这些本来不需要你去担忧的。况且,你和我的事目前才更紧迫。」
      说到这里,遥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我怎么只顾着这些人间的破事呢?」
      满的脸浮现那片一如既往的如画笑靥,反过来轻抚着遥鬓间的金发,「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我说过不会再离开你的。况且雪奈也答应帮我们设法的。」
      「雪奈。很久没看到她了,她已经帮了我们很多,我实在不愿意再让她淌这趟浑水。」
      「我也不想。」满搂过遥的头,下巴靠到她的肩窝里。「可是,我知道,换作我是她,我也会这么做。所以,让她去吧。我们好好生活下去,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
      「一定会的。会有办法让你留下,我不要再等那不知道多少个世纪的转生鬼话。」遥回应着满的温暖,双手环住她的纤腰。
      二人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就那样相拥着,许久许久。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