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情归于尽

      清晨的卧室一片狼籍。
      行李箱底朝天趴在地上,衣物、毛巾、日用品可怜巴巴地四散在地上。平时总是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床单也挂着一半在床边。
      满醒来好一会,却依然不想、而且不能离开怀里的温暖。
      她生怕弄醒那人,于是用最轻的力度低头,看着胸前的一团金发——那凌乱中似乎还带着自己香水的味道。更有那若隐若现的精致五官。
      她的遥,真的相当俊美,俊美得不会有人能对抗得住多看几眼的强烈欲望。
      满轻轻扬起一抹如画的微笑。
      金发的主人现在以胎儿般的姿势蜷缩在满的怀抱里,和缓而均匀的呼吸顺着紧贴的肌肤阵阵传入了满的体内。
      满感到了一个与自己同步的频率。
      她轻轻用指间撩拨着那耀眼的发丝,回味着昨晚的温存。
      然后不由自主地搂了搂那温暖的躯体。
      那人终于挪动了一下,头抬起来。
      两对摄人心神的明眸在如此接近的距离内交接,然后同时扬起嘴角美丽的弧线。
      「早上好!」满首先说道,不言而喻的甜蜜。
      「早上好!」遥又稍微蠕动了一下,问道,「睡得好吗?」
      满只是温柔地笑了笑,不答反问。「你呢?」
      「很好。」遥咧嘴笑笑,身体靠得更紧了,干脆把脸整个依偎到满的胸前。「这是我一生人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了。」
      满嫣然一笑。任由柔软的短发在□□的肌肤上摩挲的感觉是那样的暧昧而又甜蜜。
      两人没有言语地就这样抱住,好久未曾动弹。
      仅仅倾听着彼此的心跳声以及呼吸着各自的气息,已经是整个世界。
      时间在流淌。
      遥合上眼帘,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意识沉溺在清晨宁静中,而满的脑海却泛起阵阵涟漪。
      前一个晚上,每一秒的纠缠与欢愉、每一秒的和谐与感动,让满抛却了所有烦扰与哀愁。
      最重要的,是遥的那句真诚的「我爱你」足以让任何时间凝止。
      此刻满才质疑自己,曾经执着地想要证实什么,是不是一场自寻烦恼的闹剧?
      无可否认,这个被雪奈称为「无聊」的实验,结果已然相当分明。
      然而后果呢?
      遥知道真相后会作何反应?何况,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否能坚持到坦诚那刻?
      满自嘲地轻轻叹了口气。她下意识地把怀抱收得更紧,好像稍松开就会让人溜走一般。
      这下,遥敏感地察觉到了。
      她再次睁开双眼,手扶在满的臂上往床头的位置爬了上来,在心爱的人额头上印了一吻。
      然后两人变换了一下姿势,满顺势陷入遥的柔软而又结实的臂弯内。
      「怎么了?」遥温柔地探问。
      「没什么。我只是怕这是梦,怕睁开眼睛后你便会消失。」
      遥不禁莞尔。「这句话该我来说才对。一直都在的人是我,会莫名其妙消失的人是你哦。」
      满感动地颤抖了一下,鼻子忽然一酸。
      「遥。」
      「嗯?」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将来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美满,如果你发现意想不到的事情……你会怎样?」满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人会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遥想起土萌很久之前对她说的话。「满,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要再这样走开好吗?你明明说过,牵过的手,不会轻易放开的。」
      没有回音。
      一阵快将决堤的酸充斥着满的鼻腔,她正在努力地把眼眶里的水气忍住。
      不能惊动这个人,这个自己马上又会伤害到这个牢牢包围着自己的人。
      满那么地给一个肯定的回答,可是她知道这并不是事实。
      已经不想再瞒着遥了,已经不想再有阻隔了。
      「满?」遥追问,渴望一个宽慰自己的承诺。
      「遥,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满咬咬牙,然后抬起头同时微微离开遥的身体一点,「其实我们——」
      忽然,一阵音乐声兀自响起。
      是遥的手机。
      「满,等下。」看见是土萌创一的号码,遥才愿意坐起来接听这个不合时宜的电话。
      应了一下话筒那方,遥用嘴型向满说出土萌的名字,然后还不忘顽皮地把玩着满纤细的手指,视线也集中到了那里,却没有发掘满深锁的眉头。
      满叹了口气,然后松开遥的手。起身披上睡袍,回头向遥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遥咧嘴笑了笑,继续和土萌的谈话。
      满走进了浴室。
      打开莲蓬头的开关,她任由水洗刷着自己的身体。
      她故意洗了好久,直到皮肤泛出淡淡的海水蓝色,还有,一次比一次明显的鱼鳞。
      满忽然闪现一个疯狂的想法。如果就这样走出去,遥会怎么样?
      她会记起前生的事吗?抑或是保留着今世的记忆,而被自己的样子吓一跳?
      不行。满制止自己如此疯狂的想法。很快地她把自己弄干净了,换上能尚能隐藏秘密的衣服,拉开浴室的门。
      只见遥竟然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浴室门前。
      看见满出来,遥给她披上了另一件睡袍,「已经冬天了,早上小心着凉。」
      两人相视而笑。
      「对不起,满。刚才的电话……公司出事了,嗯,我是说宏二伯父出事了,昨天住医院了。」遥带着愧疚接着说,「我放心不下,我想去看看。说到底……」
      满轻轻叹了口气,却还是露出一个宽容的笑,拉过遥的手。「不要紧,去吧。」
      满发现,遥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在前世今生一脉相承。
      遥的笑容立刻重新写到脸上。「我很快就回来。对了,你刚才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等你回来再说吧。」
      「对了,你知道我昨晚快睡着的时候想到什么?」遥机灵地眨了眨眼睛。
      「什么?」满也不由得被她可爱的表情逗乐了。
      「我要你搬家!」遥坚定十分地说道。
      「为什么?」满心里有数,却明知故问。
      「怕你再跑掉了,怕再有人伤害你」遥左手拨弄着满的刘海,右手握紧满的左手。「我无法再承受又一次失去你了。」
      满的心又紧揪住跳动了一下。
      「你先收拾一下随身物品,我回来就帮你拿。其它的明天我找搬家公司来弄。」遥顿了顿,低头在满的唇上缓缓地印上了一个吻。
      「搬到我家去。我要日日夜夜地看管你!」
      满百般滋味齐上心头,紧紧搂住遥的腰,脸贴上遥的胸前,泪水潸然而下。「好的,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只要遥现在的一个笑,她,海王满,又说了一个谎话。
      
      ~~~~~~~~~~~~~~~~~~~~~~~~
      遥去了一趟医院探望心脏病发的宏二。
      几周不见,那位仁爱的父亲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衰弱而无精神。所有事情似乎都是同一时间袭来。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土萌和星野都在,沙织则刚好回家休息了。事实上,听星野的转述,沙织这几天根本没怎么和人说话,而且最近身体真的相当不好。
      遥除了抱歉和拜托两人的照料外,也实在无法再做什么了。
      反而长谷川集团这次的麻烦并不是一般的大。
      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出事了,只不过遥的心根本容纳不下其它任何事情。
      事实是,有人向警方举报,指宏二利用不正当的手段收受利益,长谷川集团也被怀疑经营中有人行贿。董事局已经出现动荡。
      问题关键是,这些所谓的证据虽然表面确凿,但遥确信这并非事实。
      到底是谁想要让宏二锒铛入狱?
      她唯一想到的,就是已经入主长谷川管理层的宫本。
      想起汽车那不三不四的引擎、闹市里打着「长谷川+宫本」旗号的夜总会□□,遥就觉得一阵恶心。
      然而目前,稳住公司的阵脚是首要目的,至于追查,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可是自己不是已经不属于那个地方了吗?遥内心充满矛盾地离开医院,回到法拉利车队自己的办公室里。
      遥一边翻查一些可能有用的文件,一边思索着如何用合适的方式去帮助长谷川集团渡过这次危机。
      忽然一阵敲门声令遥从思绪中抽离。
      「遥?」还有一个浑厚的男声,
      是地场卫,身后定律似地跟着自己那个面包头秘书。
      「Hi!」月野兔傻里傻气地挥手打招呼。
      「你好,天王遥小姐。」
      还有一个马尾辫尾随而来。
      遥好生奇怪,未曾想到木野会和他们在一起。
      「你们好,卫、兔。还有,木野警官?你是来查案的?」
      「叫我真琴好了。查案?哈哈,不是。他们两位我早就问讯过了。今天我可是休假的。别以为警察都是铁打的。我来找他们闲聊而已,经过这里看到你在。」原本貌似一本正经的她,现在居然露出天真的笑容。
      这世上,奇怪的人可真多哇。遥心想。
      遥招呼三人坐下来,兔娴熟地沏来四杯茶,四人便聊了起来。长谷川集团的事,他们都知道了。其实这样一家跨国公司出事,全日本的大小电视台报馆杂志社自然不会放过,不出两小时就会人尽皆知。
      「木野——」遥话到一半,看到真琴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睛,只好摇摇头笑着改正,「真琴,你们警方有头绪吗?。」
      「这可真问到我了。这是个商业罪案,可不归我们刑事课管。」真琴一边喝茶一边答道。
      「我说真琴啊,你那么神通广大,帮忙探听探听吧!」兔用力摇撼着真琴的手臂,那语气仿佛是N年的老朋友一样。
      真搞不明白,这个秘书怎么总是那么毫无心机,交友的效率比复印文件的效率高多了。
      遥向卫打个询问的眼色,只见卫无奈的撇撇嘴,轻笑不语。
      「那你要不要打听?」真琴语气出奇地温柔,褐色的眼珠盯着遥的脸看。
      遥又何曾卑躬屈膝地向人讨教呢?即使明知道别人的确能帮助,依然不会让人沾上任何便宜。
      真琴看到她那拽拽的表情,真是又好笑又好恨。于是撇过头,转而对兔说。「小兔啊,我只告诉你,长谷川宏二这次就算跳到东京湾都洗刷不干净了。」
      「什么?」遥整个人像弹簧一般蹦了起来。
      「是啊。」真琴不看遥,继续自顾自地说着,「目前证据很足,每样明显针对他。」
      「这不可能,我用人格担保,伯父不会让集团背上污名的,他热爱他的事业。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真琴问道。
      遥咬咬牙冷静下来。她知道,宏二一直还保留着希望,等自己回心转意。因此,他绝对不会把这留给沙织和自己的事业来做赌注。
      这个遥自然不想和别人谈起,于是闷不吭声地一屁股坐回转椅上。
      「天王遥小姐——」真琴看她如此的认真,也不再逗她了。「你不介意我叫你遥吧。老实说,我怀疑这次事件和上次你和海王小姐被袭击不多不少有关联。」
      遥还是不吭声,可是却目不转睛盯着真琴发表高见。到底她才是侦查的专家,自己再不服输,也真要听听她的意见。
      「那些证据是匿名者送到警局的。我略听说过证据还真不一般的多。你想想,长谷川宏二这样的商场高手,如果是真犯案的话,用得着什么关键文件都是自己签名吗?这些文件单独看的话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可是当所有整合在一起就不寻常了。而且,听说还有证人愿意出面指证。」
      遥的眉头都快扭成一团了。
      「那证人是谁?」卫开口问道。
      「哈哈,只有少数负责案件的同事知道。老天,我们警方也要保护证人的安全啊。」
      真琴抿口茶继续往下说:「还有,听闻长谷川宏二正准备退休并且移居国外。如果要整他的话,再不动手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真琴的话让遥和卫都低头思考,月野兔却还在那眨着眼睛不停地看三个人的表情。
      「那这和袭击有什么关系?」遥终于开口。
      真琴不动声色地笑了笑继续说,「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你知道我昨天发现了什么?就在我离开、而你来到海王小姐的家后?」
      遥的脸顿时涨红一片。
      「什么什么?」月野兔竖起耳朵好奇地问。而桌底下,卫踢了她一脚。
      「干嘛踢我啊?」兔瞪着卫,还问。
      「你就安静下,听真琴说。」卫尴尬地说道,都要投降了。
      遥看看卫和兔两人,又看看真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这天王遥平时似乎总是一面的冷酷,可其实什么都写在脸上。真琴心里直想笑,嘴里继续往下说。「我昨天离开的时候发现忘记带我的雨伞,于是想折回来取。噢,你没看到沙发上的伞吗?」
      见鬼。遥心里暗暗骂了句,昨天的情形,谁会留意到什么破伞。
      「我快回到屋子外的时候,看见一辆车在海王小姐屋子附近。」真琴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到遥那紧张而又疑惑的表情,她忽然觉得这竟然十分的可爱。「而显然那车看到我折回来就马上开走了。可是我发誓,虽然车子外壳是本田的,可里面的引擎绝对是宫本制造。」
      「你怎么知道?」遥问道。
      「哈哈,我从小迷汽车了,不是我夸口,光听引擎声我就能断定它的品牌和型号,离50米远的车子,我一看就知道车前灯是哪种!」真琴自信地昂头,「不然我怎么会休假跑来这里,还不是想看看赛车而已。」
      兔张大嘴巴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她,卫也竖了竖拇指。
      「接着说。」遥倒是没什么特殊反应,她关心的不是这个。
      这让真琴有点莫名的失望,但她并没有表露出来。「而你们被袭击的晚上,我在现场附近看到类似的一辆车很快地经过。所以我怀疑是那天的人来盯梢你们。可为什么后来知道你们平安却又不再下手,我还没想到。」
      「也许是巧合。而且这和长谷川集团这次出事有什么关系?」
      「忘了告诉你,我的记性也超级的好。我今早查过了海王小姐家门那辆车的车牌,是真的号码,但是盗用的。有趣的是,最后我发现这车子本身属于一家公司所有,而这家公司之前曾经试图收购天王遥小姐你手上股份,虽然没有成功!」
      遥眉头一皱。诚然,这是个极其微妙的线索,虽然不代表什么,可是隐隐约约总有点什么要被揭发出来。
      「真琴说的未尝不是疑点。遥,记得上次你赛车出事吗?我们不是查过,的确有人在你车的引擎上动了手脚。要知道F1赛事的保安工作如此严密,却有人能这样做,那证明幕后的绝非等闲之辈。有两名技师也很快就离开了日本,可惜我们没有真凭实据,而你——又忙了一大堆其他的事,这才不了了之。现在回想起来,短短几个月有这么多事发生,不能排除当中有关联。」
      遥咬着下唇努力地思考,希望从中发现些什么蛛丝马迹。
      「好了,我也只是瞎聊而已。到底这事还是交给警方吧。」真琴站起来,拍拍遥的肩膀。
      然而马上她又觉得自己这动作有点不妥当了。「嗯,我们还是先走吧,你该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卫,你能不能带我再参观下?」
      「可以的。」卫欣然同意,拉着兔一起站起来。「那我们出去逛逛,遥,你有事尽管给我电话。我一直都在。」语气坚定而可靠。
      遥抬头给了卫一个充满谢意的笑,「好的,再见!」
      「再见!」三人齐声说完,便离开遥的办公司。
      临走,真琴忍不住回头望了望遥。
      真奇怪,自己只是个警察,而且是休班的警察。何以会向一个认识前后才一周的市民透露那么多呢?
      或者说,这个天王遥实在有着过人的吸引力,让人不由得想要亲近她吧。
      谁知道呢,真琴敲了敲自己的脑门,离开了。
      留下坐在转椅里想得入神的遥。
      
      ~~~~~~~~~~~~~~~~~~~~~~~~
      星野在家中,和心腹加山谈着话。
      「一切都很顺利,星野少爷。证据到了警察手上后,现在长谷川都乱成一团了。」
      「做的很好!宏二这只老狐狸,怎么都不会想到,他最近这么多个商业计划全是陷阱。」
      「其实,星野少爷。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要除掉个海王满?她又不影响我们的计划。向天王遥下手不是更直接吗?」
      「天王遥死了,我就是彻底的输家了。我要让沙织心甘情愿地爱我,让她对天王遥彻底死心,就必须这样做。」星野用力地咬了咬下唇,把原本拿在手上的酒杯「锵」的一声放到玻璃桌上。
      「不过后来我发现海王满即使没死掉,我的计划也能有相同的效果。好戏马上就要到高潮了。加山,你就等着看吧。」
      加山心里明白,星野做事一定有他的计划和既定目标,于是也不再多问。两人又谈了一会,门铃响了。
      星野起身看看门前可视电话,是站在别墅外的沙织。
      「沙织你来了?进来吧。」
      星野挂下电话,看到加山站起来准备离去,他摆了摆手制止。「如果你想看好戏的话,就稍等下。」随手指了指书房的门。加山醒目地走了过去。
      趁着沙织还没有上来的空档,星野拨通了电话。
      「遥,你能来一下我家吗?我想和你商量下这次的事。」电话那头迟疑了片刻,可最后还是答应了。
      「那半小时后见。」星野挂下了电话,嘴角不知觉地扬起一个异样的微笑。
      
      ~~~~~~~~~~~~~~~~~~~~~~~~
      遥来到星野家别墅的大铁门前,发现门并有全关上。于是便直接走了进去。
      穿过花园,走到屋子门前,发现这里也是虚掩的。遥虽然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太在意。礼貌起见,她还是举起手想要敲门。
      就在那刻,她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争吵的声音。
      「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那次我不是故意的!」
      「沙织!你这样做,遥不但不会回头,她只会彻底地恨你!」
      遥的神经忽然揪了一下,把举起的手放了下来。
      「我不是故意要伤害海王满的!我只是、我当时只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她最后也没事啊!不是吗?」
      听到这里,遥觉得五脏六腑都似乎要炸裂似的。
      是沙织?袭击的主谋居然是她?
      为什么自己曾经也爱过的人会做出如此疯狂行径?
      遥悲愤交织,牙关紧咬得发颤。
      她冲了进去,把屋子里的人吓了一跳——准确地说,被吓到的只是沙织。
      「遥?!」沙织诧异地叫道,「你怎么来了?」
      遥盯着沙织的脸,瞳孔里仿佛装下了两个喷发的火山一样,盯得沙织浑身打颤。
      「遥……」
      「我真的没想到,你会那么狠。狠得要动用黑帮来杀人!」
      「啊?什么黑帮?」
      「我都听到了,你不需要再装了!」遥仰天一笑,「我太天真了,我还以为你长谷川沙织是个毫无机心的人,可是你原来那么的有手段啊!」
      沙织终于明白,这是个误会,可怕的误会。
      「不、不是这样的,遥你误会了。我说的是——」
      「我什么都不想听!!」遥的怒火将心底最后一丝对沙织留存的谅解全部吞噬。「我现在告诉你,我和你长谷川家、长谷川集团不会再有什么瓜葛了。我要重新开始我的新的生活。」
      沙织刚想往前一步,刚想开口便被星野抢先挡在前面。「遥,你先听我说。沙织没想害满的,她只是——」
      「星野,如果你还是我的朋友,就别说了。我决定了,把我的一半股份转让给你,你可以按照你的能力分期付清转让的费用,股权让渡书我让律师做好交给你。另外一半,」遥用力地吸了口气,瞪着沙织,「会无偿转让给你长谷川沙织,当是这么多年来还给你的也好,感谢你父亲对我的照顾也好,随便你。」
      「不——」沙织无法遥在这种状况下离去,彻底离开她的生命,冲上去就拉住遥的手。「这不是事实,遥。你听我说」
      「放手!放开你那肮脏的血腥的手!」遥触电般甩开沙织的手。
      「你说什么?」沙织被冤屈的悲痛演变成愤怒。「你说我肮脏?!哈哈,我有你那么肮脏吗?你抛弃了我,还不顾我父亲的恩情,在这个时候一走了之?!」
      「还反咬一口是不是?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以后都不要再看到你了!」遥的眼布满血丝,无情地转身想要而去。
      「好你走吧!公司是生是死与你无关,我爸爸是生是死与你无关,你就抱着你的那全世界最肮脏、最下贱的海王满风流去吧!」
      遥忽然停住脚步,转身怒不可竭地死死瞪着沙织,然后按捺不住扬起颤抖的右手就是一巴掌。
      沙织冷不防地被打得退后了一步,星野连忙扶住她的肩膀喝道,「遥!你——」
      「你可以侮辱我,可是我不许你侮辱满!」
      「好啊,我就知道是这样。」沙织甩开自己捂住火辣的左脸的手,倔强地抬起头与遥对视。「是啊,是我找人杀她的,怎么了?真是失望,还死不掉!你等着,下次不会那么走运的!」
      遥的脸已经由红变青,最后什么话都不再说,扭头夺门而出。
      「砰」的一声,隔绝了屋外屋内三个人。
      沙织大笑起来,泪流满面地笑着。
      「沙织,她正在气头上听不进去的,过两天我去找她解释清楚好不好?告诉她刚才说的只是那天晚上你醉酒开车的事!」
      「还解释什么?算了吧。哈哈——哈哈——」
      「冷静下沙织,你们两个都给我冷静下来。」星野把沙织搂进怀里。
      沙织无力地任由星野抱紧自己。
      忽然脑里传来「嗡」的一声,便失去了意识。
      「沙织!沙织……」
      「……」
      
      (To Be Continued)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