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十字街灯

      原本明媚的天空,顷刻间风云变色,眼看即将倾盆大雨。
      宫本起身作势要离开。
      「等等!我答应你,投资的事情我会尽一切办法帮你。但是我现在就要知道真相。」星野斩钉截铁地说。
      「够爽快!既然我打算和你合作,我相信你一定会、也一定能帮助我。」宫本早料到自己的筹码星野一定会买账,于是,他重新坐了下来,仿佛谈论娱乐报纸上的新闻一般轻描淡写地说道,
      「当年杀你父亲的凶手正是长谷川宏二!」
      星野的脑袋顿时感到一阵轰鸣,眼睛猛然间变得一片血红。往事历历全部涌上心头。
      十八年前的不幸和疑惑,今天突如其来地找到答案了吗?
      「继续说,你知道的事情!」
      「其实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头绪,可惜并不是全部。当年你父亲、我和长谷川宏二一起干些小买卖,其实就是些走私电子产品之类的。发了些小财后我们开始做点大事,走私汽车。」宫本点了根香烟,吐出个烟圈继续说道,「起初赚得挺滋润的,特别是我们和山口组的人合作之后。」
      「山口组……」星野喃喃说道。山口组,日本臭名昭著的庞大黑帮。原来当时遥判断是正确的,宫本果然与黑帮的团伙有勾当,只是万万没想到能追溯到这么多年前,而自己敬爱的父亲也牵涉其中。
      而且,自己的父亲也参与其中。
      「没错,你父亲是个有头脑的人,他帮我们赚了不少钱。可惜那次交易的时候,我们发现惊动了警察。山口组的人和宏二都误以为是你父亲出卖了他们,结果起了争端。混乱中,宏二枪杀了你父亲。唉,都是误会啊!当时我也一再阻拦他,可是……其实他也很后悔、他……」
      「够了!」星野脖子上青筋暴现,拿着杯子的手在不停地颤抖。「那后来父亲死后到我家里来的人呢?」
      「我和宏二之后离开了日本一段时间。但是我们都知道,山口组的人到你家里去找回之前给你父亲的买货的钱。可是你们刚好在家,于是你母亲也……」
      长谷川宏二!星野的心中狠狠地念着这个恶心的名字。「你说的全是实话?」
      「这件事我也有份参予。如果我骗你,犯得着把自己牵扯进去?你大可以去查当年的案子、查宏二的发迹史,甚至将来你可以和他对质。而且土萌创一不是在山口组到你家那天碰巧救下你吗?当天的情形他也清楚。」
      「我肯定会查!」
      其实即使不需要向土萌创一求证,星野也清楚宫本没有撒谎、至少关键的地方没有。父亲死的时候,星野其实就在当场。
      他想,这倒是宫本所不知道的。
      那天他偷偷上了父亲租来的车子,去了交易的现场。结果,一时的顽皮之举竟然让5岁的他目睹了父亲被枪杀的经过。
      可是,悄悄躲在一边的他被当时众人混乱的打斗中,被杂物击中而晕倒。醒来后警察已经到场,而父亲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他自己却认不出杀人凶手来。他曾经恨过自己、骂过自己。可是当时他印象实在是太模糊了。案件最后也查不出真凶,最后只能作罢。
      没想到,现在终于水落石出。
      没想到,命运如此大的玩笑,自己竟然为仇人工作了这么多年。
      而且更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的女儿。
      这未免太讽刺了吧。
      星野抬起头,天空已经开始洒下水珠。冰凉冰凉的,一粒粒地滴到他的脸上……
      街上已经漆黑一片,路灯「啪」的一下同时亮起。
      照亮了每个在风雨中狂奔的身影……
      
      ~~~~~~~~~~~~~~~~~~~~~~~~
      之后,直到遥出院后几天里,满没有再出现。
      在大厅里胡乱地拉着曲子,满脑里却全是遥。那高挑的身影、耀目的金发、傲慢的鼻梁、低沉的嗓音、微扬的嘴角、有力的臂弯、还有无意中显露的孩子气……
      小提琴耻辱地「吱」一声跑了半调。满烦躁地把琴随手抛到了那张海蓝色的沙发上,自己也顺势摊进了凹陷的深处。
      片刻之后,满稍微挪动了下身体,按下了旁边电话的按键,激活了录音提示。
      事实上,这是她这几天里头一回听家里的电话而已。手机也全然没有开。
      「你好,我是海王满。我现在不在家中,请您留言,我很快就会回复你。」
      然后是那个声音。
      「……满。为什么一直没看见你?我只是想跟你报个平安,我什么伤都没有。请回复。」
      「嘟——」一次录音结束了。可是还有更多。
      「满、是我。你怎么不听电话?手机也不开。是不是病了?我很担心你,快回复我。」
      「……发生什么事了?如果不是你邻居告诉我看见你每天出去买东西,我都要报警了。求你给我电话。」
      「我做错什么了?……那天赛车吓着你了?对不起好吗?我不该叫你去。你打电话骂我也行啊!」
      「满,我现在就在你屋外的街上。不知道你在不在,我怕骚扰你……呃、对不起,很晚了,你也许睡了。还是——再见吧。」
      「今天我经过那家蛋糕店……可他们决定搬到京都去了……好像请你去吃一次……或者……」
      「满——是我。明天你能不能不要去小萤的幼儿园?那个……沙织也许知道你每周的这天都去教孩子们画画,她说想去看……我怕她有什么不友好的举动。所以,你不要去了,好吗?」
      「……满……我……还是没什么了,再见……」
      录音嘎然而止。
      笨蛋!她到底在说什么啊?
      满整个人斜倒进了沙发里,呼吸着皮革的味道、寻觅着不可能存在的遥的味道。
      她现在被沙织照顾得很好吧?或者说,她照顾得沙织很好吧。
      遥——
      「你们这样磨蹭到什么时候?!」一个声音兀自响起,把满愣是吓了一跳。
      她从沙发上弹起来,看到的竟是雪奈。
      好久不见的雪奈。
      「雪奈!」满几乎是冲过去的一下抱住雪奈。「你怎么来了?天,雪奈,我好想你啊。」
      「你怎么还会记得我啊?你连我嘱咐你的一年之期都快要忘记了吧?」雪奈低下头,望着眼前一双布满血丝的眼。「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哪有?!」满硬是挤出一个微笑,却不知道是带着泪光的。「你怎么来了?海底、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雪奈拉着她,两人一起坐到了沙发上。「海底不出事情你就不回去了?我说过,你不能留太久,否则身份会暴露的。只剩下两个月的光景了,你们怎么还这样?遥她太迟钝、不懂得你心意也就算了,可你怎么也这样拖拉起来,完全不是你的作风!」
      雪奈的批评从来就是不留任何情面的。
      「我希望她真的不受前生记忆地爱我,雪奈,我不想就这样放弃。可是,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满抓住雪奈的一只手越抓越紧。
      「原来我曾经海里救过的那个孩子是她!我当时居然没认出来,我太粗心了!她以为那是长谷川沙织!她从小就那样以为。」满的腔调都变了。
      「还有,一定是因为那次时空逆转的缘故,沙织的脑部真的有后遗症了。这都是我,都是我的错吗?雪奈你告诉我!」
      「满!如果说错,你从一开始就错!你去考证什么原因都是那么的无聊。如果我是遥的话,我知道了真相一定会恨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雪奈停顿了一下,望着满有点苍白的脸,不禁又怜惜起来。「可是,聪慧如你,难道还感觉不出来吗?她已经爱上你了,她背上一个罪名、开始爱上你了!」
      满低下头,默不作声。
      「她只是还没有开口的勇气,她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心意,她怕伤害了你、伤害了其他人。去吧,满。不要再顾忌什么了,也许这些都是上天给你的考验。」
      「我的心意?」满抬起头,斟酌着雪奈的话。
      「告诉她你爱她吧!可以让你们浪费的时间不多了。你以为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奇迹吗?那天赛车,要不是我在最后做了点事,遥就算不来冥界来见我,起码都会缺胳膊少腿!现在的她和你都只是个凡人,没有战士的力量,我不可能每次都在你们身边的。」
      满感到雪奈的手轻轻地握紧了她的,一阵暖意从手心一直传递到了胸口。
      「谢谢你,雪奈!」
      「我知道你会想明白的,你一直是我们三个里面最聪明的。」
      可是,最可靠的却是这位一次又一次无视禁忌、一直默默为她们付出的善良女人。
      满对雪奈笑了,这次是个真实而自然的笑。
      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
      
      ~~~~~~~~~~~~~~~~~~~~~~~~
      下午,幼儿园的画室。
      遥一脸惊讶,只因满终于出现了,却是没有听她的忠告、照常来给孩子们上课。更神奇的是沙织居然煞是大方地和满说笑。上次表演的事情仿佛全然没有发生过一般。
      「上次是我误会你们了。对不起,海王小姐。遥你也要原谅我哦。我不该剥夺你与朋友来往的自由的。以后你们一起去玩啊,尽管去,还要海王小姐帮我照顾遥呢。」
      语气自然到了极点。
      可是,这里头不寻常的暗涌,即使遥再粗心也不会感觉不出来。
      可是她没有道破。
      离开的时候,沙织主动让遥送满回家。因为遥今天开的车只有两个座位,沙织上了来接小萤的土萌教授的车,首先离开了。
      遥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呆站在原地。
      「我们可以走了吗?」满问道。
      「啊——对不起,当然可以。」遥马上为满打开车门,把她迎了进去。
      「对了、有东西送你!」遥半个身子进了车,忽然想起重要的东西重新下了车,从车尾箱里取出一个颇大的包装盒,拿到满的眼前,然后把它打开。
      满惊讶地看到,是一个设计的煞是精美的奖杯。遥刚赢回来的冠军奖杯。
      「本来……我前天经过你家……想拿去给你的,可是你没在。」
      满的双眼既悲又喜。
      「补送你的生日礼物!我看它设计还好,放你家里不嫌俗气吧?」
      哪里有人半年后送生日礼物的?
      可是满的双目无法离开这个为了它遥差点把命送上的奖杯。
      「不喜欢?那、那……」
      发现满默不作声,遥暗暗骂自己的多余举动,站在车外傻乎乎地捧着那奖杯。
      「傻瓜!」遥的那种神情,总是让人起了想作弄她的冲动。可是这次,满怎么也做不出来。「谁说我不喜欢啊?遥的心意和努力我都懂。可是——你打算让我自己捧回家去?!」
      「当然不!你喜欢就那太好了!」遥兴奋地把奖杯放回到车尾箱。然后重新钻进车子,发动了引擎。「我们走吧。」
      车子呼啸着穿过东京街头,驶往自由之丘的方向。
      可惜,最近遥算是碰上霉运。赛车出事就算了,可今天车子也不给面子。
      还不到一半的路程,车子抛锚了。
      满静静地靠在路旁等遥修理,可是弄了半天,依旧无法动弹。
      不知不觉已经是初秋时分,萧瑟的风让今□□衫单薄的满不禁打了个寒颤。
      遥看在了眼里,抬头一看,停车的地方刚好是一家高级酒店。「这样吧,我叫人来修理。我们进去喝点东西等一会吧。」
      满点点头,两人一同走了进去。
      傍晚的大堂咖啡厅里没有多少人。两人都默不作声,这让本就静谧的空间更显凝重。
      一名侍应端上她们点的咖啡,便礼貌地退下。
      空气继续在静静流淌,咖啡的特有香味悄悄沁入人的鼻腔。
      「遥/满——」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你先说。」
      「遥,还是你先说吧。」
      「那个……」遥眼睛不自觉地移到一旁,「那个……不知道修车的人什么时候来呢?」
      遥,依然那样喜欢顾左右而言他。
      她发现自己无法直视那双让人浮想联翩的美丽眼睛。
      这几天无法联络满,遥的心里变得如斯不踏实。她没有一刻不去猜度满不接听自己电话的原因、不来找自己的原因。
      直到今天在幼儿园,尽管她不希望满出现,可是当看到她的时候,内心竟有着无法抑制的喜悦。
      遥又想起了医院的那个梦。
      那个美丽的梦,也许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可即使不是,又能怎样?自己跟沙织之间的纠葛没有解决,怎么忍心把无辜的人卷进漩涡呢?
      遥自顾自地想,手无意识地用勺子搅动着咖啡,翻起一阵热气。
      那手上,还带着些许瘀青色。
      伤痕像刀子般深深地剜了满一下。
      「遥?」
      「嗯?」
      「你出了那样的意外,会让很多人很担心啊。」满终于说话了。
      担心的话,为什么不来看自己呢,遥心里在想。
      「表面看得那么严重,赛车其实很安全的。」
      「不是每次都那么走运的。」满想起了雪奈在家里说的话,让那幕意外更加惊心动魄。
      结果,她也像沙织那样受不了自己所沉迷的刺激么?
      遥呷了一口咖啡,让苦苦的味道充斥着所有的味蕾。
      「下次要小心、太大意的话赢了也拿不动奖杯送人呢。」
      遥惊奇地抬起头,「你——不是也要劝我别再开赛车了吗?」
      满不禁莞尔,「怎么会这样认为?你的技术很好啊,只要留神就不会有问题啊。况且,我喜欢看到赛场上意气风发的遥,那是真正的你吧?」
      直接的让遥反而不自在。「啊?!哪里?我……只是喜欢那感觉而已……你是唯一支持我的……我……」
      为什么今天的话总是说不好?遥埋怨自己干嘛不好好上国文的课。
      「对了,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没去看你吗?」
      「我……我想你也许很忙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要紧的。」明显的口不对心。
      「其实这几天,我都在家。我想了很多。遥,我有话想跟你说。」满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似地,「其实我……」
      正在此时,一位侍应忽然一个踉跄扑到满的身边,手上端着的咖啡完全洒到了满胸前的衣襟上。
      满轻呼了一声。遥同时跳了起来。
      「满!有没有烫着?」遥紧张地过来察看,满雪白的脖子上全是咖啡,那淡薄的连衣裙也已经染了一大片。「喂!!你怎么端咖啡的??!你——」
      满拉了拉遥的衣角,制止了怒不可遏的遥。「不要紧,他也不是故意的。算了。」
      侍应忙不迭声的赔礼道歉,满大方地让他离去了。
      「可这怎么办?修车的还没来,总不能这样走出去啊?」遥挠挠头想了想,「要不我去开个客房,你到里面等着,我去帮你买件衣服。」
      也只好如此了,满点头同意了遥的建议。
      等满有衣服可换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
      可恶的侍应!满刚才想说什么呢?发挥自己的想像力,还是,等满沐浴完之后问她呢?遥隔着玻璃窗望着外面的十字路口等着交通灯转绿的人们,心里七上八下的。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满也刚好梳洗完毕,走出了大厅。
      「客人,你们要的外卖到了。」
      遥满腹疑惑,过去打开了门。
      外面是一个鸭舌帽压得低低的、穿着附近一家快餐店制服的青年男子。
      「弄错了吧,我们没订外卖。」
      那人动作夸张地高高举起一包食物,若无其事地斜眼往房间里面扫视了一下。「啊?是吗,这里不是2601房?」
      「这里是2602。」
      「对不起,我弄错了。打扰了!」来人鞠个躬转身马上离开。
      遥关上门,望着头发还是湿漉漉、穿着酒店的浴衣的满。
      「啊——糟糕!」遥忽然警觉地叫起来,回头用力打开门,冲了出去。
      刚才的人哪里还见踪影。遥眉头紧皱回到房间。
      「怎么了?」满看见遥的样子,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我想,很快就有好戏看了。刚才送外卖的人,也是咖啡厅的侍应。」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