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爱的交锋

      
      「这算是我们开始后你第一次正式主动约会我吧」
      「啊?!该是你约会我才对!不是你先问有没有空吗?」
      「我只是随口问而已啊。事实上邀请我烛光晚餐的可是你哦!」
      「满——你好奸诈!」
      ……
      「这个送给你。」
      「嗯?人家送花你居然送种子?」
      「花很快就会凋谢,种子我们可以种到你花园里,每天盼着它发芽长大,然后开发结果,那多好!就像、就像我们——」
      「呵呵,几时变得花言巧语了?」
      「那你喜欢吗?满?」
      「不喜欢!」
      「撒谎!刚才明明看到你笑了!」
      「不喜欢就是不——啊!别别、好痒!呵呵,天王遥你这坏人!哎呀、不许拍——呵呵」
      ……
      「遥——笑一个!」
      「别!」
      「哈哈!万人迷天王遥带着围裙、脸上全是面粉的样子可真是难得啊!」
      「你还笑!都是你要人家做什么蛋糕!」
      「哦,你吃过我做的,现在也要做给我吃,这才公平!」
      「你还笑,好!面粉送你——」
      「唷——坏人!」
      「哈哈你是雪人!」
      ……
      法拉利车队气派而又科技感十足的办公楼(注:事实上有没有这样的办公楼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这里我YY一下),顶层是一个豪华的餐厅。360度落地玻璃、可以俯瞰外面城市的全景。
      遥独自坐在一张紧靠玻璃的桌子旁,面前的Expresso冒着冉冉热气。手里的相机里一张张地闪过这个星期里遥和满的有声照片。
      而遥就在那里一个劲地傻笑。
      「遥?」有个声音在她的身边打了招呼。
      遥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继续自顾自地陶醉。
      「遥!!」
      还是没有反应。那人于是凑到遥的耳朵旁,故意提高音调叫道:「天王遥——!!!」
      遥愣是吓得差点跳起来。
      「呀——谁?!啊,土萌大哥?!吓死我了。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
      「这是我的问题吗?我都站在这里整整5分钟了。有位大小姐不知道偷偷傻乐个什么,居然没留意到我。」土萌创一瞄了瞄遥的相机说道。
      「是、是吗?呵呵。那抱歉了。」遥不好意思地把相机踹进口袋里,然后若无其事地伸手拿面前的杯子。「话说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探望下,看看你新环境怎样吗?」土萌坐了下来,举手示意侍应生过来。
      「当然不是。我很好。不愧是顶级车队,无论管理架构、技术力量还是企业文化,目前暂时我还找不到挑剔的地方。今天还试了辆全新FXX Evoluzione跑车,它的变速箱换档的时间真是超迅速,长谷川的车还是有差距啊。」
      「哦?要向我泄露商业机密了?」
      「那看你给不给得起这个钱了?」遥嘴角微扬、故意扮作神秘地说道。
      土萌轻轻笑了声,「好啊,回去我跟董事长商量下。」
      「那个……董事长还好吧?公司现在怎样了?」
      「他本来就想退休了,可是经过这件事,他的计划给彻底搞砸了。幸好最近星野特别勤快,董事局啊、你的研发部门啊等等都解决了不少问题。」土萌给走过来的侍应生指点了一下菜单,然后继续往下说,「不过倒是沙织很让人担心。」
      「她——怎么了?」虽然和沙织已经结束了,但是始终有过这么多年的感情,而且也向沙织承诺过还会是朋友,遥绝对不想把关系搞僵。
      「唉,猜都能猜到。药不吃了,也不去复诊,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了不见人。董事长和星野都拿她没办法。」
      遥的心不禁沉了一下。她深知道沙织的性格,这样折磨自己说到底还是想得到别人的怜爱然后让人心软。
      以前这十分奏效。从小,每逢沙织身体不舒服、心情不好,遥都呵着宠着,尽力去保护她、逗她开心。现在回想起来,沙织日积月累的依赖和任性其实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
      虽然遥已经决定不再错下去。但听到沙织近况后还是感到痛心,即使她明明知道这段感情已经成为了回忆。
      「不过会好起来的。沙织确是时候学会独立一点了,你也不要太担心。」看到遥不说话,土萌适时地安慰了她。
      「土萌大哥,你方便的话多点看看她,还有星野,他和沙织一向谈得来。我希望……」
      「我明白。反正已经说清楚了你就尽量不要出现,不开心的事让她慢慢学习如何应付、如何学会淡忘就好。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吧。」土萌拍了拍遥的肩膀,笑了笑马上就转过了话题。「现在该是转移重心了吧?看来海王满真是魅力非凡,弄得大名鼎鼎的天王遥小姐神魂颠倒。」
      土萌的揶揄让遥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如果是别人,我会认为这是一种对我的批判。」遥眼角瞥了一下土萌,小呷了一口咖啡。「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点不负责任?或者说……太快了?」土萌创一是这世上极少数遥敬佩的人之一,他的看法不多不少有着影响力。
      「哈,我还不知道遥你会像初恋的中学生那样羞涩呢!」
      「我认真的!」
      「我也是。」土萌推了推眼镜,「你很爱海王满,是吧?」
      「我就知道、我是不负责任!怎么……」遥边说,边苦恼地摇了摇头。
      「遥,我的问题是,你爱海王满,是吧?」土萌接过侍应生送上来的饮品,直视着遥,重复了一次。
      「我想,是的。」遥终于也看着土萌睿智的双眼,语气不再飘忽。
      土萌祥和地笑着,「那就行了。」
      「可是我甚至不知道以后会让她面对什么。」
      「没人会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遥,把你在赛车场上百分之一的勇气和决断力拿出来,你就懂得怎么做了。」
      遥苦笑了一下,凝视着手里的咖啡沉思。
      一会儿,土萌继续说道,「唉,我想你还没海王满来得勇敢呢。」
      遥的脸顿时觉得热辣辣的,「你什么意思嘛?」
      「这个你自己才知道咯。」
      「去!懒得跟你废话了,我走了。」遥站起来,「多谢你的咖啡!」
      「喂,怎么反而要我请你啦?!」
      「就当庆祝我换新工作!Bye!」遥摆摆手,转身就走。
      「你也真无赖!快走吧、快去会情人吧!」
      遥回头,边走边用手指装作责备地指指土萌,然后就离开了餐厅。
      土萌倒是没有说错,遥正是约好了满到银座晚餐,然后一同去看了场歌剧。晚上把满送到家门的时候已经是10点了。
      「今天的安排满意吗?」遥一面拖着满的手一面问道。
      满故意装出很用心回忆的样子,「嗯,除了有点老套、晚餐味道太浓、音乐效果不够好、街上人太吵外,尚算满意。」
      「喂——给点面子好不好」遥哭笑不得,「行,花还我,反正你也不喜欢。」
      说完,遥也装作要去拿回满拿在手上的一束白色玫瑰。
      「货物出门,恕不退换!」满笑着甩开遥的手,像小兔子一样机灵地逃到了大门前。
      「还我!」遥追上前,笑盈盈地拉住满的纤腰,「否则我不让你进去!」
      满被遥结结实实地搂住,动弹不得。「不还!」
      「不还也行。给我道歉,说十分满意,十分喜欢我的安排!说!」
      「无赖!我——不——说!」遥今天两次被这样「指责」了。
      「那我可不饶你!」遥说完,就动手呵痒起来。弄得满呵呵地笑个不停。
      「好了好了,我说,满意、很满意!」
      「那明晚的安排还听我的吧!」
      「你怎么这么霸道啊?!」
      「那好,你安排。要去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吃没吃过的东西。」
      满这才发现,自己是中了遥的圈套了,她气地用力捶了遥肩膀一下,「好啊,你算计我!」
      「好痛!我要罚你,现在就再出去陪我兜风!」
      「傻话,不跟你闹了。我累了。」其实她一点睡意都没有,反而更希望遥多呆着。
      「才10点就赶我走?」
      「你明天一大早还有试车呢,没精神怎么成?早点回去休息吧。」满正经地说道,掏出钥匙开了门。
      「那我要个Goodbye kiss!」可是遥却不跟她来正经的,走进一点,刚好半个身子挡着门。
      「No way!我关门啦。」
      「那这可是你逼我的哟!」说完,遥抱住满的头,用力地往唇上印了下去。
      满岂会有回绝之理。两人就那里吻了起来。
      好一回,满才轻轻地推开了遥,语气尽是柔情。「好了,晚安!」
      「晚安。」遥依依不舍地放开满的手,退出一步。
      「明晚见!」满手放在门的把手上回应。
      「明晚见!」遥又退开一小步,举起右手轻轻一挥。
      可是,就在那挥手之间,本来准备关门的满忽然面色都变了。
      察觉到满的神情有异,遥停下脚步。「怎么了?」满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的掌心,于是遥放下手看了看。
      只见上面好像撒上了什么东西,一点点在微微地闪着光。要不是刚好站在路灯下,也不会发现。
      「这是——」满缓缓地又走出屋子,提起遥的手掌仔细端详。
      「哦,一定是玫瑰花的包装纸上的荧光粉罢了。又不是受伤,你担心什么。」遥想,一定是满误以为自己不小心弄伤手了。
      「是的。没什么、没什么……」满喃喃说道。
      「好了,我走了。」遥随便了双手拍了拍,又回到满的面前,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Good night!」
      「晚安!」满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庆幸遥没有发现她的惊恐。
      遥终于真的离开了。
      满几乎是颤抖着回到了屋里。从背后关上门,她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已经没有了血色。
      刚才的喜悦荡然无存。
      她打开了大厅的电灯,一下子屋里明亮辉煌。
      满缓慢地伸出自己的手,摊开手掌。
      不出所料。满的手掌和遥的一样,撒满了微微发亮、浅蓝色、粉末似的东西。只是她的更加明显了,甚至可以看到,那根本是从她皮肤上渗透出来的。
      满继续缓慢地拉开一点衣袖,露出光滑的手臂。隐隐约约,她已经可以看到一片片同样是浅蓝色的——鳞片!
      那属于她身体的一部分,又回来了。
      满慌忙用力地揉搓着自己的手臂,直到浅蓝色慢慢褪去,回复原有的白皙肤色。
      似乎失去了力量,她瘫坐到沙发里。
      「到时间了么?我——要回去了么?可是我还没有弄清楚,她……也没有!天,我该怎么跟她说?」满把腿缩到了沙发上,苦恼地自言自语。
      就连自己也逐渐开始无法承受这种无法坦诚的痛苦了。
      再问她一次?希望她会有答案。或者干脆先单单告诉她自己人鱼的身份,如果她真的爱着这个自己,再把前世的事情、之前海底的因缘告诉她。这样也许是最为折衷的办法了。
      「叮咚——」
      满沉思之际,门铃突然响了。
      她又回来了?
      连上天在催促自己吗?满望着门,身子却动也没动。
      「叮咚——」
      门铃又响了。满终于站起身来,慢腾腾地移动到门前。她把手使劲拍打了几下,又把衣袖整理好。
      鼓起勇气打开门,正张开嘴准备说话,满却被点穴似地定在那里。
      门前的人并不是遥,而是长谷川沙织。
      她看上去整整瘦了一圈。面容憔悴,脂粉不施。
      两个人相视了一会,最后还是满先开了口。「沙织小姐,这么晚了,有事吗?」
      明知故问。沙织只想到这个词。然而,她没有说出口。「不请客人进来坐吗?」
      「哦,请进!」满让开了一个身位,沙织大踏步地走进屋里。
      「不错的房子,品位也真高尚。」沙织环顾四周,背对着满说道。「怪不得有人来了就不回家了。」
      「沙织小姐——」满还是想尽量避免和她冲突,「你请坐,我去给你沏茶!
      「不用了。我说完就走。」沙织冷冷的话语让满浑身不是滋味。
      「那好的。」
      沙织回过头,忽然语调变得酸楚,「海王小姐,你能不能放手?」
      满真是哑口无言。
      「这世界有那么多适合你的人,为什么你非要我这一个呢?」没说上两句,沙织已经带着哭腔了。「15年了,我们相识已经15年了。而你,却1年都不到!」
      满的心在无声地流泪。
      时间算得了什么,那曾经有的前世今生,又算得了什么?!
      「有些事情,不能拿时间衡量的。」满努力地压抑着自己。
      「你终于承认了吗?哈哈,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看错,对吧。」
      「不是的,遥开始一直爱着你!」
      「现在呢?现在她心里就只有你了。你们刚才在门口,我都看见了。」沙织望满的位置走近了一步,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她离开我一个星期,我坦白告诉你,我已经活不下去了!这种滋味你知道是怎样吗?你知道吗?」
      沙织红着双眼,继续往下说,「遥身边有着各种各样的女人,她只是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她只是觉得新鲜。很快她就会腻的,那又何苦呢?你把她还给我好不好,求你了,海王小姐!」沙织伸手抓住满的双臂,用力地摇晃。
      「你觉得遥是那样吗?你觉得爱情是一场交易?」满站直了,明亮的眼眸闪着神光。
      「她爱的是我,她一直承诺会保护我、不让我受伤害。她说过的……」沙织根本就不想回答满的问题。「我不能失去她!」
      这次满反过来扶住沙织的肩头,「沙织,你太依赖她了。是的,她会保护你、她会帮你扛上所有担子。可是,她也会累、也会有脆弱的时候。知道吗,那会让她透不过气。」
      「她累她脆弱,她不跟我说,却去找别的女人?!」
      「她其实有跟你说,只是你有认真听过吗,你有理会过她的感受吗?」
      沙织咬着下唇,盯着满的脸,然后用力地甩开了满的手。「那我的感受谁来理会?哈哈,你现在倒是来教训我了!很好,这都是我自讨没趣,我根本不应该来。」
      说翻脸就翻脸,满惊异于沙织的反复无常,只能瞪着一双大眼看着她,「沙织,我只是——」
      沙织用手抹了一下眼泪,「好!我根本就不该来求你。海王满,你们不会有将来的。你怎么能这么自私,你会让遥身败名裂的。」
      「我不是自私。她已经不在乎这个,就像我不在乎一样。我清楚地知道她在想什么,在顾虑什么。」
      「不要在我面前装的如何如何的了解了!只有我才了解她,只有我才知道她想要什么!」沙织大喊着,身子往门的方向移去。「好,你不肯放手,就别怪我了!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会把她抢回来!无论什么方法!」
      「包括当年你骗她在海里救她一命的是你?」一把幽幽的声音冷不丁地在背后响起,把沙织和满都吓了一跳。
      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高挑的身影。一名墨绿色长发的女子靠在客厅的过道上,炯炯有神的双眼凌厉地看着沙织。
      「雪奈?!你什么时候来的?」
      「好啊,还有同党!我不管你们说什么当年的事,反正遥是我的,她永远都是我的!」说完,沙织恼羞成怒,砰的一下拉开门然后冲进了黑夜之中。
      「沙织小姐——」满追出去,看到沙织已经发动了停在门前的汽车呼啸而去。那辆车,满认得,正是当初遥骄傲地说是她亲手设置和调试的白色长谷川四座跑车,那辆和小萤一起去看樱花时候的那辆。想必遥已经干脆把所有与长谷川有关系的东西都留下了。
      「雪奈,你这又何苦,她还有病在身。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过意的去啊!」满回到屋里,有点责备雪奈忽然现身。
      「又是我多管闲事了?!我就是看不下去了。」雪奈气鼓鼓地一下子坐到沙发里,双手抱在胸前,「你看看你现在什么状况了?再下去现出了你的原形,那时候遥还糊里糊涂地,我看你怎么办?还有,你有没有想过即使遥知道了一切、又谅解你那见鬼的计划,她怎么跟你在一起?难道你把她扔到海里去?我可不敢保证这次淹不死她!」
      满眉头深锁,心里纠结成一团。外面漆黑的大街,不知何时起泛起了薄雾,路灯的光也变得模糊起来了。
      雪奈说的一点都不错。时间,已经不剩多少了。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