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春回大地

      烟花三月。
      清晨六时,街上并没有几个路人。唯有棵棵花期初至的樱花树守护着自由之丘的小径。片片粉红花瓣翩翩起舞,迂回着投入大地女神的怀抱。
      一个年轻女子的孤独身影沿着树木慢慢地走着。
      又是春天了吗?
      想起一年前这个时候那次美丽的「邂逅」,她的秀眉之间便开始糅合复杂的感情,是紧张、是期盼、是疑虑、是激动、抑或是其它什么?
      不远处一排熟悉街区中的房屋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心情也随之愈发翻腾。
      她停下脚步,稍稍调整自己的呼吸,才敢继续前行。
      怎么会这么紧张,那里——并不见得一定有人。
      可是,自己偏偏选择回到这里。因为她就是知道,应该回到这里。
      「你已经准备好了面对任何可能了,对吗?海王满。」她自言自语地说着。「会看到她吗?她会在这里吗?」
      这也会是冒险的一部分?
      在回来之前,她选择了不再像当初那样让雪奈促使时光倒流,回到自己游艇的那一天。就是因为她已经想通了。
      既然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无论沿途历了什么,都是命运所给的考验。
      背后有过什么,前面又有着什么,那有什么关系呢?
      脚下的路、正在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这时,一片花瓣绕着好看的圈,刚好驻落到高跟鞋的鞋面。
      女子看到了,于是温柔地移开自己的脚,让花瓣回到孕育她的土地中去。
      抬起头,如雕像般精致的脸庞掠过一抹如画的笑靥。
      都是当初那个愚蠢而幼稚的问题,让自己绕了一个可笑的大圈,最终回到了原地。
      答案呢?她已经不再在乎答案是什么了。
      只要——只要我们在一起。
      明眸忽然闪过一丝前所未有的亮光。她觉得身躯仿似顿时轻了千万磅,脚底忽然生出无穷的力量。
      她微微牵起裙子,一路小跑起来。
      那栋白色的的小洋房已经慢慢显现。
      她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喊着那个唯一的名字。
      「遥! 我回来了!」
      
      初春的天气夹带着潮湿的因子,门庭前的一年前特地种下的樱花树随风而摆,更添阵阵清凉。随便捋起了长袖T恤的袖子,遥依然热出了一身的汗。她走到水龙头下,双手兜成碗状,接过水拍打到自己的脸上,而后又胡乱扬了扬前额闪亮的金发。
      不时有晨跑的邻居们向这边招呼。遥招招手,礼貌地逐一回报那永恒不变的帅气微笑。
      他们都已经和自己混得很熟了。
      自从两个多月前开始,她就开始三两天就会来这里清扫打理房子,修葺花园的草坪。
      那棵曾经的小樱花树苗,已经茁壮地长大,静静等候着它原先的主人。
      花园里各种各样的小盆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最引人注目的是周围一圈木栏围起的白玫瑰,纯洁而恬静,散发着幽香。
      她不喜欢这里有任何荒芜的样子,不喜欢、真的不喜欢。
      即使,她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谁会欣赏。
      即使,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出现、又或者从此不再出现。
      她就是希望这样。正如自己那个曾经被烟和酒污染的家,已经恢复原状,一切都恢复原状。就除了最重要的东西。
      一定会回来,她坚信。
      她叹了口气,把手上残留的水在牛仔裤上擦了擦,继续刚才的工作。她从那圈白玫瑰中剪下了几枝拿在手里,然后仔细地将它们逐一移到准备放入屋里的花瓶里。
      正当她转身又拿了一枝的时候,她——看到了她。
      
      对面的人同时也看到了她,立刻停下了脚步,定了神地望着这个方向。
      那是什么感觉?曾经失去的身体一部分又回来了?是离开了躯体的灵魂又回来了?
      一阵让人身心发颤的电流穿过隔着小马路的两人。
      时光在一刻间凝滞。只有樱花的花瓣飘过中间尚在流动的空气。
      两双瞪大的绝美眼眸,互相失神地望着。很久很久,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直到一辆汽车疾驰而过,让飘落的花瓣卷起美丽的漩涡,两个人才回过神来。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满忍住眼窝的一丝颤抖,放下自己拉起的裙子下摆,缓缓地穿马路。
      遥还是拿着那枝洁白无暇的玫瑰,不曾放下,呆呆地望着走过来的满。
      满终于走到了身边,她是多么想径直冲过去抱住这个魂牵梦萦的高挑身躯,多么想大声说无数次「我回来了,我爱你」。
      可是,她控制住了自己。因为这一刻,她居然看不出她的遥那复杂的眼光想说什么。
      两人就这样在一米左右的距离里站着。
      忽然,遥轻轻叫了一声,同时低头看着自己右手。
      鲜红的血液从被刺破的食指上汨汨流出,染红雪白的玫瑰。
      「怎么了?」满吓了一跳,迈前一步紧张地拉过遥的手,一面移走那玫瑰,一面掏出手帕捂住遥的伤口。「你看你,怎么没带手套呢,这——」
      话没有说完,遥出人意表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继而后退一步,最终默默地转身背对着满。
      满顿时哑口,只余下一脸错愕。
      「半年了,终于回来了吗?」半响之后,遥幽幽的声音隔着挺直的后背传来。「海王小姐。」
      冰冷的话语让人顿时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遥?」
      「你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遥游离的声音继续响着,「身体无恙吧?哦,我忘了,那破匕首能弄出什么伤?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你每次都会化险为夷的,全能的海王小姐——噢,我该说尼普顿公主,对吗?」
      满手里的手帕掉到了地上,整个人也都僵直起来。「遥,你都想起来了?你……我……」
      原本口齿伶俐,句句铿锵的满这下竟然失了方寸。回来之前,她就准备好了重遇遥的时候把前因后果和盘托出,希望遥能谅解自己当初天真又敏感得过分的决定。甚至做好心理准备,可能遥会想起什么。
      可到了这一秒,遥的复苏反而让她不知所措。
      更要命的是,那冷漠的背影和没有任何情感的话语如寒天的冰水般要让人心寒。
      难道要给自己如此的惩罚吗?
      好吧,如果这是惩罚,海王满一定会接受,但起码要清清楚楚。
      「你什么都记起来了吗?」满试探着,向前迈进了一步。
      可是遥警觉地同时也向前了一步。彼此维持着那一米的距离——不多也不少,却足以分隔两颗本应重叠的心。
      遥发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声,「正确!多亏那该死的海水。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前世的宿命、法国的尼斯、海底的你、人间的你……该想起来的我都想起来了!!」她停顿了半秒才继续,「不该想的也想起来了。」
      满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希望籍着空气里新翻泥土的气息让自己振作。
      「你怪我了,是吗?」满咬咬牙,抑制自己扑向前的冲动。
      她明明知道那一定是遥的气话,如果她怪自己,那么眼前满园的春色就不会出现。可是,她又可以理解,如果遥真的怪她,又全在情理之中。
      「是我把本来幸福毁掉的是吗?是我的太执着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弄复杂了的是吗?我知道是的,就是的。你应该怪我的。」满缓缓地说道。
      「不——不该怪你!」遥忽然叫了出来,肩膀在轻微地抖动。「应该怪的人是我。你根本没有错!是我从没有真正想过我们的关系、是我不够坚定、是我……都是我的不好,错的是我!以前是,现在是,一直都是!!」她越发激动,最后几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不!」满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冲过去从背后紧紧抱住遥的腰,头深深埋进挺直而温暖的后背。
      「这不是你的错,不是的。我不应该将我们的幸福做赌注,去探究你的心。否则这所有的不幸都不会发生,更不该去扰乱你的所有!我那时候根本就不该让你走的。」
      遥苦笑着摇头,用尽体内所有力量才勉强挣脱了满那让人酥软的怀抱,依旧没有转过身来。「不,你应该的! 你做得很好!你的『实验』相当成功!我回到人间,在没有任何往生记忆的时候又再次爱上你了。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吧?!可后果呢?」
      看着遥那越来越颤抖的肩膀,满第一次发现,原来她竟然伤得那么厉害。
      「为什么当天要度那见鬼的假,去坐什么破快艇,不然我也不会遇到你,更也不会想起前生的事。你可以残忍地将我当作白老鼠一般,你根本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应该恨你!我应该!结果我竟然还会同意你那见鬼的『实验』!」
      平时塞车场上疾风一般狂飙十数圈依旧面不红心不跳的她,说完这段话后发现自己如此的虚弱无力,一面还用力地喘着粗气。
      满咬着自己的唇,许久无法回答那近乎质问的话。「对不起,遥。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这个时代不需要我们去战斗,你也已经有了新的生活,我应该在你没醒来之前就把你送回来。那么……那么……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意识到呢?」
      「是的,不公平!一直以来,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你为什么爱我,因为即使没有理智没有缘由,你在我身边那就好。我就是知道,你会如同我爱你那般爱我。」
      最后一句,遥虽然是颤抖着说出来的,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含糊。
      满的下唇快要渗出血痕,低头忍着痛后退一步,拉远了两人的距离。「是我,低估了你的那份感情,也高估了自己的理智。你该恨我的。甚至现在这样的身份回来,也是那么鲁莽的。」
      「我该恨你!」遥仰天一笑,终于转过身来,让满清楚地看到那熟悉的面庞因为痛苦而扭曲。
      「可是我恨不下去。是的,我本来拥有了一切——名誉财富地位。可是父母离我而去之后,我一直在想,我到底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为什么生存下去,为什么年幼的我会无缘无故地跑到海边,为什么要到尼斯去度假,为什么那个舞会上我会无聊地去飚车…… 太多的为什么。直到游艇那天,我终于找到了答案。都是因为一个人。我才发现在那个人面前,天王遥原来是那么脆弱!」
      
      满的热泪随着火烫的面颊流下,勾画出一幅凄美的图案。她又读懂了遥此刻眼里的全部情爱。
      上帝,怎么能愚蠢地质疑这个人呢?
      遥的双眼虽然布满血丝,却闪现出鹰隼般锐利的光芒。她直地站在那里,「满。」从重遇一刻开始到现在,这是她第一次重新这样叫她的满。
      「可是,到底是因为前世的记忆,还是因为今生的经历,请不要问我,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确定,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想失去你!伤心也好,快乐也好,我希望在身边的那个人——是你。所以,不要走。求你了,请你不要回去你自己的世界,然后再留下我孤单一个!」
      说完这句,遥觉得自己内心积压已久的汹涌已经要决堤了。这个是自己最想保护的人,而偏偏每一次都是在自己在示弱。
      她已经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
      于是,她冲了上去,抱起那头碧绿的波浪秀发不顾一切地吻了下去。
      那一刻,满觉得天旋地转。本来还在脑里打转的所有影像,全部灰飞烟灭。
      剩下的只有让人忘记天与地的吻,渗透了血与泪的吻。它足以驱散所有乌云,给了这对人儿无穷的力量。
      两人的心同时在呼喊,「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没有后悔也没有怨恨!」
      不知道过了多少光景,两人才因为快要窒息而分开。
      两人都涨红了脸,俯视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宝物。
      「你真的不恨我吗?」满抬头注视着面前的明眸皓齿。
      她带着笑,摇了摇头。
      「不会后悔?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
      「你会吗?」
      「不会!」
      「那我也不会!」
      满感动得无以复加,搂下遥的头又将唇贴了过去。
      落下的花瓣为这对合二为一的身影伴舞,送着两人一直后退,直到抵上屋子的大门。
      遥嘴上不曾停歇与爱人分离,反手打开屋子的门,闪身而入。
      门应声关上。
      樱花继续盘旋,优雅地歌咏又一个美丽的春天,无视着草地上没有收拾好的花盆、和那染血的玫瑰还有手帕。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