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缘聚缘散

      女秘书把一堆文件以及最近的报刊杂志工工整整地放到了桌上,星野微笑着道了个谢——一如既往地亲切。当秘书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后,霎时间星野的脸却变得无比阴沉。
      相信整个长谷川集团的大楼,绝对没人会想到一向平易近人的董事长助理此刻的表情是何等地可怕和复杂。
      星野用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去休假。实际上,他相信度过这一周,将已经是度过了他整个的人生。
      这个所有人眼中的悠闲假期,星野并没有闲着。他向来不是轻易相信别人片言只语的人。这段时间里,他不动声色地向土萌创一了解更多自己的身世、借助工作上的关系调查了宏二的往事、还有山口组以及宫本的过往等等。
      当然,这其中的合法或者非法的手段,星野已经全然不在乎了。结果,无论是自己的记忆还是种种证据表明,长谷川宏二正是那个令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星野想,这已经是不容置疑了。
      当年自己意外地被途经的土萌创一救下,后来为逃避黑帮而改姓星野,最后更因为土萌加盟了宏二的公司的缘故,小小年纪却颇具商业才华的自己也被宏二赏识而慢慢成为了他得力助手。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巧合。
      这绝对是电视剧里烂到底的桥段了。星野不禁苦笑。
      可是,这也许正是上天给自己的机会。
      「血债血偿!」星野低沉地说出四个字,眼睛死死地瞪着文件夹上长谷川集团的标志,复仇的火焰已经完全在胸中燃起。
      事实上,计划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始了。
      他随手翻开了一本杂志,封面就是一张让人眼睛一亮的照片。星野嘴角扬起一个怪异的笑。娱乐记者的「能力」可真让星野敬佩不已。
      「遥,不要怪我!长谷川集团,我一定要得到手、因此沙织她,也只能属于我!」说完,星野站起身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同样的大楼,遥所在的楼层可以说让人提心吊胆。以往总是喜欢借机上来的女同事今天一个都没敢出现。因为只要看到遥那满脸怒容,谁都不敢去碰壁。
      同是秘书,月野兔的日子可不好过。战战兢兢地放下了要遥看的资料后,刚想报告下这几天重要决议,就被遥那可怕的目光吓得面无血色。
      「月野兔,听着。去给我查查这些记者是什么人、是谁第一个刊登报导的、谁先发布这些照片的、还有昨天是谁去过Conard酒店。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反正3天之内,你给我个满意的结果!明白不?」
      月野兔不停点头答应,然后哭丧着脸退出房间,差点跟走进来的星野撞个满怀。
      「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星野不慌不忙关上门。
      「那你想我怎样?」遥的头抬也没抬一下,把一本刚翻开的杂志用力扔到桌上。「Damn it!」
      桌上面已经有不少「精彩绝伦」的报导。「天才小提琴家搭上富豪赛车手」、「海王满甘当第三者?」、「天王遥堕入桃色迷局」、「海王满酒店传情长谷川闺房饮恨」、「长谷川集团新危机??」篇篇无论标题还是内文都极为煽情,配上超大照片,相信整个日本已经人手一份。
      最让人诧异的是,报道所有矛头无一例外地直指满,而遥和沙织,完全是受害者的角色。
      「别失去你的理智。」
      「我认为我已经很有理智了。我没有报警、没有给他们律师信,也没有用任何手段封杀他们,更加没有直接上门大闹。我哪一点不理智了?我要的是有人出来给我说明白!」遥从椅子上站起来,在房里走了两圈后继续说,「我天王遥居然这样被摆了一道,分明是有人故意设好局来算计我和满的。」
      「嗯?你想太多了吧?他们不就是想炒新闻而已。」
      「如果你那天在场,就知道肯定有人导演这场戏。现在满都给描成水性杨花的女子了!!她以后还怎么见人!而你现在告诉我,是我多心了?哈哈!」一想到这里,遥感到快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手狠狠锤到桌上。「如果我查出是谁的话……」
      「别——别把事情弄大了,对谁都不好。」星野截住遥的话说道,「八卦新闻聊着聊着人们就没兴趣的了。」
      「你认为是我要把事情弄大?」星野的反应让遥甚是意外。要是以前,他一定会怪自己不考虑沙织的感受,然后立马亲自去摆平那些绯闻的。
      而正是所有超越好朋友的关心,连同满那提醒了她的话,遥才逐渐意识到,星野对沙织的感情非同一般。
      可现在,他居然劝自己将事情不了了之。
      这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带着警觉,遥转脸望着星野。「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没有。只是最近事情已经太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星野的眼神带着闪烁。
      「你知道些事情是不是?」遥盯着星野追问。
      「我能知道什么?」星野干脆扭头,避免接触遥那锐利的目光,「我本来想跟你说上次赛车意外的事情,的确有人动了手脚,而且最有嫌疑的人已经离开车队了,他们——」
      「这些我早已经派人查过了。」遥不肯放过星野,「我现在要听的不是这个!星野,不要瞒我!你知道是谁,对吧?」
      星野沉默了,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不介意吧?」
      遥没有说话。她等待着星野给她答案。
      星野点燃了香烟,吐出一圈烟雾,缓缓说道:「好了,我告诉你,是沙织。」
      「什么?你说真的??」遥极不愿意相信这个,可是……
      「我也是之后无意中听到她讲电话才知道的。她找了跟踪你和满、故意布局、然后把照片寄给杂志叫他们报导——可是,这都是因为她爱你。她只是……她只是希望这样可以让满因为有压力而离开你。」
      「为什么?她怎么做得出来?」遥软软地坐到椅子上。
      「遥,不要怪她!她并不想伤害任何人的,她只是——」
      「她已经伤害到人了!」遥截住星野的话冷冷地说道,心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空气沉默了好一阵,最终遥站起身,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走向门口,快出去的时候留下一句话,「星野你不要跟她打什么招呼,我会处理这事。」说完头也不回径直走了出去。
      星野一人留在原地,把没有抽完的烟按灭。然后望着桌上那一堆杂志报纸嗤笑了一下。「这样你也顾不上别的事了吧,天王遥。」
      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按着它的轨迹转动,没人再能够停止了。
      在遥来到长谷川的豪宅之前,已经把一切都想通透了。因而,在面对沙织那还显得十分无辜的表情的时候,她是何等的平静。
      反而是沙织首先开的口。
      「遥!他们怎么这么说?不是真的,我知道一定不是真的。我相信你!」
      「你相信我?多谢。」遥苦涩地笑了笑。「你还有没有其它要跟我说的?」
      沙织狐疑地眨了眨眼,「其、其它什么?没有啊……」
      「你确定?」遥看着那棕红眼眸。
      那曾经让自己无比陶醉,然而,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变得如此陌生。
      「哦——有的有的。遥!我以前一直想在日本陪着你,可是现在发现,这里是是非非实在太多了。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我们离开这里吧,美国、加拿大、荷兰、法国……哪都好,只要别留在这里了。」
      「这是你的想法对吧?要听听我的吗?」最后一丝幻想已经烟消云散,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沙织点了点头。
      「这样的生活,我也不想要了。」
      「真的?那我们什么时候走?我得准备一下,我——」沙织雀跃万分地拉着遥的手臂。
      不等沙织说完,遥轻轻拨开她的手,冷冷地说道:「不是『我们』。是你而已。我不会走的。」
      「什么?!」沙织一脸地愕然,「你是什么意思?」
      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意思就是,我们分手吧。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你说什么?!」冰冷的语调让沙织猛地打颤。「遥,别开玩笑了,这一点都不好玩。」
      「我是认真的。」遥直视着呆若木鸡的沙织。心里的痛却没人知道。「我们分手吧。」
      「怎么了?到底……为什么?这……」沙织语无伦次地问道。
      「酒店的事情我已经全部知道了。结果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真相。没想到,你居然变成这样了。以前那个毫无机心、善良的沙织已经不在了。」
      「不、不是的……我……对不起,遥。我没有变,我还是你的沙织啊!我只是爱你、我只是想她不纠缠你而已。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沙织声音开始哽咽起来。
      不应该这样的,这分明并不在计划当中,沙织想。
      「也对,你没有变,也许你一直都这样,只是我没有发现。你爱我、依赖我,结果最后你根本就不信任我。」
      「不是这样的!遥,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向海王满道歉,让杂志澄清这件事。你不要离开我!你——」
      「你还不明白吗?我们的问题早已经存在了,即使不是满,换成其他人,这样的局面迟早都会出现。沙织,你想要的是一个每天陪着你、凡事都宠着你、让你依靠的人,而我要的是一个可以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没有拘束地去做任何想做的事的人。我们都曾经以为自己就是那样,结果我们都错了!我们都无法成为对方希望的那个人!」
      「不——我们可以重新开始适应对方的,现在还不晚,不是吗?」沙织抱住遥,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我会改的、我真的会改的。15年了,从我们相识那天开始。我无法想像没有你的日子。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离开我!」
      遥咬了咬牙,告诉自己不能再被那可恶的保护欲所蒙蔽了。「这就是问题。你不可能永远依靠我,我也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的。沙织,人必须学会独立起来。你懂吗?」
      「不——我是不懂,真是不懂。我不要这样分开,反正我不要!!」她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
      「沙织,听着。我知道你很痛,我何尝不是?可是这样的日子你和我都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分手对大家都有好处,我们可以冷静地想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再见吧,沙织。我希望以后我们还会是好朋友。」
      遥轻轻推开沙织,转身准备离去,手却被沙织牢牢抓住。
      「我不要做这样的朋友!」沙织吼道,倔强地看着遥。
      「沙织,你可以不当我是朋友,甚至可以恨我。可是我希望你知道,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再见了。」
      遥再次拨开沙织的手,转身离开了。
      没有回头地离开了。
      沙织傻傻地站在大厅中,最后瘫痪到地毯上。
      这算什么?自己的计划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不对,不应该这样的。
      沙织不停得摇头、仿佛能将已经发生的事情晃掉。
      可是,流进嘴里那苦涩的泪水分明地告诉自己,这并不是幻觉。
      遥已经走了,离开了她长谷川沙织的世界。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了那个海王满,你这样对我??!!」沙织悲恸的哭声在偌大的客厅里回荡。
      
      ~~~~~~~~~~~~~~~~~~~~~~~~~
      黑色的保时捷在东京月色中疾驰,犹如在黑暗的幽灵,在霓虹下跳跃、躲闪着众人的目光。
      她想找个地方,痛快地喝杯酒、或者疯狂地跳起探戈。
      刚刚,她割舍了一段15年的感情。
      这是平生最为果断的一回。
      果断得直到现在,才感到心口在隐隐作痛。
      15年.
      只有最冷血、最残酷的人才会无动于衷。
      显然,她还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
      可是同时,她矛盾地发现,自己有种莫名的快感,那是一种称之为“解脱”的快感。
      宛如刑满的囚徒走出重重铁门,抬头看见没有栅栏环绕的蓝天一般。
      她忽然有了大声呐喊的冲动。
      不过,她的悲痛与喜悦,从来不需要旁人的分享。从来不要。
      这就是当她停下车来,却猛然发现自己所在之处的时候感到惊奇的原因。
      为什么这时候,居然想要有人在身边?
      而那个人,显然不在那里。
      遥熄了火,缓缓走出车外。靠在一棵树干旁,默默看着不远处那栋熟悉的白色小洋房发呆。
      现在才晚上9点,那上面却没有灯光。
      怎么会来到这里了?
      实在是不应该。
      自己被怎样评价都不要紧。只是怎么能让无辜的人被流言蜚语所鞭笞?
      那种感情本来已经不为世人所认同,倘若再加上另外一个罪名,那个人将永世不得翻身!
      不!不可以这样!
      如果真是罪的话,不应该由那个人来承担。
      遥狠狠咬了咬下唇,把自己从树干上挪开。当她打开车门准备离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不进去坐会吗?」
      遥立刻回头,看见了满。
      她就那样轻描淡写地站着,沐浴在柔和的路灯之下。
      遥想起了花园浸水那晚。她也是那样站着。安静地,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满?!我——路过而已,以为你睡了。」遥避开满的目光,小声地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哦,那——再见吧。」
      遥刚迈开一步又停了下来。
      该死!满不愠不火的语调让她浑身的不自在。
      「等你想找我的时候我们再谈吧!」
      天啊,就这样惩罚人吗?
      遥再也无法抑制自己,转过身大步走到满的面前,不顾一切地将她紧紧抱进自己的怀里。
      「我告诉你、现在就告诉你!我和沙织结束了,彻彻底底地结束了!我们一开始就错了,我们已经无法生活在一起了!」
      这个熟悉的拥抱,终于又回来了吗?
      这种熟悉的气息,将满所有的等待、所有的不安、所有的担忧,统统一扫而光。
      只要一个拥抱,满可以放弃一切。
      「是因为酒店的事?」满任由遥将她抱紧,言语依然那样温柔和平静。
      「那只是导火线!我和沙织之间的问题是我一直熟视无睹!」遥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下说,「可是、可是,我没办法否认,我心里的确有了别人!」
      终于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该喜还是悲?
      满的心脏前所未有地急速跳动,鼻腔里已经一阵酸楚。
      「那——是谁?」明知故问地。
      遥轻轻松开满,盯住那精致的面庞。「不要再折磨我了!她——」
      刚想说出口的话,忽然又咽进喉咙里。遥放开双手,后退一步。
      「对不起!这个人,我——我不能让她卷进漩涡里,不能让她被世人指指点点、不能让她受任何委屈!我不在乎自己变成怎样,可我不能让她受一丝伤害!」
      「如果说这个人心里也有你,而且她也不在乎呢?」
      「满,你说什——」
      没等遥的话完,满冲了过去,重新揽下遥的头。
      炽热的双唇不由分说地贴了上去。
      眼泪随着满的脸庞流进了遥的口腔里。
      苦涩?愉悦?惊讶?期盼?到底是怎样的滋味,已经没有人理会了。
      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也没有人会猜度了。
      时间、空间亦然不复存在。
      残留下的只有舌尖那热烈的纠缠,只有灯下两个交融的灵魂。
      一个,仿佛回到了生命中每段最幸福的时光。
      一个,仿佛灰烬中孕育的凤凰般找到新生。
      深秋夜里的冷风,已经无法把这个吻降温了。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