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遥的日记

      
      当满推开门、按下大厅电灯开关的时候,遥眼前一亮。
      上次和星野来的时候,遥根本就没有仔细欣赏过满的家。和这次完全不一样。
      满确实很懂得装点家居。法式的简约加上日系的都市风相得益彰。浅蓝色的主调,在炎热的夏季尤其让人感觉清新凉快,心情也随即变得舒坦。
      一盏镶嵌着斯华洛世奇水晶的吊灯发出明亮而不刺眼的白光,照亮了宽敞的屋子。里面的家具和装饰,遥精明的眼睛一看便知全都是名师设计、价值不菲的精品,但却雅致而毫无俗气,而且摆放得恰到好处,仿佛将任何一件左移或者右移一寸都会破坏那绝妙的平衡。
      遥光顾着欣赏,差点忽略了那边已经乐翻了天的小萤。
      「哇——满姐姐的屋子好漂亮啊!」到底还是小孩子,小萤一踏进来已经将刚才的不快抛诸脑后,好奇得像爱丽丝掉进兔子洞一般四处张望,转瞬又变得如袋鼠一样满屋子活蹦乱跳。
      「满姐姐的杯子?好精致啊!」
      看到小萤小手颤悠悠地拧起一个水晶杯的时候,遥吓得连忙冲过去抢到手上。「小鬼、你别碰啊!这可是限量版啊!」遥小心翼翼地放好那和满一起选购新居用品时买下的杯子。
      「遥哥哥、什么是限量版啊?啊——我要嘛,还我!!」小萤咧开嘴大嚷。
      「你给我乖乖坐着行不?」每次遥总是拿这个小鬼没辙。
      「不——给我杯子!满姐姐,遥哥哥欺负小萤——」她放开喉咙叫起来。
      满笑着从房里出来,小萤立马冲过去抱住满的腿,手指着遥告状,「遥哥哥是坏人!满姐姐帮我!」
      满像哄着自己孩子一样哄着小萤,「小萤乖,不玩杯子了。我们玩水好吗?先去洗澡,然后满姐姐做好吃的给小萤。」
      「好啊、小萤要跟满姐姐一起洗!不理遥哥哥,让他脏死!」
      「喂——小鬼、你……」遥的脸唰一下红了。小萤向遥吐吐舌头,拽着满要到浴室去。
      「遥,你也可以一起洗啊。」
      「!!」遥的脸更红了,「啊……那个……」
      满看到遥的样子,马上就知道她误会了,不禁笑了笑,「对不起,我意思是,我房间里还有个洗澡间,你可以到那里洗。」
      「哈、不、不用急,我先等你们洗完好了。」遥顿时真想在地上找个缝隙钻进去,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地转身坐到沙发上。
      不久,满和小萤很快就梳洗完毕回到大厅。小萤已经换过了刚才在外面新买的睡衣,而满则进厨房去准备晚饭了。趁着空档,遥自己也去洗个澡换了身便服。
      晚饭转眼就准备妥当。
      「哇、好多菜啊!」遥和小萤两个同时盯住桌上的各色美味、双眼放光。
      烤鳗鱼、天妇罗、生鱼片、牛肉饭、酱汤、各式寿司和手卷、还有沙拉等等摆满了一桌。
      「天!满你太厉害了!这些都是你做的?你真的是法国人??」遥忙不迭声地问,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本来想做法国菜的,可是怕小萤吃不惯。日本料理我刚开始学做的,希望不要太差吧!」满谦虚地说道。
      一旁的小萤已经忍不住要动筷子了,「满姐姐,那个……我可以吃了吗?」
      「当然啊、我们开始吧!」
      「我不客气了!」遥和小萤齐声说到。
      「鳗鱼烤得好香啊!」小萤边嚼边赞。
      「小萤,喝点汤,这豆腐很有营养哦。」满笑盈盈地给小萤盛好汤。
      「谢谢满姐姐!啊——我要那个!」小萤指着遥正准备夹的寿司。
      遥故意一下把东西塞到嘴里,然后又夹上一块生鱼片,向小萤做了个鬼脸。惹得小萤又怪叫起来。
      「小萤不急,这里还有很多呢!」满很乐意地扮演好姐姐的角色。
      「满,这牛肉饭你放了什么配料,好特别!」
      「我的寿司要加点酱油,满姐姐!」
      「去,小孩子的,天气这么热,吃清淡点!满,酱油给我!」
      「不——遥哥哥坏蛋!!」
      「小萤乖,来、给你!」
      「嗯!还是满姐姐最好!」
      ……
      饭厅柔和的灯光下,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吃着。不一会,饭菜全部消灭得干干净净。小萤搓着小肚子满足地说道:「满姐姐做的菜太好吃了!小萤以后都不去遥哥哥那了,来满姐姐这来吃!」
      「喂!小鬼,我对你不好吗?」
      「遥哥哥家到处脏衣服,而且不是吃饼干就是叫批萨饼外卖!」
      「我家几时到处脏衣服了?只是没来得及收拾而已。」
      「唉、饼干怎么能当饭吃啊?」满笑盈盈地边开始收拾碗筷,边看这两个家伙斗嘴。「小萤没有吃过遥哥哥做的菜吗?」
      「遥哥哥做的菜?好难吃!」小萤做了个要吐的鬼脸。遥作势要掐她,却听到小萤毫无心机地加了句,「而且沙织姐姐也不会做——」
      遥一听,脸上原有的笑容即时冷却下来。
      满抬头看到遥的脸,那上面刹那间恢复了进门前的阴沉。满于是试图缓和气氛,「不知道小萤在家里有没有干家务呢?会不会洗碗?」
      「当然会!小萤会帮爸爸洗碗的!」小萤头一昂,自豪地挺起胸膛。
      「来帮姐姐好吗?」
      「好啊!」小萤像模像样地拿起两个碟跳下椅子。
      满回头看了看有点落寞的遥,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带着小萤走进厨房。
      收拾好厨房后,三人到客厅玩了好一会大富翁游戏,小萤便开始打起呵欠了。于是满领着小萤来到自己的床上。才刚盖好被子,小丫头已经甜甜地睡着了。
      回到客厅,遥没在。
      隔着窗户,满看到遥躺到了花园的草地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满天的繁星。她没有马上出去,反而转身去了厨房,然后拿着不知道什么东西上了楼,好一会才重新下来,轻轻踏上草地。
      自由之丘的夏夜,并不十分的炎热。昨天下了一场大雨,让空气充满了潮湿的因子,似乎想帮助人清洗思绪。
      遥已经躺在那一段阵子了。忽然,一张美丽的脸庞在遥的上方出现,挡住了原本闪烁的星星,波浪般的秀发低垂,几乎要碰到她的脸。一阵洗发水的清香随风扑鼻而来。
      「小萤睡了?」遥连忙坐起来。
      满依旧半弯着腰说道:「睡熟了。那孩子可乖呢。」
      「谢谢你,」遥说道,「平时土萌教授把她交给我的时候,我总是无法好好照顾她。」
      「小萤是个很坚强自立的孩子呢。何况你照顾得很好啊。我看得出来,她多么喜欢你。小孩子对谁疼她清楚得很呢。」
      「可是现在她似乎更喜欢你吧。」遥轻轻笑了。
      「哦,这算是吃醋吗?」满带着调皮的语气取笑遥。
      遥用很夸张的姿势,重新仰卧到草地上。「哈哈,那小鬼喜不喜欢我有啥关系啊?啊——今晚的星星真多啊。」
      这个喜欢逞强的家伙,明明就很在乎小萤的,满心想,「这么喜欢星星吗?起来,我带你去更漂亮的地方!」
      「嗯?!」
      满不由分说,拉起慵懒的遥,把她带到了屋子顶楼的天台上。
      「好美!」满的天台四周围绕着各种各样的花草,甚至还有小树苗。几盏颇有古风的立式灯,把天台照得如幻如真。好一个空中花园。
      遥极目望去,四处的房屋灯光点点,虽不如东京湾畔夺目,但却让人感觉如此的温暖。苍穹中的繁星,与地面柔和的光互相辉映。置身其中,让人将白天的所有纷繁杂乱抛诸脑后。
      还有那轻抚而来的风。不似春天的欢快、更不似秋冬的凌厉,在人无意识之间不期而来,仿佛有人不时轻吻着耳垂,诉说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满,你居然能选上这样美丽的地方?!」
      「很高兴你会欣赏啊。遥,来这里。」满向遥招手,一脸的神秘。
      遥满腹狐疑,但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满前面是一张木制的小桌子,放了一瓶拉斐1982的红酒,然后旁边一大盒不知道什么东西。
      盒子打开,遥瞪大眼睛看着里面的东西。「这是?」
      一个生日蛋糕。和那天两人在街上的橱窗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来尝尝好不好吃。」满切好一块,递给遥。「尽管提意见,我第一次做这样的蛋糕。」
      「天啊,满,你到底有什么是不会做的?」遥简直觉得面前的满当真无所不能。
      「让你给意见呢,别耍嘴皮子。」满嗔怪着。
      遥听话地慢慢品尝着那蛋糕,脸上的表情明明写着已经没有任何意见了。「满,你要是不拉小提琴、不画画,可以当厨师了。」
      「还贫嘴。」
      「不,我真心的。做得太好吃了。」遥连忙辩解。「看来今晚之后,我的体重要增加了。」
      「哦,那是我害的咯,真不该让你来了。」
      「不不!我玩笑而已嘛。我……还希望能来做客啊。对了,满,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生日呢。」她忽然想起了上次街上的事情。
      满递给遥一杯酒,「这么想知道吗?」她很喜欢看到遥追问自己,这个时候她的样子就像得不到糖果的孩子那样急躁,实在可爱得很。
      「哦,你觉得隐私的话就算了。」遥接过杯子,有点失望地望着深红色中涟漪的星星。
      「3月6日。」满出人意料地给了个答案。
      「什么?那、那是你生日?」遥惊讶了。
      3月6日。正是遥从晚宴中逃去飚车、不小心撞倒了满的那天。没想到,那是满的生日。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哦!」满说道,带着弦外之音。她看见遥惊讶的样子,就知道她还清楚记得当天的「邂逅」。这绝对比任何生日礼物都要美妙。
      「别再取笑我了。没想到把你好端端生日搞砸了。这杯我敬你,补祝你生日快乐!」遥举起手中的酒杯。
      「谢谢!」两个酒杯碰出清脆的响声。「我还没有感谢你今天的帮忙呢,幸好有你,才没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啊。」满把酒一口喝完,然后继续往两人的杯里倒酒。
      「该是我感谢你为公司表演呢。而且那都是意料之外的,本来该是星野和你合奏的,可是……」遥轻轻晃动手中的杯,看着红酒形成小小的漩涡。
      满觉得自己撩起了不该说的话题,可是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不该逃避。「遥,不要再提星野了。他其实并不喜欢我呢。」
      「不会吧?!他……不是吗?」遥瞪大那双湛蓝的双瞳,写满了疑惑。「你怎么知道?」
      满从第一天认识星野开始,他的种种表现就告诉了她,他与自己交往绝对是另有原因。何况,她还想起了当初在深海镜上看到的星野追随着企图自尽的沙织而去的那惊人的一幕。当然,这暂时还是不能告诉遥的。
      「女人的第六感可是敏锐的。」满盈盈笑道,「他喜欢的另有其人。」
      「是吗?那会谁?」
      「遥,不要再谈及他了。」满站起来,缓步走到旁边一架小秋千前,坐了下去。「我倒是对你的往事感兴趣喔。」
      「啊?我有什么值得你感兴趣?」遥挠了挠那头映照着柔和月光的金发,望着在秋千上摇晃的满。
      「遥是名人嘛。名人的私事不是谁都有兴趣吗?」满边说,边偷偷用眼角观察遥的反应。
      「你别挖苦我了。你该知道我可不想当什么名人!」遥走近满,神情变得严肃。
      满抬头,眼睛直视着面前的高大身影。「那要是说我想了解更多作为普通人的你呢?」
      「那、你想知道什么?」遥慢慢坐到了地上,双手靠后用一个很舒坦的姿势撑着地面。
      「比如说,和沙织?」满试探式地问道。
      预料之中的一阵沉默。满知道这也许有些难为,但问题不该逃避。
      「这种事已经不是次了,这回连累了你。我想我们之间真的出现了问题。」
      遥没有抗拒自己的提问,这使满欣慰万分,继而认真地聆听遥的话语。
      「她其实是个心地善良而且很脆弱的女孩。」遥抬头望着漫天星斗,「所以我多么想去保护她。可惜,我发现越是保护她,她的疑心也越重、依赖性就越强。我居然开始累了。这是不是很不负责任的想法?」
      「每个人都难免有倦怠的时候。你的感受,有和她说过吗?」
      「当然有。可是她即使当时改变了,很快又回复原貌。是不是我辞不达意?或者说改变一个人太难?」遥现出一副懊恼万分的样子。
      「我想她只是太爱你了,所以才会把你当作她生活的全部。」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让满感到无限的酸楚。她心底不禁地想,何苦呢,这不正是自己成全的姻缘么?
      「那就是她对爱的理解?爱我的话为什么不信任我?而且她有时候根本不知道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真正需要的?」满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没有对你说过长谷川集团最近的事吧?」看到满摇了摇头,于是遥把那天在家里和沙织说的话、以及之前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满。
      「我对那些根本不在乎。可是沙织想得那么完美,我又于心不忍。」
      平时在大众面前高傲万分的天王遥,此时竟显出这样的无助。满多么想要把眼前的人一下搂在怀里。可是最后,她还是压抑住如此不明智的冲动。
      「看来,她很渴望你们的关系能得到外界认同啊。坦诚地再把你的心意告诉她吧,只要你们还是相爱的话,我想沙织小姐总会理解你的心情的。」满小心着言辞,她无法说出任何可能破坏这两人关系的话,而更要思索着如何能遥明白自己的心迹。
      想着想着,满发现这实在是一种折磨自己的做法。
      「有人说过,这世间每一个女孩子,都会有一个守候她的人。找到了对方,是上帝的恩赐。或者回想从相识到现在,也许当中的过程,会让你珍惜这段感情呢。」满的声音洋洋盈耳,确实勾起了遥的回忆。
      「相识?也许你知道我们当初如何开始,你还会取笑我。」
      「为什么?」满瞪大眼睛,充满了好奇。
      「认识她的时候我才7岁。」遥浅浅地笑了一下,思绪回到了那个毕生难忘的冬天。「我父母在我5岁的时候因为车祸去世了——这个我曾经跟你说过吧。之后我整个人像是完全没有了灵魂。那一天我不知道怎么就到了海边,我在那发呆,结果没察觉一个巨浪过来,差点把我淹死了。」
      「你、你说的是什么时候?法国?」满的表情有些奇怪。
      「是的,15年前的马赛。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那一刻,我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影。你知道吗?我看到了她。」遥顿了顿,重新抬头仰望那无垠的漆黑夜空,「虽然我无法看清她的样子,可是那种感觉,我永远至今还记得。冰冷的海水里,只有她却散发着光芒和温暖。我甚至感到,那人是我生命的一部份……」
      遥的目光深邃得如那漆黑的夜空,仿佛在诉说一个动人的传说。
      「是她救了你?」
      「嗯。我醒来后,就看到沙织湿漉漉的坐在我身边。也许你会觉得很可笑。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对她有感觉的。其实倒不是因为她救了我,只是、只是我永远无法忘记水里那个她……后来我也就回到了日本。」
      「是她救了你?」满无力地重复了一遍。遥感到气氛有点不妥,回头看了看满,结果吓了一跳。
      满的脸色发白、眼光变得莫名的空洞。遥叫了她一声,没有丝毫反应。遥从地上跳了起来,半蹲在秋千前面。无意中碰到了满的手,异常的冰冷透过遥的肌肤直通心脏。
      「满,你怎么了?」遥焦急地询问。
      「啊?!」满从喉咙里哼出一个几乎听不到的声音,慢慢回过神来。「什么?」
      「你脸色很差啊。」
      「没什么,可能最近劳累一点。我休息下就好的。」满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
      「早知道你最近演出多,就不该还硬要你帮我们表演的。都是我不好。」遥看了看自己的腕表,「噢,原来已经快2点了,我话太多了。回房间休息好吗?」说完便站了起来,可是手却被满拉住了。
      「不,明天休息就可以了。」满抬起头,眼睛闪耀着奇异的光芒,「今晚我还想再听些你的事情——」
      遥站在了那里,定神看着满。
      满忽然觉得有点失态,连忙松开了手。「我是不是太多事了?对不起,我并不要胡乱打听你的事情,只是一直以来我没什么朋友、只是……」
      满的话还没有说完,坐着的秋千轻微地摇晃了一下。
      遥干脆地坐到了身旁。「你肯听我的牢骚,是我的荣幸。满,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像今晚那样说了这么多。」
      「可是,你和沙织小姐的之间,我想只有你们自己才能解决。我只是个旁观者,没办法给你什么意见。」
      「我还不想把你牵涉进来这趟浑水呢。」遥双腿一撑,把秋千轻轻荡了起来。「我们聊点别的,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讲给你听。」
      遥自己也没有察觉,竟然会对一个人如此的信任。这个海王满,怎么会让人毫无防范?
      「不过,我有条件。」遥想了想,然后扭头狡黠地望着满的脸,「你也得告诉我多些关于你的事情,这样才算公平吧?」
      那副如孩提般讨价还价的神情,让满不由得噗哧地笑了……
      秋千在摇荡,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划破了宁静的空气。不远处的小桌上,默默陪伴着那个还没有吃完的蛋糕的,是两个盛着红色液体的酒杯。
      这晚,是个舒畅的夏夜……
      
      ~~~~~~~~~~~~~~~~~~~~~~~~
      遥回到东京湾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晚上。
      早有准备地避开了部署在家附近几个记者,遥潇洒却又完全不被察觉地进了屋。
      遥心血来潮地在卧室里翻了半天。最后从某个衣柜的角落里抽出了一本相当漂亮的本子。
      那是一本日记本。封面是一片手绘的平静的大海,而天空的远处飘浮着一个断了线的风筝。
      日记本表面是如此的簇新,但实际上遥买它的时候已经是6年前了。遥坐到了窗台上,打开它。首先正是自己第一次驾驶赛车获得F1年度总冠军之后写的一些感慨。
      其实这是唯一的一篇日记了。
      大概是国文太差的缘故,遥以前从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如果不是偶然看到它的封面,遥是绝对不会买它的。
      遥提起了笔,翻开了新的一页。
      
      ******************
      7月29日晴
      昨晚在满那留了一夜。这个小萤真要冶冶她——啊、不是「冶」,那个字怎么写??该死的国文!!!!!!!!!!!!!!!!!
      反正这小鬼尽让我没面子。
      满的厨艺实在太棒了。难以想像。唔、要是沙拉再多点就更完美了。
      我们整整聊了个通宵。
      谈了很多,我的事、沙织的事、满的事。虽然和沙织的闹剧我已经不想理了,可是和满说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
      真奇怪。
      曾经听满说过,她也是孤儿。可是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她也是挺孤独的,日本不说,法国也没几个朋友。怎么会这样??!!
      对了,说到我小时候溺水的时候,满的表情很怪。
      她说是劳累的缘故。可我觉得有点什么。不过既然她不说,就算了吧。
      咦,外面的记者还没走,烦人!你们写我就算了,要是敢给满安个什么罪名,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沙织和星野不停给我电话和留言,我没理。现在什么都不想管了。
      写字真累,困了,睡觉去。
      这几天要好好休息下。
      
      遥搁下笔,把日记本小心地放好之后,便跳到那张宽大的床上,拉过被单慢慢睡去。
      事实上,今晚之后,遥的日记本仿佛重新得到了主人的恩宠。心情的日志,在往后的日子慢慢得以延续。
      
      ******************
      7月31日晴
      她给我电话道歉了。我很想静下来想些事情,想想我们之间的问题。
      「我们注定在一起」我想起了在尼斯对她说的话。
      她两次救了我。
      可是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简单?怎么我最近总是觉得不自然了?
      我其实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笨蛋、一起这么多年了,现在才问这个问题?
      
      8月1日晴
      宏二伯父约我出去了一趟。他倒是觉得是沙织的不对,希望我能原谅她。
      我从来不否认他是个好父亲。可是……
      他还提及了上次的问题。看来一切已成定局,他有他的计划。
      可是我也有。一线跑车的引擎、换就换。我已经申明了我的立场,结局如何我不在乎了。
      反正我的技术人员还会跟我开发其它系列,反正F1的引擎和民用车不沾边,我也不需要和那个宫本打交道。
      宫本……啊,今天路上无意中碰到高尔夫球场工作的小猫咪,她告诉我看到了星野和一个人在打球。听她形容,那人似乎是宫本那边的设计师。他们在谈论什么?下次是否要问问星野?
      
      8月3日雨
      星野来找我,拿了一堆杂志质问我。我看了那些胡扯的文字在诋毁满,气极了。
      结果,他说我变了。说我以前都无视这些报导的。现在因为满而大发雷霆。他警告我,不要做对不起沙织的事情……
      甚至问我,是不是爱上满了……
      我有吗?怎么会?
      他很激动,很少看到他那么激动。
      满说星野喜欢的另有其人。天、不会是吧?!
      不会的。
      可是,星野比我还早地认识了沙织……
      
      8月5日阴
      沙织打电话约我出去谈。我拒绝了,也许这很伤她的心。
      可是我需要安静。
      那晚之后,满不知道在忙什么。
      什么时候可以再吃她做的菜呢?
      
      8月6日雨
      讨厌的雨。
      今天去了赛车场。雨很大,没别的人在练习。可是这次的冠军我一定要拿。
      因为我想邀请满去看比赛了。不过也不知道她对这个有兴趣不?
      可是,沙织那怎么办?她一定会去的,但看到满只怕她又胡思乱想了。
      可是,我很希望看到满。啊——不是星野所说的、不是、不是——
      ……
      卫告诉我,前几天宫本和宏二伯父去过赛车场。宫本,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药?难道想连赛车的设计也要染指?伯父为何对他有所顾忌的样子,这里面到底什么原因?
      算了,暂时别想了。
      目前,我只要那个冠军的奖杯。
      
      8月10日——不对是11日凌晨晴
      和满一起参加了今晚热闹的东京湾花火大会。
      她穿日本传统浴衣的样子真端庄,竟然参加和歌的游戏还能赢!——用什么成语形容?嗯、是「秀外慧中」吧。这次我会写了。哈哈~~
      我们捞了很多金鱼,都送给满放她家的鱼缸了。我还玩电动游戏给她赢了很多奖品,居然还有一瓶Chanel Chance香水。
      满很高兴呢。她高兴的样子让人看着很舒服。
      我们就在附近吃了夜宵,还有海鲜。
      真好玩,原来她很怕捉海参。终于有她不擅长的事情了,是我表现的时候! ^_^
      后来她忽然提出要来我家做客。幸好我早有准备,屋子都整理过了,不至于给她笑话。
      她很欣赏我那台N年不碰一次的钢琴呢。
      还看了些我和沙织的相片,她看相片的时候表情很怪,特别是我7岁还在法国时候那些。
      想不通为什么。
      
      8月12日晴
      宫本智大开始游说董事们去支持娱乐场所事业了。看来他志在必得的样子。有我在,还有董事会这么多人,做梦!
      星野似乎十分赞成他。看来我无法说服他。也许他有他的观点。
      之前找人查了一下,今天有些眉目。宫本年轻时候似乎干过些走私的勾当,后来到美国混了几年,富裕起来后就回了日本做汽车引擎和其它主要部件的生意。但在日本却完全一个正当商人的样子。
      可是我很怀疑他背后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谨慎为上。
      对了,上次星野和宫本那边的人来往的事,我最后还是没问星野。他不说,我也不必问了。大概也就是商量引擎更换的事宜。
      我终于约沙织出去了,可是我没说什么重点的话。她最近老老实实地上大学的课,似乎也不像以前那么缠我了。
      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向满发了一阵牢骚。她没有给多大意见——其实我觉得好像她不大情愿给我意见似的。可能她觉得我自己可以处理好吧。
      不过,觉得她只要静静听着,我都会很舒畅。
      
      8月16日晴
      有几个董事似乎将同意集团加入娱乐业。
      其中有经历不怎么干净的,但也有颇有商业头脑的。
      什么让他们转变了?
      那个面包头最近变聪明了,我不在的时候开会议程都整理得很好。可能被卫□□了。
      
      8月19日晴
      明天要比赛了。
      沙织说不去看了。她是要证明不依赖我吗?
      星野知道满会出现之后也说要一起去。一起去……连他也开始不信任我么?
      算了,早点休息!明天加油!
      
      (To Be Continued)
      预告:比赛的时候,遥的车在到达终点前发生意外。为看望受伤的遥,大惊失色的沙织和满在医院相遇。星野与宫本发生争执,这为的是什么?第14章是友是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